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733章新面孔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5445 2020-11-17 17:20

  钟天正做了一个梦。

   梦很长,也很痛苦,梦里的一幕幕如同压在身上的巨石一般,让他喘不过气来的。

   “唰” 钟天正猛然睁开眼睛,看着头顶的木质楼板顶层,再看了看身边的老式红砖墙,挣扎着想要从床上爬起来,但是几番尝试以后都已失败告终。

   “我是谁这是哪里” 钟天正摇晃着生疼的脑袋,还是没有放弃挣扎想要下床,但是双腿全然不受控制,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他发现,自己的身体,自腰往下,双腿已经完全不听自己的支配。

   “啊” 钟天正痛苦的呻吟了一声,坐直的身体又倒在了床上。

   门口。

   正坐在椅子上看着外面发呆的年轻女子听到屋里的动静,迈着轻快的步子跑了过来,眉露惊喜“你醒了” “这是哪里”钟天正问。

   “这是天南省的一个边陲小镇无双版纳,你已经昏迷了很久了,有村民在河边发现你的,就把你给救上来了。”

   年轻女子眸子明亮,打量着眼前着脸庞消瘦、长相帅气的男子“你是谁你为什么会在河里飘着。”

   女子衣着非常朴素,素颜朝天的,但是眼神中透露出一股子清澈明亮。

   “我叫我” 钟天正看着年轻女子,话说到一半却怎么也想不起自己来自哪里,脸上也浮现出一丝痛苦之色,后脑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感。

   我是谁我为什么会出现在哪里 钟天正在心里质问着自己,但是记忆没有给出他任何有用的答案。

   “好了好了。”

   年轻女子连忙安慰着他“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一会我们再说。”说着她伸手按住钟天正挣扎着想要爬起来的身子“你受了很严重的伤,暂时就不要起床活动了,乖乖的躺着吧。”

   说完,年轻女子折身往外跑去,身子轻盈步伐轻快,如同小朋友有一样,蹦蹦跳跳的。

   钟天正看着年轻女子的背影,双手支撑在床上,支起身子看向窗外,外面全都是高大的树木,太阳光也很大,知了在树上燥热的鸣叫着,偶尔微风吹拂而过,带动地上的光影。

   “无双版纳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里我因为不属于这里但是我又是哪里的为什么我的腿不能动了”钟天正嘴中喃呢,却始终想不出个之所以然来。

   不经意间,他看到了床头柜上摆着的一面小镜子,镜子中的自己,脑袋缠绕着隐隐带血的白纱布,右侧的脸颊上有一个约莫两厘米长的疤痕已经结痂,正好在咬肌上侧,凭添了几分凶悍之色。

   过了半个小时。

   年轻女子拎着另外一个中年妇女走了进来。

   中年妇女明显刚刚从外面回来,她放下后背背着的背篓,径直来到床边上“阿正,你醒啦” “嗯” 钟天正的视线在中年妇女身上停留了好久,但是始终想不起来自己认识这个人。

   记忆中压根就没有关于这个女人。

   “阿正,是我啊” 中年妇女撩了撩垂下来的碎发,跟着解释到“我是梅姐啊,梅姐,就是过年的时候,咱们在火车上碰面,我找你借了五百块的那个人。”

   梅姐。

   钟天正春节带着啊香回去的时候,在火车上,曾经遇到过一个中年妇女,说是钱包被人偷了一时间没有钱,家里有人病重着急着回去,在车厢里到处借钱来着,然后钟天正就给了她五百块。

   “梅姐五百” 钟天正眉头皱在了一起,凝视着梅姐,努力的消化她刚才说的这些话“你叫我阿正这么说你认识我,我叫什么名字” “你叫” 梅姐刚要说话,屋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她没有继续说话转头往外看去,门口来了三个年轻的小青年。

   三个年轻小伙无一例外的双手插兜,清一色的留着板寸头,走路高低肩流里流气的,板寸头向来能让人看着精神正气很多,但是在这三个人身上却显不出任何的正气,反而更像街溜子。

   三人迈步进来,来到了床边上。

   领头的年轻小伙扫了眼已经苏醒的钟天正,挑眉道“人醒了啊。”

   “是。”

   梅姐脸上挂出了笑容,解释了一句“人好像傻了,记不起自己是谁了。”

   “啊” 年轻小伙应了一声,提点了一句“那就差不多让他走了得了,他本来就不属于这里。”

   从他的语气中来看,表面上算是一句提点,但语气中却有赶人走的意思,稍带着一点强硬。

   梅姐脸上的笑容顿了一下,继续笑道“我觉得可以再等等。”

   年轻小伙皱了皱眉“嗯怎么你认识这个人” “不认识,不认识。”

