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819章阿询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4768 2020-11-17 17:20

  

  就在钟天正琢磨着,去查看从公寓入口出来到马路上的这段监控的时候,啊香师心语小组那边,传来了最新消息。

  “没有!”

  啊香皱着眉头做出汇报:“事发当晚前后三个小时,围绕公寓的这几条马路上的监控我们已经全部查看完毕了,但是没有发现到可疑人员的身影。”

  “没有嘛?!”

  钟天正的眉头一下子也蹙在了一起:“不可能吧?明明我们已经查到了他离开的路径啊。”

  “确定,没有!”

  啊香无比肯定的摇了摇头,拿出Ipad把安家公寓的卫星版地图放了出来:“你看它的地理位置,这一片以前都是工厂来着,现在都已经拆除了,它本身就在工业园里面,周围也没有什么茂密的丛林。”

  “周围这一带都是空荡荡的,不管他从哪里跑,最终都要出现在马路上的,但是周围附近的马路我们全部都看完了,也没有发现任何人从这里面出来,他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是么?”

  钟天正身子往后一靠靠着座椅靠背,手指在桌面上敲击了起来,简单的斟酌以后他做出命令:“你们安排几个人继续往下看监控,看看他是不是没有爬墙出来以后没有立刻离开。”

  “好的。”

  师心语点了点头,折身去做去了。

  “你这边有什么新的发现?”

  啊香看着思考中的钟天正:“查出什么了?”

  “你帮我把这几个人找来,或者询问一下他们当天的情况。”

  钟天正递出一张纸条,上面把案发当晚黄珊珊死亡时间左右离开的这三个人的名单交给了啊香:“询问一下他们当天都在哪里?哪个房间,离开以后又都去了哪里。”

  “好的。”

  啊香接过这张名单,招呼着小张两人出门去了。

  钟天正折身来到室外,摸出香烟来点上。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

  等待目前手里掌握的所有的线索有进一步的进展。

  下午。

  技术部门最先传来消息。

  公寓围墙外面发现的线索,根据技术勘察部门以及足迹学专家的等一系列验证以后做出了一个基本的判断来。

  “嫌疑人的身高应该在一米七五左右,男性,二十五岁上下,体重一百二到一百三十斤左右,偏瘦,根据脚印来看,应该是欧码42码的鞋子,根据鞋底的花纹,通过对比可以判断,是耐克牌运动跑步鞋。”

  对于精通足迹学的人来说,通过脚印可以判断出很多东西,比如说年龄,年龄判断相对复杂很多,需要根据足部形态啊、步伐特征啊、步态特征等等一系列的东西做出推断的。

  钟天正看着报告单上列举出来的信息。

  脑海里。

  宗师级的空间构想力发散,一个成年男性被完美还原在他的面前,看不清面容。

  摆在他面前的,还有另外一份报告。

  关于线绳的鉴定报告。

  钟天正的视线停留在了这份具体的详细报告上。

  报告有两份。

  第一份:

  钟天正送给技术部门的那根线绳,经过检测,成分与黄珊珊死亡现场门栓上发现的线绳纤维完全吻合。

  换句话来说。

  黄珊珊死亡现场,犯罪嫌疑人用的工具,就是这个材质的,或者说就是这种绳子。

  第二份:

  在围墙上发现的这个类似与网鞋鞋面上的纤维残留,经过分析,结果与钟天正的猜测相吻合。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线索,正好也与鞋底的印记分析相吻合对照。

  只不过。

  钟天正的视线却并没有停留在第二份上,而是一直盯着第一份检测报告查看,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好几秒钟以后。

  钟天正给师心语发了一段消息:“师心语同志,你帮我调查一下这个人的资料...”

