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792章没了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8039 2020-11-17 17:20

  “行了,咱们也会去吧。”

  钟天正伸手揽着啊香的细腰:“有没有觉得,邸茹芸学姐还是很好相处的。”

  “是是是。”

  啊香捏着鼻子,装腔作势:“来自学姐的魅力,肯定是大啊。”

  “哦哟,啊香同志这是柠檬精附体啦!”

  钟天正伸手搓揉着啊香的头发,自然知道她这是在故意调侃:“行了行了,咱们走吧。”

  “别弄乱我的发型好不好。”

  啊香龇牙咧嘴的跟在了他的身后,往车上走去:“不过还别说,邸茹芸学姐这个人,还是挺有魅力的。”

  “魅力?”

  钟天正挑了挑眉头,不知道这个魅力是如何说起的。

  啊香摆了摆手,没有继续回答他的意思:“算了算了,跟你说你也不懂得。”

  在啊香眼里,钟天正还是有点轻微直男的。

  不可说,不可说。

  回去的路上,啊香放松的坐在视野性良好的副驾驶座位上,闲聊到:“对了,刚才你们两个人去洗手间,是说了什么话题么?”

  “我怎么感觉,你们两个从里面出来以后,两个人的脸色好像都不是很好,总感觉发生了点什么啊。”

  说到这里,她不由歪头敲打了一下:“还是说,你在洗手间里,上演了一出告诫功来哥要好好对茹芸姐的戏码。”

  钟天正在心里暗暗咋舌:“你可是真是个小戏精。”当然了,这句话他是不敢说出来的,拍了个彩虹屁:“啊香姑奶奶果然是察言观色的高手,在捕捉面部表情这方面的功力,很强大啊。”

  “哼哼,那可不是!”

  啊香显然很喜欢这个彩虹屁,握了握粉拳:“那可不是,以后请你叫我火眼金睛⊙名侦探⊙啊香,谢谢。”

  “哦哟,夸你胖你倒还是喘起来了,不愧是我啊香。”

  钟天正龇牙笑了起来,扫了眼作怪的啊香,这才把刚才的事情给复述了一遍。

  “额...那个人有问题吧。”

  啊香指了指脑袋示意了一下:“很莫名其妙啊,你说就这么一个小事,为什么就揪着你们不放啊?而且现场有三个人哎,为什么就选的你们两个一顿骂,还是说你们两个长得像好人,另外一个人长得太凶?”

  “对哦?”

  钟天正愣了一下。

  仔细想想,还真的是这么一回事哎。

  “不过,说起来,你们两个还真的是挺衰的。”

  啊香继续点评了一句,对张功来的评价再次高了几分:“不过这个张功来,思想还是挺成熟的,茹芸姐跟他在一起,应该也是非常幸福的。”

  “嗯。”

  钟天正点了点头,没怎么接她的话,因为他此时在心里有了其他的想法。

  “对啊,为什么刚才那个人就一直盯着他们两个人一顿狂喷?在场的第三个人,看起来面相也很和善的。”

  “他如果真的想喷,喷的对象应该也是那个人才对啊,毕竟自己是两个人,万一要是起冲突了,那么吃亏的也是他啊,他肯定是挨打最惨的那个。”

  正所谓柿子要挑软的捏。

  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类似的角色,因为个什么事情,在一些狠角色面前大气不敢出,但要是换个人就很暴躁的站出来指指点点了。

  如同在地铁上,几个小学生在车厢里吵吵闹闹嬉笑打闹,肯定就会有些中年妇女站出来骂骂咧咧的,但如果是成年人在里面大声喧哗,那么就不见骂骂咧咧的妇女出现。

  很玄幻的哈。

  大家自行感悟,稍微回忆一下是不是就有画面感了?有内味了哈。

  “你在想什么?”

  啊香很快就发现了钟天正的走神:“车子走歪了,歪了。”

  “额。”

  钟天正恍然从走神中醒悟过来,正了正车身,皱眉看向啊香:“你觉得,这件事诡异嘛?”

  “诡异。”

  啊香点了点头:“但是应该也没有什么问题吧?毕竟现在这种人很多的,你知道吧。”

  “如果是串联起来呢?”

