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717章每个人心底都有一个恶魔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4933 2020-11-17 17:20

  

  尽管说。

  陈昇大包大揽的把罪名都往自己身上揽了。

  但是她说话的真实性还是让人怀疑的。

  她是否真的就是匿名者组织的最后一员?

  还是说他们这个团伙还有其他的人,她不过是如同当初的汪妍冰一样自己把罪名扛了下来,让其他的成员有逃脱的机会?

  所以。

  啊香试图去在她的话里面寻找可能的漏点。

  “因为闺蜜之间的感情,就这一点还不足够吗?”

  陈昇有些嘲讽似的看着啊香:“还是说,你觉得,所有女性姐妹之间的友谊,都是塑料姐妹么?”

  “呵。”

  啊香应了一声,倒也没有再说什么。

  “既然你好奇我们匿名者的动机,那么我倒是跟你说上一说,你可以不相信,也可以把她当做一个故事来听,爱信不信,但这是真的。”

  陈昇抬头看着天花板,深呼吸了一口,似乎是在回忆着什么,得有好一会以后,她目视前方与啊香的眼神对视,发问:“你受到过麒麟(=欺.凌)么?在你读书的时候。”

  校园麒麟?

  啊香眉头微微一挑,没有说话。

  “少年的你这部电影看过没有?易烊千玺演的。”

  陈昇撇嘴笑了笑,表情很不自然:“其实,我第一次在看这个电影的时候,其实我是偷偷的哭了的,不是因为剧情有多感人,而是我自己的身上,确实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这让我有非常浓烈的感同身受。”

  啊香眼帘微微低垂,等待着她的下文。

  “校园欺(和谐)凌其实不单单包括来自肢体语言上的暴力,它也有可能来自冷暴力,比如说你的成绩特别好,而有些人则会有意无意的去疏远你,不愿意跟你做朋友,这种最典型的有吧?”

  陈昇深呼吸一口,甩了甩额前垂落的头发:“我敢说,百分之六十乃至百分之七十的人,都有过类似的经历,只不过每个人的经历,被欺负的程度深浅不一样而已,也包括你在内。”

  啊香没有反驳她。

  陈昇说的确实不错,以前的她,确实也有过类似的经历,不是说她这个人有多么的让人讨厌,别人疏远她的原因就是因为她在成绩上特别的优秀,乃至一个宿舍的人,都不愿意跟她说话。

  “而我呢,就不一样了,我这个人比较的惨,我受到的麒麟是来自肢体上的暴力威胁。”

  陈昇说到这里,自己咧嘴笑了起来:“具体的过程我就不给你多说了,我在读高中的时候,就遭遇过这样的暴力,而且我这个人的性格很早以前也是那种非常柔弱的那种类型,我被欺负我也从来不敢出声。”

  (具体就不写了,和谐大神不让写。)

  “好在呢,我考上了大学,我离开了我那所高中,原本我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的离我而去了,那个噩梦也已经过去了,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我在大学里面,同样也遭遇到了这种经历。”

  “你永远也不知道那种感觉有多么的可怕,它就如同一个梦魇一般,无时无刻的不在缠绕着你,你知道那种感觉对一个人的心灵的折磨有多大么?哪怕就是在做梦的时候,它也会出现在你的梦里。”

  陈昇似乎是说到了自己内心最不愿意触及的地方,整个人有种本能上的抵触:“我是外地来的,是住校生,那时候还不流行大学城,学校都没有归分到一起,我们学校位于市区的老旧校区,宿舍还是老式的六人间,可能因为我的性格是柔弱的那种,再加上高中时候被欺凌过,所以我*干什么都是小心翼翼的,哪怕是跟别人说话我的底气都低了几分。”

  “可能这也是源自于我本身,我的家庭条件并不怎么样,所以我从小接受的家庭教育也不一样。”

  “我的父母从小都在跟我说:咱们的家庭条件不是很好啊,你自己平时也要多多节俭啊,在外面不要惹事,性子不要那么的急躁,跟同学相处要好好的,不要让别人讨厌。”

  “正是因为我的这种家庭教育,可能成为了我高中被麒麟的缘由之一,被麒麟以后我也不敢有任何的声张,因为我的忍让才会让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得寸进尺。”

  “在大学的时候,我遭遇了同样的境遇,你知道那段时间我的生活有多灰暗吗?你知道我整个人有多压抑嘛?有那么一段时间,我甚至都想到了自杀。”

