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856章案发前一天接触上的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498 2020-12-20 11:02

   “嗯?”

  钟天正深呼吸一口,手掌发力紧紧的攥着手机,指关节微微发白:“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还不明显么?”

  电子音哼笑一声,反问到:“你钟警官这么聪明,难道还猜不到我到底要做什么么?继续追查,李长远就会死。”

  “我想,你肯定也不希望,明天的本地新闻的头条就是某某马路上发现不明男尸,经过调查,系警方前段时间正在追查的某起案子,两宗案子皆是同一凶手,如果是这样,那么你们面临的社会舆论压力会很大。”

  “呼..”

  钟天正深呼吸一口,调整着自己的状态,尽量让语气保持平稳:“你就是那个匿名者对么?陈蓉被抓获,她还不是最后的幕后人。”

  “呵呵...”

  电子音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伸张正义就行。”

  “呵..”

  钟天正冷笑一声,闭上眼睛脑袋后仰,靠在座椅上,努力让自己的情绪不被带偏,他摸出香烟来给自己点上:“你继续说,你有什么要求?”

  “我没有什么要求。”

  电子音非常直白的说到:“李长远,他将会为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付出代价,他将忏悔自己的过错,他会一五一十的把他的罪行跟李绅的罪恶坦白出来。”

  “如果他不坦白的话,那就很不好意思了,他只有一个下场。”

  “你只需要知道,这件事跟你们没有关系,我们交手这么久了,你应该非常了解我的性格,他只要老实坦白乖乖配合,那么他就不会死。”

  电子音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而如果你们继续追查下去,那么他肯定现在就会死。”

  钟天正重重的裹了口香烟,好一会应到:“好,今晚的事情,我不追查你们的踪迹。”

  “这就对了嘛。”

  “嘟嘟嘟...”

  电话里传来了忙音。

  啊香全程在一旁听着,歪头看向钟天正:“那咱们现在怎么办?”

  “去找邹泽询。”

  钟天正“啧”了一下,有些头痛的捏了捏眉心:“我觉得他或许真的会说到做到,咱们继续去追查李长远的踪迹,或许他真的会有生命危险,留给小张他们去跟这件事吧。”

  “他是什么意思?”

  啊香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莫非,李长远能不能活命,都是把握在他自己的手里?如果他真的认错,那么就会没事。”

  “是,但是现实哪有那么简单。”

  钟天正摆了摆手,示意她继续开车:“对于某些人来说,承认自己的错误或许对他们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有些人,即便是自己的错,那么他也会第一时间想着怎么推究到别人身上。”

  一个人认识自己的错误很难么?

  难。

  也不难。

  由于事先打过招呼。

  钟天正啊香两人到地方的时候,邹泽询已经被提出来了,大晚上的,也没有什么人,周围空荡荡的。

  邹泽询轻轻的活动着手腕,在手铐里转了转:“怎么,这么大晚上的,钟大警官跟啊香两位警官亲自来探视我,这是我邹泽询的荣幸呐。”

  “别跟我在这里阴阳怪气了。”

  钟天正没好气的说了一句,摸出香烟来给他抛过去一根:“来,整一支吧。”

  “哟,谢谢钟警官。”

  邹泽询脸上带着笑容,看上去非常的轻松一样:“这东西,我在里面好久没有抽过了,啧啧,稀罕货啊。”

  说着。

  他双手拿着香烟,放在鼻子下,用力的吸了吸鼻子,整个人好像非常陶醉一般,吸够了这才叼在嘴里,待钟天正给他点上以后,拍了拍钟天正的手背,然后靠着座椅吸了起来。

  “嘶...”

  邹泽询用力的吸了一口,整个人看上去非常的舒坦,在空中吐出一条细长的烟线来:“不错不错,舒服。”

  跟着又摇了摇脑袋。

  “就是太久没有吸烟了,突然一下子吸的这么猛,脑壳有点晕。”

  “烟草不完全燃烧,产生了一氧化碳轻微中毒。”

  钟天正靠着桌子,面无表情的裹着香烟:“行了,烟也抽了,接下来该如实回答我的问题了。”

  “怎么,一根香烟就想把我给收买了啊,这是不是也太廉价了。”

  邹泽询嘴角挂着玩味的笑容来,停顿了一下继续说:“不过,咱们也算是老熟人了,钟警官有问题,尽管问我。”

  他现在这个状态,其实也能理解。

  就他现在身上这个案子,最低都是无|期|徒|刑起步了,估计他也猜到了自己的结局,虽然看起来很轻松,但其实内心并没有表面上看着这么放松。

  “你跟这个匿名者,是什么时候接触上的?”

  钟天正也没有拐弯抹角,眯眼看着邹泽询:“你们是什么时候达成了这个约定?他为什么愿意帮你把李长远这件事处理掉?”

  “我们打电话报警前一天。”

  邹泽询挑了挑眉头,抬头看着天花板:“也就是我布置密室杀死黄珊珊以后的第二天。”

  “什么?!”

  钟天正的声音不由提高了几分。

  “报警的前一天?!”

  啊香同样挑了挑眉毛:“怎么可能?”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在事发后的第二天,他的电话就已经打过来了,他们原本的目标是要杀我的,我也不知道,他们从什么时候盯上我的,我对黄珊珊做的事情,他们竟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邹泽询吐了口烟雾,咧嘴笑了笑:“其实我当时也觉得挺戏剧性的,他打电话过来,对我进行最后通牒的时候,当他把他们掌握的信息全部和盘托出的时候,我不知道怎么想的,就直接跟他们说了。”

  “黄珊珊我已经对她下手了,人已经没有了。”

  “他们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没有想到的,这一定是超出了他们原本的预料的,我那个时候也挺坦然的。”

  “我跟他们说,如果我要是能不被警方发现,我任由他们处置,如果我要是被警方抓住了,那我就委托他们帮我做一件事。”

  原本是一个单方面的死亡通告,硬生生在这个突发事情面前,让邹泽询转变成了互相合作。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