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768章引子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4820 2020-11-17 17:20

  

  现在已经入秋了。

  傍晚六点多钟的时候,天气虽然还没有明显转冷,但是天黑明显早了很多。

  远处的天空,已经明显的暗了下来了。

  “走吧,回去吧。”

  钟天正招了招手,往梅姐家方向示意了一下:“梅姐估计做好吃的了,准备招待你这位稀客。”

  “噫..”

  啊香唏嘘一声,迈着步子跟在钟天正的后面:“我发现你变了。”

  “我变了?”

  钟天正微微一愣:“我哪里变了?”

  “你变的更皮了!”

  啊香偷笑一声,迈着大长腿快速的跑开了。

  “我皮了?”

  钟天正没能Get到她的点,摸不着头脑,赶紧快步跟上,眼角却不留痕迹的扫了一眼不远处的角落。

  草堆里。

  一个年轻男子从后面钻了出来,深深的看了眼钟天正啊香离开的背影,转身快速离开。

  五分钟后。

  梅姐家门口。

  梅姐看到两人回来,招呼着他们在门口再坐一下,饭菜马上好,啊香想进去帮忙,但是却被梅姐给制止了,说什么也坚决不让她进这种老式的柴火厨房。

  啊香没办法,也不坚持了,在堂屋门口拉开凳子坐下,靠着座椅靠背,看着摸出玉溪香烟来的钟天正:“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少抽烟少抽烟,你怎么就是不听。”

  “这话我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

  钟天正一阵哑然失笑,倒也还是乖乖的把香烟给收了起来。

  “刚才,有人一直盯着我们,你发现了没有?”

  啊香收起脸上的笑容,严肃了起来:“我们刚才在村口的那个凉亭待的位置的三点钟方向。”

  “嗯,我早就发现他了。”

  钟天正点了点头,似乎是早已经习惯了:“自从我的身份被老四认出来以后,他们就一直有人盯着我。”

  “哦?”

  啊香有些意外,这个情况她是没有猜到的。

  钟天正接着发问:“说说你们这次来的具体计划吧?”

  “一开始,按照我们的计划,我们只不过是想着利用兴哥我们两个人认识老四的基础,直接来村里伪装成找李大富谈合作。”

  啊香把计划和盘托出:“我们的真实身份是警察,只要老四见到我们两个以后,肯定会揣摩我们来这里的真实意图,到时候他们内部就会慌乱露出马脚,我们跟章也他们里应外合把他们这伙人连根拔起。”

  啊香双手半握着空气,做了一个拔的动作,这样看起来有点傻傻的小可爱。

  “只是没想到的是,在这里竟然遇到了你,这是这个计划最大的变数了。”

  啊香的语气中有些唏嘘跟庆幸:“不过也好,你的身份再加上我们的身份,老四发现我们以后,都不用我们引导,他肯定自己会臆想出我们的目的。

  你不过是伪造了一个事故来到了村里先行潜伏,在你的身份暴露以后,我们跟着又伪装成找李大富的合作商,再次进来,他们肯定会慌的。”

  啊香说到这里,停顿了下来,习惯性的发问:“你是怎么看的呢?”

  这是这么些年来,与钟天正作为黄金搭档形成的习惯。

  唯一的差别是。

  啊香现在已经没有那么依赖与钟天正了。

  她自己现在完全能自己着手一个案子。

  “嗯...”

  钟天正沉吟了良久,快速的给他们的计划做一个反响推断,得出自己的结论:“我赞同这个计划,基本上就是完美的状态,但是我们还缺少点引子。”

  啊香长长的睫毛颤了颤,眸子明亮:“什么引子?”

  “散布消息。”

  钟天正摸出香烟盒来,快速的点上,压根不给啊香反应的机会,美滋滋的裹了一口以后,在啊香嗔怒的眼神中,龇牙笑道:“你们不知道,老四这个人,很少出来活动的,我在这里待了这么久,也就只见到过他一次。”

  “或许是因为他知道自己身上背着事情,不想让太多的人看到他,所以他也不会出来活动,虽然你们这次过来,声势已经做得非常浩大了,但是还不行。”

  “老四压根就没有出来,他看不到你们,你们过来的消息他也不知道,所以我们需要把消息递给他。”

  “我们自己把消息递给他?”

