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789章结案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8344 2020-11-17 17:20

  天风别墅。

  这个别墅群的位置,位于新区的边沿地带,属于刚开发出来没多久的新区域。

  警车进入别墅区以后,钟天正示意司机把警笛给停了。

  其实。

  在很多人心里,可能都有这么一个疑惑:为什么警察每次出警的时候,都喜欢把警笛打开,难道这不是在给犯罪分子通风报信,告诉别人我来了么?

  如果单从这方面来看,大家的想法是正确的。

  但其实。

  警方鸣警笛出警,也是分情况的。

  案件不是非常严重的话,开启警笛其实可以一定程度上威慑犯罪分子,给他们带来巨大的心理压力,就如同每次电影中,犯罪份子一听到警笛声,下意识的就开始出现了慌乱。

  再者,这标志性的警笛,也能提示周围的路人,最大限度的给予配合,避免阻碍警方行动。

  在大案件或者十分紧急的案件,警方还是不会开启警笛的,这中间有个小小的区别:一般的大案子,往往都需要警方盯很久才能把背后的正主带出来。

  所以往往行动的时候,更多以这种普通的民用车为主,而且都是清一色便衣。

  好了。

  话题扯远了,咱们回到正题。

  钟天正坐在副驾驶,看着外面低矮的别墅群,伸手摸出烟盒来,摸出一根在手掌上敲打着:“啊香同志,你觉得,咱们会不会找到刘小帅。”

  “会。”

  啊香非常肯定的点了点头。

  钟天正龇牙调侃:“这一次你这么有自信了?”

  啊香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是的,我又行了。”

  这个别墅群虽然修建起来已经有好几年了,但其实开发并不怎么样,一路过来,路边的零售商店都没看到几个,道路上也没有什么行人。

  不过这也非常合理。

  别墅区要是跟闹市区一样,那也太不符合逼格了。

  “还别说昂,这些主播其实住的挺好的。”

  钟天正一时间显得有些无聊,主动聊了起来:“这里的别墅区,一套房子得小上千万了,哪怕是你们这些本地人,如果没有点大生意,怕也都买不起吧。”

  “嗯。”

  啊香点了点头:“没点实体的话,还真买不起,由此可以窥见,直播行业,如果开的好的话,还是赚钱的,你一点我一点,汇集到一起,那就是很多钱了。”

  “呵呵。”

  钟天正龇牙一笑,不论什么行业,只要做大了,利益还是非常可观的,所以,不管什么行业,也都是有自己的圈子的。

  很快。

  警车到达目的地。

  钟天正从车上下来,叼着还只抽到一半的香烟,眯眼看着四十四号别墅楼的门牌号,伸手上去敲门。

  门敲了好一会以后,但是里面没有任何的回应,钟天正也不气馁,跟着伸手按向一旁的电铃。

  门铃响了得有半分钟,终于能听到里面传来的脚步声。

  一侧的小门开了。

  “谁啊!”

  一个睡眼惺忪、身上穿着COS服装的女子不悦的说到,她揉着眼睛看着钟天正,视线在他帅气的脸庞上停留了一会,语气缓和了一些:“你找谁?”

  “那个,我找徐弓。”

  钟天正露出阳光的微笑,脚默默的往前迈了,把小门的门槛给抵住了,防止她一会关门。

  视线继续停留在她的身上,仔细的辨认了好一会以后,钟天正认出来了女子这是在COS的谁了。

  英雄联盟里面的琴女。

  服装、头发什么基本上差不多是还原了。

  但还有个最明显的特点,她没有还原出来,差太多意思了。

  “徐工?”

  女子愣神思考了一下,摇头道:“我们这里没有什么徐工啊王工啊之类的,你找错了。”

  “不会的。”

  钟天正视线收了回来,思考了一下,换了个说法:“我找徐杀鸭,这个你总认识吧。”

  徐杀鸭,正是他们要找的这个主播的主播名。

  “哎,你这么说,我好像记起来了,好像是有这么一个人。”

  COS琴女挠了挠头发,点头道:“他们好像是住在三楼的主播,你们认识他么?”

  “三楼的主播?”

  钟天正有些错愕:“你们不认识的么?三楼是什么意思?”

  “你不知道啊?”