  钟天正不同意他这个看法,这种人很多,但是今天的事情,好像太过于刻意了吧?:“邸茹芸准备把U盘交给我们,但是却在路上被人给偷走了,而且就只丢了这个U盘,他的作案动机、目的性是不是非常明确?”

  “她们来到上南市以后,先是在这里玩了两天才来找我们的,会不会在这两天之间就被他们给盯上了?”

  钟天正如此说到。

  他目前能想到的就是这些了,今天遇到的那个人,好像不是冲着他来的,如果是冲着张功来来的,那就很有问题了。

  “额...”

  啊香听到他这么说,再度沉默了起来:“要不,你打个电话问问呗?反正你不是拜托小张他们安排了便衣吗?应该不会发生什么吧。”

  “嗯。”

  钟天正把车子开到边上停下来,摸出手机来,打给了小张,没多久接通:“小张,你安排的那两个便衣,什么情况?到哪里了?”

  “正哥,我正要跟你说这个事情来着。”

  小张语速很快的回答到:“我刚才跟他们两个通电话了,他们两个马上就到酒店,大概一分钟左右,就只隔了一条街,然后双方的电话号码我都已经告诉他们了,应该很快就能接上。”

  “嗯,那就行。”

  钟天正这才安心的点了点头。

  希望,大概是自己多虑了,不过,他还不忘记提醒到:“你跟那两个便衣说一下,让他们提高警惕,注意安全。”

  “妥。”

  小张应声,两人又说了两句然后挂点电话。

  “好啦,现在不用多想了吧?”

  啊香在边上听得真切,认真的分析了一手:“我觉得,现在在上南市,应该还不至于到这种猖狂的地步吧?”

  “嗯,也是。”

  钟天正把手里丢给了啊香,自己重新发动车子:“你给邸茹芸发条微信消息,提醒一下她,这个节骨眼上,别再出什么问题了才行。”

  “好的。”

  啊香懂事的点了点头,拿出手机找到了邸茹芸以后,开始发送语音消息,嘱咐他们。

  ——————————————————

  邸茹芸跟张功来两人打车,很快就回到了不远处的酒店,正要上楼呢,电话就响了,是那边来的便衣。

  邸茹芸跟他们交谈了几句随后挂断电话,双方约好了就在酒店门口这里的停车场会面。

  按照便衣的计划就是,晚上他们会在他们隔壁房间单独开一个房间,到时候会有人轮流值守,这样的话,就能随时掌控到他们那边的动静了。

  这确实是一个非常好的办法。

  “要不,你先上去吧,就穿了个短袖。”

  张功来摸出香烟盒来,抽出一支香烟:“有点冷了,你这别一会着凉感冒了,那又得受罪难受了。”

  现在已经是十月中旬了,早已经入秋的时间,天气变化的很快,昼夜温差也很大,压根猜不准到底什么天什么气温。

  “不用,小问题,我怎么可能有那么矫情。”

  邸茹芸亲昵的挽着张功来的手臂:“我就在这里陪着你一起吧。”

  “我也说真的。”

  张功来伸手刮了刮邸茹芸的鼻梁:“我还不知道你吖,身体弱,要是不注意就很容易感冒。”

  “乖乖,听我的,你先上去吧,再说了,我们都是男人,一会见面了以后一起抽抽香烟闲聊几句,你一个女人家也插不上话的。”

  “那好的吧。”

  邸茹芸鼓了鼓腮帮子:“那我就先上去了,我先给他们交个外卖吧,他们估计刚下班没多久,应该还没有吃饭才对。”

  张功来点了点头,还不忘记嘱咐了一句:“嗯,规格稍微高一点,人家也挺辛苦的,凭白无故的还要保护我们,算是人家的额外加班任务了。”

  “好的。”

  邸茹芸点了点头,脑袋往前一探,嘴唇嘟起:“那啵啵。”

  “啵啵。”

  张功来快速的在她的嘴巴碰了一下:“好了好了,快上去,这公共场合呢,多不好意思。”

  “嘻嘻。”

  邸茹芸把手机交给了他,这才心满意足的进去酒店了。

  “嗯,这是个小调皮蛋。”