  啊香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可是如果是我们把消息递给他,他不就猜到了中间有猫腻?”

  “不对。”

  钟天正摇了摇头,还没等他说话,啊香眼睛一睁大,连连点头:“哦,哦,我想到了,我想到了。”

  这个模样,就如同一个被老师点名回答问题,起初不会然后突然又豁然开朗,迫不及待的想要跟老师说出自己的答案,既可爱又让人觉得好笑。

  钟天正点头:“你说说。”

  “咱们压根就不用自己去投递消息,直接让他的小弟把消息投递给他们就行了对不对?到时候他们自然会来一探究竟。”

  “对的。”

  钟天正打了个响指:“看来啊香妹子的智商还是非常在线的嘛。”

  “嘻嘻。”

  啊香正了正身子,再次坐直。

  刚才钟天正伸手打响指的时候,她还以为他要弹自己的脑瓜蹦呢,下意识的身体后仰躲避。

  之前。

  啊香可没少被钟天正弹,都快形成条件反射了。

  为此。

  钟天正差点出了一本《论探啊香脑瓜蹦的一百种方法》的书籍来,言传身教男人应该如何对付自己的瓜皮女友,所以,这本书的书名甚至又可以称为《论瓜皮女友如何调教手册》。

  十分钟后。

  梅姐终于停止了忙碌,在围裙上擦拭着自己湿漉漉的双手,招呼着两人进来:“阿正啊香,快进来吃饭了。”

  堂屋里的桌子上,满满当当的摆着六个菜。

  最中间的大碗里摆着老鸭炖萝卜,周围分别是红烧鲫鱼、青椒炒排骨、野生菌子炒辣椒碎、肉末毛豆粒。蒜泥生菜。

  虽然这些菜的卖相不是很好,但是色香味俱全,闻着扑鼻而来的香味,就让人食指大动,忍不住想要伸手拈一个品尝一下。

  最主要的是这份心意,怎么也比不上的。

  “辛苦梅姐了,很久不见,还让你这么的操劳。”

  啊香有些不好意思了,拉着梅姐一起坐下。

  梅姐说自己今天开学,拿出了啊香今天送来的五粮液开开,帮他们把酒倒上,跟他们喝了起来。

  梅姐的酒量很好,啊香的也不错,钟天正自然也是不在话下,三个人斤装的酒很快就喝完了,梅姐又开了一瓶,坚持今天一定要喝的开心,只要不醉就好了。

  “对了,梅姐,我问你个事情。”

  啊香抿了口白酒,眼神瞟了眼身边的钟天正,跟着开口:“阿正在这里的这段时间,表现如何?有没有跟别的女孩子走的很近啊?”

  “啊?”

  梅姐愣了一下,然后下意识的看向钟天正,眼神茫然:“阿正没有跟你说嘛?”

  啊香板着个脸:“说了,他说他有。”

  “哎,不能吧。”

  梅姐一下子也好奇了:“我记得阿正在这里非常老实的呀,也没有说跟哪个女孩子走的很近啊,就算他后来给诗诗妹子开车了,也没有说走的很近的。”

  “哦。”

  啊香深深的点了点头,看向钟天正的目光明显柔和了很多:“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我还怕他不老实呢,失忆了以后就把我抛之脑后跟别的小姐姐好上了呢。”

  “那不能那不能。”

  梅姐脸色微红的看着他们两个:“你们两个真的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这么大的意外都没能拆散你们,更何况是其他的人呢。”

  “来来来,夹菜吃,吃重点(同放开了吃)不要舍不得吃。”

  梅姐把自己的筷子调转了一个头,伸进大碗里夹着鸭肉:“这都是老鸭肉,梅姐蹲了好久才拿出来的,很好咬的,这个鸭子啊养的越老越好,得有一年多了呢。”

  “谢谢梅姐。”

  两人盛情难却,再次推杯换盏起来。

  梅姐放下酒杯,拿过边上的玉溪香烟,递给钟天正一根,自己点上:“对了,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哦,是这样的,阿正的身上有我们组织特地设定的芯片,可能之前打湿了以后定位失灵了,后来信号恢复以后,我们就找过来了。”

  对于这次来的目的,啊香还是对梅姐有所隐瞒的。

  有些事情。

  她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并不是不相信她,而是她知道的多了,反而容易被牵扯进来。

  “对了。”

  啊香停顿了一下,继续说到:“梅姐,你明天有事吗,没事的话帮我们一个忙,我先说给你听,答不答应看你自己。”

  梅姐吐着烟雾摆了摆手道:“嗐,你这孩子,赶紧说,梅姐肯定帮你。”

  “你明天呢,这样这样这样...”

