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818章新发现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7345 2020-11-17 17:20

  “怎么样?”

  啊香看着钟天正,眉头有些微簇:“我觉得,这个案子,黄珊珊的死不是自我了结。”

  钟天正饶有兴趣的看着她:“何出此言?!”

  “我的感觉跟分析。”

  啊香一本正经的看着钟天正,开始列举自己的推断:“你看哈,刚才对黄文涛询问的时候,他说的那些话,无疑都向所有人表示了一个征兆:他已经不爱黄珊珊了,他准备分手了。”

  “嗯。”

  钟天正点了点头,没有打断她,啊香这么说,往往都是有下面的长篇大论的。

  啊香教授向来要么不分析,要分析起来那就是一大堆。

  “根据黄文涛所说,他现在基本上就是有需求的时候才会来,没有需求的时候,他基本上就在外面住着了,从不过来,他的行为不管任谁看来,都是渣男行为。”

  啊香有些忿忿的说到:“现在的黄文涛,无疑只是把黄珊珊当做是一个欲望发泄的工具而已,任何人都知道,而黄珊珊本人也是知道的,但是黄珊珊却还任由他这么做。”

  “只要黄文涛有需求的时候过来,黄珊珊就任由他怎么做,说句直白点的话,黄珊珊心甘情愿的愿意为他做一切。”

  “她应该很喜欢黄文涛,虽然她心里比谁都清楚,自己跟黄文涛可能分手只是迟早的一天了,但是她太喜欢黄文涛了,所以即便黄文涛这么对她她还是愿意。”

  “或许,她只求自己跟黄文涛还能保持着现在这种状况就很满足了,黄珊珊是个非常卑微的女孩子,她既然这么喜欢黄文涛,那么就绝对不会自我了结。”

  说完。

  啊香扭头看向钟天正。

  钟天正察觉着啊香有些凶凶的表情,硬着头皮接话道:“或许,就是因为黄文涛这么对她,所以她才产生了轻生的念头来呢?”

  “不会的!”

  啊香很肯定的摇了摇头:“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其实在某些方面都是一样的,比如说:咱们为什么能看到那么多心甘情愿做舔狗的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即使对方做的再过分,有些人还是愿意给他做个舔狗,愿意为对方付出。”

  “这种人,对一个人好真的会不顾一切的对对方好,除非是某天突然发生了什么大的事情,突然想通了才不会这个样子了。”

  “黄珊珊很明显也是这种,人嘛,有些东西,尤其是男女朋友之间,人都是有那种自以为是的精神,你对一个人很好,时间长了可能被对方认为是理所当然了,你对她越好她越做作。”

  “相反,可能你对她越不重视,她反而越不服气,越喜欢你越对你好,就是我们平常为什么能看到那么多渣男渣女做出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而他们的对象却也能包容。”

  “黄珊珊应该就是典型的这种,而且我不相信她仅仅只是因为这个事情就想轻生,虽然她跟黄文涛现在的感情并不怎么样,但是黄文涛现在还没有跟她分手,他现在这个样子对黄珊珊,黄珊珊就已经感觉很满足了,她没有求死的原因。”

  “如果黄珊珊真的想求死,那么她在她的病痛发生发生的时候,就应该想着求死了,但是她并没有,反而是硬抗下来了,一个病痛都打不倒的人,在感情上还没有发生让她绝望的事情的人,是没有求死的想法的。”

  面对着啊香有理有据的分析。

  钟天正细细的斟酌了一下,说到:“万一呢?或许就是黄文涛现在这样对她,她一时间冲动之下,一心求死,吞服了大量的安眠药物呢?”

  “不会的。”

  啊香肯定的摇了摇头:“你太不了解女孩子了,有些女孩子狠起心来,来自己都怕,而且有些女孩子心里的执念非常的重,黄文涛现在这个样子对她,黄珊珊心里很不甘的,她更大想法是重新让黄文涛喜欢上自己。”

  “额..”

