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828章你的心魔正在蠢蠢欲动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7197 2020-11-17 17:20

  “噗嗤”邹泽询眼睛瞪得老大,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死死的看着娱乐房里面的不堪入目的画面,看着里面的这些男女,混乱的场面。

  乃至于看到了黄珊珊,她也被牵扯其中。

  邹泽询牙关紧咬,拳头紧紧的攥在了一起,微微颤抖,指关节发白,脸颊两侧的咬肌明显。

  他的视线落在了中间的台面上,看着上面的器械、针管等物品,似乎是明白过来了什么。

  得有近十秒。

  邹泽询松开拳头,原本准备推门进去的手臂也收了回来,他冷着脸,面无表情的回到房间里,手指颤抖的点上一根香烟。

  直到这个时候。

  他才反应过来,原来,所谓的李哥,不过是一个渣滓而已,而黄珊珊,无疑就是他暂时的目标,或许从饭局上见到黄珊珊开始,早在不知不觉中,黄珊珊已经是在他的运营帷幄当中。

  而自己。

  不过是一个脑残白~痴而已。

  “滋”邹泽询夹烟的手指颤抖,大口大口的裹着香烟,一根香烟被他几口就吸完了,跟着他又续上了一根,继续抽了起来。

  烟雾把他整个人笼罩在了里面。

  窗户的河道,倒映着路灯灯光,灯光随着波澜涟漪抖动,他怔怔的看着河面的涟漪,目光闪烁。

  “啪”邹泽询重重的用食指大拇指把滚烫的烟头掐灭,剩下的半截香烟被手指碾压开来,烟丝掉了一地。

  他摸出了自己的手机,打开拨号界面,输入了110,接通以后,他咬牙说到“110嘛,我要举报有人聚众吸群”“呼”邹泽询深呼吸一口,从回忆中脱离出来,整个人靠着座椅的后背,脑袋整个的后仰,抬头看着天花板。

  钟天正啊香对视了一眼,两人皆不同程度的皱了皱眉,原来黄珊珊的吸戒毒史就是这么来的。

  “那天晚上,我亲自打电话举报了他们没多久接到举报的警察就赶到了这里把他们全部抓了个现行直到警察赶到的时候他们都还没有结束,沉迷在无尽的疯狂当中被抓了个现行参与进去的人,一个都没有跑掉。”

  邹泽询叹息了一口“也就是那一次,黄珊珊被李长远强行注射了以后,然后被抓了起来先是关押了一段时间,后来释放以后,又被抓紧了戒所进行了强制戒除。”

  “也就是这件事所以黄珊珊怨恨上了你也就是因为这件事,导致了你们最后的分手”钟天正仔细的捋了捋邹泽询的这番描述,总算是理清了顺带着说出了自己的猜测“这个时候你们也就分手了。”

  邹泽询描述的这一段。

  钟天正并没有利用宗师级空间构想力去还原把自己置身进去。

  “呵呵,呵呵”邹泽询抬起头来,看着钟天正笑了起来,也不知道在笑什么,笑声中充满了自嘲叹息道“如果是这样那倒也就好咯。”

  啊香下意识的接了一句“那是什么还有其他的事情”“是啊”邹泽询咧嘴笑了笑,嘴唇发白的说到“那一次,我在目睹了这件事以后,当时其实我是想直接冲进去的,但是我没有。”

  “我忽然就想到了,如果我冲进去以后,那么无疑就是在告诉他们我知道了这件事,那珊珊以后又要以什么样的姿态来面对我呢”邹泽询的表情有些纠结,脑袋微微低垂,好像续命一般重重的裹了口香烟“所以,那时候我能想到的唯一的办法,既能让李长远这个狗东西被抓,而又不让珊珊太过于难堪,所以我就只能让警方出面,抓捕他们,而我自己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不知道,这样珊珊日后面对我的时候,也不用太过于难堪。”