  啊香凑到梅姐的耳边,开始小声的说了起来,梅姐边听边点头,大包大揽:“就这么点小事,你还跟梅姐说答应不答应的,你也太见外了。”

  “嘻嘻。”

  啊香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一顿饭约莫吃了得有近一个半小时,梅姐很久没有这么开心的喝过酒了,脸色喝的发红,两人帮忙一起把桌子收拾干净以后,钟天正起身,送啊香会李大富这边的别墅招待所。

  月亮很亮。

  两人这次没再是一前一后,而是一左一右相对前行,皎洁的月光洒下,把两人的影子拉的很长,交叠在一起。

  钟天正身子凑到啊香的身边,手掌已经抓住了啊香的小手,啊香还想挣扎来着,直接被钟天正粗暴的握住,不允许她挣脱,相当的霸道。

  “这段时间,你受苦了。”

  钟天正比啊香高出很多,晚上吃饭的时候,他在边上听啊香跟梅姐说起自己的一些事情,当听到孩子的事情的时候,心里别提有多难过了:“为了孩子,你付出了很多。”

  “这有什么的。”

  啊香理了理额前的碎发,淡淡道:“珍惜当下就好了嘛。”

  “那我还是要郑重的跟啊香同学说一声谢谢啊。”

  钟天正伸手在她的鼻尖上刮了刮:“下次可不能这么傻了,再有这样的事情,你可不能这样,自己找个好男生...”

  “呸呸呸!”

  啊香一下子急眼了,捂住钟天正的嘴巴:“你说什么傻话呢!屁&股给你打烂!稀巴烂!”

  说着她还轻轻的在钟天正的嘴巴上拍了三下,意思是刚才的话不作数。

  “傻女人。”

  钟天正笑了笑,心底流过一阵暖流,右手强势的把啊香搂住,护送她往前面走去。

  “唔...你松开,流氓...”

  “唔,好嘛,我不挣扎了...”

  皎洁的月光下。

  两人依偎前行。

  ————————————

  第二天。

  颜昭兴的公司的专业人员过来了,一个上午都在跟李大富的团队就相关的合作事宜展开了讨论。

  一上午洽谈的也非常开心,最终的结果也算是一个双方互利互惠的结果,双方都很满意,直接就签订了合同。

  颜昭兴也没有食言,当场就联系自己经营公司的朋友,让他安排公司的财务把初期的款项打了过来。

  这种先打钱的合作,无疑是非常愉快的。

  另外一边。

  村里村民开的一家小棋牌室里。

  说是棋牌室。

  其实就是村里村长开的小卖部里,在铺子的隔壁偏房开三四个桌子摆上桌子,供他们打牌或者打麻将,收取一定的位置费而已。

  当然了。

  这个打牌也是相当小的,赌博都算不上,纯属村民打发时间的一种行为。

  边上还能有不少看客。

  “我杠!”

  梅姐叼着香烟杠上一手,手法熟练。

  牌友随口问了一句:“哎,梅姐,你今天怎么不去干活啊。”印象中,梅姐可是从来不出来打牌的,不是在李大富的场子里干活就是在其他的地方做散工。

  “嗐,这不是李总跟京城来的小老板有新项目了么?!”

  梅姐摸出香烟给大家派了一圈,有些小得意:“还记得我救的那个阿正么?现在确定了,他就是警察,跟李总谈项目的小老板认识阿正,好像跟他关系还很不错的样子..”

  梅姐侃侃而谈,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跟村民热火朝天的说着。

  原本外围围观的人群中。

  一个中年听完这些话,不留痕迹的从人群中退了出来。

  喜欢我要做超级警察请大家收藏:()我要做超级警察更新速度最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