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746章另有隐情五千多字大章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6336 2020-11-17 17:20

  这个案子侦办的很快。

  抢劫便利店的年轻男子在事发的第二天晚上就被警察给按住了,还有传闻说警察是接到举报电话以后赶过去的时候,年轻男子受了很严重的伤,两条腿一双手全部骨折,腿部的骨折还是粉碎性的那种。

  怎一个惨字了得。

  这种骨折可不是什么简单的打个石膏固定就好了的,钢钉套餐是最基础的,恢复以后还能不能像以前那样正常活动还是两说。

  根据男子自己的供述,他一口咬定自己是不小心在家里摔的,在家里摔的也不至于摔成这样,四肢都受伤严重,但是具体怎么受伤的大家也不知道,他自己不说也就没有人去追问了。

  对于持刀抢劫便利店,划伤老板娘、踹伤啊香的事情男子供认不讳,表示自己只是一时糊涂,财迷心窍。

  自己是个游戏里的材料商,囤积的材料因为版本更新以后血本无归,亏了一大笔钱,白天去店里买东西的时候看到了老板娘的钱,所以这才晚上过来抢劫了。

  没想到在店里遇到了正好来买水的啊香,看到对方警察的身份以后,一时间非常紧张,所以也就踹了她一脚。

  对于啊香有身孕的事情,男子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没注意去观察对方的肚子,非常的肯定,摇头否认。

  一个月以后。

  啊香身体恢复,回到了工作岗位,现在的她,看起来跟以前还是一样,但是又觉得好像她跟以前比起来又有些不一样,具体哪里不一样也不好说,总之,身上多了一种别样的气质。

  啊香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到了负责人要了便利店的案卷:“张哥,我想看看关于便利店抢劫案所有的卷宗。”

  “好的呀。”

  张哥点了点头,把卷宗给她了:“哪有有纰漏么?”

  “没有,我就看看。”

  啊香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多说什么,那种卷宗就开始看了起来,顺带着把里面相关的调取出来的监控视频也一同查看。

  她总觉得,那天来抢劫的男子,最后踹他一脚的时候是故意的,好像就是冲着她肚子里的孩子来的一样。

  这种感觉说不上来,可能就是处于女性那种最基本的第六感觉吧。

  因为证据链都已经整合完毕,所以啊香看到的监控视频也是相对非常完整的,没有多余的画面。

  监控画面显示,男子在进入便利店之前,从六点钟左右开始,确实一直在路口处停留徘徊,似乎是在等待时机,直到晚上九点多,啊香从警局出来没多久以后,两人几乎是一前一后的往便利店那边走去了。

  “等等!”

  啊香眉头一皱,看着监控画面中的自己跟男子。

  年轻男子走在前面,自己走在后面。

  这个时候,她正好手里拿着手机在跟熊小彩同志发送语音消息,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过相差几步,这个距离,男子肯定是能听到她在说什么的。

  画面中。

  两人一前一后的往便利店走去。

  男子在中途停了一下,好像是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有所停留了,所以啊香是先行进入了便利店,没多久以后男子这才跟着进来,接下来就发生了后续持刀抢劫的一幕。

  啊香面无表情的看着这段监控视频,然后一次次的回放,视线一直盯着视频画面,突然她脑海里闪现出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来。

  “这个便利店离着警局不过是一条街道的间隔,年轻男子既然想实施抢劫,而且还是初犯,他怎么可能想着在靠近警局这边的路口蹲点,一般人应该都会下意识的远离警局这种地方。”

  这种情况就非常的古怪反常了。

  “如果说,他并不是在蹲点便利店呢?他是在蹲点警局?他在蹲自己?他站在这个路口的位置,表面上蹲便利店,实际是蹲在这里等自己出来!”

  啊香眉头一挑,冷不丁的做出了这样的推测。

  而自己出来以后,奔着便利店去,正好拿出手机在给熊小彩同志发语音消息,所以他将计就计,尾随着自己来到了便利店里?

