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843章你不行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7795 2020-12-03 17:05

  “就在刚才没多久”李长远先是给自己点了根香烟,夹烟的手指微微颤抖,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看来确实是惊吓的不轻“他打电话给我说”不过这也能理解。。

  若只是普普通通的威胁,倒也没有什么可怕的,问题就在于,对方可不单单只是言语上的威胁。

  虽然电子音自始至终都只是在电话里面单方面的通知他这件事情过去以后,他李长远会如何如何的惨,并没有当面把他怎么样。

  但是这些,都是建立在肖燕美已经被他们从楼上推下来而说的,这可不单单是言语上的威胁了,这是有实际行动的告知。

  再者。

  对方在心理层面上,也给李长远带来了真实伤害的暴击,无论何时,心灵上的暴击才是最让人感到头疼的,也最能让人发出深入灵魂的恐惧。

  “事情就是这个样子了。”

  李长远短短的五分钟的复述时间,竟然就已经三根烟下肚了,一根接着一根的,看上去整个人的状态不是很好。

  他搓揉着自己的脸蛋子,视线就一直没有离开过钟天正,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安全感来源“你一定要帮帮我”至于小啊香。

  则是被他给忽略掉了。

  一个小女生而已,在他看来,根本保护不了自己。

  “这件事情,有点意思了。”

  钟天正皱眉思考了一下,伸手摸出手机播放出自己保存的一段录音“你听一下,是不是这个声音”相比于这件事来,钟天正有一件更要紧的事情需要核实这个匿名的电话,是不是跟之前已经宣布结束的匿名者案有没有关系。

  “是是是”李长远刚刚听了两句,连连点头“对对对,就是这个声音为什么你们会有它通话的录音”说到一半。

  他好似反应了过来,整个人的语气也是一变“你们早就知道这个人的存在了还是说,他其实是你们一直都在追查的一个对象”“是。”

  钟天正点了点头,没有否认。

  他歪头看向啊香。

  啊香的表情同样也不是很好,眉头蹙在了一起,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虽然她不愿意相信,但是就目前看来,这件事确实跟匿名者有关系,也就是说,她上次抓的陈昇,还不是最终目标。

  这就很烦了。

  “是”李长远稍稍愣了一下,在得到钟天正的肯定回答以后,他的语气再次也变了“好啊,原来这是你们搞的鬼”他好像抓住了钟天正的把柄一般,态度再没有之前的那么软弱了,转而变得强硬“我就说原来都是你们给我带来的灾难,这个人你们一直在追查,但是追查不到,他也跟你们杠上了”“再然后,他见你们来找过我,然后就开始调查我,调查了我以后也就盯上我了,他一开始的目的就不是针对我这件事而是针对你们,就是因为你们来找我,所以他才跟我杠上了”李长远好像是抓住了问题的关键点,以此大做文章,捏住这个把柄不肯松手“你们要对这件事情负责”“呵”钟天正撇嘴轻笑一声“我们对这件事情负责你以为,是我们才把他给吸引过来的”“如果你是这么想的那我只能说你这个人也太让人觉得悲哀了本质上就是你犯了错如果你当初不做那些事情那么人家也就不会找上你”“就说我们两个,我们两个侦办了这么多的案子为什么就没有看到哪个人来找我们因为我们没有办过错案我们只是抓那些应该抓的人你懂吧”钟天正捋了捋自己的头发,继续说到“再说了,我们确实是来找过你,但是你的信件,是在我们来找你之前收到的还是说在我们找了你以后收到的”“虽然我没有看到你的快递邮件,但是我可以很肯定的说对方把快递发给你,一定是在我们来找你之前他早就开始接触你了。”

  “做人呢,我觉得有一颗本心是最重要的,不要一天到晚,本来是自己的错误,却找着机会,把错误往别人的身上推,以此来试图推脱责任,来彰显自己的无辜与伟大。”

  相比起钟天正的谆谆教导。

  啊香就没有那么有耐心了,她原本就很反感李长远这种人,再现在他是这个态度,她直接就拉下脸来了“李长远,我看你现在还分不清形式,一味的在别人身上找原因,不审视自己。”

  “如果你打电话叫我们过来,只是为了指责我们,那么我们告诉你,你的指责我们已经知道了,但是我们不接受,就这样,我们还很忙,不陪你玩了,我们就先走了。”

  说着,她折身就往外面走去。

  钟天正这一次,破天荒的没有说啊香,而是非常配合的跟在了啊香的后面往外面走去。

  “我我”李长远那叫一个气愤啊。

  看着两人的背影,他咬牙道“我要投诉你们,而且我要请最好的律师,起/诉你们,追究你们的责任,也根本不把群众的生命当一回事。”

  “我们的责任我们什么责任给你带来了灾难”啊香有些气极而笑,回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我们怎么不把你的生命当一回事了你打电话叫我们过来,我们第一时间就赶过来了,吃到一半的饭都没吃了,还不把你的生命当一回事”“我看你到现在还在那里装神弄鬼,不知死活,我说了,如果你叫我们过来,只是想把责任推脱在我们身上,那我只能说,非常抱歉了,其实我也很纳闷,一个人要正视自己的错误真的有这么难嘛”“既然你觉得,这件事我们给你带来的,那么我们走好了,如果你觉得自己的安全受到了什么威胁,你可以去申请公安保护,让专门的人来保护你。”

  “我们是刑警,二十四小时保证你的人身安全,那是有人专门去做的。”

