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2章嫌疑人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720 2020-11-17 17:20

  

  不知道为什么。

  钟天正脑海里浮现骚猪的样子。

  骚猪直播CSgo开箱,“当场去世”,得名“蠢猪七万五”。

  自己这个宝箱里,到底有没有女朋友呢?

  如果有,那女朋友会漂亮到哪个程度呢?

  怀着期待的目光。

  钟天正再次洗了洗手,伸手点向宝箱。

  “叮咚!”

  “获得恶魔之眼——神级。”

  “功能:拥有常人所没有的敏锐级观察力,使目光变得有杀伤力。”

  “备注:你在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

  听着脑海里的机械电子音。

  钟天正只感觉眼前一亮,看向镜子里的自己,目光中多了几分犀利。

  “镜子没有发生什么变化,更没有碎裂,杀伤力?不存在吧。”钟天正吐槽了一句。

  “如果你选择智障,我可以不做回答。”

  “嗯..”

  钟天正沉吟了一声,发问:“咱们还是说恶魔之眼吧,为什么叫恶魔之眼?能不能叫天使之眼?”

  “不能。”

  “有什么用?”

  “拥有恶魔之眼,你能看到常人不能看到的东西。”

  钟天正立刻转动目光,看向四周:“能看到鬼?”

  “科学第一!”

  “……”

  钟天正无言以对。

  这根本就是个花里胡哨的名字嘛,没有一点用处。

  “还有没有别的?比如说,漂亮的女朋友之类的东西?”

  钟天正怀着希冀的语气询问,这倒不是他很想有个女朋友。

  当然,他得到的是系统一句冷冰冰的没有。

  这让他丧失了继续交流下去的兴趣。

  门口一阵脚步传来。

  李组长急匆匆的进来,开始放水:“阿正,你还没走啊,正好,案子有了新突破,你去跟一下审讯流程。”地上湿了一块。

  “好。”

  钟天正干脆利落的点头,目光从李组长身上转移到他那略微秃顶的脑袋上。

  这么近的距离,还侧漏了。

  组长身体欠佳啊!

  ……

  审讯室。

  李组长跟钟天正以及另外一名警员坐在审讯桌前。

  因为有新人,所以临时加了钟天正进去。

  边上,放着一台录像机。

  “姓名,性别,年龄,籍贯。”

  钟天正按部就班,掏出黑色的AIR签字笔开始记录。

  男子如实回答,规规矩矩。

  身上的白酒味略微浓郁。

  一系列的问答下来。

  钟天正低头看着本子上的记录,合上笔盖,开始转笔。

  张得胜。

  男,五十三岁,上南市本地人。

  在一家心理咨询工作室工作,在领域里小有口碑,去年刚从工作单位退休。

  今天晚上。

  他跟老友聚餐喝了酒,驾驶着自己的白色桑塔纳轿车,从夜市摊回来。

  路过长新路的时候,他察觉到撞到东西了,但是他没停,等回到家,看到本地新闻后,选择自首。

  钟天正眯眼看向张得胜,问道:“作为一个三十多年驾龄的老司机了,请问你为何会酒驾?”

  “人难免有走错路的时候,对于今晚发生的事,我很遗憾,我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

  张得胜拱了拱手,语气叹息。

  “死者孙海,环卫工人,来自外地,今年五十四岁,你撞他的那条没有监控的路,是他每天晚上必做的工作任务之一,今晚因为加班,他才忙到这个点。”

  “...”

  张得胜沉默。

  钟天正拿起桌上塑封袋里的手机:“我们检查了你的手机,十一点十分,也就是你自首前不久,你给你的儿子打了个电话?”

  “我告诉他情况,这很正常。”

  张得胜语气平缓,目光停留在钟天正身上。

  钟天正露出微笑,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平静的看着张得胜。

  张得胜同样平静的看着他。

  金丝眼镜后面,一双眼睛,同样闪烁着光芒。

  四目相对。

  安静。

  钟天正的目光中,隐约闪烁着跳跃的光芒。

  “你在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

  脑海里。

  又响起了系统机械的声音。

  钟天正的眼睛里,时不时闪过一道肉眼不可见的光芒,这是恶魔之眼在提醒他?

  李组长拿过钟天正的审讯记录,再次过了一遍:“初步审讯就到这里吧,后续有线索,会继续提审你的。”

  “等一下。”

  李组长跟警员准备起身的时候,钟天正叫住了他们。

  两人疑惑转头。

  “正常来说,你这个口供,没有任何问题,简直完美。”钟天正目光死死的盯着张得胜,脸上笑意不变“跟你一起喝酒的老友,可以作为人证,你跟他们喝的酒,可以作为酒后驾驶的理由,从吃饭的夜市摊回到你家,长新路是必经之地,这无可厚非,你的口供,是一份完美的酒驾口供。”

  钟天正一字一顿,目光未从他的眼睛离开过。

  “你叫什么名字?”

  “钟天正!”

  “实习警!”

  “你很有前途。”张得胜投来肯定的目光:“不过,我说的话,确实是实情,我可以对我的口供负责。”

  钟天正却不接话,继续道:“酒驾逃逸至人死亡案,七年起步,醉驾则更为严重!我不得不佩服你,对法律的熟知之深。”

  “钟天正实习警,请注意你的言辞!”

  张得胜目光一沉,脸色有些难看:“我说过,今晚的事情,我很抱歉,也接受惩罚,但是,在没有证据前,请不要乱做怀疑,我可以投诉你。”

  说到这个份上。

  李组长跟另外一个警员都觉得钟天正有些奇怪了。

  李组长沉声道:“阿正,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的第一点疑问:你的口供真的非常完美,完美到无懈可击,不愧是一个小有名气的心理咨询师。”

  “第二点:我在说起孙海的个人情况是,你的目光里,没有倾听的意思,反而非常平常,就好像在听人说一件你已经知道的事情一样。”

  “第三点:你跟你儿子的通话记录,你之所以没有删除,是因为你想从侧面来为你的口供提供人情合理性。”

  “但是,你跟他的通话时间,仅仅只有十秒钟不到,这也短了吧?以合理的逻辑来说,自己儿子在听到老爸撞死人了,怎么可能只通话十秒?”

  钟天正猛然站了起来。

  “你根本就在隐瞒什么!”

  ……

  与此同时。

  接警中心。

  “您好,接警中心。”

  “我要举报,张得胜借助酒驾,故意杀人……”

  接警中心,接到一起报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