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256章诛心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5422 2020-11-17 17:20

  “我这么说你可以理解吗?”

  刘文韬强打起精神,一脸认真的看着钟天正。

  那表情的意思就是,周婷只不过是个协助的,她没有参与杀害过程,你们要是不信,那么我就不继续说了。

  “可以理解。”

  钟天正点了点头,但是并没有轻易的许诺:“你说的是真是假,我们会根据你的口供,然后对照我们的调查做出最后的定论,最后的量刑结果,还是得根据周婷在这个案件中扮演的角色深浅来决定。”

  “虽然你没有一口允诺,但是我听着很安心。”

  刘文韬深呼吸一口,再次索要了一支香烟,幽幽的抽了两口,这才继续说话。

  “我跟王菲菲认识了很久了,我们在一起谈了有一年零七个月吧,我承认,一开始见到她的时候,我就被她的外表所吸引了,她很漂亮,我见色起意,所以也就追她了。”

  刘文韬吐了口烟雾,目光闪烁:“后来我们在一起了,慢慢的慢慢的,交流的深了我也就开始陷进去了,她是一个非常有心机的女孩,而且还特别会撒娇,真的,就是那种能吃透你的内心,把你拿捏的死死的那种。”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你逐渐的被她所捕获,或者说,掌控?”

  钟天正抬了抬眼皮子,形容了一番:“这也就有了后续的事情。”

  “算是这样吧,不过说回来,也是我他妈的该啊。”

  刘文韬有些懊恼的抓了抓脑袋:“很早以前就有朋友跟我说过,人没钱就不要去招惹那些漂亮的女孩子,我不信,我还很天真,真的,现在想想,如果当时我没有那么多想法,也就不会有今天的事情了,我把我自己玩死了。”

  “说说案件吧。”

  钟天正点头,把话题扭转过来。

  “我对她的付出,最直观的莫过于就是经济上面了,很多很多,但是我心甘情愿,在经济上各种付出的时候,我甚至还幻想着以后的美好生活。”

  刘文韬表情低迷了下来:“人也许就是这样的吧,一旦发现自己一直追求的,觉得最美好的东西,一旦开始出现裂缝的时候,就开始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了。”

  “三个月前吧,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发现了她的不正常,我试着打听起她在学校的生活,知道了她很多很多以前从来不让我了解的私人生活,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在我心里的形象瞬间就崩塌了。”

  “后来,我就认识了她的室友周婷,我让她做我的内应,负责传递一些关于王菲菲日常动态的的信息,我开始跟踪她,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的心里开始出现了变化。”

  “我不知道你能不能体会到那种感觉,就是那种,你所谓的女朋友,拿着你拼命挣回来的钱,花在了别的男人身上,最要命的就是,他们你侬我侬的时候,你就在隔壁房间里,听着隔壁的声音与动静,如同死尸一样躺在床上,目光空洞的看着天花板抽烟,耳边传来那挥之不去的声音。”

  “那种感觉,我发誓,没有比这个更难过的了。”

  “你可以是我得不到的人,但是你不能在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再去跟别人有染!”

  说到这里,刘文韬重重的叹了口气,猛然抬起头来,目光中透露出一股子凶悍:“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发誓,我要亲手手刃这个婊人!”

  “哈哈哈哈。”

  病房里。

  响起了刘文韬疯狂的笑声。

  似乎是笑够了,亦似乎是笑累了。

  刘文韬的笑声一下子戛然而止,脸上透露出一股子哀伤的表情:“为了手刃这个婊人,我开始谋划起计划,一个足够完美的计划,我还很年轻,我不但要杀了她,还要把自己完美的从中摘出来。”

  “我的计划一直是断断续续的,随着跟踪的次数增长,我对她的憎恨也就越发的深了几分,但是我迟迟不敢下手,因为我没有把握能天衣无缝。”

  “直到有一天,我偶然的机会遇到了你们,通过高桥事件,我知道了你们的身份,你们是警察,那简直太好不过了,我只需要在案发的时候把自己捆绑在你们身边,那么你们不就是我最好的不在场证明么?没有哪个证明能比得上两个警察为自己作证更有说服力了。”

  “你的具体作案细节?”

  钟天正挑眉。

  果然。

  如同他的猜想一样。

  自己跟啊香,也成了刘文韬计划中的一员。

  “跟你们调查的结果一样,我先行让廖磊帮我修改了软件权限,案发当晚,提前蹲点你们,让你们来给我做人证,结束订单以后,我立刻发起下一笔订单,利用系统派单优先权自己接单,然后把早停在目的地的荣威车开上徐普大桥,实施作案。”

  钟天正猛然醒悟:“王菲菲当时就已经在荣威车上了?”

