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612章夜谈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3562 2020-11-17 17:20

  “算了,看来我还是没有口福了。”

  钟天正咧嘴笑了笑,摇头把香烟放在了桌:“不好意思,浪费了你一根香烟。”

  说着又摸出自己兜里那半盒子没有抽完的硬中华来:“我还是喜欢抽这个,只不过这个烟贵,买了好久还没有抽完,也不是抽不完,就是舍不得抽而已,你试试?”

  “算了,这个烟不适合我。”

  陈佳妮弹了弹女士香烟细长的烟身:“我虽然也不是什么大老板,但还是听说过你钟天正的名头的,道传闻,你钟天正有半盒永远也抽不完的硬中华,而且是半盒。”

  “要是你哪天突然掏出来这个香烟,主动派给别人抽了,那基本就是谁抽谁倒霉,看守所再见。”

  陈佳妮语气调侃,斜眼看了看钟天正:“你现在让我抽这个硬中华香烟,怎么?钟警官是想把我也给送进看守所去?”

  “哪里哪里,不敢。”

  钟天正笑了笑,打火机火焰跳动,把香烟点:“算了,咱们还是不扯这些有的没得的了,说说正事吧。”

  “好的呀。”

  陈佳妮不留痕迹的扫了眼坐在钟天正边的啊香,以及从进来以后,就扶着阳台栏杆看水面的颜昭兴:“大晚的三位这么大阵仗,吓我一跳呢,要不是我这里有单独请了保安,接待三位,心里还是有些慌的。”

  “我们是警察,又不是那个所谓的凶手咯,这一点你大可以放松,不用紧张。”钟天正摊了摊手,指着边的保安:“要不让他们下去?”

  “无所谓啊。”

  陈佳妮冲保安摆了摆手,看向钟天正:“说吧,我员工孟一川的事情调查的如何了?”

  “很不幸,没有任何的进展。”

  钟天正裹了口香烟,视线与陈佳妮交汇:“看来你对孟一川的事情很心呐,挺关心的嘛。”

  “他好歹也是我手下最得力的助手,关心他的事情也是正常的。”

  陈佳妮移开了自己的视线,不再看他:“再说了,表面是关心他,其实也是关心我自己,只有你们把凶手揪出来了,我也才会安全,毕竟凶手的下一个目标可是我自己。”

  “哈哈,爽快,到底是做生意的老板。”

  钟天正拍了拍手,端着自己的坐姿:“既然这样,我也不藏着掖着了,今天过来,就是想问问你的情况,那天晚的情况。”

  “我不是已经跟你们说了么?”

  陈佳妮眨了眨眼睛,身子往前一探:“当天晚,公司聚餐结束以后,我就乘坐出租车回去了,有手机付款记录与出租车司机可以给我作证。”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想起来反过来调查我,但是我劝你还是不要白费心思了,尽早掌握凶手的信息,把案子破了。”

  “毕竟,现在这个案子,传得还是沸沸扬扬的,长时间没有破案,对公众恐怕会造成恐慌吧?!”

  说完。

  陈佳妮身子往后一仰,整个人靠在椅子的背靠面,颇为的放松。

  “也就是说,这两天,网络有关于孟一川案子的事情是你泄露出去的?”钟天正眼睛一眯,看向陈佳妮的眼神多了一丝深意。

  也就是这两天。

  网络就多了好些关于孟一川案子的信息以及一些揣测与谣言,总体评价导向很不好,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恐慌。

  钟天正弹了下烟蒂,细长的白色烟灰跳进烟灰缸:“凭空捏造,发表不实言论,这是违法的,这你应该比我还要清楚。”

  “我并没有引导性的做出什么评价啊,我只是在暗示而已,我又没有直接说,怪我么?”

  陈佳妮不屑的笑了笑:“孟一川突然就死了,我还被那个所谓的匿名者电话威胁了,我不这么做把事情弄大一点,怎么给对方威慑?”

  这一点也无可厚非。

  有时候,但人处于旋涡中心的时候,不如把这个旋涡弄的更大一些,吸引大家的注意力,相对来说,也算是一种反制手段。

  “算了,别装了,你累不累啊。”

  钟天正没有继续说下去的兴趣了,伸手摸兜,把那三张孟一川银行流水账单打开摆在了桌面:“大家打开天窗说亮话吧,孟一川跟你是情人哦,这么说好像有点不大合适,你是离异状态的。”

  此刻的钟天正,略微也有些毒舌。

  果然。

  陈佳妮虽然没有发作,但是嘴角明显的抽了一抽。

  “他跟你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你很喜欢这个人,所以你也会在经济给他一些除了工资以外的补助。”

  “但是,因为你前夫的关系,表面看着风光无限,住着千万豪宅的人,其实经济情况却并不怎么样,你负债累累,有着好几个银行以及借款平台的欠款,几个月前,你甚至还出手了一副齐白石的画作,换取资金缓解自己资金的压力。”

  说到这里,钟天正手摆在了桌面的这三张流水单子:“但即便是这样,你最近这一年半年的时间里,却一直在给孟一川持续性的输出资金给他,大大小小的金额都有,加起来得有三四十万了吧?”

  “而就在不久前,你还给他买了车,对吧?”

  说到这里,钟天正把单子往前一推至陈佳妮的面前。

  “你查我的经济情况?”

  陈佳妮眉头不由皱了皱,看向钟天正的眼神中多了一丝厌恶:“你们在没有我的同意的情况下就调查我的经济情况,合适么?”

  钟天正追问:“你只要告诉我是不是。”

  “是。”

  陈佳妮倒也没有反驳:“现在那个老板,手里没有个几万十几万的欠款?我只不过是多了一点而已。”

  “对,你有没有欠债这跟我们没有关系。”

  钟天正并不跟她纠结这个情况:“你在这么大负债的情况下,还频繁的给一个员工兼男朋友,这么多的钱,为什么呢?”

  “我相信他,所以一些金钱的业务交给他来办,资金转给他也挺正常的。”陈佳妮反驳。

  钟天正笑了笑:“是很正常,问题是这些钱他都存入另外一个人的账户了,我查了这个收款人的账户,户主跟他是父子关系。”

  “你压根就是在撒谎。”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