  想到这里。

  啊香快速的点开其他的几个监控视频的片段,这些片段就是白天的时候,男子出现在附近的画面了。

  一切都很正常,没有任何的异常。

  啊香的视线转移回到了卷宗上年轻男子的口供上。

  “游戏囤材料亏钱了...”

  “财迷心窍...”

  “看到老板娘用来结货款的钱,这才动了贪恋...”

  啊香一次一次看着这些口供,监控画面中也确实有白天年轻男子去便利店买香烟的画面,这份口供是完美的,跟监控画面完全吻合。

  “难道是我多虑了?”

  啊香眉头深皱,怀疑起自己刚才的推断是不是太过于敏感了。

  “在游戏里囤材料?!”

  啊香忽然想到了这里,落在了卷宗上口供记录上:“张哥,这个人,他玩的什么游戏?”什么游戏口供上没写。

  张哥随口回了一句:“好像是DNF吧。”

  啊香蹙了蹙眉:“DNF?”

  “哦,忘记了。”

  张哥这才想起啊香不玩游戏呢,跟着解释了一句:“就是一个企鹅集团旗下的一个横版的2D格斗类网络游戏,全名叫地下城与勇士,以前非常的火爆。”

  啊香追问:“囤游戏材料能赚钱?”

  “可以的。”

  张哥摆了摆手:“我还是以前读初中的时候玩过,确实不错,但是我早就不玩了,没得钱氪金,上班以后也没时间肝就放弃了,但是他们这种车材料商人可是有大把的人在做,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不是很了解。”

  “哦。”

  啊香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喏,卷宗还给你,谢谢。”

  “自己人,不客气。”

  张哥摆了摆手,继续忙着自己的事情去了。

  从局里出来。

  啊香直接摸出手机打给了颜昭兴,开门见山:“兴哥,我问你个问题,地下城与勇士这个游戏你玩不玩。”

  “玩,怎么了!”

  颜昭兴那边响着敲击键盘的声音,噼里啪啦的:“我现在就在玩,正在PK呢。”

  “我问你个问题。”

  啊香应了一声,继续发问:“囤游戏材料然后再倒卖你知道吧?”

  “这个叫商人,很多人都在做,以前这个游戏最火的时候,有人光用无色材料就挣了深圳一套房呢。”颜昭兴一边敲击着键盘回到:“我是骨灰级玩家,但是我不做这个,对了,你问这个做什么?”

  任何东西,都有被倒卖的存在,哪怕是游戏这种虚拟物资就更加常见了,尤其是这个游戏,倒卖材料什么的,赚钱不要太快。

  “有个事情要你帮忙。”

  啊香快速的把自己了解的信息做了一个汇总,语速很快:“你现在有时间么?跟我去一趟公安医院,我要去找之前便利店抢劫的那个人问话。”

  “没问题。”

  颜昭兴一口答应了下来:“需要我做什么?”

  “方便的话,带上你的电脑。”

  “好。”

  颜昭兴应了一声:“那我现在开车来接你。”

  ————

  四十分钟后。

  两人见到了还在医院的年轻男子,他的手脚离完全康复还远着呢,鉴于他的情况特殊,所以现在还待在医院。

  年轻男子躺在床上,看到啊香的时候,眼神本能的有些闪躲,不看他们。

  对于这个人,啊香也不想说太多,冷声开口:“你在口供上说,你抢劫便利店,是因为你囤游戏材料亏钱了,所以才抢劫的,你玩的是DNF对吧。”

  “是。”

  年轻男子嗯了一声。

  “上游戏账号!”

  啊香说了一声,颜昭兴把自己的游戏本摆在了桌子上,连上手机热点打开游戏登陆界面:“账号密码大区!”

  “你们要我账号干什么!”年轻男子眼皮子跳了跳,语气略带颤抖一口就回绝了:“这是我的私人账号,给你们不安全,我里面还有很多材料!”

  “我有记录仪!”

  啊香眼皮子挑了挑,眯眼看着病床上的年轻男子,冷声说到:“我现在是在对案件做调查,别给我耍花样。”

  “呵呵。”

  年轻男子冷笑一声,并不搭理。

  啊香逐渐失去了耐性:“需要我叫人来?”

