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324章一个自媒体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430 2020-11-17 17:20

  郭晨顺着楼梯快速的走了上去,很快就到达了五楼。

  他伸手敲门,但是里面无人回应。

  再次重复敲门,依旧无人回应。

  “这么晚了还不回来,跳个鸡毛的广场舞。”

  郭晨骂了一句,顺着楼梯台阶就坐了下来,点燃一支香烟抽了起来。

  等待了十分钟左右。

  郭晨拍了拍屁~股起身,折身从楼道出来,顺着进来道路,再次翻越侧门,来到了马路上,用手机叫了台网约车。

  五分钟以后。

  一台黑色的荣威停在了郭晨的身边,郭晨拉开车门上车。

  荣威车刚开走不久,后脚陈菊花拉着载着音响的小拖车,出现在了后面。

  ……

  “也就是说,你当天晚上,你并没有见过死者陈菊花?”

  钟天正放下笔来,眯眼捕捉着郭晨的表情:“你没有见过她,所以她也不是你杀的,对吗?”

  “对,就是这样。”

  郭晨连连点头,快速的解释到:“在楼道等待的时候,我就在想,再找她事情肯定也不会就这么结束的,所以我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离开了,后续再想办法怎么处理。”

  “狡辩,你再继续狡辩!”

  陈龙就沉不住气了,张嘴大骂:“草泥马,事情就是你干的,你装你吗呢!”

  “安静!”

  钟天正呵斥一声,皱眉扫了眼陈龙,视线再度扭转到郭晨的身上:“也就是说,你临时改变了主意,所以跟陈菊花的死,没有任何关系。”

  “是的!”

  郭晨再次点头确认:“事发当晚离开的时候,我叫的是网约车,我的支付宝里还有订单的记录,我们可以联系当天晚上接这单的司机,他可以给我做证明,十点多的时候,我还在他的车上,我有不在场证明。”

  “是吗?”

  钟天正停下笔来,陷入了思考。

  如果郭晨说的是真的,那么他凶手压根就不是他,死者陈菊花提供的尸体语言那就没有任何意义了,无论是她身上的伤痕还是指甲里残留的皮屑,都只能跟郭晨当天下午的冲突相吻合。

  那凶手会是谁?

  他的作案动机会是什么?

  以这种残忍手段把陈菊花杀死,还往尸体上撒钱,这个动作说明,他们之间肯定有什么牵扯跟关联的。

  还是说。

  他一开始的判断是错误的。

  凶手故意往尸体上撒钱,为了就是利用这个明显的动作,故意转移他们的视线,引导他们一个错误的调查方向?

  关于郭晨所说的事情的真实性与否,这需要一个后续的调查过程,他出入过案发现场,所以,他得暂时配合警方的调查验证才行。

  即便是这样。

  这个案子还在调查初期,他们一家子表现出来的一幕,就已经足够让钟天正啊香大开眼界了,人与人之间,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嘛?

  即使是自己身边的亲人,也都只是他们追求欲望的一个工具或者是猎物?

  ……

  案发后第六天。

  陈菊花被割喉案,依旧是没人任何实质性的进展。

  钟天正早之前调查获得的这些线索,随着警方的调查以及当事人的配合,皆没有任何的问题,案件到了这里,似乎陷入了僵局。

  “你的视线可以试着转移一下了。”李组长也给出了指导意见:“也许,凶手在现场撒钱的动作,只是为了误导调查方向,有没有可能是其他的作案动机?”

  “其他的作案动机?”

  钟天正看着手里的案件相关,摇了摇头:“死者身上带着金首饰,凶手没有拿走,而且是在陈菊花还没有开门的时候就已经动手了,那肯定不是为了求财。”

  “情~杀,应该也不大可能,死者的社交活动基本上就那么些个,唯一跟她感情上有关系的广场舞大爷,也被排除了。”

  “她肯定还有什么事情,得罪了什么人,人家来找她算账来了?”

  李组长点了点头,对钟天正的说法表示认可:“陌生人的作案动机多是求财,但是对方并没有拿走她的钱财,所以陌生人排除在外,但如果是熟人的话,那牵扯的面也太广了,你永远也不知道,你因为什么事情得罪谁,很可能只是一件小事,就把人得罪了然后对方做出极端的报复行为,哪怕是要了你的命。”

  “哎,你们两个,过来看看这个。”

  师心语坐在办公桌前,冲李组长钟天正招了招手。

  “啥?”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师心语桌子前。

  钟天正把桌面上摆着的机器猫往后右边移了移:“拜托,恶魔同志,能不能把你的机器猫收一收,摆的太多了,都挡住视线了。”

  “哼,你管不着。”

  师心语耸了耸琼鼻,不以为意:“您老人家也是看不到,可以选择不看。”

  “得,说正事吧。”

  钟天正搞不过她,只能作罢。

  “这个陈丽,好像有点毒舌哎。”

  师心语把视线转移到电脑屏幕上:“你们看哈,我浏览了陈丽这个公众社交账号,她是以毒舌出名、曾经小获流量的自媒体,曾经她的文章里,就有这么几篇文章哈。”

  师心语快速的拉动着电脑页面:“三年前连续有几段文章,说的都是一个撞了老人然后拒不赔偿的事情,她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都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指责当事人的,维护被撞者,下面无数的跟帖表示声讨支援。”

  “我瞅瞅。”

  钟天正伸手抓过鼠标,开始点击操作起来,一目十行快速的浏览着。

  不得不说。

  陈丽这个人,还是有点东西的。

  或者说,她很会骂人,言语尖锐却能不带任何一个脏字的。

  文章下面,是无数的跟帖,全部都是赞同楼主的。

  “你就看完了?”

  李组长还只看到一半的时候,钟天正就已经结束了,索性他也不看了:“你说说,这个事情,怎么回事?”

  钟天正挑眉:“简单点说?”

  “对,一句话概括。”李组长点头。

  “文章的中心意思就是:她妈被人骑电动车撞了,然后对方拒不赔偿,她发文声讨。”

  “陈菊花?!”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