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206章兄弟见面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621 2020-11-17 17:20

  “啊,这样啊。”

  钟天正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了解了:“你们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HR撇了撇嘴:“开玩笑,我从毕业在这家公司了,带了六七年了,什么事情我不知道啊,HR的办公室什么风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还有他,在公司也是老油条了。”

  “好,谢谢。”

  钟天正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随机转身告别。

  “哎。”

  HR张嘴叫住了他,从兜里摸出名片夹抽了一张出来,塞进了钟天正的兜里,挨着钟天正的手臂,小声道:“交个朋友嘛,以后要是有人力变动,可以考虑一下我。”

  “哈哈,好。”

  钟天正爽朗的笑了起来:“你很有意思,不错不错,下次我会对项总夸一夸你的。”

  “那再见。”

  HR抛了个媚眼,身子挡住啊香的视线,伸手不留痕迹的在钟天正的腰部戳了一下,然后目送他们两个离开。

  “哎,你说我们的项总怎么就不这么平易近人呢?要是能像他的合作伙伴这样就好了。”

  HR看着远去的白色红旗HS7的尾灯,不由有些感慨,忧郁的摸出一支女士香烟点上,熟练的吞云吐雾。

  全程没有怎么插得上话的保安走了上来,看着汽车尾灯道,颇为懂行的评价了一句:“这个人好像也不怎么样嘛,才开了这么个红旗车,跟项总的S级比起来,底蕴还是差了很多啊。”

  “你懂个屁,别一天到晚的跟个女人一样,只知道用车标分汽车的等级好嘛。”

  HR毫不留面子的反驳道:“这个车也不便宜了,顶配能到四五十万左右,虽然价格比不上S级,但这是国产车,有些人就喜欢这个调调你懂不懂?”

  “呵呵。”

  保安讪讪一笑,把刚才那盒中华塞进了女子的手里:“对对对,你说的都对,上次让你给我介绍妹子的事情怎么样了,我的终身大事可就全拜托在你身上了。”

  “还别说,我们刚来了个毕业的妹子,长得很水灵。”

  “说说看。”

  保安热情的帮她再次点燃了一支香烟。

  ……

  车上。

  钟天正驾驶着从颜昭兴那里借来的红旗HS7,把玩着方向盘:“这车子开起来倒是也还不错嘛,挺稳的,视野也开阔。”

  “那是当然。”

  啊香斜靠在副驾驶上,揶揄道:“跟你那个神车QQ比起来,肯定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底下。”

  “那不也是没有钱换新的不,老爷子只赞助了这个啊。”

  钟天正龇牙一笑,扭头看向啊香:“小伙子,刚才表现的很好嘛,欧巴都会喊了,再叫一句来听听。”

  “哼,你就使劲占便宜吧。”

  啊香耸了耸琼鼻,不予搭理他:“你说她一个HR怎么会知道的这么多啊?”

  刚才的那番不经意间的对话,无疑也透露了很多信息。

  项宇飞项宇城竟然是同父异母的兄弟,这无疑是最让人震撼的,这一点可是之前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

  再者。

  他们说他们兄弟之间有传闻说不和谐。

  虽然说传闻一般都是以讹传讹,但是也不排除有一定的可信性,这样无疑也跟他们的推断有所吻合。

  今晚的交谈,大规模的验证了钟天正的猜想。

  “如果今晚他们跟我们所说的是真的,那你的猜想就有可能成立了,项宇飞的动机就在这里。”

  啊香眨着眼睛,非常认真的分析到:“他要挟项宇城作案,而他们家家教很严格,项老总肯定对项宇城彻底失望,重点培养项宇飞,也只有这样,才能彻底的把项宇城踢出去,他自己一人顺利的掌控公司。”

  女人的联想力很丰富。

  不过只言片语之间,一场如同电视剧里的深宫斗剧,豪门之家总裁权力争霸尔虞我诈,不惜一切手段把对方踢出擂台的场面就已经勾画出来了。

  不过这个描述。

  却是当下最合适的解释。

  如果是这样,项宇飞用什么来要挟项宇城呢?

  要知道,违法可是大罪。

  更何况是杀害他人的这种极端违法行为。

  这一点。

  很明显他们都无法知道。

  知道这个原因的人,只有两个。

  一个人是怀疑对象项宇飞。

  另一个人就是是病犯监狱里的项宇城,而且现在还不知道真疯还是假疯了。

  “该怎么撬开项宇城的嘴呢?”

  钟天正握着方向盘,陷入了思考当中。

  ……

  第三天.

  病犯监狱。

  会客室里。

  项宇城项宇飞相对而坐。

  医生嘱咐一句,就先行离开了。

  “我的好弟弟,好久不见。”

  项宇飞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看了眼墙上正对着两人的监控,视线落在了呆滞的项宇城身上:“想起来,我应该已经很久没有来看你了,这真是我这个做哥哥的失职啊。”

  项宇城瞳孔涣散,根本没有聚焦,如同一个死人一般坐在椅子上,没有任何的回应,嘴角往下流着涎水。

  “也不知道你在里面受了什么刺|激,竟然会精神错乱,我真的很抱歉。”项宇飞双手撑在桌面上,身子往前一探:“你说你是真的精神失常了还是假的失常了呢?我有点好奇啊。”

  “也怪我,没有好好教育你这个弟弟,让你当年做了傻事,再也回不了头了,原本我以为我可以运作,但是谁知道这个案子影响极其恶劣,根本运作不了,最好的辩护律师来也没有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被判了无期。”

  项宇飞眼睛微眯,锁定着项宇城的表情:“不过,如果我告诉你,这个案子的律师,我跟他说的是杀人影响恶劣,辩护就是狡辩,这不符合我们家的家教,争取不判死就行了,你怎么想?”

  “唰。”

  项宇城的表情依旧没有任何的变化,但是原本涣散的瞳孔,忽然就聚焦在了一起,急速收缩。

  这一幕变化,没有逃过项宇飞的眼睛,被他清晰的给捕捉到了。

  项宇飞嘴角上浮,勾勒出一个弧度。

  他摘下自己的眼镜,伸手从兜里摸出一包纸巾,一丝不苟的开始擦拭,擦拭干净后然后带上,恢复了那副文质彬彬的样子。

  “好,那今天的探视就到这里为止吧,我下次再来看你。”

  项宇飞起身,折身走到项宇城的身边,抽出纸巾开始给他擦拭嘴角的涎水,下巴紧挨着项宇城的头顶,背对着监控,一字一顿的说到。

  “现在的情况对我很不利,有几条狗咬我咬的很凶,你说,你怎么就成了精神失常了呢?怎么不直接死掉,那样多好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