  “我们的校区是非常老式的那种,宿舍里没有洗手间,更没有淋浴间,洗澡都需要去澡堂刷卡按时间计费的那种,她们经常性的拿我的卡刷就算了,更过分的是,因为他们是北方的嘛,有搓澡的习惯,到了冬天的时候,她们洗澡一定得叫上我,让我给她们搓澡。”

  “类似与什么每天必须给她们去食堂买饭啦,去学校门口取快递啦,一些需要完成的作业让我来给她们处理啊类似与这种生活日常的小事,她们都得让我来做,把我当成佣人使用。”

  “一旦我不愿意,她们恶语威胁就算了,有一次直接打我了,所以我怕了,我只能默默的屈服与这一切。”

  “直到在大二的时候,我的生活才出现了转机。”

  “我遇到了陈蓉,她调专业调到了我们系来到了我们的寝室,那时候我们宿舍六人间住了五个人,有两个人喜欢欺负我,另外两个人则是选择了袖手旁观,原本我以为陈蓉进来,没有跟她们一样欺负我就不错了,谁知道她却站在了我这边。”

  说到这里的时候,陈昇停了下来。

  她笑了。

  笑的很开心。

  整个人看上去非常的舒坦。

  “当我的舍友再一次麒麟我的时候,把我当佣人使唤的时候,陈蓉站出来了,呵呵,你们相信不到她是有多么的霸气!真的。”

  “她就如同一个大姐大一般,站在了我的面前,直面她们两个人丝毫不怯弱,直接放出了狠话:你们这么搞我已经搜集了证据留下了视频,信不信我直接报警?我都不给你走学校程序的,我们直接走警方我要带她去验伤,全身上下三百六十全部都检查到位,核磁共振是最基本的套餐。”

  “除此之外,还有精神上的损伤,我要带她去做心理治疗,这些花费我告诉你们,一个都跑不掉的,你们一个个搞得自己很牛一样的,信不信我随便花点手段,我让她吃你们一辈子?”

  啊香点了点头,心道:陈蓉这个人果然优秀,做事能够直言其要害,丝毫的不怯弱,无论是做事方法还是行事心态,高乎了常人很多。

  陈昇脸上的笑容浓郁了几分,眼神中充满了光泽:“你们以为蓉蓉这么说以后,她们妥协了害怕了这件事就算完了?不不不,她还让她们给我道歉了,你永远也不知道,我的人在那一刻是有多么的奋亢,我的心理到底经历了什么,那一刻我的世界好像变得光明了起来,蓉蓉在我的眼里,那种地位是永远无法超越的。”

  “从那一刻起,或许就奠定了我为她复仇的原因,她仿佛给予了我新生,给我的人生带来了光明,我也把她当做了我这辈子最好最好的闺蜜、姐妹,就如同我的亲姐姐一般。”

  “这就是我为什么会义无反顾的为她复仇,为她做这一切。”

  陈昇说到这里,停顿了下来:“我想抽根香烟。”

  “行。”

  李组长思考了一下,答应了她的这个要求,点燃一根红塔山塞进了她的嘴里。

  “嗯,我还是喜欢女士香烟多一点,这个味有点呛人,劲太大。”

  陈昇甩了甩自己的短发,叼着嘴里的香烟,眯眼看着啊香继续说:“你不是质疑我成为匿名者的目的性么?第一:我要为陈蓉报仇,我要查出后面一切的真相,第二:因为我受过麒麟,我的心态开始出现了变化。”

  “因为校园麒麟么?”

  啊香闻言不由一阵哑然。

  从心理学上来说,每个人在她人生中经历的每一件事情,都会对她本身产生或多或小的印象。

  “是的,没错。”

  陈昇点了点头,有些自嘲的笑了笑:“我突然间发现,我的心态开始出现了变化,即便在陈蓉的帮助下我的生活逐步恢复正常,我还谈了男朋友,跟颜昭兴在一起了,但是我发现以前的那些事情对我的影响真的太大太大了,那些麒麟我的人也是催生匿名者的罪魁祸首。”

  “所以,当我跟汪妍冰谋划起匿名者调查陈蓉案背后真相的时候,我做了一个决定,我先跟颜昭兴分手了,我突然消失了,我想你们在调查我的时候应该也有想过我消失的这段时间去哪里了吧?”

  “那一段时间,我去找当初在学校麒麟过我的那两个同学去了,她们其中的一个人,毕业以后走错了路,最终成为了失足女,她的下场已经很惨了,所以我放过了她。”

  “另外一个人,你知道她是谁么?”

