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778章啊香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6267 2020-11-17 17:20

  她们几个女人有女人的名堂。

  他们几个男人,这会正热火朝天的推杯换盏。

  “阿正!”

  李队长微醺的端起酒杯,看向钟天正:“来来来,这杯酒一定要我单独来敬你!”

  “李队怎么能说这话呢。”

  钟天正连忙端起酒杯,摆了摆手:“应该是我来敬您才对的。”

  “哎,我说真的。”

  李队长叼了根香烟,一脸认真的看着他:“这杯酒我很久以前就应该敬你了,但是以前一直都没有时间出来跟你们喝酒吃饭,所以就推迟到了现在。”

  “我还记得,我第一次见到你小子的时候,你小子给我的感觉就是那种非常的莽,一抓住自己认为的点,怎么说也不愿意放松。”

  说到这里,李队长不免有些唏嘘:“好在当初第一个案件,我选择了相信你,不然你这个好苗子啊,指不定就会坏在了我的手里。”

  “你小子的表现,是我迄今为止,天赋最好的一个,你经手的案子,真的给我省下了不少的功夫,效率也很高,我也是沾了不少你的光啊,才能这么快升迁。”

  “言重了言重了!”

  钟天正龇牙笑了笑,拿过火机帮李队长把火给点上:“怎么说呢,我能做成这个样子,其实很大程度上,还是取决于你这个领导,你足够支持我,足够相信我,很多事情你都相信我愿意交给我办,所以才会一直良好的发展。”

  “算了,不说了。”

  李队长裹了口香烟,端起酒杯跟钟天正碰了一下:“干了,这杯我敬你昂。”

  “敬您敬您!”

  钟天正低调的压了压杯子,把小钢炮的一小杯酒一饮而尽。

  “行了,咱们都是大老爷们,也不要整那些抒情的调调了!”

  余城小口的抿了口酒,帮钟天正李队长把杯子倒满:“我倒是很好奇,阿正你在这两个多月的时间里,身上都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

  “哎,对对对。”

  李队长连连点头,这一点他还真是非常的好奇。

  “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后续跟当地的缉*部门一起端掉了当地的一个团伙。”

  钟天正见推辞不下,随即简单的组织了一下语言,把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言简意赅的做了一番描述。

  足足花了五分钟左右,钟天正这才把事情给概述完,自己也有些唏嘘:“其实我自己也没有想到,我竟然能出现在距离上南市这么远的地方,在河道里漂流了这么久,还能活下来,我自己都感觉挺不科学的。”

  当然了。

  对于自己的这段事情,钟天正自己是不会用科学去衡量的,自己有个系统,本就不科学。

  有系统加持,自己想完蛋也不现实啊。

  还有一个原因。

  自己有主角光环加持,想死是不可能的,不然作者就会收到来自读者的片刀儿。

  “哈哈,阿正这次真的是大难不死,那后续必有后福!”

  余城有些惊叹的摇了摇头,再次端起酒杯:“来,走一个,为阿正的劫后余生!”

  “呵呵。”

  钟天正龇牙笑了笑,跟他碰杯。

  “对了,匿名者的案子,结束了嘛?”

  钟天正眯眼看着余城,那段记忆,他已经逐渐慢慢恢复了,而余城现在还能出现在这里,那就说明自己当初的推断是错误的。

  “结束了。”

  李队长接过话题,把事情简单的描述了一遍:“真凶就是陈昇,小王被萧芊芊利用了,后续的整个案子,都是啊香亲自办理的,所有的谜题都解开了。”

  钟天正裹了口香烟,在边上默默的听着,对案子大概是有了个了解:“那也好,终于是解开了谜题了。”

  当听到啊香身上发生的事情的时候,钟天正的眉头下意识的就拧在了一起,那深邃的眼神中不露喜怒,但他们都能感觉到,钟天正生气了。

  “老四安排的人报复的?”

  钟天正面无表情的抬起了头来,歪头看向了身边的啊香:“这个事情你为什么没有跟我说?”

  啊香低下了头来:“我..我这不是不想让你担心么,事情已经发生了。”

  “你...好吧。”

  钟天正皱了皱眉,到底是没有再多说什么,揽着啊香的肩膀轻轻的拍了拍:“你辛苦了,这些日子,你承担了太多了。”

  “唔...”