  当然了。

  最后这句话,说的半真半假。

  “我特么”李长远那叫一个气啊,但是到现在,看着啊香无比坚硬回怼的语气,一时间又有些语塞。

  从小,他的家里就什么都惯着他,什么都由着他来,但是现在,这两个警察,却一点也不惯着他,这让他非常的不适应。

  推荐下,\咪\咪\阅读\a\iiread\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眼看着两人真的要走了。

  李长远的语气再次软了下来“别,别走,我有话要说,我有线索要。”

  他到底还是有些脑子的。

  刚才的反咬一口,不过是为了给自己占据一点上风,他这种人,从小到大一直都是站在上位者的姿态的,所以刚才也只是习惯性的操作,想让这两个警察围着他转。

  眼看计划落空,他只能放低身段认栽。

  “早这么说不就行了”啊香一挑眉,翻了个白眼,语气冷厉“真的,我觉得你这个人,真的需要好好的审视一下自己了。”

  确实是这个道理。

  你要真的怕死,你直接说问题不就行了,非的搞这些七里八里、花里胡哨的东西来,有意义么毫无意义的啊。

  “你的线索呢”钟天正摸出香烟来来给自己点上一根,皱眉裹了一口“你之前收到的快递,给我们看一下。”

  “快递”李长远眼神一下子变得飘忽了起来。

  “那是之前的那个案子,而且也已经是过去式了,你也收到了你自己该付出的代价,我们也无心去看。”

  钟天正一眼看出他在担忧什么,撇嘴解释到“我们现在追查的是现在这个案子,希望你不要有任何的隐瞒,不然对你毫无好处。”

  他说的是实话。

  李长远犹豫了一下,折身回到自己的卧室,拿出一个快递文件袋出来,把文件放在了桌面上“都在里面了。”

  “嗯。”

  钟天正眯眼叼着香烟,把文件袋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里面也是好几张照片,这几张照片的内容跟肖燕美那些照片差不多,但是画面的角度更多的是在李长远这边。

  而肖燕美那里的照片,角度更多是肖燕美,她是主角。

  照片一张张翻看。

  啊香站在边上,原本她也是跟着一起看的,但是看了一张以后就没有继续看下去了,画风太过于混乱了,刷新了她的三观。

  这个比肖燕美那些照片,还要难以入目。

  “这些照片,是怎么来的”钟天正粗略的浏览了一下,就没有继续看下去了,喃喃自语“这些跟肖燕美的那些照片比起来,最大的区别就是角度不同,就好像是有人在现场拍的一样。”

  这是他分析出来最大的不同。

  “”

  李长远蠕动着嘴唇,想说什么又忍住了。

  “你知道”钟天正歪头看着他,好像猜到了什么。

  “是那时候我们拍的。”

  李长远清咳了一声,然后又补充到“那时候年轻不懂事,然后就拍了些照片。”

  “还有视频”钟天正把照片随意的翻了翻,抬头看着他,目光审视。

  “是”李长远沉默了几秒钟,然后点了点。

  钟天正继续发问“然后你们还发到了某些神秘网站上去了”“

  李长远嘴唇蠕动,声音也低了几分“是。”

  “人/渣”啊香眼睛一瞪。

  从这些照片中,有些角度更像是视频里面的截图,当时那个场面,邹泽询自己肯定是不可能去拍照片的。

  所以,现在这个打电话的人,他能有当时事发现场的照片,那就只有一个原因他们肯定是发到某些渠道上去了,不然对方怎么可能有但是的照片钟天正淡淡的点评一句“你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糟糕啊。”

  这一次。

  李长远很罕见的没有顶嘴,摸了摸鼻子“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那时候年轻不懂事而已。”

  “嗯,回到事情本身吧。”

  钟天正点了点头,没有再跟他纠结这个事情“你刚才说,他知道你在房间里的动向”李长远的描述中,他有说到过,他在正式接通电话以后,电子音有嘲讽过他。

  由此。

  钟天正有些怀疑,打电话的时候,那个人是不是就在现场,或者说在监视着他。

  “是的。”

  李长远点了点头“我开始也往四周看了,但是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而且他自己也说了,他不会那么傻的,怎么可能真的就在小区隔壁的单元楼里,这样到时候警察一查不就查到了么”“哦是么”钟天正眯了眯眼,歪头看向餐厅那边的窗户,恶魔之眼在快速的聚焦往那边的单元楼里看了过去。

  恶魔之眼带来的视线提升,对于远距离或许没用,但是在小区单元楼这种近距离下,恶魔之眼能帮助他看的非常清楚对面楼里面的情况。

  没有任何的异常。

  他跟着又转头,看向了阳台落地窗外,对面的单元楼里,依旧是没有什么异常,现在是下午三点多钟,大部分家里都没有什么人,都是正常的静态。

  少数有人的几家,要么无人要么有人在家里正常活动。

  钟天正快速的扫了扫,着重筛选了拉了窗帘的房间,最终,他察觉到了对面十四楼的房间里,窗帘背后好像有人影一闪而过。

  “欲擒故纵么”钟天正轻哼一声,记住了这个房间的位置,收回了目光“你申请保护吧,案子可能还需要一点时间。”

  “我不需要你们得保护,我可以让我爸给我安排一等一的好手保镖”李长远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需要“你们把邹泽询的情况告诉我一下,把案子的详细情况告知我一下,我会安排人自己去处理的。”

  “无可奉告。”

  钟天正一口拒绝了他的要求“这是机密,我们目前掌握的所有信息里面,没有任何一个对你有用的信息,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这个人现在还在暗处,其他相关的东西告诉你了也没有用。”

  “我自己查”李长远咬了咬牙“你也说了,这个人可能是你们追查了很久的人,但是你们一直没有后续,倒不如让我自己来。”

  “你不行。”

  钟天正摆了摆手,折身出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