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208章废物理论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835 2020-11-17 17:20

  接连两天。

  钟天正啊香着重对项宇城出逃一案进行追踪调查。

  协查通告也第一时间发了出去。

  病犯监狱的位置非常偏僻,但是出入主干道上都安插了监控,但都没有发现过他的影子。

  两人循着他出逃的位置,顺着泥地里的摩托车车轮印,最终追踪到了一条乡间的水泥地面上。

  监控视频中的摩托车,这会正倒在边上的泥地里。

  “弃车跑路了?”

  钟天正把摩托车扶了起来,拧开油盖,里面油几乎还是满的:“这两边都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他为什么弃车而逃了?”

  “有同伙接应?”

  啊香分析了一句。

  “有可能。”

  钟天正点了点头,没再回应。

  线索到了这里,又断掉了。

  筛查周边视频的任务还在继续进行着,警方尽一切办法在寻找着失踪的项宇城。

  一个无期的病人跑掉了,这可是大事。

  ……

  恒天集团。

  项宇飞的办公室里。

  项宇飞半躺在老板椅上,往烟灰缸里弹着烟灰。

  在他的对面。

  是前来造访的钟天正啊香。

  “我说你们两位警官,人跑了不去抓人,来我这里干什么!”项宇飞眼睛半眯的看着天花板:“怎么,你们觉得是我协助他逃跑的吗?“

  “他逃跑前,最后见的一个人就是你,你不准备解释什么吗?“钟天正双手倚在膝盖上,挑眉看着他:“你最后离开的时候,背对着监控跟他说了什么?”

  “我跟他说让他跑路吗?“

  项宇飞耐心很差,有些烦躁的嘬了口香烟:“他是精神病,精神病,我能跟他说什么?我只是去探视一下而已。“

  “我们会盯紧你的。“

  钟天正起身,来到项宇飞的面前:“我们今天来这里就是想要告诉你,他跑的时候,是有人接他的,如果不是你,你想一下,会是谁在外面接应他?他一直都是在装疯,可偏偏我们在调查这个案子的时候,他跑掉了?你不怕啊?”

  “怎么,你吓唬我啊?”

  项宇飞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跑不跑关我什么事情?我怎么知道他怎么个想法。”

  “很好。”

  钟天正龇牙一笑,露出一口皓白的牙齿:“想必你自己也非常的清楚,从张欣的消失,再到现在项宇城的消失,你心里真的就没有一点数么?第三伙人也在追查这个案子,到现在为止,我还不知道他们的目的,不过我想,他们的目的可能是你。”

  “所以我奉劝你,最好早点跟我们配合,不然…”

  项宇飞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那就不劳你费心了,你还是快点去找人吧。”

  “走了。”

  钟天正冲啊香吆喝一声,随即离开。

  办公室里。

  项宇飞心烦意乱的松了松衬衣领子,把烟头胡乱的掐灭到烟灰缸里,躁动的来回在办公室里走动。

  项宇城跑掉的消息他早已经就知道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眼中这个只知道玩的废物弟弟,竟然有如此缜密的心思,能全身从里面跑掉。

  他如果落网,再被追查起来,那当年那件事,岂不是就漏了?

  一时间。

  他脑海里飞速的运转起来。

  ……

  项宇城再次醒来,发现自己置身与一处阴暗潮湿的地方,双手被反捆着锁在了一根铁质栏杆上。

  周围都是黑压压的一片。

  唯一有光亮的地方,是立着自己三四米的火堆。

  火堆边上。

  坐着一个人。

  准确来说。

  是个女人。

  跳动的火苗印红了她的身子,一袭下垂的长发挡住了她的侧脸,看不起她的表情。

  “醒了啊?“

  女子头都没转一下,往火堆里填了根木板:“知道我为什么找你来吗?“

  “知道。“

  项宇城沉默了一下,咬牙说到:“给我根香烟。“

  “呵。“

  女子倒也没拒绝,摸出香烟给他点上,自己也点上了一支。

  “呼。“

  项宇城种种的吸了口香烟,摇晃着脑袋:“太久没有抽烟了,有点上头。“

  女子吐了口细长的烟雾:“那就缓缓,一会你就清醒了。“

  “我没有见过你。“

  项宇城抬头看着女子,认真的说到:“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你抓我来干什么。“

  “你不认识我很正常,我认识你就行。“

  女子甩了甩脑袋:“先抽烟,捋捋思路,一会我跟你聊聊,陈蓉的事情。“

  “啊。“

  项宇城默然,忽然反应了过来:“医院里的事情,是你设置好的局?不是项宇飞做的!“

  原本他以为,医院里的事情是项宇飞派人来做掉自己的,这才激发了他逃跑的心思,他不想死。

  “你很聪明嘛,完全不像个纨绔子弟。“

  女子笑了起来,凌空弹着烟灰继续说:“对,确实是我做的,忘了告诉你了,那个病人什么事都没有,他吃的不是毒药。“

  “嗯。“

  项宇城垂下头来:“你赢了。“

  “那咱们就来说说,陈蓉的事情吧。“

  女子折身回到了火堆边上,用木棍挑动着里面的柴火:“项宇飞为什么要指使你对陈蓉下手。“

  ”我不知道。“

  项宇城摇了摇头,咬牙道:“我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我只是按照他的指示,在陈蓉的脸上画了两刀,谁知道她的反应会那么激烈,然后一时间我没控制住,就把人给…“

  女子冷声道:“你是狗吗?他让你做你就做?”

  “他要挟我。”

  “要挟你?他用什么东西来要挟你?有什么把柄比杀人还要严重?”

  “我…”

  “你什么你,你告诉我,有什么比杀人还要严重?说,不说出来,我现在就做了你!”

  “我那时候不是爱玩么,把一个女人的肚子弄大了,本来大家都是玩玩而已的嘛,我给钱给她,她不要,她要跟我谈感情,争执纠缠之下,我失手把人推了下去,摔成了傻子,后面花了好大的功夫才摆平。”

  项宇城重重的裹了口香烟,颓丧的低下头来:“谁知道这件事被项宇飞知道了,他用这件事来威胁我,如果我不按照他的指示做,他就把这件事告诉家里,老爷子很讨厌这种事的,弄不好,我都会被他驱逐出去,我不能过没钱的日子。”

  “所以你就去杀害陈蓉?”

  “没有,他说只要我把她的脸划伤就行,就算是任务完成。”项宇城叹息了一声:“我就是个傻|逼,竟然就听信了他的话,谁知道陈蓉反抗激烈,我一下…”

  “一下什么?”

  女子拿着烧到一半的木板走了过来。

  “我…”

  “你把人脸划伤,没想过这个性质一样的么?你爸就不会追究你的责任?”

  “但是这样的话我就有很多的解释,一时失手之类的。”

  “很多的解释对吗?什么废物理论!”

  女子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手里烧的火红的木板直接按压在了项宇城的手臂上。

  惨烈的叫声响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