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672章特意的留空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542 2020-11-17 17:20

  

  尸检不是钟天正的强项。

  沈梦溪还没有到来之前,这具尸体只能先放在这里,等待正主来给出定论。

  “滋滋滋...”

  钟天正踩着地面往里面的主卧室走去,套着一次性塑料鞋套的鞋底踩在还没有干涸的血水上,发出让人很不舒服的摩擦的声音。

  进入主卧。

  铺着进口羊绒地毯的地面没有被鲜血浸染。

  整个卧室里的摆设非常的整齐,没有任何的翻动痕迹,这跟钟天正在外面看的一样,室内没有翻动的痕迹。

  换句话来说。

  凶手肯定不是求财的。

  “啧啧,这个死者李亿广有点东西啊,生活品质只能用奢华二字来形容。”

  跟在后面的小李在卧室里扫了一眼,咂舌道:“你猜猜他这个灯得有多少钱?”

  小李的态度,就已经彰显出这家主人的不俗了。

  钟天正挑眉,说到:“这灯是爱马仕旗下的圣路易斯水晶吊灯,大概要二十万。”

  “还有,咱们进门的那个门,全进口的迪瑞装甲门,确实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

  小李惊叹了一声:“可以啊,正哥你了解的还挺多的嘛。”

  “呵呵。”

  钟天正笑了笑,并没有解释。

  我会告诉你:我的眼睛自带百度百科?全景扫描,只要稍稍打量一下,系统就会自动提供出物品的信息。、

  “行了,别扯这些没用的,赶紧跟进一下屋里的情况。”钟天正折身出去,开始在大平层里捉起了迷藏。

  整整花费了近二十分钟,钟天正总算把死者李亿广的住所全部查看了一遍。

  一个一个角落的走过来,室内所有的摆设都显得非常正常,留存着正常的生活痕迹,并没有什么翻动的地方。

  也没有发现任何的有用的线索。

  换句话来说。

  凶手在进入室内以后,直接就对李亿广动手了,实施残忍的作案过程,然后关门离开。

  大平层里,整个地面都已经被血水拖过一遍了,掩盖了地上的拖动痕迹,已经无法确定凶手是在哪里对李亿广进行电击击倒以后,把他拖进主卧的浴室里进行作案,但这个并不是非常重要了。

  一圈走动下来,钟天正只发现了一个线索。

  凶手是在有选择性的拖地。

  整个大平层里,除了铺上地毯的地方,其他只要是大理石的地面,均被血水浸染的拖把拖过。

  但是在这些大理石的地面上,有好几处地方,却都留空了。

  比如说。

  客厅的沙发周围,并没有血水。

  浴室的浴缸周围,也没有。

  近深得有五米的厨房,挨着橱柜的地方,也没有被血水拖染过。

  再最后。

  钟天正现在所站立的这个大阳台,也特地留下了几处方型的空地没有被血水所浸染。

  这是为什么?

  钟天正站在被血水包围的干净地面上,看着阳台外一江之隔的上南市地标性建筑三件套,陷入了沉思。

  脑海里。

  宗师级的空间构想力发散,很快就把整个大平层迷你化构建完成,数字化的钟天正站在空间顶端,看着大平层的里面,直接跳了进去,出现在门口。

  在数字化钟天正身边。。

  看不清面容的凶手乘坐入户电梯进来,来到门口,伸手敲响了迪瑞装甲门。

  李亿广听到敲门声,从客厅里过去,把门打开,看到男子以后,转身往里面走去。

  凶手拎着自己手里的包包,跟着进去,套上鞋套以后,看着背对着自己的李亿广,伸手摸兜,拿出了一次性橡胶手套来给自己套上,然后摸出电棍。

  “哒哒哒...”

  凶手突然步伐加快,出现在了李亿广的身后,手里的电棍“劈里啪啦”一声响,直接怼在了李亿广的后腰上,整个人被电击以后,身体抽搐发抖,持续了得有三四。

  秒跳动的电弧打在白衬衣上,由于时间过长,白衬衣电击变黄。

  “你,你...”

  李亿广身体一僵,试图着扭头往后看去。

  “滋啦!”

  凶手再次抡起电棍,打在了李亿广的后颈部处。

  李亿广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彻底昏了过去。

  身下。

  黑色的西装裤流出一地淡黄色的液体,散发出一股子骚味。

  凶手面无表情的看了眼地上的李亿广,把帆布包放下,双手架着李亿广的胳膊下腋,穿过厨房,小餐厅,越过主卧的书房进入主卧的洗漱间。

  凶手把人丢在地上,扭头看了眼左边的衣帽间,随即把人架起放进了浴缸当中,摆放端正以后打开龙头放水。

  很快。

  浴缸的水就放到了一半的水位,凶手自兜里摸出一把锋利的小刀到,架在李亿广的脖子上,抵在他的皮肉之上,用力划。

  脆弱的皮肉在锋利的刀刃前,如同纸一般被割开,喷洒出来的鲜血溅射而出,喷了凶手一脸,喷洒在淋浴间玻璃上的血迹顺着光滑的玻璃缓缓留下。

  数字化的钟天正站在边上,下意识的跳开了,以躲避飞溅过来的鲜血。

  鲜血喷溅了片刻,逐渐趋于平缓,顺着李亿广的脖颈缓缓往下流,浸染进浴缸的自来水中。

  原本透明的水面,逐渐变得猩红起来。

  凶手做完这一切,等了好一会,折身出去,开始在室内寻找了起来,不多时拿过一套拖把,低头往拖把桶里舀水,开始拖地。

  近三百多平的大平层,整个拖地过程,持续了得有近十来分钟。

  数字化的钟天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正在客厅里低头拖地的凶手,眉头微皱。

  凶手在拖地的时候,特地在一些地方做了留白处理,故意不去拖地,血染的地面,这几处干净的地方跟鲜红色对比明显。

  他实在是不理解,凶手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

  很快。

  整个室内都被凶手处理完毕,他拎着自己的帆布包放在门外,自室内往门口拖动,所有地面全部处理完成,凶手把拖把丢在了门口,关门离开。

  数字化的钟天正,跟着进了电梯。

  两人从电梯里出来。

  单元楼的保安正低头在跟对讲机里说着什么,看到凶手下来,只是扫了一眼他,然后继续忙着手里的工作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