  “理解”钟天正点了点头,知道了他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了。

  确实。

  那种情况下,报警确实不失为一种最好的处理方法,他的这个选择没有错。

  “原本我以为,我这么考虑是非常周到的,但是,我却大大高估了我自己的一个心理承受能力”邹泽询再次重重的吐了口气,用力的咬着牙关“我报警把他们这些人全部抓了进去,目的是达到了,但是我自己心里的那关却没办法就这么过去了。”

  “我那天,不该目睹了这个过程,那天晚上发生的那一幕,大大的冲击了我整个人的认知,那个混乱的场面,那里面的那些男的女的那种混乱”“我实在是接受不了,我接受不了珊珊她被那几个狗东西”邹泽询越往下说,整个人也越发的激动了起来“后来,她出来以后被送进了强制戒所戒,这个过程中,我也一直陪伴着她,几乎每隔一段时间我就会去探望她。”

  “也就是在这个过程中,我自己一个人独处的过程中,我发现我的思想逐渐出现了变化,我发现,我没有办法释怀这一件事,你知道那种感觉嘛你目睹了现场,你最爱最喜欢的人就这样在你的面前,毫无顾忌”邹泽询的语气,时而急促,时而平缓,整个人阴晴不定的状态,看上去非常的痴狂“我试图着去假装不知道,从戒所出来以后,我尝试着去接受她,珊珊自己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她也会试探我,隐秘的向我提起那天的事情。”

  “尽管我伪装的很好,尽管我可以说服我自己去假装不知道,尽管算了,也没有尽管了,我表面上说服了自己,但是却说服不了自己的内心,乃至于从那以后,我都没有再碰过她。”

  邹泽询咬了咬牙,抬头看向钟天正,做了个夹烟的手势,从他说话到现在香烟就没有停过,钟天正也没有拒绝他,任由他继续续上香烟。

  “我真的无法做到一切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每次晚上下班回家,我们独处的时候,每次亲密的时候,总是到一定阶段我就无法释怀,看着怀里她,我的脑海里不自觉的就浮现了那天晚上的场景。”

  钟天正啊香两人闻言沉默。

  邹泽询说的这个情况,很可能说明他当时那段时间的经历,让他的心理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扭曲。

  他的心魔正在蠢蠢欲动。

  在他的心里,已经出现了一定程度上的心理障碍,这个障碍就是来自于李长远,来自于黄珊珊,严格意义上来说,他的这个心理障碍,是来自于他自己,他自己对黄珊珊事件的一个愧疚心理。

  所以他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所以呢”“后来呢”钟天正啊香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

  或许。

  黄珊珊跟邹泽询的分手,是来自于他邹泽询。

  如同他们猜想的一样。

  邹泽询整个人呆滞了好一会,这才继续说到“也就是这样,慢慢的,我们的感情出现了变化,我发现,我自己太过于介怀那件事了,虽然那件事是因为我而起的,如果没有我,如果我那天晚上没有带她去,如果那天晚上我没有那么傻那么的天真,如果我那天晚上看好她的话,或许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了。”

  他顿了顿,有些自嘲的笑了笑,摇了摇头“可是,世界上又哪能有那么多的如果呢发生了就发生了。”

  “虽然这件事的错误在我身上,但是我发现我却是那么的耿耿于怀,我好像有心理洁癖一般,我无法解释珊珊身上发生的事情,我觉得她已经不干净了,我也没有任何的欲望了。”

  “我们之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有些了那么的距离感,而且我们后来慢慢的,也从来不再有任何的亲密接触了,一开始黄珊珊她还不知道,可是后来随着我的变化,她慢慢的察觉出来了。”

  “也就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之间的笑容慢慢的少了起来,争吵开始多了起来,有时候真的就是无缘无故的会吵起来的那种,后来争吵的次数多了,她也越来越失望了。”