   梅姐连连摆手“我怎么可能认识这个人,梅姐你也是知道的,年纪大了,不能跟你们小伙子一样,做什么事情都心软,虽然这个人跟我没有关系,但是我也不想着把他往外推啊,毕竟他现在还这个样子。”

   “他现在还挺惨的,再等等吧,现在把他弄出去,不就见死不救么。”

   “行。”

   年轻小伙点了点头,正准备转身走人,突然又折返回来,警惕的扫了钟天正一眼“不对啊,前一段时间,不是有新闻上说,上南市有个什么事情,一个刑警失踪了,该不会是这小子吧。”

   “额” 梅姐脸上的笑容再次一僵,连忙摆手“这怎么可能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上南市那离着我们得有多远啊,而且他掉下去的那条河根本到不了咱们这里,咱们这边河道跟他们那边的也不是同一条河啊。”

   “好像也是这个道理哈。”

   年轻小伙思考了一下,点了点头倒也没有再多问什么,带着身后的两个人往外面走去。

   “来,拿包香烟咯。”

   梅姐起身追了上去,自柜子里抽出一条玉溪来,拿了三包出来给他们,年轻小伙摆了摆手,表示不用。

   梅姐硬塞着给他们了“拿着吧,跟梅姐不用这么见外,我一个外地人在这里,你们还挺照顾我的。”说着她又拿出个塑料袋子,自放在门口的背篓里往外装着蘑菇“昨天下雨了,所以今天我特地出门采的菌子,专挑咱们认识的捡,你们装点回去吃吧。”

   “那太谢谢梅姐了。”

   一听到菌子,年轻小伙倒也没有跟她客气了“那就装点吧,回家让我家娘们给我煮了吃。”

   这里的人,对于菌子的热衷那是相当的火热,按照以往的情况来看,这个地方每年因为吃野生菌子重度死亡的人多了去了,因为吃菌子而进医院的那就更是数不胜数了。

   乃至于都有这个一个笑话如果你要尝试吃你不认识的菌子,那么你得具备最基本的一个要素去医院的路要熟,再者,你吃野生菌子的时候,还得找个好位置,以免中毒没人发现尸体发臭。

   当然了,这些只不过是个梗而已。

   梅姐送走三人以后,再次折返回屋里,看着身边年轻女子道“他以后呢就叫阿正,你不认识他我也不认识他,听到没有” 年轻女子点了点头,一脸认真“你放心好了姨,我知道了。”虽然她不知道这中间的缘由,但她没有去追问。

   “嗯。”

   梅姐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看向钟天正“既然你想不起自己叫什么名字,那么以后呢你就叫阿正,别人问你你也就说你叫阿正就行了,来自哪里你也不要说,听到没有。”

   钟天正一脸茫然的看着眼前的梅姐,但还是点了点头。

   “对了,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来这里认识的一个小姑娘,家里面没人了,就自己一个人孤苦伶仃的,然后咱们就一起过日子了,挺好的小姑娘家的。”

   梅姐点了点头,跟钟天正介绍起小姑娘来了“她叫王园,你叫她园园也可以,今天刚刚二十,心挺好的。”

   “你现在不是想不起关于自己的事情了么,那就不要去想了,你现在受伤了,挺严重的,暂时就先待在我这里吧,等你的伤势恢复以后我再具体的跟你聊聊好吧。”

   梅姐说话的时候,还不忘记往门口的位置看了看,好像生怕有人偷听似的,再次嘱咐了一句“记住,你以前的事情你就不要再去跟别人说了。”

   “好。”

   钟天正虽然不知道梅姐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嘱咐自己,只有点头答应。

   “一定要记住。”

   梅姐再次嘱咐了一句,这才折身出去“你们先聊一会,我先去做饭了,一会吃饭,你昏迷了这么多天,一直都是吃的流体食物,今天给你弄点荤的补补身子。”

   看着折身出去忙碌的梅姐,钟天正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边的王园身上,二十岁的小姑娘,但是给人一种非常单纯的感觉,眼神特别清澈,这是留给钟天正印象最深的地方“你好,认识一下,我叫阿正,很高兴认识你。”

   “咦,这么一本正经的嘛。”

   王园眨了眨眼睛,眼眸中流过一丝笑意“你好,我叫王园,我能感觉的出来,你跟梅姐非常的熟悉,你可以叫我园园,很高兴认识你。”

   眼前的这个男孩子,给她一种非常不错的第一感觉,高高大大的,长得也非常帅气,五官端正,脸颊轮廓分明,线条感十足,最主要的,这个人看起来就有着一种正气孑然的感觉,让人心里感觉很踏实。