  也只有这样。

  他才会有足够的作案时间。

  “对。”

  “你是怎么说服她在车上等你的?”

  “钱呗,还能有什么比这个更有说服力。”

  刘文韬鄙夷的歪头吐了口唾沫:“王菲菲自认把我拿捏的死死的,那晚我说给她准备了一份价值不菲的大礼物,让她在车上等我,她自然愿意。”

  “……”

  钟天正啊香皆默然了。

  刘文韬抬头看着天花板,陷入了回忆。

  ……

  几天前。

  晚上十一点。

  刘文韬把钟天正送到小区以后,折身前面小区边上夜宵街的停车场。

  “等的都急眼了吧。”

  刘文韬重重的裹了口烟蒂,把香烟踩灭,拉开荣威车的后门,坐了进去。

  “哎呀,跟你说过很多次了,不要抽烟不要抽烟,对身体不好,你怎么就不听呢,一点都不乖乖,生气!”

  王菲菲把最新款苹果手机掐灭丢在一旁,伸手在鼻子前扇了扇,俏脸上露出一股子嫌弃的表情:“烟味臭死了都,嫌弃。”说完,她整个人直接贴在了刘文韬的身上:“今天忙了一天了,累了吧,我给你捏捏。”

  “嗨,这有什么的。”

  刘文韬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一切都为了你,值得。”

  “嘻嘻,亲亲。”

  王菲菲蜻蜓点水般的在刘文韬脸上小啄了一口,然后飞快的缩了回去,害羞的说到:“谢谢文韬,我想以后我们一定都会好好的。”

  “嗯啊。”

  刘文韬点了点头,似笑非笑。

  “有点好奇哎,今天你给我准备了什么礼物啊?”

  王菲菲跳过这个话题,语气漫不经心的说到:“不会是又花了很多钱买的吧?这样多不好,本来每个月我都会让你赞助我不少的钱,却没怎么给自己花钱,你这样子,我心里会很愧疚的。”

  这种套话,王菲菲以前都说过很多次,每次说出来都是屡试不爽,她越是这么说,刘文韬掏钱也就越掏的心甘情愿。

  “唉。”

  刘文韬闻言重重的叹息了一声,还真低头认真的扫视了自己一眼:“确实也是,说起来,我这个夏天,也就买了两件T恤,都没怎么花钱。”

  “都怪我,都怪我不好。”

  王菲菲瞬间就自责了起来,大眼睛雾蒙蒙的,语气委屈:“如果我当初没有学舞蹈这个专业就好了,我也没想到这个专业会这么花钱,如果我不学这个专业,也就不用花费你这么多钱了。”

  “傻子,又在说傻话了。”

  刘文韬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行了,不说这个了,我把礼物拿出来吧。”

  在王菲菲期待的眼神中,刘文韬折身下车,从后备箱里拎出来一个精美的礼盒,再次回到车上:“当当当当,礼物一直都在车上。”

  “哇,你竟然藏得这么深,我一直都没有发现哎,真的好惊喜!”

  王菲菲看着包装盒上浪琴手表的样式,眼睛深处都透露出一股子笑意。

  这倒不是她装。

  她是真的很惊喜,这块表一万多块钱,她心水很久了,一直在刘文韬耳边磨来磨去的,没想到今天终于到手了。

  “你也藏得很深。”

  刘文韬冷不丁的回了一句。

  “啊?”

  王菲菲一愣,随即被刘文韬转移开了视线:“来,快看看吧。”

  “有点期待。”

  王菲菲此时全被手表给吸引了,完全没注意到刘文韬嘴角的冷笑。

  “哎。”

  就在王菲菲准备打开礼盒的时候,刘文韬忽然把盒子转走,略带调侃的说到:“今天晚上太晚了,菲菲可不可以不回去啊?我想你晚上陪我。”

  “哼!”

