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837章推下去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4823 2020-12-03 17:05

  室内。

   争吵还在继续。

   “我告诉你,老娘这辈子就这样了,没有哪个男人会要我!我这么说你满意了吧!”

   “现在知道来怪我了?早之前你干嘛去了?从小到大,你有什么时候关注过我?什么时候我都是一个人。”

   “我读书的时候,别人都以为我是个孤儿,家里没有人了。”

   肖燕美的情绪到这个时候已经彻底爆发出来了:“你左一句我不该,右一句我废物,你有没有想过你自己的问题?”

   “就你这样子的,一天到晚游手好闲只知道抽烟喝酒打牌的人,谁愿意给你做女婿?哪个男人敢让你当岳父!”

   “回头看看你自己吧,你自己都已经烂透了,你怎么好意思来说我的呀!”

   肖燕美几乎是嘶吼出来的。

   肖战军有些不可思议的质问到:“你敢骂老子?!”

   “我骂的就是你!你醒醒吧,肖战军!”

   肖燕美嘶吼到:“现在都这个样子了,你还想着一天天的吊个金龟婿,我踏马的凭什么啊!人家凭什么看得上我的呀!而你呢,不过是想着把我的婚姻当做你将来获得一笔钱财的来源!”

   肖燕美是上南市本地人,虽然肖战军这些年一直都没有什么正儿八经的上班工作,但到底是有本地人的优势,还有这套老房子,也都是钱。

   按照别人的说法:上南市现在一个户口都值好几十万呢。

   肖战军有这种想法也是正常的,女儿如果要结婚,那必须最差也得找个上南市的本地人才行,而且条件也不能太差,至少要比他们家好很多次才行。

   外地人,如果不是条件特别好的月薪三四万的人,哪能在上南市买得起房子啊,自然也入不了肖战军的法眼。

   这也是为什么。

   肖燕美即便是出来这么久了,为什么到现在二十五六的年纪,不说结婚,就连男朋友都没有谈,其实她中间谈过,但是不是本地人,所以也就都被肖战军给反对了,次数多了,所以肖燕美也就放弃了。

   走到四楼的钟天正啊香两人,听到房间里再度响起的肖燕美的嘶吼。

   好像,这些话她自己自己憋屈了很久很久了,在今天宣泄出来以后,再也停不住,就如同积攒许久的汹涌洪水,在冲开一个口子以后,溃口越来越大,水流也越来越汹涌。

   “草!”

   肖战军的谩骂声响起。

   接着。

   一个清脆的大嘴巴子的声音响起。

   毫无疑问。

   在面对女儿的大声嘶吼质问的时候,肖战军的心态也爆炸了,直接给肖燕美来了个大嘴巴子?脑瓜子嗡嗡嗡的。

   “你打!你打死我才好呢!”

   肖燕美的声音变得愤慨了起来,虽然没有看到她现在是什么样子的,但是现在的状态肯定不是很好。

   不过。

   肖战军到底是没有再继续打她。

   钟天正收回了准备迈步上去的步伐,继续下楼?他表情古怪的看着啊香:“说句实在的,我现在都有点怀疑,咱们这次到底该不该来了!”

   是的。

   钟天正有些犹豫了。

   如果说?这次他们如果没有来的话,亦或者来的时候,没有遇到肖战军?那么他也不知道他们这次过来的目的?或许他们父女俩依旧会保持着之前的一个状态。

   虽然不怎么友好?但是好歹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先是大声争吵?然后再发展成现在这个大打出手的场面。

   他心里出现了一点小小的负罪感。

   “噫..”

   啊香不由皱了皱眉?叹了一声说到:“也不要这样子想,咱们不也是为了她的安全着想么?是不是?虽然说现在他们吵起来了,但是也比咱们不来找她?后续有人来伤害她的性命要强吧。”

   “而且啊?我看他们父女之间的矛盾?也并不是因为这个案子?他们之间的矛盾,很早就已经产生了,是属于亲情范畴里面的那种,你知道吧。”

   啊香这么说,倒也是这个道理。

   肖燕美的质问当中,无疑面对的是肖战军对自己情感上的缺失。

   “算了,走吧。”

   钟天正摇了摇头,继续往下走去,顺手摸出香烟来给自己点上,两人一前一后从单元楼的楼道里出来。

   钟天正把车钥匙抛给了啊香,自己拿出火机把香烟点上,就在两人都准备拉开车门上车的时候。

   异变突发。

   “啊!”