  “呵。”

  年轻男子并不搭理他。

  “你这个手跟脚,也快好了吧?”

  坐在一旁的颜昭兴突然转过头来,沉声开口:“看来上次你是在家里摔的不够严重是么?双腿的粉碎性骨折没让你长记性啊,你信不信,过两天你的腿可能会再次摔伤,保不准要截肢!”

  “你...你....”

  年轻男子听到这句话,眼睛瞪的老大恐慌的看着颜昭兴,眼神深处带着浓浓的恐惧之色,身子下意识的挣扎着想要后退,如同见到了恶魔。

  他的腿脚鬼特么摔的。

  年轻男子的手脚怎么回事他自己不要太清楚。

  被抓的那天晚上,突然就有两个人出现在他家,全程带着口罩鸭舌帽,根本看不清人脸。

  牛高马大的两个人瞬间就把他干倒在地了,没有任何废话,直接就把他的双腿锤成粉碎性骨折,双手也没有放过,直接掰断,做完这些以后,其中一人留给他一句话:

  “你的手脚是你自己摔的,如果你不是自己摔伤的,那么下次你可能会摔死!”

  随后。

  两人当着他的面打了个报警电话,不急不缓的扬长而去。

  这一幕。

  如同梦魇一样,再次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游戏账号密码!”

  颜昭兴冷声呵斥了一句,显得无比的平静,语气毫无波澜:“我只问最后一次!”

  年轻男子看着一脸平静的颜昭兴,心里却是掀起了波涛骇浪,这个看着没有任何情感外漏的人,实实在在的是个恶魔。

  “我说!”

  一秒钟以后。

  年轻男子老老实实的把自己的游戏账号密码大区说了出来。

  颜昭兴手指快速的在键盘上敲击着,登陆上号,这个账号上只有一个角色,当然这并看不出什么,进去频道后,在赛利亚的房间里打开仓库,要了密码以后,仓库里并没有什么东西,更多的是一些装备。

  “这就是所谓的囤积材料?”

  颜昭兴冷眼看着他:“就你这样的,你说你囤材料亏钱了?”

  年轻男子咬了咬牙,硬着头皮解释到:“我...我已经把材料全部出手了!”

  “全部出了?”

  “对,就是出了!”

  “呵呵!那就让我来查查。”

  颜昭兴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倒也没有废话,直接登陆上自己的QQ,跟一个人发送了消息,然后两人聊了起来。

  一分钟后。

  颜昭兴的手机响了,一个电话打进来。

  颜昭兴开门见山,点开免提把手机摆在了桌上,操作着电脑:“我的要求跟你说的很清楚了,我要这个账号最近半年的所有交易记录!”

  对方说话非常的恭敬:“哥,一般的话,只能看自己的账号的,你这个号没有等级...”

  颜昭兴反问:“我为什么有你的联系方式你知道吧?”

  “因为您是心悦V3。”

  “对,我是心悦V3,但是我真的只停留在V3这个等级么?”

  心悦会员,是企鹅推出的一个会员等级制度,有V1—V3三个等级。

  V1最少充值五千以上,V2最少充值一万,V3最少充值八万。

  最关键的是,这些充值数额还是有时间周期的,周期一过你没达到对应等级的消费金额,你的会员等级也会下降。

  不得不说,企鹅在这方面,玩的还是挺溜的。

  到了V3。

  你还会有专门的心悦管家。

  对于一些特别突出的玩家爸爸,他们还会安排专门心悦管家单独联系你,为你提供专业的服务,只要你有什么问题,管家会第一时间给你解决,专门来维护与这些大佬玩家的关系。

  什么在城镇里一不小心把某个史诗装备卖到商店去了啊、或者手抖丢在城镇里了啊,你只要跟心悦管家说一下,不出几个小时,你只要去邮箱查收你丢失的这个装备就好了。

  这是高级会员的特权。

  管家连连解释到:“是是是,兴哥,我不是这个意思。”

  颜昭兴反问:“我玩这个游戏得有五年了,五年里多了不敢说,这个账号我零零散散小三百万有了吧?你作为我的心悦管家,我平时也没少关照你吧?”