  钟天正只得摊了摊手:“好吧,那就看看沈梦溪那边是什么结果了,看她有没有什么发现。”

  “嗯。”

  啊香点了点头:“你觉得黄文涛有没有什么作案动机?”

  “不知道。”

  钟天正摇了摇头:“现在黄珊珊的死亡现场,留给我们的现场就是密室自杀的样子,如果尸检没有什么发现的话,而且密室也没有被打破的话,那么可能就是她自杀了。”

  就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现场就是个密室。

  如果尸检无发现。

  密室也没有端倪。

  那么也就能做出自杀的判断了。

  不管因为什么。

  一个人如果真的是自己杀死了自己,那么警方也没有不能多做什么了,如果是因为外界的客观因素造成的,死者家属如果有异议,可以提出申请,对外界因素造成者提出公诉。

  但是就案件本身而言,对方是没有没有实施犯罪事实的。

  两人离开了房间,现场交给了其他警员来进行接管维护,两人折身来到走廊,看着报警的两名男子:“方便去你家坐坐?”

  “额..”

  报警人先是一愣,然后点了点头:“当..当然可以的。”

  钟天正宽慰了一句:“呵呵,不要紧张,只是有点问题想问你们。”跟着他们来到了他们的房间。

  钟天正从兜里摸出自己的香烟来递了过去。

  两人先是不好意思,在钟天正的坚持下,两人接了过来,熟练的点上,重重的吞吐了一口,缓解着自己焦灼的内心。

  “你们是合租嘛?!”

  钟天正自己也点上一根香烟,扫视了屋内一圈,这是典型的两个男人居住的房子,整洁度跟隔壁黄珊珊家有的一比。

  “不是。”

  报警人摇了摇头:“我是来这里出差的,常驻这边所以就租了个房子,我朋友是已经离职了,他自己的房子退掉了,最近在考驾照,所以就来我这里住了。”

  “离职?靠驾照?!”

  钟天正眼前一亮,对着桌子上的烟灰缸弹了弹烟灰:“那这么说来,平常白天的时候,你除了练车,其他时间没有工作的对吧?一直待在家里?”

  “是的。”

  另外一人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正好手里有存款,不着急上班吧,趁着考驾照的时间给自己放个假了。”

  “嗯,这样也挺好,是需要休息休息。”

  钟天正的交谈方式总能是这么的别具一格,即便是在工作时间,他跟人说话的方式,往往也能让人感觉到没有那么紧张,所以有时候,他总能很好的完成角色转换,客串其他的角色。

  坐在房间里。

  房间门关上以后,确实隔音效果挺不错的,钟天正尝试着敲了敲墙,都是实心的:“换句话来说,两天前的晚上,也就是黄珊珊死亡的当天晚上,你们并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报警人点了点头,再次确认:“是的,那天晚上我们在打游戏,而且还开着音响,没有听到什么声音,不过好像听到了关门的声音。”

  “嗯。”

  钟天正点了点头,视线落在了报警人考驾照的朋友身上:“你呢?你平时都待在家里,有没有其他的发现?”

  “没有。”

  年轻男子摇了摇头表示没有,顿了顿,他又好像想起来了什么:“不过,我记得,好像一个月前还是半个月以前吧,我见过她房间门口坐了个男人,那时候我正好下楼去买烟。”

  “哦?”

  钟天正眉头一挑,跟着追问:“是谁?黄文涛?”

  “不是他!”

  年轻男子很肯定的摇了摇头:“黄文涛我见过的,但是那天的那个人很明显不是他,他留着很短的板寸头,就坐在黄珊珊门口抽烟,我那时候还好奇呢,就多看了他一眼。”

  “结果他也抬起头来跟我对视了一眼,他那个人的眼神,就让人觉得很凶了,反正不是善茬的这种,看起来像个混混,我当时也在意。”

  年轻男子认真的回忆着,尽可能的描述出当时的情况:“对了,他当时正好在抽烟,但是打火机打不燃,我还借了个火给他。”

  “这么说来,他是在等黄珊珊开门咯?!”

