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418章指向真凶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5311 2020-11-17 17:20

  “我打的什么算盘,就不劳驾你来关心了。”

  彭军扫了一眼钟天正,识趣的就没有继续说话。

  原本他们还想利用尸检解剖这个事情来做文章,但是一手算盘又白费心思了。

  “那行,你们聊。”

  钟天正不可置否的笑了笑,冲啊香吆喝了一声:“咱们走吧。”

  “好嘞。”

  啊香应了一声,跨步过去,揽着钟天正的手臂就往外走了。

  钟天正感受着钻入鼻中的小仓兰洗发水的香味,龇牙道:“不是,姐们,咱们能不能不要这么热情奔放。”

  “哼,我乐意,咋的,你不愿意昂?”

  啊香立刻就不乐意了,翻着白眼剜了一眼钟天正:“请你想清楚以后再做回答。”说话的时候,她手掌的力气也加大了几分,捏着钟天正手上的软肉。

  “是是是。”

  钟天正吸着凉气,只能退避三舍。

  章也看着这一幕,直接就掏出来了手机,对着两人的背影就要拍照,嘴里也没有停下:“呵,你们警察的作风还真是有意思。”

  看这架势,是要举报一手了。

  “行了行了。”

  彭军不耐烦的喊了一句:“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有这么白%痴呢,人家是警察没错,但他是这里的警察吗?他现在在上班嘛?”

  “我...”

  章也脸上的冷笑瞬间就僵住了。

  ……

  马路边上。

  钟天正啊香钻进了轿车,点火发动。

  “咱们现在要去哪里?”

  啊香看着轿车扭头奔着村外去了。

  “去转悠转悠。”

  钟天正扫了眼后视镜里,彭军一行人正好从里面出来:“我想去验证一下,我的猜测。”

  “什么猜测?”

  啊香黛眉一挑,来了精神:“你猜到凶手了?”

  “基本上是了。”

  钟天正点了点头:“现在我们要去的,就是章一飞那天去买鞭炮的那家店。”

  “他?”

  啊香再次发问:“他不是都已经被抓了么?”

  “我怀疑他说的是假话,从最开始,他就在骗我们。”

  钟天正把持着方向盘,稳稳的操控着轿车:“他那天离开家,根本就没有去那个鞭炮店里。”

  “那他去了哪里?”

  “他可能找凶手去了。”

  “你为什么会怀疑章一飞在说假话?”

  钟天正嘴角上浮一个弧度,努嘴示意了一下摆在车载座充上的华为Mate30Pro:“你打开我的手机,然后打开哔哩哔哩APP,去我的一个历史观看记录里找找,第一个视频。”

  啊香不疑有他,拿过手机解锁,打开软件。

  观看历史里面。

  第一条的标题为:随着近视的度数增高,人的视线到底会出现怎么样的变化。

  啊香点开这一条,开始看了起来:“B站上这种东西也有?”

  “这上面,什么频道没有啊,各种类型的视频都有,而且还没有广告,挺良心的。”

  钟天正并没有闲着,继续发问:“对了,你想出来了,章老后脖颈上的那一个半月形的凹痕,是什么东西造成的没有?”

  “农药盖子?”

  啊香的注意力在手机视频上,随口回了一句。

  “行吧,你继续看电视吧。”

  钟天正瞬间无语,只能默默的开着车子了。

  几分钟后。

  啊香快速的把这条视频看完,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章一飞证词的严谨性的?”

  “彭军来找我的那天晚上。”

  钟天正扯了扯安全带,放松着身子:“彭军来找我的时候,无非就是想打听一下这个案子有没有活动的可能,这一点倒是提醒我了,我当时就在想,如果凶手是另有其人呢?章一飞不过是一个顶罪的人而已。”

  “之所以会这么怀疑,还是因为我们推断的观点跟章一飞描述的不一样。”

  “咦...”

