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283章重合的细节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468 2020-11-17 17:20

  要说之前的推断。

  啊香是完全有理由相信钟天正的。

  但是他说凶手受伤流血的可能性不大,这就有些没有根据了。

  虽说没有在王一伟的车上提取到凶手的血迹,但是她多少还是能想当然,比如说血迹掉落在深色的纺织物上,很可能就难以发觉。

  他又如何能肯定,在哪个角落里,没有残留着凶手的血迹呢?

  “我是有根据才这么猜测的。”

  钟天正笑容不减,食指摩挲着鼻梁道:“虽然我们不知道案发现场到底发生了什么,有没有血迹不说,但是我们先前早已经就把怀疑对象设定在了杨杰身上,现在突然把这些线索串联在一起,你不觉得很巧合么?”

  “比如说?”

  啊香竖起耳朵等待。

  “比如说,我们上一次去学校走访询问杨杰的时候,你还记得他穿的什么衣服么?”

  “穿的什么衣服?”

  啊香摇了摇头:“我忘记了。”

  “可是我记得。”

  钟天正笑道:“他当时穿着一件长袖的格子衬衫,版型略微宽松,里面穿搭着一件白色的米奇T恤。”

  “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

  啊香自己是想不起来当时的场面了,更不会记得他穿的什么衣服,颜色是什么。

  “因为天气。”

  钟天正指了指自己的身上:“虽然现在天气气温略有下降,但是还没有到穿长袖的时候,即便是晚上,一件短袖T恤也足以应对,舒适度刚刚好,所以我就留意了一下。”

  啊香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是第一点,然后呢?”

  “然后?”

  “然后就是第二次了。”

  钟天正扭头看着天花板,略做回忆:“第二次晚上的时候,我们送孙沁沁去他的公寓里,你还记得他回来的时候,穿的什么衣服么?”

  “斯文类衬衫?”

  “是的。”

  钟天正点头应答:“一件浅蓝白混色的修身衬衫,这个装束很适合他的身份,当时我只是看了一眼也没怎么留意。”

  “但是,如果把他代入到我们刚才发现的这个场景里,那么他的穿着是不是就可以说道说道了呢?”钟天正一本正经的说到:“如果把他代入进去,那他穿的长袖,是不是就是为了掩盖自己手上的伤口呢?”

  啊香没有反驳,再次发问:“基本如此,你又如何断定,他手上的伤口没有流血?”

  “拜托,大佬,你能不能自己多观察观察。”

  钟天正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你当时也看到他了,他在给孙沁沁擦药的时候,行动也都非常的正常,我之所以觉得他手上的伤口不是开放性的伤口,是因为我在天台跟他抽烟的时候,我发现他的手臂行动力完全没有问题,但是,我在观察的时候,发现他的小手臂的衬衣上,有一块淡淡的暗斑,很淡很淡,就跟被谁浸了没完全干涸一样的痕迹。”

  “你是说?”

  啊香挑眼思索了一下:“烫伤?”

  “是。”

  钟天正点头肯首:“应该是类似与此类的,只需要擦药,没有伤及皮肤筋骨之类的。”

  “还有最后一点,他的医药箱里,我看到了烫伤药。”

  钟天正说出了他认可啊香猜测的关键性一点:“那支烫伤药膏开封了已经,尾部也略微扁变变形,但是铝制的外皮上,没有多大的使用痕迹,应该是新买没多久的。”

  “所以应该再查查车子,打火机类似能有温度的东西。”

  “好的。”

  啊香点了点头,立刻向有关的同事通报了一下:“不过,有点不理解哈。”她把消息发送出去,手机丢在了一边:“你发现没有,这个案子,两个受害人,都不肯说关于凶手的信息?全都是靠我们自己来得知的。”

  她说的受害者,自然是刘文韬跟王一伟了。

  这两人,确实没有对警方说过中间详细的过程。

  尤其是王一伟,更是一句自己喝多了,不记得,很迷糊就搪塞过去了,张口不提中间详细的过程,更没有他反抗的细节。

  “这个我也不知道。”

  钟天正耸了耸肩:“如果凶手是杨杰,那还能解释的过去,他们都知道凶手的身份所以才隐瞒的,不然我是想不出他们为什么要隐瞒案件的具体详细情况。”

  “行。”

  啊香点了点头,扫了眼工作小组里回馈的消息,问道:“我们什么时候再去找找杨杰,把他的手臂检验一下,看看有没有伤口?”

  “我觉得可行。”

  钟天正自然没有什么异议。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嘛。

  ……

  另外一边。

  王一伟别墅。

  那天晚上,孙沁沁偷走U盘以及把他的网站日常流水相关的东西全部盗取,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以后,他的心态俨然变得狂怒。

  其实当时在床上的时候,他只是在装睡而已,孙沁沁拿手机拍照他都是知道的,他原本想着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当中,想来个一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一手好戏,所以这才没有着急拆穿孙沁沁。

  他很喜欢那种别人偷偷的背叛他做着背叛他的事情,原本以为就要大功告成的时候,自己突然出现而给对方带来的惊吓感。

  那种场面,很有戏剧性。

  从那种场面获取的内心的心情愉悦感,远比从一开始就直接戳穿对方,要来的快乐满足的多。

  可是谁知道。

  他远远低估了孙沁沁的毅力。

  对方死也不肯交出这些东西。

  他更是没有想到会突然出现个鸭舌帽。

  更更加没有想到蹲点的警察跟着也就出现了。

  一切都变得不可控起来。

  躁动愤怒的他一直都在想着该如何把U盘取回来的时候,那两通电话跟着打了进来。

  接完电话以后,王一伟的心里就已经凉了。

  他知道,自己这一次,彻底凉凉。

  对方一场大棋早已摆好。

  而自己,其实早就是里面的一个小棋子而已。

  一连两天。

  王一伟都待在家里,根本没有踏出别墅的大门,哪里也没有去,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躺在床上,吃了睡,睡了吃,两天时间半条香烟就已经烧完了。

  今天。

  他终于动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