  消息发出去以后,钟天正看着电脑屏幕思考了一下,继续打字:“不光是要他个人能在系统里面查到的资料,最好还能弄到他一些没有登记进去的资料,比如说个人关系啊之类的,不行你就把他的个人社保缴纳公司信息给我。”

  “没问题。”

  师心语那边很快就回复了消息,并坐在自己的工位上往钟天正这边看了看,两人对视了一眼,钟天正打了个OK的手势,示意她尽快。

  随着手里掌握的信息逐渐多了起来。

  钟天正简单的思考了一下,取来了黄珊珊装在证物袋的手机,他们早先从黄文涛那边获取到了手机密码,把手机解锁以后摆放在了桌上。

  同时,他也让人去传唤黄文涛来警局了,在这个等待的时间里,他准备先行查看黄珊珊的手机。

  “如果是你的话,那么你们之间肯定是有什么交集的才对吧?”

  钟天正嘴里喃喃自语,拿出手机随意的翻动了起来,脑海里已经有了大致的信息,他先是查看了黄珊珊的个人手机微信等社交账户。

  如同啊香之前说的一样,这上面很多软件都显得非常干净,没有什么社交记录,就连一点正常的订阅号推送都没有,很明显,凶手杀死黄珊珊以后特地做了手脚把她的手机清理过了。

  微信里面的钱包也非常的干净,少有支付痕迹,看上去黄珊珊用支付宝更多一点。

  不过。

  钟天正并不着急,把这些软件全部扫了一遍以后,他摸出香烟来点上,这才伸手点开黄珊珊的支付宝。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支付宝这个记录你一定没有删除。”

  钟天正似是喃喃自语,又似乎是早就有所预料,当他进入支付宝以后,点开了支付宝账单,然后开始查看起月度账单来。

  月度账单里面有很多的明细。

  钟天正非常有目的性的做了一些账单筛选,这种日常消费的被他排除在外,他只要一个转账记录。

  月份里面没有。

  年份账单也没有。

  “黄珊珊跟黄文涛两个人谈男女朋友谈了三年的时间,那最近的这两年里,他们肯定没有什么交集的才对。”

  钟天正在脑海里简单的做了一个分析以后,这一次他的目的性更加强烈了,直接跳到了黄珊珊跟黄文涛刚谈恋爱时候的第一年,自言自语道:“一般来说,如果一个人的上一段感情没有快速的走出去的话,那么可能她们刚分手的前几个月,可能还会有所交集。”

  果然。

  现实并没有出乎钟天正的意料。

  在这一年的账单种,钟天正看到了几笔大额的转账,总共是六笔,前四次每次都是一千的转账,第五次是两千,最后一次则是五千。

  这是双方这一年里的转账记录,看上去最后一次的五千转账,有点类似与最终一次的结束。

  “**询”钟天正看着屏幕上这个被隐藏起来的名字,嘴角上浮,然后继续把账单往前面翻动,越往前翻动,黄珊珊跟这个名叫**询的人之间的转账记录也越来越频繁,大大小小的都有,小到五十一百,达到一两千这种。

  而且。

  多是以黄珊珊给对方**询转账为主。

  钟天正表情阴晴不定的看着这上面的转账记录,大致的猜想到了什么。

  没多久。

  黄文涛到了。

  钟天正在会客室见到了他。

  黄文涛这个人,还是跟之前一样,看上去睡不醒的样子,头发很凌乱也很油腻,黑眼圈依旧浓郁,看来这些日子,他依旧没少奋斗在网吧里。

  “抽根香烟。”

  钟天正伸手摸出香烟盒来,给他递了一根过去。

  “呵呵。”

  黄文涛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接了过来,叼在嘴里裹了一口,这才说话:“怎么的?案子查出来了,知道不是我做的,现在来跟我说好话,让我不要投诉你?”