  邹泽询嘬了口香烟,把自己整个人笼罩在烟雾当中。

  出租房里。

  邹泽询并没有像想象中的那样,快速的给自己租上了更好更大的房间,他们还是蜗居在那个狭小的公寓里。

  “呸,邹泽询,你踏马的就是个渣男,垃圾”黄珊珊愤怒的把邹泽询推倒在公寓的小沙发上,几乎是嘶吼出来的“为什么你为什么会这个样子你嫌弃我脏了对不对”“珊珊”邹泽询嚅嗫着嘴,想说什么,但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算了,算了,不爱了就不爱了分手吧那就,那就这样子吧,大家就这样一拍两散吧。”

  黄珊珊气急败坏的摇了摇头,似是有些不甘心“老娘之所以会沦落到今天这种地步,全都是拜你所赐我那么爱你,但是这种事情也不是我所能掌控的啊那天之所以会那样子,还不是因为你”“全都是因为你如果那天你能见好就收,如果那天你没有贪婪,没有想着继续扩大自己所谓的交际圈,我至于会沦落到这种地步嘛我那天都说要回家了”黄珊珊一边说,说着说着眼睛里就变得雾蒙蒙的,她坐在椅子上,低声抽泣,擦拭着自己的眼泪。

  邹泽询呆滞的坐在沙发上,就这么看着她,没有说话,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因为黄珊珊说的确实没错。

  他嫌弃她了。

  他嫌弃她脏了。

  良久。

  “分手吧”黄珊珊擦干净自己的泪水,面无表情的站了起来“就这样吧,以后咱们也不用再联系了。”

  “不,我不要”邹泽询看着正在收拾自己的东西的黄珊珊,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飞奔过去从身后抱住黄珊珊,紧紧的抱着她“不,咱们不要分手,我爱你,珊珊,不要离开我。”

  “唔”黄珊珊正在收拾东西的手停住了,她的身子开始颤抖起来,眼泪再次止不住的留下来了。

  在黄珊珊的心里。

  她确实也舍不得邹泽询,她确实爱他。

  在这一刻。

  她内心所有的倔强,瞬间就被身后的这个男人所融化。

  “别说话”黄珊珊放下箱子,转身过来,紧紧的抱着邹泽询“问我”两人拥在在了一起,呼吸逐渐变得急促起来,但是,突然之间邹泽询伸向黄珊珊的时候,他的手指再度一顿。

  是的。

  他又开始老毛病了。

  他又想起了那天晚上的事情,他无法接受。

  黄珊珊呆滞的看着邹泽询,明白了他什么意思,这一刻,她再度的愤怒了起来。

  也就是从这一刻开始,两人这种场面逐渐演变成日常,每隔一段时间就这样子,心力交瘁。

  人嘛。

  如果爱一个人爱的足够深沉,总不会在一个瞬间就彻底转身离开的,对方的离开,肯定是在日常中一点点一点点小东西积累起来的,慢慢的积攒在一起,当哪天攒够了伤心与失望,这个时候也就是彻底离开的时候。

  他们两人,也就是这样子,彻底宣布分手。

  “我们就这样分手了”邹泽询失魂落魄的从回忆中走了出来,他的目光开始变得坚定起来“也就是在那无数次的争吵中,我发现了自己的一个问题当黄珊珊跟我提分手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是爱她的,不愿意放她走,但是我自己却又无法直视她身上发生的那些事情。”

  钟天正明白了,这个时候邹泽询,已经陷入了极度偏执得情况中了,他一方面嫌弃无法直视那段过往,一方面又却极度依赖黄珊珊,舍不得她走。

  或许。

  也就是这个时候开始,他已经在控制黄珊珊了。

  如同钟天正猜想的一样。

  “也就是在那一次次的争吵中,我越发的发现珊珊是真的要离开我了,我也是越发的不舍得,所以在我察觉到时候,她还没有离开我的时候,我想到了利用上瘾管制类药物来控制她。”

  邹泽询道出了自己的作案事实“我猜到了她终有一天会离开,我得在这之前,把她先控制住,我不能失去她,她必须是我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