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281章好人坏人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545 2020-11-17 17:20

  三天时间。

  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但是对于钟天正啊香两人来说,这三天的时间简直是太珍贵了。

  他们要在有限的时间里找出凶手,他们不想这么一个案子在自己手里无所破获,由此两人紧迫感可想而知。

  两人回归本心再次回到案发现场,发现了这个重大的细节以后,马不停蹄的奔向看守所,第一时间申请回见刘文韬。

  “你好呀,韬哥。”

  钟天正轻车熟路的帮刘文韬把香烟点着,笑容玩味的看着他。

  “这...”

  刘文韬瞅着钟天正的表情,也察觉出来了他的不对,龇牙回应:“今儿个怎么这么见外,咱们都是老熟人了不是么?”

  “昂,确实是老熟人了。”

  钟天正双手手掌按压在桌面上,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你也说了,咱们好歹是老熟人了,我也觉得,咱们确实比较熟了,我每次来见你,差你事没有?”

  “没有,挺给面子的。”

  刘文韬裹着香烟回答到。

  钟天正挑了挑眼皮子:“嗯,咱们熟了,我也不差你事情对不对?那你是不是还差我点事情啊?”

  “啊?”

  刘文韬夹香烟的手指一愣。

  “你准备袭击薛晓东的那天晚上,他的死亡现场,你是不是还有点事情没有跟我们说啊?”钟天正直接把话题挑明了:“我们回到案发现场看过了,通过你的描述我们也还原了一下案发现场,请问,你说如何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消失没被目击证人给看到的?”

  不等刘文韬回答,钟天正继续说到:“你的医治记录我们已经看过了,伤势很严重,除去断裂的肋骨以外,身上还有几处刀伤,你最终晕倒也是因为在行走的过程中失血过多而晕倒的。”

  “身受重伤的情况下,你是如何瞬间恢复行动自如的?别告诉我你有很强的自愈能力。”

  钟天正连连发问,语气冷冽。

  这种说话的口吻,倒不是因为自己被戏耍了而感到生气。

  此时的他,更像是在审讯。

  “我需要你的一个解释。”

  钟天正停顿了一下,更正到:“不,不应该是解释,而是你的坦白,你懂我的意思吧?”

  说完。

  室内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刘文韬保持着脸上的笑容,目光与钟天正对视。

  “滋。”

  空气里。

  只剩下烟头燃烧的声音。

  以及漫天的烟雾缭绕。

  良久。

  刘文韬把最后一口香烟抽完,捏着烟蒂用手指把它给掐灭了,幽幽道:“不管是解释还是坦白,这个东西重要么?”

  “重要。”

  “很重要。”

  钟天正重复强调到。

  “有多重要?”

  刘文韬似乎在给钟天正一个说服他的机会。

  “从我们的角度上来说,你的坦白,可以让我们警方获得最重要的线索从而抓获犯罪嫌疑人,见其绳之以法,没有人能犯罪以后,还能逍遥法外,谁都不行。”

  钟天正语速飞快,没有过多的思考:“从你的角度上来说,你的坦白,一是可以为你获取有利的庭审表现,二来,就是宏观的角度了,不管薛晓东跟你有什么私人恩怨,但是他现在已经死了,死者为大,你有必要还他一个清白,给他家人一个清白,对吧?”

  “嗯...”

  刘文韬双手交叉在一起,郑重的点了点头:“你说的这些东西我都能理解,但是不好意思,我没有你那么高的思想觉悟,我上升不到那么高的高度。”

  他停顿了一下,语气坚决:“再说了,我真的没有狡辩,案发现场就是我说的那样,他把薛晓东杀死以后,直接就离开了,我躺在地上,听到楼上的动静,靠意念支撑着自己爬到墙角去躲避他的视线。”

  “因为我当时没有猜到周婷那边会发生什么,我只知道,我那时候的想法就是,薛晓东已经死了,我的怨气宣泄了,我得活下去,不要被人发现了。”

  “行吧。”

  钟天正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没有继续废话。

  刘文韬已经铁了心不说,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想要获取其他的线索,还是需要他们自己自行获取。

  “哎。”

  就在两人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刘文韬在背后喊了一句。

  “怎么说?”

  钟天正挑眉看着他。

  “我想,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刘文韬坐在原地,腰板挺的笔直,强打着精神笑了笑:“也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机会活命,所以,我想趁着最后有人来看我的时候,多抽一根香烟。”

  “没问题。”

  钟天正折身回返,掏出中华帮他点上,把香烟摆在了桌上:“应你的要求,专门为你备的一盒中华,我也不喜欢抽,喏,这还有很多没抽呢。”

  “谢谢你。”

  刘文韬吮吸着香烟,沉默的抽了起来。

  钟天正就坐在他的对面,双手抱着膀子,静静的看着他。

  身后。

  啊香侧身站着,更没有催促他们。

  刘文韬吐着长长的烟线,瓮声瓮气的说到:“你觉得,有时候,好人坏人这个东西的定义,真的明确么?”

  “不是很明确,好人坏人,从来都没有真正的定义。”

  钟天正很中肯的做出回答:“哪怕是我,也没办法给出一个合理的定义以及解释,但是在我们的眼里,不管他是个好人,或者坏人也罢,只要他做了坏事、违了法,那我们就必须把他抓出来,触发了法律,就应该接受他该有的审判。”

  “在我们的眼里,只要这个人做了一件对你有利的事情或者做了一件你认为最解气且正确的事情你就会觉得他好,这个判断是凭借你的主观意愿去判断的,它是不准确的。”

  钟天正正视着他,很是认真的说到:“只有法律,也只有他才会给出一个公正正义的判断,不带任何主观臆断,公平公正,这就是它的属性,也是毋庸置疑的。”

  钟天正活动着身子站了起来,把香烟推了过去,推到一半又收了回来:“算了,反正你在里面也抽不了,我留着当个念想吧。”

  “嗯,谢谢。”

  刘文韬站了起来,语气真诚,深深的冲他跟啊香鞠了一躬:“你说的很对,但是在我的判断认知里,不谈好坏,我都不能说。”

  “行。”

  钟天正转头,大跨步往外面走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