  他又裹了口香烟,吐出一口细长的烟线:“你放心好了,我们没有那些所谓的动不动就投诉的人那么无聊的,你们也是为了破案嘛,这种心情我也是能理解的。”

  “如果要是破案了的话,我们通知的是黄珊珊的家属,而不会是你,我觉得你并不怎么关心黄珊珊,你也不是她的直系亲属。”

  钟天正不留面子的反驳了他一句,跟着说到:“这次叫你过来,有两个事情。”

  “第一:把你的手机给我,我看看你的支付宝以及微信,需要看到你个人的一个转账跟消费记录。”

  黄文涛不屑的耸了耸肩:“呵呵,我这种吊丝,消费记录有什么好看的,都是小打小闹。”

  “给我。”

  钟天正伸出手去。

  “给你就给你。”

  黄文涛看了钟天正一眼,随即摸出了自己的手机递过来:“看吧看吧随便看,我里面没有什么钱,花呗还欠了好几千呢。”

  “花呗透支这种东西,还是少用的好。”

  钟天正说了一句便不再看他,把他的手机跟黄珊珊的手机摆在了一起,然后查看起他的个人消费记录,并与黄珊珊的进行比对。

  插一句画外音。

  不得不说。

  黄文涛之前对黄珊珊还是非常不错的,支付宝里面很多的消费场景,都是跟黄珊珊有关,中间有不少给黄珊珊代付的记录。

  两人的消费记录进行一比对。

  后面的没有什么异常。

  最有争议点的依旧是黄珊珊跟黄文涛两人刚开始在一起没多久的时候,也就是第一年。

  钟天正找出了黄珊珊支付记录里面的几笔,摆在了黄文涛面前:“这三天三笔酒店消费订单,你还有印象嘛?”

  这三笔,是上南市一家快捷酒店的消费记录。

  但是这三天三笔的消费时间段里,黄文涛并的手机里并没有什么消费,顶多就是一家烟酒便利店的消费记录,都是固定的十五块,应该是买香烟。

  “这我哪里还记得!”

  黄文涛抬了抬眼皮子扫了一眼:“好几年前的事情了,我不记得了。”

  “我帮你回忆。”

  钟天正倒也不在意,如果就这么问的话,确实有些唐突,就算是钟天正他自己本人,也记不起三年前的消费了:“这三天三笔的消费记录,都是在一家快捷酒店里消费的,我看了下时间,是你跟黄珊珊确认男女朋友关系的第一个月差不多四十天的样子。”

  黄文涛留给了他一个眼白:“然后呢?!”

  钟天正也不拐弯抹角:“我直白点说吧:你们在一起,第一次开房是什么时候?!你也不用跟我说不知道,从你们的消费记录上看,你应该给黄珊珊花了不少的钱,你肯定是在乎她的。”

  “这件事,想必你记得也非常的清楚。”

  钟天正说到这里,没再说话,身体靠着椅子靠背,裹了口香烟,手指很有节奏的在桌面上敲击着,等待他的回答。

  黄文涛看了钟天正好几秒钟,咧嘴笑了笑:“好吧,我确实记得,我跟她在一起的第三个月开的房,发生了关系。”

  “不愧是警官,辨析力这么强。”

  说到这里,黄文涛顿了一下:“只是,你不觉得,你的观察力用在这上面,是不是太无聊了?在别人的伤口上撒盐,你很快乐?”

  在他看来。

  钟天正刚才说的,无疑就是间接性的在告诉他:黄珊珊跟你黄文涛刚在一起的时候,还在跟别的男人开房。

  “我没有那么无聊!”

  钟天正无所谓的摊了摊手:“我只是在调查我想要的东西罢了,从你的回答中,我已经知道了我想要的信息了。”

  “呵呵。”

  黄文涛冷笑了一声,重重的裹着香烟没有说话,但是他的脸色已经变得有些难看了。

  “我的第二个问题:你认识的人里面,有没有一个叫某某询的人?名字里面最后一个字带询。”

  钟天正抛出了自己的第二个问题。

  他的这个问题一说出口,对面黄文涛的脸色再次一变,面部表情明显的滞了一下。

  “看来是认识了。”

  钟天正解读出了他的表情:“这个人是黄珊珊的前男友对吧?你见过嘛?”

  “是。”

  黄文涛看着钟天正,看了好几眼以后:“是的,我听过,但是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我没有见过他。”

  “我只是在黄珊珊的口中知道的,她叫他阿询!”

  “而且她每次发病的时候,嘴里都会叫着阿询、阿询!”

  此话一出。

  钟天正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喜欢我要做超级警察请大家收藏:()我要做超级警察更新速度最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