  啊香抬起头,精致的脸蛋上写满了自责,双眼雾蒙蒙的看着钟天正:“你不怪我,没有把孩子保护好嘛。”

  “傻瓜!”

  钟天正咧嘴笑了笑,伸手擦了擦啊香雾蒙蒙的眼角:“这件事怎么能怪你呢?这些日子你承受了太多太多,我没能帮你分担,都是我的责任。”

  作为一个父亲,钟天正明显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对于孩子,该有愧疚的人应该是他自己才对,他有太多太多没有尽到责任的地方了。

  “阿正..”

  啊香不由哽咽,钟天正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安慰到:“好了,晚上回去再说吧,不说了昂。”

  “嗯。”

  啊香用力的点了点头,难过的表情中,又带着点点欣慰。

  “对啊,一切都会过去的。”

  钟天正冲她笑了笑,随即笑容消失:“同样,有些东西,不会过去的。”

  说着。

  钟天正扭转头来,视线落在了李队长身上:“李队,关于老四报复啊香的这个案子,我想亲自再看看,我总觉得没有那么简单。”

  是的。

  钟天正的想法,跟啊香是一样的,他们觉得关于孩子的案件没有这么的简单。

  一开始。

  啊香自己查出来的,以为是来自老四的报复然后雇佣的别人来报复自己,但是之后,她发现老四一直都在天南市,又觉得事情好像有些不大对劲,所以这才循着来到了天南市。

  谁知道在这里遇到了钟天正,也算是一个意外之喜,老四在山洞中被制服以后。

  事后。

  他们两个有特地的去询问过老四这件事情。

  谁知道。

  老四的回答却让人有些意外。

  ——————————

  那天审问老四的时候,他的原话是这样的:

  虽然说我非常恨你们,但也仅仅只是局限于我们之间,我是贼你是警察,你抓我我恨你这很正常,但也仅仅只是局限于你我之间的仇恨。

  我老四一生虽然做了无数的害人的事情,但是在这方面,我还没有丧心病狂到这个地步。

  我老四如果要报复你,那肯定就是报复你或者你啊香,从来不会说,我要报复你,拿你肚子里的孩子做文章。

  啊香听到这里,不由一阵沉默,良久以后她问:真的不是你做的?

  老四回答的很坚决:

  不是我做的。

  如果是我做的我就承认了,反正我现在这个样子,肯定是必死无疑,难道我还怕多一条罪名么?

  钟天正也沉默了,久久的看着他,没有说话。

  老四龇牙笑了笑:无所谓了,你们信不信,这都已经不重要了。

  但是我还是想说,我们出来混的,不敢说所有人,但是我自己,还是秉承着一个概念。

  祸不及家人。

  我没有做报复你们孩子里的事情。

  钟天正应了一声,没有说信不信,自己从兜里摸出来一根香烟,塞进老四嘴里帮他点上,等他抽完以后,两人这才离开,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也都没有再有过交流。

  询问老四的这段事情,他们没有声张,也仅限于他们两个人自己知道,没有告诉过其他人。

  说句实在话。

  钟天正还是相信了老四说的,孩子的事情不是他叫人去做的,至于为什么相信,也是凭借着自己的感觉。

  就如同老四说的:我都是必死之人了,还怕什么多一条罪名么?

  不怕的。

  ———————————

  对于钟天正想查看卷宗的事情。

  李队长没有反对。

  “可以。”

  李队长自然是没有问题:“我这边肯定配合你的。”

  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这样吧,明天你先休息几天,我去把你的身份信息重新操作一下,卷宗的话,等你上班了我就拿给你,到时候需要重新询问嫌疑人的,你都可以亲自来。”

  钟天正之前都已经按照死亡处理了,所以身份信息需要在系统里重新修正,而且过程比较麻烦。

  钟天正也没有客气:“哎,谢谢李队。”

  “见外了。”

  李队长摆了摆手,“再说了,咱们本来就是这个工作性质,不管什么案子,都要极力的做到最严谨。”

  这一顿饭,持续了得有小两个多小时,大家都吃喝开心了这才准备散场。

  当然了。

  对于熊小彩同志跟李悦然两人达成的共识,被啊香钟天正给无视了。

  原本赵晗还给他们安排了后续的去KTV娱乐唱歌的,但是被几人给拒绝了。

  毕竟身份在这里。

  有些东西,还是不要参与了。

  晚上十点。

  钟天正啊香回到了久违的怡园小区。

  赵晗安排的司机原本是要把两人送到楼下的,但是被拒绝了,从车上下来,两人手拉手,并肩走在小区里。

  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发生了很多,就连这个老小区,也被重新修缮了一下。

  道路两边坑洼的地砖又重新铺成了红色,灯光比以前也亮了许多,暖色调的黄色灯光,将手拉手肩并肩的两人的身影拉扯的很长,紧紧的挨在一起。

  “呼..”

