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671章大平层里的凶杀案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882 2020-11-17 17:20

   死者的房间在里面,一行人往里走。

  整个大平层非常的大,走在里面,给人一种能在里面捉迷藏的感觉,入户进来以后,穿过玄关来到客厅。

  客厅的占地面积极广,往左边是保姆房以及洗手间,一行人直接往右边而去,穿过硕大的中央餐厅,来到卧室部分。

  钟天正扫了扫中央餐厅椅子上的宾利标志,暗暗想:“买宾利车还有送椅子的嘛?”

  在小张的带领下,钟天正也不知道自己绕了多少圈,最终来到了主卧的位置,站在门口回头往后看,整个地面都是血红一片。

  凶手应该是用死者的鲜血混合了自来水,才能做到这一点的,他心里想到。

  “死者被发现在主卧的洗手间浴缸里,被发现的时候,他的手腕被人用利器割开,整个人泡在鲜血跟水的混合物里。”

  小张皱眉解释了一句:“奇怪的是,屋内没有任何的打斗痕迹。”

  “那就可能是偷袭,先进去看看吧。”

  钟天正并没有立刻接话,扫了眼进深得有十五米左右的房子,率先进入主卧。

  众人先是穿过这主卧里的书房,来到了主卧的洗手间,洗手间是对称式的,站在过道上,左边是一个大型的衣帽间,右边则是景观式的洗手间,浴缸跟淋浴一应俱全。

  继续往里走,里面才是卧室。

  钟天正扫了眼浴缸里的死者,再看了看落地窗外的风景,心里嘀咕道:“躺在这个位置的浴缸里,洗澡应该也是一种非常享受的事情吧。”跟着摇了摇头,把这个杂七杂八的想法甩开,视线落在了浴缸的尸体上。

  小张在边上说起了被害人的具体信息:“被害人名为李亿广,男,今年三十五岁,在一家上市公司里担任部门经理,年薪在九十多万左右,此外,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二房东,在上南市有不少的房子。”

  二房东。

  这应该也是属于上南市或者说这种一线大城市的一个大特色。

  二房东这个名词,也非常的好理解。

  他们的手里其实并没有属于自己的房子,而是说,他们早期在房价还没有起来的时候,直接从房东手里花钱把房子整租下来,租期年限一般都是在五年十年乃至于更长。

  他们拿到这个租来的房子以后,自行再对外出租,这就是二房东最简单的概念了。

  怎么说呢。

  上南市租房的房价,一直在噌噌噌的往上涨,除了外来人口多跟中介垄断房源这一原因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跟这些二房东是分不开关系的。

  早几年,上南市就有好大一批二房东倒下,原因就是很多人在看到这个商机以后,一头扎了进去,但是却发现,这个二房东,手里没有足够的资金下跟关系的情况下,你压根就玩不转的。

  因为你到手的房子不可能立刻就出手,很多都是压在手里出不去的,没有足够的现金,你支撑不了多久。

  一番洗牌以后,剩下的二房东基本上就站稳了脚跟,每天醒来,都有无数人在为他打工,生活倒也是有滋有味。

  “二房东对吗?你查查他的这个关系,会不会是同行什么的。”

  钟天正随口说了一句,看着浴缸里,白衬衣黑西裤的死者李亿广,跨步上去。

  浴缸里血水混合呈猩红状。

  李亿广属于那种偏瘦的中年人,与大家认知的那种老总肯定是挺着个腐败肚,满是油腻感的肥胖中年是完全不符合的。

  相反,李亿广这个人,不油腻不说,长相也是非常的耐看,嘴角蓄着精心修剪的胡须,成熟中年男人的魅力扑面而来,个人生活应该是非常注重外表这方面的,他应该是那种大叔控的杀手,身边也应该有很多小迷妹。

  李亿广仰面躺在浴缸里被泡在血水里,由于全身血迹被放掉的原因,整个人都已经出现了一种诡异的白。

  他身上的白衬衣也已经被鲜血染成了红色,在他的脖颈上,一道非常深的割痕显得有些触目惊心。

  割痕从左往右,顺着伤口的位置看去,淋浴室的玻璃上,留下了飞溅出去的血迹。

  这是他全身上下最大的一处致命伤了,也是唯一的一个伤口,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的伤痕。

  “沈梦溪怎么还没有到?你打电话问问她到哪里了。”

  钟天正戴上一次性橡胶手套,伸手拨弄着死者李亿广的后脖颈以及后脑勺,按压了几下:“还有,让同事严格筛选一下今天来过他住处的人跟访客,追查到具体的人,带回警局问话。”

  小张应了一声,然后出去了。

  “嗯?”

  钟天正不由皱了皱眉。

  原本,他是先看看是不是凶手自身后偷袭李亿广将他重击倒地的,但是手指按压在这个位置,并没有软塌塌的感觉,反倒是有些僵硬。

  “先把人抬出来吧。”

  钟天正斟酌了一下说到。

  要想破案,第一点,肯定是要弄清楚死者的死因的,对现场有个初步的了解以后,才能继续往下调查。

  很快。

  浴缸里的李亿广被警员从里面弄了出来,放在了地上。

  “嗯?”

  人被抬出来以后,钟天正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他的视线停留在了浴缸里,恶魔之眼扫视着这一浴缸的血水,同时吸了吸鼻子。

  感官被系统强化过的钟天正,敏锐的发现了这浴缸里的非同一般。

  “这里面有尿液?”

  钟天正狐疑的看向了地上的李亿广,但是这个死人已经给不了他答案了,怔怔的看了得有好几秒,他好像想起来了什么,直接蹲在了地上,伸手去撩李亿广的衬衣,把他的白衬衣从西裤中拉扯了出来。

  左右看了一圈。

  最终。

  钟天正发现了白衬衣的后腰处,有一个很小很淡的黄色且有呈暗黑色趋向的烧焦痕迹。

  “这是衣服被打火机或者香烟烧焦了?”

  啊香睁大眼睛看了看这个痕迹:“还是说,被电击了?”

  “应该是电击,如果是被烟头烧焦了的话,死者应该早就把这件衣服扔掉了,他的生活品质不会允许他穿着一件残次品。”钟天正淡淡的说出了自己的猜想:“凶手拿电击枪&电&棍之类的东西自他的身后偷袭的,由于电击时间较长,在衣服上留下了痕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