   只听到一声尖叫声响起。

   钟天正啊香两人几乎都同一时间下意识的扭头往声音尖叫传来的位置看去。

   小区单元楼的五楼。

   502.

   也就是肖燕美家的位置。

   只见客厅窗户的位置,肖燕美被一只手拽着衣领子,径直的把她从客厅里推了出来,整个过程速度很快,在把肖燕美推出来以后的瞬间,手臂的力道加重了几分,直接她把给推了出来。

   “砰!”

   一切都在须臾之间。

   钟天正看到肖燕美被人推出来的时候,继续下意识的往前冲去,但是他的速度到底还是慢了几分,当他冲到楼下的时候,肖燕美径直的摔在他的跟前,身下一探鲜红的液体渗了出来。

   肖燕美有些吃力的想要脑袋抬起来,但是在她的连番尝试之下,脑袋都没能抬起来,伸向钟天正的手臂也在空中停滞了几秒钟以后,落在了血迹当中,当场没了声息。

   “草!”

   钟天正嘴唇颤抖的咬着香烟,怔怔的看着倒在血泊当中的肖燕美,脑海里清晰的记得肖燕美刚才看向自己,那双眼睛中充满着的浓浓的求生欲。

   “……”

   足足呆滞了两秒钟以后。

   钟天正这才反应过来,冲啊香大声嘶吼到:“叫救护车!”随即他抬头往上看去,只见肖战军正探出半个身子往下面看。

   钟天正这个时候彻底愤怒了,刚才他们分明就是看到了那抓着肖燕美的手臂是黑色的,正好跟肖战军穿的衣服颜色相同。

   “尼玛的!”

   钟天正骂了一声,留下啊香在楼下照看肖燕美,自己一个箭步冲进了单元楼里,快速的奔着五楼冲了上去,一步三台阶。

   “唰!”

   只是片刻。

   钟天正出现在房间门口,伸手攥着门框,看着客厅窗台下,坐在地板上陷入失神当中的肖战军,快步冲了上去,直接揪着肖战军的衣领子,用力的抵着他的脑袋:“你%他%妈,你自己的女儿,你%他%妈把她推下去,你是个人?!”

   钟天正胸膛快速的起伏着,右手高高举起,但到底还是没有揍他。

   “咳咳..”

   呆滞中的肖战军被卡着脖颈,脸色涨红,好一会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双目失神的看着钟天正,喃喃自语:“不是我,不是我!”

   “不是你?!”

   钟天正拧着眉毛看着他:“我都看到了!”

   视线落在了他的身上,准确的来说是他的衣服上,他穿着黑色的单衣,跟他们刚才看到的那个伸出来的手臂完全一样。

   “不是我!不是我!”

   肖战军仿佛傻了一般,嘴里喃喃自语的重复着说到:“刚才我们吵完架,我打了她,然后我就没有再搭理她了,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但是突然听到了她的叫声,等我从房间里面冲出来的时候,她已经掉下去了。”

   “不可能!”

   钟天正下意识的反驳了一句,然后又愣住了。

   不是他?

   “她是我女儿,再怎么说都是我的,我能把她推下去?!”

   肖战军咬牙看着钟天正:“老子还指望着她给我挣钱呢!”

   “……”

   钟天正看着肖战军,脑海里快速的分析了起来。

   肖战军很可能说的是真的,虎毒不食子,他没有理由把肖燕美从这上面推下来,就算他怒不可遏,那也不应该是现在这个时候,明知道他们两个警察还没有走远的情况下,还当着他们的面,把肖燕美给推下来?

   “你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看到客厅里面有人嘛?”

   钟天正舍弃了他,起身快速的打量起房间里面来,试图寻找线索:“刚才我们出去以后,你们一直都没有关门是嘛?”

   “没有!”

   肖战军回了一句。

   既然肖战军没有做这件事,而他又不在现场,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一直埋伏在六楼,然后趁着他们离开以后就下来到五楼,找准机会冲了进去,把肖燕美从窗台上推了下去。

   “唰!”