  COS琴女翻了翻白眼,见钟天正一副虚心求教的表情,倒也给他解释了起来:“咱们这个别墅是租的,地面两层地下一层,二楼三楼是他们租的,地下一层是我们租的。”

  “啊,原来还有这种操作!”

  钟天正一下子恍然,原来并不是每个主播就像直播画面中看到的那般,之所以租这么大的地方,可能也是相应段位以后牌面的要求了:“那我们进去自己找他们吧。”

  “对了,还没有说你们是谁呢!”

  COS琴女视线扫过钟天正身边的啊香,再看了看他们后面的两个便衣:“你们是什么人。”说话的时候,手已经按在了门板上,随时准备关门了。

  “警察!”

  钟天正摸出证件,在COS琴女面前摆了一摆:“找他们有点事情,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

  “警察?”

  “是!”

  钟天正索性把证件放在了她的手里,COS琴女仔细了看了看然后就没有再说话了,折身让开了道路。

  虽然她没有看懂、没有看出个之所以然来。

  “谢谢。”

  钟天正冲她笑了笑,迈步进来,啊香以及两个便衣紧跟其后,进入一楼的房间,一股子怪味铺面而来,混杂了各种泡面、烟味、臭袜子味道,很怪异。

  一楼的布局,是一个大厅,然后边上有两间卧室,只不过大厅被他们摆放了好几张折叠床,上面都睡着人。

  “好吧。”

  钟天正咂舌摇头,在下面搜寻了一圈也没有看到徐杀鸭以及刘小帅,他们绕过一楼来到二楼。

  终于。

  在二楼的主卧里,他们看到了徐杀鸭,以及刘小帅。

  拉着窗帘的房间,光线有些昏暗,两人这会正睡得很香,估计昨晚上熬夜熬得很晚,刘小帅甚至还发出了打呼噜的响声。

  “没事了。”

  钟天正摊了摊手,看着还在熟睡的两人,摸出香烟来,抽开一根凳子在他们房间里坐下。

  或许是因为房间是密闭的。

  没多久,刘小帅率先醒来,伸手在鼻子前扇了扇:“谁在房间里抽烟啊,呛死了。”

  这是每一个人都非常痛恨的一点。

  不管是你是不是烟民。

  即便你是烟民,如果在你睡觉的时候,有人在房间里抽烟,很快你也会被烟味给呛醒。

  “不好意思。”

  钟天正伸手把香烟掐灭,起身把窗帘拉开,强光透了进来,刘小帅下意识的伸手挡住眼睛,好一会适应了光线以后,眯眼的打量起他们几人:“你们是?”

  “哦,对了,忘记自我介绍了。”

  钟天正伸手按着窗户边缘:“我叫钟天正,上南市的刑警,最近在处理刘小帅的失踪案,所以我现在出现在了这里。”

  站在后面的啊香,随即掏出了自己的证件。

  刘小帅盯着他们看了好几秒以后,下意识的从床上下来,鞋子都没穿就想跑,然后被两个便衣直接按倒在了地上。

  床上的徐杀鸭被动静吵醒了,一脸蒙圈的看着他们:“你们干什么!干什么!我报警了!”

  “报警?你报啊!”

  啊香摸出了手机凌空递出:“我们就是警察,我们来找的就是你,你涉嫌协助制造虚假失踪事件!”

  “你们...”

  徐杀鸭支支吾吾的看着他们,没了下文。

  “刘小帅,你自己说,你是被人绑架失踪的呢?还是你自己失踪的呢?然后借助你失踪的事情进行炒作呢?”

  钟天正折身转了过来,眯眼看着地上的刘小帅:“你说。”

  “我没有!”

  刘小帅支支吾吾的说到。

  “没有?没有你见到我们为什么要跑?!”

  啊香黛眉一挑,示意便衣把人放开:“还是说,你只是吵架赌气跑出去而已,然后张凯南朱秀梅借着这件事来进行炒作?!”

  “我...”

  刘小帅的脸蛋涨得通红,眼珠子左右转着,最后他咬牙道:“我就是跟张凯南吵架了,然后离家出走了,他们报警找我,那也是很正常的,你有什么证据就说我们这是在炒作!”

  “你有证据嘛?警官,希望你们不要血口喷人!”

  说到后面。

  刘小帅的又行了。

  说着说着,他发现自己的底气又足了:“对啊,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我们是在炒作?!”