  “是是是,这我都知道,只是一个小时太急了啊。”

  管家那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连连点头,自己作为颜昭兴的心悦专员,有时候还会陪他一起玩,这位大佬每次游戏出货的时候,总会给自己发红包,前前后后加起来,得有小六位数了。

  “我只给你一个小时,你把我发给你的这个账号的所有交易记录给我调查清楚发给我,能不能行?”

  “一个小时?”

  管家有点犯难。

  “有问题?”

  颜昭兴点了点头:“行,我知道了。”说着就要挂电话。

  “别啊我兴哥,你是我亲哥还不行么。”

  管家咬咬牙,立刻答应:“你给我点时间,我去跟上级反映一下,让他们抽调人手来处理这个事情好吧。”

  他自己最清楚不过了,颜昭兴这种属于大佬中的大佬,在内部会员名单上也是重要玩家了,他们管家的存在就是负责维护玩家关系的,如果因为这件事让这位大佬动怒了,那自己就炸了啊。

  还有一个原因。

  大佬平时给自己发了不少的红包,这么大一块油水他才舍不得呢,直接把这个问题申报上去,交给上级处理不就行了。

  “那我等你消息。”

  颜昭兴应了一声,直接把电话挂断了。

  年轻男子躺在病床上,听着他们的对话,脸色直接黑了下来,心情一下子跌到了谷底。

  他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还有这么个身份,自己的账号根本就经不起查啊!现在他唯一期盼的就是查不出来。

  四十五分钟以后。

  管家的电话打了进来:“兴哥,技术人员加急处理了这个账号的数据,没有什么东西,就是很普通的,也没有什么交易啊。”他还以为,这个账号是兴哥朋友的,被盗了什么之类的。

  “你把数据发给我。”

  “已经在给你发了,等等哈。”

  “行,回头我联系。”

  颜昭兴挂断电话,把电脑抱到了年轻男子的身边,把发过来的数据放在他面前:“这就是你所谓的游戏材料商?”

  这个账户交易记录寥寥无几,基本上就是普通中等玩家的水平,最近也是没有任何几万几万的材料出手记录。

  年轻男子根本不敢看电脑:“我说错账户了。”

  “哦。”

  颜昭兴合上游戏本,语气平稳:“那没事了,我们走,祝你平安,即便你在公安医院待着没事,在看守所里,也会遇到会让你平安的事情的。”

  年轻男子一脸恐慌的看着颜昭兴,下意识的求助啊香,谁知道啊香早就不看他了,先一步去了病房门口,没听到。

  “我说,我说还不行嘛!”

  年轻男子垂下头来,如同泄了气的皮球:“那都是我瞎编的,瞎编的,我就是随口找了个理由去抢便利店的。”

  “草你|妈|的!你跟我玩呢!”

  颜昭兴一下就暴怒了,拎着手里的笔记本直接砸在了他打着石膏的手臂上,右手掐着男子的下巴,瞪大着眼睛看着他,凶狠无比:“我最好的兄弟死了,就留下这么唯一的血脉,他妈的让你一脚给踹没了?!你承担起这个责任吗!编造抢劫的理由?谁教你的!我最后问你一次,说!”

  “说!”

  颜昭兴几乎是咬着牙嘶吼到,瞪大着眼睛眼眶发红,右手发力紧紧的卡着男子的下巴,力道也越来越大,说话也相当的直白赤裸裸:“不说那你就准备跟下面的阎王爷去说吧!”

  颜昭兴本身的推理能力就不错。

  啊香提出要再次查这个抢劫案子的时候,他就多少猜到了点什么,现在游戏账号就摆在眼前,这就说明他对警方编造的囤材料亏钱的理由是假的,无缘无故他编造出来个理由干什么。

  唯一的解释就是:警方现在掌握的口供,是提前早就编造好的完美口供,一般人也不会去想着查你抢劫的理由。

  “是别人让我去抢的!”

  年轻男子的心理防线在这一刻彻底崩溃,疯狂的嘶吼着:“一开始的目的就不是抢劫便利店,一开始的目标就是啊香这个女警察她肚子里的孩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