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589章除甲醛公司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4456 2020-11-17 17:20

  “我也比较赞同你的这个说法。”

  钟天正点了点头,对啊香的观点表示赞同。

  无良奸商。

  肯定就是以这个为出发点而做出的评价。

  钟天正给出了一个建议:“你让小王去查一下这个公司相关的事情,看有没有跟他们公司有关系的**发生。”

  二十分钟后。

  两人驱车来到了浦驰路1023号。

  开始,钟天正还在疑惑,为什么地图导航的位置是住宅区华侨城,来到这里以后他就豁然开朗了。

  华侨城这个别墅区,分了两个区域的。

  一期全部是独栋别墅区。

  一期设计类似于商住两用的三层楼房。

  楼下全部都是各种各样的公司,楼就是住宅区。

  他们的公司就在住宅区楼下。

  两人顺着道路进去,这里的绿化做的不错,绿油油的,小树枝茂盛的很,把里面都给遮挡住了。

  穿过绿化带,两人来到中间的小空地,啊香环顾了一下四周:“这个位置,地势偏僻,别说吃饭的地方,连个小卖部都没有,你说公司开在这里,哪来的人流量?”

  “你先说,一种小作坊的既视感?”

  钟天正帮她描述了一句:“其实也还好啦,虽然这个位置偏僻,但是租金估计不便宜呢。”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顺着门牌号找寻,来到了挂着公司招牌的仁依环保公司门口。

  站在玻璃门口,钟天正往里面看去,这个公司比想象中的还要小很多,不过三十平左右的大小,中间区域摆放着两排办公桌,边的柜架摆放着一瓶瓶药剂罐子。

  推门进去。

  钟天正才彻底看清里面的布局。

  这是一个类似于地下室的结构。

  进门口就是一个小平台,由往下顺着台阶下去,来到了公司内部。

  唯一跟地下室不同的是,靠近外面的那面墙都是落地玻璃,采光通透,落地窗外就是一条绕城河道,与对面的别墅区隔河相望。

  此时公司里。

  不过只有一个年轻女子,正坐在办公桌前,看向两人:“你们两位找谁?”

  “仁依环保公司对吧,我们找你们的老板陈佳妮。”

  钟天正打量了一下女子,应该是公司里的文员:“我们是警察,找她有点事情。”说完把自己的证件出示了一下。

  “她现在还没有过来,得再等等。”女子扫了眼钟天正的证件回答到。

  “那我们等等她。”

  钟天正拉开凳子坐下。

  这时候。

  落地窗这边开着的玻璃门打开了。

  外面。

  四个男子走了进来,一身烟味。

  刚才他们应该都在外面的走廊抽烟,听到里面有人说话就进来看看。

  四人只是打量了一下他们,然后拉开凳子坐在办公桌边,开始玩起了手机,悠闲的很。

  钟天正啊香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没有说话。

  “你们干这行倒是挺轻松的嘛。”

  钟天正扫了眼腕表,现在已经下午一点多钟了,十几分钟过去了,陈佳妮还是没有过来,便跟他们搭话:“班玩手机,也没有管束,美滋滋呀。”

  “嗨,美滋滋个屁啊。”

  微胖男子叹了一声,摸了摸自己的板寸头:“有活的时候就出去干活,没活的时候就待在公司玩呗,又不是什么技术活,没什么其他的能做,再说了,我们这个都是拿命挣钱,辛苦钱。”

  “哦?”

  钟天正挑眉:“拿命挣钱,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除甲醛,这个是有污染的呀。”

  板寸头男子跟着回答到:“甲醛的危害就不用说了,我们施工的时候,就戴个口罩开始施工,自己在里面,肯定有毒害的。”

  “这倒也是。”

  钟天正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话匣子打开。

  钟天正跟他们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了起来。

  闲聊中,钟天正大致的对这个行业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原来。

  这家公司的规模确实非常的小。

  包括老板在内,公司一共才七个人。

  现在办公室里四男一女,那就只有陈佳妮跟另外一人没有来了。

  除甲醛的施工过程也是非常的简单。

  施工前,他们会要求客户先将室内所有的窗户都关闭,密闭个三天让里面的甲醛全部释放,时间一到,施工组进去,先对室内家具那些裸~露在外的密度板之类的板材做施工处理。

  施工处理完毕以后,再用泵机插电,把除甲醛的药水灌进喷雾,借用泵机把里面的药水做雾化处理,进行全屋喷洒,喷洒结束再对室内进行密闭三天,然后通风。

  这就是整个施工的过程,基本就是这个调调。

  通风结束他们再过去对空气采样检测,达标即结束,这个时候就已经可以进去住了。

  整个过程,大概就是一周左右的时间。

  “这么快速?”

  钟天正不由挑了挑眉,多少有些惊讶:“这个速度,也太快速了吧,有没有用啊?”

  按照他的了解。

  像这种新房装修完毕以后,户主会把室内进行通风,同时摆放很多的活性炭以及一些绿色的盆栽放在室内,加速这个甲醛的吸收以及处理。

  这个过程,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可能里面的气味都散不掉,他们这个七天的速度,确实快了很多。

  “肯定有用的呀,没有用我们还做什么。”

  板寸男子拍着自己的胸脯保证到:“像我们接这种家装的除甲醛,一平米是三十五块钱,一户一百平的房子就是好几千,这个费用略贵,贵肯定有贵的道理的。”

  “好吧。”

  钟天正沉吟了一下,反问到:“那有没有这种一次性做不下来的呢?做完以后检测依旧还是不达标的?”

  板寸头男子回忆了一下:“有,但是很少,至少我现在为止只遇到了一次。”

  钟天正追问:“做不下来怎么办?”

  “继续做呗,直到做下来达标为止。”

  ”要是做不下来呢?”

  “最多返工两次,两次如果做不下来的话,那我们肯定就退款不做了,再做下去都要亏本了,让他们换人吧。”

  板寸男子如实相告:“不过只要户主家具买的不是太差的材料,基本一次都可以做下来的。”

  不过,钟天正get的点却不是这个。

  两次做不下来就退款不做了,不然亏本?

  这个行业的利润还是挺大的嘛。

  “那么验收标准是什么?流程是什么?”

  钟天正问出了关键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