  “呵呵...”

  钟天正怜悯的看着刘小帅:“你真把我们当成傻子了?你不想想,我们为什么会找到这里来?我们凭什么找到这里来?”

  说到这里。

  啊香已经跨步上去走到待机的电脑前,正要伸手去操作电脑,刘小帅下意识的就扑了上来,但是被啊香一个标准的擒拿直接制服:“你看,我们还没有开始找证据,你就已经慌了,你还敢说你们没有炒作?”

  “我...”

  刘小帅被便衣双手架住,动弹不得。

  “行了,等着吧。”

  啊香扫了他一眼,随即打开了电脑,很快,她就在电脑里看到了他们跟张凯南的聊天记录了,里面就有谈到过昨晚直播如何运营以及之前如何利用刘小帅一事进行事前预热炒作的。

  “走吧。”

  钟天正伸手拉住被戴上手铐的刘小帅以及徐杀鸭,拎着两人回去,至于两个便衣,则留在原地,等待后续警员过来进行现场搜查,对证据链进行提取以及完善。

  三个小时后。

  审讯室里。

  钟天正靠着办公桌,啊香则是在电脑前面负责记录,在他们对面的则是张凯南。

  “刘小帅我们已经问完了,就剩下你了。”

  钟天正扭头看着沉默不语的张凯南:“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就是这次的炒作策划者吧。”

  “是。”

  张凯南叹了口气,低下了头来。

  良久。

  他抬头看着钟天正,活动着带着手铐的双手,伸出食指跟中指夹了夹,钟天正看了他一眼,抽出一根香烟给他点上。

  在审讯这个环节,钟天正向来比较随意。

  甚至说,抽香烟这个环节,基本上在他审讯的时候,都能看到。

  “我们开直播到现在已经有十个年头了,直播行业其实是一个非常短暂的时间段,我们在进军游戏直播的第五年的时候,算是彻底的火起来了。”

  张凯南眯眼叼着香烟,仰头看着天花板:“游戏嘛,需要足够的手速跟反应力,随着年纪大了很多东西都下来了,在开直播的第七年,我们的人气在到达巅峰后开始下降了。”

  “今年,算是我们开直播的第十年了,人气虽然不说有多惨,但肯定不及巅峰时期的七分之一,你知道那种感觉么,那种你从一定高度摔下来,狠狠的摔下来的感觉。”

  钟天正的视线与他对视,点了点头:“我懂。”

  “这些年开直播,其实我们也赚了不少钱,但是呢,赚的多花的其实也挺多的,贷款买了大别墅,贷款买了豪车,我们以为我们能在衰落之前把钱赚足够的。”

  张凯南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哭笑道:“谁知道呢,谁也没有想到我们会衰败的这么快,面对那些巨额的经济压力,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我们不会其他的,这些年做直播,基本上已经与社会脱节了,好的工作工作看不上我们,差的工作,我们肯定也不会去做。”

  “就这样,突然的一天,我们看到了新闻上的炒作,其实这些年每年都能看到不少炒作的新闻,所以我们就想到了这么一出。”

  “直播嘛,肯定会有很多喷子的,所以嘛,我们觉得,这些喷子或许就是我们可以利用的点,然后我们将计就计,策划了一出在直播中吵架,然后顺理成章的让小帅消失,以此来获得短时间内的一个人气,狠狠的赚一笔然后离开这个行业。”

  “只是....”

  说到这里,他低下了头。

  “只是没有想到,你们会这么快暴露对吧?!”

  钟天正嘴角撇了撇:“这年头,太多太多你们这种想着利用炒作博人眼球的人了,说句实话,我们其实挺反感的,因为你们极大的利用了社会资源。”

  “呵呵...”

  张凯南抬头看着他,眼中微微湿润:“现在的风气,难道不是这样么?短时间内,社会风气就是这样的。”

  “我们游戏主播还好一点,多少还有点电竞操作在里面,你反观那些就在电脑屏幕前扭动身体就能轻松换取高额收益的人来说,他们才是这种风气的源头。”

  “越来越多人希望不劳而获,越来越多的人看到这种人的成功,所以也就有了越来越多人去效仿他们,通过炒作让自己快速变红,然后狠狠的捞取一笔。”

  “你说,问题真的出在了我们身上么?”

  “还是,这个风气就是这样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