  啊香俏眉皱了皱,嘟囔道:“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我都听不懂了。”

  “这么说吧,早在调查之初的时候,我就在怀疑章也了,章一飞的认罪让我非常的意外,这让我以为我之前怀疑章也是错误的。”

  钟天正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继续说到:“彭军那天晚上过来打听情况,我当时就在想,凶手会不会就是章也,章一飞之所以会认罪,就是因为他知道真正的凶手其实就是自己的儿子,所以他必须要站出来给自己的儿子顶罪,这样一来,逻辑上就说的过去了。”

  “你想哈,一个父亲,在知道自己的儿子杀死了自己的父亲以后,他是选择报警呢?还是选择帮忙隐瞒下来呢?在事情可能暴露的情况下,自己顶上去。”

  “人死不能复生,手心手背都是肉。”

  啊香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做出了自己的判断:“章老已经死了,这个时候再把儿子送进去也没有多大的意义了,倒不如让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吧。”

  “是的。”

  钟天正点头肯定:“就是这个意思。”

  “所以,我那个时候,就开始扭转了调查方向。”

  钟天正目视着前方,专心开车:“章老死的时候我们就表现出了怀疑,所以他从一开始就已经做好了打算,自己帮儿子顶罪,所以他伪造了章老手指里面的皮屑残留,换句话说,他脖子上的抓痕,是他自己弄成的。”

  “你这么说逻辑又不通了。”

  啊香简单的思考了一下这番话:“他既然有时间去伪造手指甲的皮屑,他为什么还要把自己的皮屑留在里面,直接把章也留下的痕迹擦掉不就行了?要知道,案发前一天,章老的遗体就一直在他们那里的,他完全有时间去操作。”

  “如果说,时间上来不及呢?”

  钟天正目光炯炯有神的看着啊香:“他只知道人是章也杀的,但是具体的过程他并没有看到,原本想着把人下葬这件事就过去了,但是却遇到了我们,当我们在调查中表示怀疑的时候,章一飞才意识到事情可能会漏,所以他这才想起去问儿子事发当时具体的一些细节。”

  “追悼会的过程是日夜不停进行的,现场就一直有人在帮忙或者打牌暖场什么的,遗体就摆在外面,他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清理章老的双手,他必须得很快速,但是他又怕清理不干净,索性把自己给套进去。”

  “这么说倒是说的通了。”

  啊香点了点头,对钟天正的解释算是表示了认可:“所以你就开始回顾起我们在调查中,章一飞所说的每一句话,然后去验证他说的。”

  “是的。”

  钟天正接话到:“他前面说他是近视眼,看不清东西,后面在认罪的时候,又说虽然看不清但是能大致的判断出来,所以我就想起了去B站看看,不同近视度数的人,视线中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从视频中来看。

  近视度数在两百度的时候,看人就已经开始发虚了。

  近视度数要是在高一点,视线中根本就是个糊的,不管你是有多熟悉这个人,你也压根就认不出来。

  “事实证明,我的怀疑是对的,章一飞在这个近视眼的问题上,就已经对我们撒了谎,所以我现在要验证的是,他那天到底有没有去过那个鞭炮店。”钟天正振振有词的说到。

  “如果他没有去呢?”

  “如果他没有去,但他还对我们撒谎,那结果只有一个。”

  钟天正咧嘴笑了起来:“他那天出门的根本目的,就是去找凶手的,他知道凶手那天杀章老,所以他才要去阻止,但是他没找到凶手,所以他就开始在村里寻找起章老来,但是等他找到的时候,章老人已经不行了,这才有了接下来的一幕。”

  “这个凶手,就是章也?”

  “是!”

  “你为什么会怀疑他?”

  啊香梳理了一下思路,再次站在了对立面:“人家章也得罪你了啊?人不就是态度不好一点了么,为何你从一开始就开始怀疑他了?你的理由你的根据?”

  “哈哈,他没有得罪我,比他态度还要差的人咱们又不是没有遇到过。”钟天正踩了脚刹车,歪头看着啊香:“我说我从第一眼见到章也的时候就开始怀疑他了,你信不信?”

  “装,你就使劲装吧。”

  啊香翻了个白眼表示自己的不信:“理由,你怀疑他的理由?”

  “实话实说,原本我只是对他有一丢丢的怀疑,而且他也没有进入我的视线,我一开始只是保持怀疑,但是没有去调查过。”钟天正停顿了一下,正经道:“尸检报告出来,看到那个凹痕以后,我对他的怀疑就彻底坐实了,所以我们现在才会开车出来。”

  “那个凹痕到底是什么东西留下的?”