  “谁?”

  “姚威强的前女友,哈哈哈哈,她那时候跟姚威强在一起,都已经怀孕了,两个人都准备到谈婚论嫁的阶段了,亲都定了,被我给横插了一脚,我不敢说我非常的漂亮,但是我的长相并不差,至少比那个女人强多了。”

  “所以我把姚威强给抢了过来,让他把她给踹了,你想想:一个怀着孕的女孩子,马上都要跟自己的男人结婚了,但是突然有一天,这个男人身边出现了另外一个人,而且还要跟自己分手,在你怀孕的情况下就带着另外一个女人出现在了你的眼前,你心里会是什么感受?”

  “最可恨的是,这个人还是曾经被你麒麟过的人,现在人家来报复你,你心里是怎么滋味?你有多绝望?多么的痛苦多么的无助?”

  “哈哈哈哈...”

  陈昇仰头大笑了起来,笑声中充满了放肆与解气。

  “也就是从那一次开始,我发现我逐渐喜欢上了这种感觉,那种报复曾经把你狠狠踩在脚底下的人的那种感觉,简直不要太太解气,太舒坦了,所以,在陈蓉案子真相大白的时候,我并没有就此停下来。”

  “我开始关注我身边发生的各种事情,也会关注很多论坛贴吧上事情,我搜集各种各样的事情,调查中间的真相,然后引导那些愤恨却不得发泄的人去做他们内心非常先做的事情。”

  啊香皱了皱眉头:“你这是在教唆犯罪!”

  “是我在教唆嘛?”

  陈昇裹了口香烟,直勾勾的看着啊香:“我在教唆他们么?难道不是他们心里本来就存在着一个恶魔,只不过这个恶魔被我唤醒了而已。”

  “你再换个角度去思考:你们侦办的那些个案子,有哪个受害人他是真的无辜的?难道不是说,这些恶魔的诞生,都是由那些受害人自己一手一手造成的么?这个世界上什么事情都讲究因果循环的,你做了什么事情它就会怎么来回馈你,这怎么就成了我教唆了?”

  “同样的道理:难道我就真的想做匿名者么?难道我就不想陈蓉案结束以后趁着你们对匿名者还没有更多追查的时候就收手,然后老老实实待在颜昭兴身边跟他好好过日子?”

  “其实我也想的呀,但是我没有办法,我也没有选择。”

  “我以前遭受过的那些经历,那些经历对我心灵上的创伤使得我的心理逐渐的扭曲,我爱上了这种指导他人的感觉,我试图改变整个世界,让那些自以为是的人受到他们应有的结果。”

  “所以说,是我匿名者伤害了他们?还是说,他们自己伤害了自己,给自己挖掘出了坟墓?”

  “你...”

  啊香试图想要去反驳什么,但是话到了嘴边,终究是没有能说出口,如同卡住了一般。

  “没错,后续的案子,都是在我的指导下发生的。”

  “高桥杀人抛尸案、疯狂的美术老师复仇案、老人讹人案、UW仓库死亡案件、波萝手机董事长被杀案、公园连环杀人案、环保公司杀人案、乃至最近的这个李亿广被杀案,这些都是跟我有关系。”

  “但是你回头看看,他们哪个人,又是死的莫名其妙呢?”

  “我喜欢那句话:人终有一死,而有些人则需要一点小小的帮助,这句话无疑说的都是他们,他们岂不是罪有应得?”

  说到这里。

  陈昇停顿了下来,闷头大口大口的裹着香烟,吸进又吐出。

  “你知道你最大的问题出在哪里吗?”

  啊香看着眼前闷头抽烟的陈昇:“你因为你自己的遭遇,就去扭曲其他人,你幕后策划的那些案件,那些人真的就非死不可?明明还有更多的其他途径去解决,你却引导着那些嫌疑人把事情复杂化,引导他们走向极端,把事情弄得没有回头路。”

  “你知不知道,因为你,造成了多少不可控的因素?而那些嫌疑人,也在你的引导下,彻底葬送了自己的下半辈子,你觉得你自己在帮助他们么?你觉得你自己在解脱别人嘛?”

  “说到底,其实你自己才是别人心中的那个恶魔!你在教唆着一切,扭曲着一切,极端着一切。”

  “别再说的那么冠冕堂皇了!”

  喜欢我要做超级警察请大家收藏:()我要做超级警察更新速度最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