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595章判若两人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493 2020-11-17 17:20

   第二天一早。

  钟天正啊香原本是去仁依科技有限公司准备找陈佳妮继续问话的,但是两人到达该公司以后,被女职员告知老板还没有过来。

  随即又告诉了他一条让人很意外的消息。

  他们的同事孟老板孟一川死了。

  与今天上午被发现死在浴缸里,死状极为惨烈,具体什么样子,他们也不知道,但是根据他们的表述,就是非常的恐怖。

  “死了?孟一川”钟天正啊香听到这个消息,两人不约而同的对视了一眼。

  两人之所以会来到这里,无非就是收到了带有匿名者标志性的曼陀罗Logo的陈佳妮的照片。

  毫无疑问。

  对方的目标应该是陈佳妮才对。

  为什么这个孟一川反而先出事了?

  这是什么套路?

  钟天正有些疑惑。

  如果说。

  对方的目标不是陈佳妮,而是这个公司呢?

  用陈佳妮的照片不过是一个代表而已。

  因为这家公司存在违规操作,而他的这些员工统统都是帮凶,所以他才会对孟一川动手。

  如果,真的是自己猜想的这般。

  那么这个屋子里的五个人,岂不是一个都跑不了?

  这未免也太恐怖残暴了吧!

  当然。

  这些不过是钟天正的初步猜想而已,现场他还没有去过,现在就做出判断一切还为时过早。

  钟天正找他们要了孟一川的具体地址以后随即离开他们的公司。

  就在离开的时候。

  之前跟钟天正有过交流的板寸头男子叫住了钟天正,向他索要名片,钟天正原本是想让他有事情之间找110就行了,但是一想到这个案子,所以他还是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有事情之间打给我,随时都在。”

  钟天正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随即赶赴孟一川的住处。

  ……

  赶到公寓,了解了现场情况以后,钟天正的视线放在了陈佳妮的身上。

  这个人,应该就是第一个发现现场的人。

  钟天正问:“说说你进来看到的情况。”

  “昨天晚上,我们聚餐结束以后,我就打车离开了餐馆,这个有乘车手机付款记录跟发|票可以作证的。”

  陈佳妮开口解释到。

  她并没有直接回答钟天正的问题,而是直接从昨天晚上开始说起。

  钟天正不由眯眼,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这个女人,果然是个商人。

  表面上是在解释整个事情的经过,但是开口的话,其实是在给自己做解释,先把自己摘出去再说。

  当然。

  钟天正并没有反驳她。

  陈佳妮说的事情,他后面肯定也会问。

  既然她要从昨天晚上说起,那也行。

  啊香顺着她的话发问:“他自己一个人回去的是么?”

  “是的。”

  陈佳妮点了点头如实汇报:“我们那四个员工是先行回去的,他们四个都是在前面的公寓,四个人应该是一起结伴而行的,他们走了以后,我们两个这才一前一后的离开。”TVhttps://.tv./ https://m.tv./

  啊香继续发问:“当天晚上你有没有再联系过他?”

  “没有。”

  陈佳妮摆了摆手:“我大晚上的联系他干什么,他只是我的手底下的一个员工,你说对吧。”

  “是。”

  啊香看了她一眼,倒也没再多说什么。

  但是。

  心里却对这个人有了新的印象。

  早之前的询问。

  钟天正哥啊香对陈佳妮这个人的评价就是,一定程度上思想比较依靠着这个孟一川,而且喜欢孟一川这种无时无刻不在的舔狗选手。

  但是。

  刚才她的这番话,却重新刷新了两人对他的印象。

  陈佳妮刚才的三言两语之间,无时无刻不在为自己做辩驳,一直都在极力的撇清自己的关系。

  这个员工死了,她就第一时间开始在拉开两人之间的关系,试图最小化的把自己给牵扯进去。

  昨天他们在询问陈佳妮的时候,两人表现出来的关系可不是这样,看上去应该是更加亲密才对。

  但是这个时候,陈佳妮的形象,更应该是那种杀伐果断,该断则断,心狠手辣的这种人。

  这个人设,与她之前这种没有主见,喜欢舔狗选手的形象完全是两个人。

  判若两人。

  或许。

  自己之前对这个女人的判断是错的,自己应该重新认识这个商人才对,这位女性商人。

  “你真的没有再联系过他么?这一点很重要。”钟天正停下了手里记录的笔,插了一嘴。

  虽说现场负责的警员已经给出了明确的现场分析与推断,昨天晚上,只有孟一川一人进入公寓室内,但如果陈佳妮能说出最后跟孟一川联系的时间,那么就能很好的筛选出具体的时间段来,进度将会快速很多。TV手机端https://m.tv./

  “没有。”

  陈佳妮挑着眼皮子看了看钟天正,肯定的点头。

  “好。”

  钟天正点了点头没再说话,视线落在了记录上。

  按照陈佳妮所说,她是今天早上九点多在钟来到这边的,知道孟一川有晚睡的习惯,所以她也没有联系他,直接用自己的备份房卡刷开了门,然后看到这个场面,第一时间拨打了报警电话。

  “有发现。”

  正在这时候。

  正在窗户边上勘察的同志给出了信号。

  钟天正第一时间看了过去,快步走上前去:“发现了什么?”

  “这里。”

  同志指着窗台上方的位置,伸手抓着墙壁保持着自己的重心,手臂往上探了探:“这个地方有绳索磨损的痕迹,由此可见,凶手应该是从天而降的,应该就在楼上这个房间。”

  说着,他再次指向窗台之上,窗台是水泥层,缝隙里明显有污垢:“还有窗台上,也有细细的泥土的污垢,应该是脚踏在上面导致的。”

  钟天正顺着对方手指所指的方向。

  正如他所说的一般。

  这两处都有痕迹,与他所说的基本吻合。

  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请安装最新版浏览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