  张功来笑着摇了摇头,看着邸茹芸的背影,伸手摸出香烟来点上,站在边上一边等待一边在脑海里想象了起来:“不知道孩子出来了,他的性格会像谁呢?如果像茹芸这样是个小调皮那就难搞了,太闹心。”

  “嗯,不过也还行,像她也好,活泼嘛,再调皮打屁&股就好了。”

  张功来一边裹着香烟,一边笑着摇了摇头,嘴上的笑容也是越发的浓郁,沉浸在自己的小幸福中。

  他不知道。

  不远处。

  一双眼睛已经锁定他很久了,那双阴沉的眼神透过深色的车膜,始终落在暖色路灯灯光下的他。

  没多久。

  邸茹芸的手机响了。

  张功来接起,是便衣打来的,双方交流了一下,他冲那边路口的位置招了招手,示意他们转过来。

  这个酒店的规格还是挺高的,那两个便衣一开始还没有找到具体的汇合点。

  黑色的丰田轿车内。

  两个便衣开车往停车场这边来了,其中一人指着张功来:“在那边呢,带眼镜那个。”

  “嗯,我看到了。”

  开车的便衣点了点头,挨着路边往那边开,准备从路上转出来进入露天停车场的通道。

  就在这时候。

  在他们前面的几个车位,一台车子突然车身一转,奔着那边站着的张功来直接就冲了过去。

  “不好!”

  便衣看到这一幕惊的大喊了一声,赶紧疯狂的点按着喇叭,副驾驶的便衣赶紧把脑袋探了出去,冲张功来大吼:“快走开,快走开。”

  张功来这会的注意力全在他们这边呢,一开始没发现另外一侧的异常,知道便衣冲他大喊,他这才恍然醒悟过来,当即第一时间往边上跳开。

  但是一切已经太晚了。

  径直冲过来的轿车如同失控了一般,直接就把张功来撞倒在地,车轮无情碾压过他的身子,这才堪堪停下。

  “我他妈草了!”

  便衣亲眼目睹了这一幕,气的一拳锤在了方向盘上,大声的嘶吼到:“这踏马的,快快快快!”

  等他们到现场的时候,现场已经被人围了起来,路过的路人围着车子纷纷指手画脚的。

  便衣粗暴的推开人群,快步冲到事故车子边上。

  撞人的是一台黑色轿车,车主事发以后,直接把车门锁了起来,并没有下来,而是在里面拿出手机打电话。

  “救人,救人!”

  便衣焦急的嘶吼到,用力的拍打着轿车的车窗,但是不管他怎么拍,司机就是不下来。

  两人对视了一眼,站在车子一侧,伸手开始抬车,看车车轮下口吐鲜血的张功来:“兄弟,再挺一下,马上就给你叫车了!”

  张功来脸色惨白的看着他们两人,嘴唇蠕动想说话却说不出来。

  “兄弟,你等一下!”

  便衣大声嘶吼着,两人用力抬车,但是抬不起来,扭头冲着围观的人群嘶吼到:“看什么,来帮忙啊!”

  人群中有些妇女拿着手机拍摄,看到便衣这么说话,露出不屑的表情:“里面还坐了人呢,抬什么抬!”

  “就是就是!”

  非但不帮忙,补刀的人倒是不少。

  几秒钟以后。

  先是一个中年冲了出来,帮他们一起抬,随后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其中,没多久,轿车直接被他们给掀翻了,坐在里面的司机直接被压倒在了车子里面。

  张功来被脱了出来,但是他的样子非常惨烈,腹腔直接凹陷了下去,鲜血流淌了一地,整个人只剩下一口气了。

  “兄弟,兄弟,你别睡!”

  便衣焦急的伸手轻轻的拍着他的脸蛋:“车子很快就来,你挺住啊!”

  “咳..嗬...”

  张功来咳嗽了一声,嘴里吐着血沫,微微的摇了摇头,嘴唇蠕动。

  便衣看了看,随即压低着脑袋凑到他的嘴边。

  “咳..帮我...”

  张功来说话的声音断断续续的,说话也难以听清:“茹..芸..对..不..起..我...”

  话还没有说完,他的脑袋一歪,直接就没了声音了,彻底没了动静。

  “兄弟!”

  便衣伸手拍着他的脸蛋,但是张功来已经没了气息,眼珠子大瞪的看着一侧,鲜红染红了周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