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279章再访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779 2020-11-17 17:20

  虽然在王一伟这里,钟天正啊香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

  但是王一伟的肢体语言却给了他们很多信号,两人更加坚信了自己的想法,准备展开更加全面的调查。

  同时。

  他们也发现了自己在侦办这个案件中犯了最致命的错误。

  两人太过于急功近利了。

  他们太过于急切的想要把案件侦破,从而导致了他们在前几天的调查里,很大程度上都是在按照自己的猜想然后来走访调查。

  虽然他们有所收获,但是却忽略了案件破获的证据,往往都是来自于现场。

  现场提供的信息,远比靠推断然后走访来的要更多更准确。

  一个案件想要侦破,推断猜想是必要的推动剂,但是核心点,还是应该围绕着案发现场来展开,他们肯定忽略了很多案发现场的小细节。

  现在。

  他们最缺少的,就是证据。

  他们需要用证据来证实他们的猜想。

  证据的来源,还是得从案发现场。

  两人的视线再次回到了薛晓东的死亡现场。

  这,就是成长过程。

  很幸运。

  两人及时发现了自己本身的问题,然后补救调整。

  ……

  车上。

  钟天正接通了来自朱常亮的电话。

  “喂,阿正,跟啊香在哪里呢?”

  啊香坐在副驾驶负责通话:“我们准备再去询问一下薛晓东死亡时的目击证人,也就是那个打电话报警的人。”

  “你们这个案子,我多少听说了一点。”

  朱常亮那边响起打火机的声音,略微停顿了一下:“这个案子到现在一直都还没有什么进展,组织经过研究决定,准备把你们这个临时专案小组撤销了,案件转交给天网小组的人来负责。”

  “撤销?”

  “转交?”

  钟天正啊香异口同声惊呼。

  “是的。”

  朱常亮解释到:“这个案子的影响力也不小,进度太慢了也无法给民众一个交代。”

  “……”

  钟天正啊香闻言沉默了下来。

  确实。

  这个案子他们已经跟了近半个月了,但是还没有侦破。

  对于上南市这种一线城市来说,办案效率算是很低的了。

  “哎呀,你们也没什么好垂头丧气的。”

  朱常亮安慰了一句,早就组织好了安慰的语言:“你们两个资历还很新,参与了这么多案子表现已经非常不错了,偶尔有个别案子侦破不了,也是情理当中,回来吧,二队还是非常需要你们两个的。”

  “……”

  钟天正啊香沉默。

  没有给出答复。

  “行了,就这样吧。”

  就在朱常亮准备挂断电话的时候,钟天正咬牙说到:“能不能再给我们一点时间,五天,不,三天,三天时间就行,三天还结不了案,我们主动交接。”

  “对,组长,你就再给我一点时间吧。”

  啊香在一侧附和到。

  “额...”

  朱常亮语气明显一顿。

  他没想到,这两人会这么的执拗。

  这个现象好,也算不好。

  一个警察,职业生涯中会经手很多案子。

  案子转手这种事情也是非常常见的事情。

  他们还很年轻,对一个案子有执念这是一个好的现象。

  但是他也有几分担忧,如果两人执着于一个案子不肯撒手却一无所获,这会很打击他们的心态。

  “嗯...”

  朱常亮沉吟了一下,便做出了决定:“那我向上面申请争取一下,三天就三天吧,负责人是我的老师,你们也不要有太多的心理负担,就算没有什么进展也问题不大。”

  他之所以这么说。

  一是为了让他们不要有心理压力。

  二来,他们都还很年轻,如果急功近利,在案件侦破的过程中,做出了错误的判断来而影响到案子的正确性,是非常不好的。

  “谢队长!”

  钟天正语气诚恳简单的说到。

  他如何听不出来朱常亮这番话里,充满了对他们两个的爱惜呵护之情,无形之中都在引导他们。

  “去吧。”

  朱常亮撂下一句,挂断电话。

  很快。

  车子就到达了薛晓东死亡的这条巷子,两人把车停好,折身来到紧挨巷子的老旧小区楼下,然后等待。

  半个小时以后。

  两人等到了约见的人。

  也就是那天晚上报警的“目击证人”。

  “这次来的目的我们之前也对你说了,所以你也不用紧张。”

  钟天正热情的递了根香烟过去,帮他把火点上,自己也点燃跟着抽了起来。

  这个是钟天正常见的一个举动。

  在一定程度上,也能够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尤其是两个烟民之间,气氛也就不会那么紧张了,两者的身份隔阂也会消弱很多。

  就如同说。

  生活之中,你想跟一个陌生人打听点什么事情,递上一支香烟,双方在烟雾缭绕中,往往能多说上几句话,得到你想要的消息。

  “嗯,我知道的肯定配合。”

  目击证人明显也是老烟枪#了,夹着香烟熟络的在指尖转了起来。

  “好。”

  钟天正也不磨叽,直奔主题,啊香第一时间开始记录。

  这一次,他的询问明显要仔细了很多。

  “那天晚上,你听到惨叫以后,推窗往外面看,大概是过了多长的时间?”

  “嗯...”

  目击证人叼着香烟沉吟了好一阵,这才说到:“十几秒,二十几秒吧。”

  “哦?”

  “是这样的,那天上班也挺累的,我回到家想早点睡觉,但是另外一侧的银行门口有大妈跳广场舞,闹腾到了近十点钟才偃旗息鼓,我好不容易给睡着了,结果到了十一点多的时候,巷子里有响起了动静。”

  目击证人皱眉回忆着当时的画面:“我之前一直上的夜班,最近才调的白班,可能是个人体质的原因,我有轻微的神经衰弱,睡眠质量也不好,就被动静给吵醒了,迷迷糊糊的,原本我也没在意,不准备起身继续睡的,但是就那一下惨叫彻底的把我给吵醒了,躺在床上十多秒钟没睡着反而越来越精神了,当时我心里的火了,推开窗户就骂了。”

  “嗯。”

  钟天正按照他的描述,回忆了一下自己平时遇到类似事情的反应。

  他的反应跟自己的反应确实大差不差,所以他的回忆是可信的。

  “十几秒算二十秒好了。”

  钟天正简单的思考了一下,挑眉看着目击证人:“你推开窗以后,看到了什么?”

  “这个我上次就已经说了,我当时虽然很愤怒但是也怕啊,骂完过了嘴瘾发泄完以后就准备关窗了,我怕楼下的人跟我较真,但是关窗的时候,余光看到不远处铁门上的尸体,然后立刻报警。”

  “尸体。”

  钟天正着重的点了一句:“除了铁门上的尸体,你还看到了什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