   钟天正下意识的看向门口,随即快速的跑了过去。

   也就是这个时候。

   楼道里响起细微的脚步声,很轻也非常的急促,如果不是他的耳朵曾经强化过,听力得到了敏锐的提高,说不定也听不到。

   钟天正一个箭步冲到门口。

   五楼通向四楼楼梯中间的拐角,一个黑色的身影一闪而过,钟天正想也没想第一时间冲了出去,往下追赶。

   “站住!”

   钟天正大声呵斥了一句,往下逃窜的人不再有任何的掩饰,脚步声顿起,哒哒哒的冲着楼下而去。

   楼下。

   巨大的声响吸引起了邻居的注意,老大爷老大妈纷纷围观了过来看起了热闹,指指点点的。

   “哒哒哒!”

   钟天正脚步迈开到了极致,一边往下跑一边大声的喊到:“啊香,堵住下楼的人!”

   此时。

   不用他说。

   啊香也已经听到了楼道里响起的脚步声,第一时间出现在了单元楼的楼梯口,驱赶了看热闹的居民,严阵以待。

   几秒钟以后。

   楼道里。

   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子快速的从楼道中跑了出来,鸭舌帽被他压的很低,戴着口罩根本看不到脸,一袭黑衣。

   “停下!警察!”

   啊香严阵以待,只是例行说明自己的身份以后做出拦截姿势,她也压根没想着对方会真的停下来。

   “哒哒哒!”

   黑衣男子果然没有任何停顿,在离着地面还有三个台阶的时候直接就跳了下来,一记横踢踹向啊香的脑袋。

   啊香眼睛一眯,右脚往后一迈脚掌踩地,右手屈肘侧接男子正踹的这一脚,力道十足,啊香整个人往后面倒去。

   在男子踹到她手臂的瞬间,她左手发力,顺势抓住男子的脚腕,带着男子两人地上翻滚了一圈,右手抓地整个人往前暴起,手肘直接打向黑衣男子的脑袋。

   黑衣男子反应速度很快,察觉到啊香的招式以后,左手快速收回顺势抓住了啊香的手臂进行格挡,于此同时,他的右手手里出现了一把折叠刀,弹出锋利的刀刃对着啊香的脖颈刺去。

   “唰!”

   啊香眼睛一眯,看着刺来的弹簧刀,原本进攻的手掌只能收回,整个人往后仰去,堪堪躲过刺来的刀尖,几乎是贴着她的头发划了过去,也就是这个空档,黑衣男子抓着机会,一脚踹在啊香的大腿出将她整个人踹退以后,快速起身快速逃窜。

   “草!”

   钟天正出现在楼梯口,看着到底没有大碍的啊香,也来不及管她,冲着黑衣男子逃窜的方向快速追了出去。

   “噗嗤、噗嗤..”

   钟天正口鼻并用,让自己的呼吸达到最大化,这样呼吸能让他跑的更远也更持久,目光死死的盯着前面逃窜的黑衣男子的背影,紧绷的双腿被他迈到了极致,两人之间的距离也在快速的缩小中。

   身体被强化后过的他,奔跑的速度飞快,但即便是这样,在这个时候两者的距离虽然被快速拉近了,但硬是没有那种碾压性的效果。

   黑衣男子在前面跑着,回头看了眼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钟天正,他短暂的思考了一下,看着前面的路口,身子一闪,直接钻了一旁错综复杂的老旧小区里面,里面的巷子四通八达,陌生人很容易在里面绕弯子迷路。

   “站住!”

   钟天正再次拉近了两个身位,此时他们之间的距离不过两米左右。

   黑衣男子扫了他一眼,并没有搭理他,身子一拐消失在拐角,就在钟天正追过去的时候,却发现黑衣男子却没有跑了,正站在原地来回走动,大口大口得呼吸着来调整自己的状态。

   他这个反应,不像是在逃窜,更像是故意在这里等他一般。

   “你是谁?!”

   钟天正停下脚步,同样也是最大化的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佳,他不认为对方在等他,是准备跟自己谈心、谈人生理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