  钟天正觉得这是一个有用的消息,所以追问到:“最后这个人哪里去了呢?!”

  “还别说,我真看到了。”

  年轻男子眯眼裹着香烟:“我从楼下买烟上来,正好就遇到了黄珊珊也从下面上来你知道吧,之前他们不是蹭过无线网么,所以我也知道。”

  “黄珊珊上来以后,我走在后面的,就看到她开门进去,带着那个人板寸头发的男人进去了,看举止动作,好像挺亲密的,但是又好像有一点怪怪的感觉,就跟黄珊珊怕他一样的。”

  “这样啊?”

  钟天正歪头与身边的啊香对视了一眼,两人交换了个眼神:“那然后呢?他什么时候走的?”

  “不知道吧,这个倒也没有注意。”

  年轻男子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这个情况:“不过我知道的是,当天晚上黄文涛肯定是没有回来的,那个时候,黄文涛好像就已经不怎么回来了。”

  钟天正有些意外:“这你都知道?!”

  “额..”

  年轻男子连忙摆了摆手:“其实我是不知道的啦,主要是黄文涛喜欢遛狗,每次他回来的时候,都会带着狗出去溜达溜达,狗每次上到六楼他就会把绳子解了,让狗自己跑。”

  “他跟我一样,也是没有工作的,所以他每次回来遛狗我都知道他回来了,整个楼层也就他们一家养狗了。”

  “那个狗脖子上有个小铃铛,每次我在房间里听到走廊上的铃铛声我就知道了,而且有时候我这里没有关门,那个狗子还跑我们这里来过,有那么两三次吧。”

  “原来如此!”

  钟天正眯了眯眼,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两人跟着问了其他的情况,没有什么额外的发现以后随即就起身离开了,现在正好是中午了,两人又去敲了楼层其他的住户,尝试着有没有什么其他发现。

  不过很可惜。

  这个公寓本就硬件设施一般般,六楼的入住率也就更低了,才六间房住了人,住在这里的人一般也都是早出晚归的,所以他们并没有什么收获。

  楼下。

  钟天正啊香站在外面的空地上,抬头仰望着这栋六层楼高的公寓。

  “如果住在隔壁的报警人刚才说的是真的,那就有意思了。”

  钟天正眯眼裹着香烟,扭头看向啊香:“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么是不是说明,黄珊珊这个人在感情上有问题?”

  报警人说的:黄珊珊跟造访的男人,既亲密又好像有一点距离感,这就很古怪了。

  “等尸检报告吧。”

  啊香现在并不大想做出过多的猜测。

  正好这个时候。

  在公寓管理处调监控的警员出来了,见到钟天正随即走了上来:“正哥,公寓外面的入口处监控看过了,两天前的晚上十点零六分,黄文涛确实从公寓里离开了,而且这两天也一直没有回来过。”

  “好的,辛苦了。”

  钟天正点了点头,带着啊香从这边离开了。

  这栋公寓由于是老式的工厂员工宿舍改造的原因,监控设施并不怎么样,除了公寓到马路这段路的公寓入口处有个监控,公寓里面的楼层就没有监控了。

  所以。

  有很多事情,并不能通过监控来做出判断。

  “走了!”

  钟天正再度回头看了眼远处的安家公寓,发动车子离开。

  尸检报告是第二天出来。

  钟天正正在忙着手里的工作呢,沈梦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的身边,抱着膀子,漂亮的脸蛋上写满了高冷:“钟组长工作还挺认真的嘛。”

  “呵呵,还好吧。”

  钟天正看到她这么说,基本上就知道这次的尸检是有什么发现了:“怎么?尸检报告有什么新的发现?”

  “有!”

  沈梦溪点了点头:“不止是尸检报告上有发现,而且在房间的床单上也发现了新的东西。”

  “哦?”

  钟天正伸手把尸检报告接了过来。

  沈梦溪在边上说重点:“我在死者的下身里,发现了一个计生用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