   钟天正最关心的是自己的身世“你能说说,我昏迷了多久么都发生了什么” “大概一个星期以前吧,梅姐在河边洗鞋子来着,然后就发现在河道漂浮下来的你,便叫人把你给救了起来。”

   王园细细的跟他解释了起来“我跟你说,当时你身上也没有什么特别严重的伤,脸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划破了,脑袋也受伤了,除此之外身体没有其他的受伤之处。”

   “咱们这个地方呢,属于山沟沟里的山沟沟,交通不是很方便,而且靠近边界,咱们见你伤势不是很严重,所以就请了村里的大夫来给你看了看,他帮你处理好外伤以后就好了。”

   “啊。”

   钟天正应声点了点头,心里嘀咕道“受伤了不应该直接送医院么。”

   似乎是看出了钟天正的表情,王园又跟了一句“其实你也理解一下啦,梅姐的条件不是很好,而且还带着我,所以经济条件也比较的紧张,再加上你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大的伤口,所以就叫村医处理了。”

   说到这里,她有吐了吐舌头,好像做错了什么事情“不过,我们好像耽搁了你,你的伤势比想象中的要严重很多。”

   她说的自然是钟天正的腿伤。

   钟天正摆了摆手,摇头道“没事,能救下我就已经非常感谢了。”

   另外一边。

   梅姐抓了院子里养的老母鸡杀好,烧了开水搬过一条凳子来给鸡褪毛,脑海里思绪活跃,刚才那三个小年轻的话让心里有了些想法。

   “上南市前一段时间有个刑警掉下山崖消失了会不会真的是阿正啊但是也不应该啊,他们那个地方,离着这里距离不是太远,但是河道肯定是不想通的,到不了这里。”

   梅姐这个人,三十五六了,小学文凭,很早就步入了社会,但是一直没有正经工作,以前还入错了行有过一段不光彩的过去,自己的本身出身就不高,周边朋友的质量也不高,所以对这些日新月异的电子产品也不怎么会用,她也不会上网,没有看过类似的新闻。

   三个小年轻的话让她对钟天正的身份有了一定的猜测,但是她却又不敢当众宣扬出来,因为她们现在所处的这个地方,非常的偏僻,有点类似于山寨一样,而且有些违法的交易特别猖獗。

   刚才过来的那三个小年轻就是这种人。

   如果钟天正是那个警察的话,她怕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也不敢说,她是这么想的,先这样吧,等过一段时间,自己再去好好练习一下,打听打听这件事到底是怎么样的。

   她的这些考虑,其实完全是出于一种对这些混混的一种惧怕,一般来说,直接打电话报警就行了,让警察过来领人,但还真别说,她的这种考虑真是对的。

   另外一边。

   村庄的一栋两层民房里。

   坐在堂屋的中年看着回来的三个小年轻“怎么样了” 这个人,在村里也是小有名气的,人称闸哥,专门从事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应该没有什么关系的。”

   领头的小年轻名叫祥子,他摆了摆手解释了一句“问过了,那边离着咱们好远呢,而且河道也不通,不会是那边的人。”

   闸哥皱了皱眉“谨慎点总是没错的,最近咱们要开工干活做洗衣粉了,万一到时候有警察过来,气味那么浓,肯定能发现咱们村里的猫腻,露了怎么办。”

   “放心啦大哥。”

   祥子把手里的菌子放在了边上“咱们这段时间注意一下这个人就好了,只要是发现不对,如果他真的是那个失踪的警察,直接把他做掉就行了,反正他现在的身份是个“死人”。”

   闸哥给自己点上了一根香烟,依旧是不放心“那就直接做掉,省的麻烦。”

   “那梅姐那边怎么办人是她捡回来的,我们把人带走,人消失不见了到时候她肯定会问,后续如果有警察找过来了,梅姐那边肯定也会说的,到时候咱们不就麻烦了么难道还把梅姐一起处理掉” 祥子拉开凳子坐了下来,规劝了一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先盯着他就行了,再说了,这个人好像是个瘫子,随时都能处理掉的,威胁不大。”

   他在团伙里学历最高,有个中专文凭,读的书比这几个人都多,所以也承担起了智囊团的作用。

   “好像也是这个道理哈。”

   闸哥裹了口香烟,思考了一下,好像确实是这样,这样做的话好像给自己凭添了不少的麻烦“那就先留着吧,如果这个人有什么问题,是警方的卧底什么的,直接做掉。”

   “必须的。”

   祥子点了点头,把梅姐装的菌子拿了出来“梅姐给的,今天刚上山取的,让嫂子给做了吃了,老馋了。”

   “哦” 闸哥一听,看到菌子也来了精神,立刻点头“量还挺多的,晚上有口福了,哈哈哈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