  啊香深深的出了口气,紧紧的抓着钟天正的手掌,语气颤抖:“其实到现在,我都觉得一切都还那么的不真实,我从来没有想到,竟然还会遇到你。”

  “我也没有想到。”

  钟天正宠溺的伸手抚摸着啊香的脸庞,在她细腻的皮肤上摩挲着:“以后不会了,一切都是真的,我还在,以后我也会在,这些日子,你承担了很多。”

  虽然啊香从来没有跟自己说过他消失以后发生的事情,但是颜昭兴把中间发生的事情详细跟钟天正说过,他对啊香的愧疚也多了几分。

  不管是来自家庭的还是来自他的乃至于孩子给予的压力,啊香一个女孩子,独自承担的东西真的太多太多了。

  如果自己真的没了。

  说句不好听的,那啊香就是守寡了。

  这对于一个才二十五的女孩子来说,想都不敢想象。

  外面的世界多花花绿绿啊,对于年轻女孩子来说诱惑力太大了,选择只认钟天正一人,啊香未来承担的压力也会更大,她的决定,无疑是非常伟大非常难的一件事。

  “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说了,我认定了你,那就是一定认定了你啊,不管你是什么样子的。”

  啊香眼中泛着涟漪,捂住了钟天正的嘴:“我想坐一会,你陪着我坐一会好么?”

  “嗯。”

  钟天正用力的点了点头,两人坐在边上的休息椅上,安安静静的,夜风微微抚过,撩动啊香的发梢。

  二十分钟后。

  两人回到家里,打开门,房间里都收拾的很好,没有任何的霉味,让他焕然有种自己每天都住在里面一样,充满了家的温馨。

  这一切,都得归功与熊小彩同志。

  当熊小彩同志听到了钟天正还活着的消息以后,那叫一个激动啊,第一时间就来到了这里,把房子给收拾了出来。

  钟飞原本想着请个家政保洁来弄的,但是被熊小彩同志狠狠的批评了:这种事情,肯定要亲自动手啊,一个外人,人家肯定也就把表面功夫做做了。

  不关是把家里里里外外重新的好好的收拾了一番,熊小彩同志更是自己连续在这里住了好几天。

  按照她的话来说:家里很久不住人的话,霉味什么就不说了,走在里面,一点家的感觉都没有,没有人气,很生冷,没有家的感觉跟温馨。

  所以她自己特地在里面住了几天,确实跟很久没人住的环境又不一样了。

  “累了一天了,今天晚上好好休息吧。”

  钟天正帮啊香把包包挂好,蹲下帮啊香把袜子脱下换上拖鞋,拿上熊小彩同志新换的洗漱用品,推她进去洗漱。

  钟天正洗漱好以后,拿着浴巾擦拭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然后拿起吹风机,帮啊香吹头发:“啊香同学,我可以提个要求嘛?!”

  啊香躺在床上,摆弄着手机:“什么要求?!”

  钟天正拨弄着啊香的秀发,娓娓道来:“今天晚上,咱们可以睡卧室、客厅、厨房、洗手间嘛?”

  “嗯?”

  啊香狐疑的看着他:“咱们现在不就是在卧室么?还有,客厅、厨房、洗手间什么鬼?这怎么睡觉啊。”

  “嘻嘻嘻..”

  钟天正龇牙笑了起来,加大了吹风机吹风的马力:“既然你不反对那我就当你答应了。”

  啊香更加迷惑了:“你还没有解释呢。”

  钟天正贼笑道:“嘿嘿,一会你就知道了...”

  “什么啊。”

  啊香翻了个白眼,又猛然醒悟,脸蛋唰的一下涌上了两朵羞红:“什么跟什么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