  王菲菲的脸色马上就拉了下来,跟往常的表现一模一样。

  就连她接下来要说什么,刘文韬都猜到了。

  “你怎么可以这么不纯洁,我们不是说好了么,我要把最完整的自己,留到我们结婚的时候再给你,你忘记了么?你可是答应我的。”

  刘文韬听着这段已经说了无数次的老梗,耳朵都快磨出茧来了。

  这段话上一次听,应该是一个月以前了。

  再次听到这句话。

  一瞬间。

  刘文韬的脑海里就浮现了自己跟踪王菲菲入住酒店的那几次的场面。

  他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躺在酒店的床上,听着隔壁传来的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无助的大口大口裹着香烟的场面。

  心里的怒火,彻底燃烧起来。

  时至今日。

  他已经对王菲菲动了杀念。

  但是在动手之前,他又舍不得下手,还想给她一个机会,但是,王菲菲的嘴脸如同往日,如出一辙,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是对他莫大的羞辱。

  笑话。

  天大的笑话,莫过于如此。

  “行行行,我错了还不行么。”

  刘文韬忽然笑了起来,满脸堆笑的道着歉:“这个话题揭过,揭过。”

  “这还差不多。”

  王菲菲这才满意的接过礼盒,却不打开:“对了,我最近在学校里报了一个专业老师的课,私人的那种,需要先交点钱。”

  “多少啊?”

  “也不错,五千块左右吧。”

  “行,没问题,管够。”

  “真的?”

  王菲菲差异的看向刘文韬。

  如果是往常,张嘴要三五千的时候,刘文韬多少还是会有些犹豫的,谁知道这次他竟然答应的这么利索,自己准备好的台词都用不上了。

  “必须真啊。”

  刘文韬笑着点头道:“五千够不够?不够的话,六千。”

  “哇,你最好了,最爱你了。”

  王菲菲这才心满意足的开始打开礼盒。

  丝毫没有注意到。

  身边的刘文韬,眼中冷意闪烁。

  王菲菲满怀欣喜的打开礼盒,看着空荡荡的礼盒里在,只有一条白毛巾的时候,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了,脸色铁青的看向刘文韬。

  心中恶魔早已经无限滋生的刘文韬,没有任何的犹豫,一把抓住王菲菲的头发,右手拿起毛巾直接捂住了她的口鼻。

  “唔...唔唔...”

  反应不及的王菲菲挣扎了没几秒钟,就倒在了后座之上。

  “咔.咔嚓..”

  刘文韬冷漠的活动着自己的脖颈,扫了眼衣服凌乱,露出里面黑色内衣的王菲菲,伸手帮她把衣服整理好,然后从容的下车,点火,发动。

  凌晨十二点三十五分。

  徐普大桥上。

  一台强生的士车匀速行驶在桥面上。

  荣威车不远不近的跟在后面。

  没多久。

  的士车进入主桥,卡着监控的位置停下,一个年轻女子从车上下来。

  这个人,便是周婷。

  荣威车放慢车速,等的士起步走了以后,这才挨着周婷身边停了下来。

  刘文韬表情平静的下车,拉开后门把昏迷的王菲菲搀扶了下来,周婷则是坐上了驾驶座,点火启动。

  “好聚好散吧。”

  周婷表情复杂的看着倒在刘文韬肩膀上的王菲菲:“感情上的事情强求不好,你会遇到更好的。”

  “放心好了,我会跟她说清楚的。”

  “嗯。”

  周婷随即开车走人。

  整个过程,不过十几秒钟而已。

  ……

  当王菲菲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身处大桥之上,双脚被铁链捆绑在一起。

  铁链之下,是几个沉重的铁球。

  在她的身边。

  刘文韬自顾自的裹着香烟,身边摆着一瓶已经喝到一半的白酒,双目微红的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王菲菲。

  黑夜之中。

  这熟悉而又陌生的眼神,如同暴怒的饿狼一样,深入王菲菲的灵魂最深处。

  王菲菲大声叫喊了起来:“文韬,文韬,你要干什么!你疯了!”

  “我疯了?你确定?”

  刘文韬吞咽了一口辛辣的酒液,冷笑了起来:“薛晓东,这个人的名字熟悉吗?”

  “你..你在说什么...”

  王菲菲的语气瞬间就弱了几分,眼神闪躲。

  “啊,你不记得了啊。”

  刘文韬自顾自的笑了起来:“那我再说说吧,乾廷会所?深夜酒吧?红唇酒吧?如家精选酒店608?维也纳温馨大床8126?四季酒店8520?”

  “你...你....”

  随着刘文韬一句接一句的,王菲菲彻底慌张了起来。

  “这就是你所谓的要把最好的自己留给我们以后吗?”

  刘文韬笑着笑着,眼睛就红了:“我对你那么好,那么的掏心掏肺,你就要这么来对我吗?拿着我的钱...呵呵,我特么自己都快要被自己笑死了,我怎么这么好骗呐。”

  “你在吃我的肉的时候,就没有想过适可而止,换个人,或者说,吃肉就算了,吃完了走人呗,为什么连我的骨头都要啃?我花这么多钱养条狗,养久了都能通人性,你为什么就不能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