  啊香眼中闪烁着满满的求知欲。

  “戒指!”

  钟天正一语中的,尖锐道:“章老侧后脖颈上的那个凹痕大小,正好是一个19号戒指大小的痕迹!”

  “我们第一次见到章也的时候,他那时候有个小动作,就是在把玩着自己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我当时注意看了一下,这枚戒指的表面,略微发暗,它的材质应该是银质的。”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当时章也在毒杀章老的时候,无名指上的这个戒指,因为用力过度,挤压在章老的脖颈上,这才留下了痕迹,而戒指之所以会略发黑,除去本身的氧化意外,还有就是因为当时有农药洒在了他的手上,浸染在了戒指上。”

  这些小细节。

  在钟天正第一次看到章也的时候,是并没有想起来的。

  但是随着案情的调查展开,这个小细节就被他想起来了,对章也的嫌疑也在逐步的提升。

  “有道理!”

  啊香顿时就想起来了。

  那天确实是有这么一回事,她也有注意到,但是一眼看过去,就给忘记了,根本就没有往这上面想。

  “可是,章也是章老去世以后的那天晚上才回来的呀?”

  啊香再次想起了一个问题。

  章也根本就没有作案时间的,章老去世之前他还在外地,怎么可能飞过来毒杀章老。

  “我已经让人去帮忙查章也那几天的行踪了,很快就会有结果。”

  钟天正快速的回了一句,继续专心开车。

  ……

  很快。

  到地方了。

  “下车吧,已经到了。”

  钟天正扫了眼后视镜,确定没人以后,开门下车。

  啊香跟着下来。

  这家卖鞭炮的店就挨着马路,两人走进店里。

  店里的布局很简单,货架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鞭炮,随处可见严禁烟火的警告标志。

  这会。

  店里也没有什么生意,老板正在柜台后面看着电视。

  章一飞毒杀自己的父亲这件事,早已经就传开了,当两人问起章一飞的事情来,店主也表现的非常配合,毕竟谁也不想跟这个扯上关系。

  “好像是来过。”

  店老板略作回忆以后,也不敢肯定。

  “你确定?”

  钟天正思考了一下说到:“你再好好想想。”

  老板再次说了一句:“那几天人多,我也给忘记了,反正那几天的时间里,他肯定是来过的。”

  “好的。”

  钟天正点了点头,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做过多的纠结。

  前一阵子电影《误杀》上映就取得了不错的反响,里面就是运用了蒙太奇手法,偷换时间概念,让接触过主角人的在不经意间为其做了假证。

  再者。

  过年的时候,鞭炮店的生意肯定很好,记不得也是正常的。

  他过来,就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

  “那天一飞叔叔没有来过!”

  就在这时。

  正坐在里面看小猪佩奇的一个小女孩开口说道。

  “别乱说。”

  老板赶紧吆喝一声:“小孩子说的话,做不得数。”

  “放心,我们只是参考,不存在伪证这么一说。”钟天正摆了摆手,走到小女孩边上:“来,你告诉叔叔,你为什么这么肯定啊。”

  “因为那天我在跟隔壁店的朋友打赌,我们都说自己家的生意会比对方好,所以我特意去留意计数了一下。”小女孩一本正经的说到:“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我们家总共来了十五个客人,有三爷,有张叔叔...但是就是没有一飞叔叔,我认识他的。”

  钟天正闻言问起了详细情况。

  原来。

  小女孩的朋友家也是开商店的,小孩子之间也就有那种斗气的意思,谁也不服谁,都说自己家生意好,这才巧合之下记下来了。

  “好,谢谢你小朋友,你的这个信息很有用。”

  钟天正摩挲着小女孩的头发,以示鼓励:“你帮助到了警察叔叔,你很棒。”

  “嘻嘻。”

  小女孩顿时开心的笑了起来。

  从鞭炮店离开。

  钟天正啊香两人立刻马不停蹄的赶回村里。

  “下一步怎么办?”

  “我不是都说了嘛,凶手很可能就是章也,自然要去现场完善证据链了。”

  “我们不是已经去过现场了嘛?”

  “不是这个现场,是另外一个现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