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834章笑死我了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8143 2020-11-22 21:42

  “我特么心态崩了呀”钟天正一脸懵逼,女人的瓜皮被啊香给诠释到了极致有没有。

  钟天正弱弱的组织了一下自己的语言,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小心翼翼的“我从来没有说过你胖”前面就到目的地了。

  车子缓缓开进一栋商品房小区。

  “从来没有说过我胖”啊香轻哼一声,眉头簇在了一起“我问你的是你是不是嫌弃我胖了,你这么回答,那换句话来说,你是不是就觉得我胖,但是你一直没有说出来对吧”“我特么”钟天正险些一口老血吐了出来,把车子停在目标单元楼外的停车位上“我没有,真的,你是祖宗行不行。”

  “呵呵,我还记得呢,某些人之前说啊,你现在这个体重刚刚好,一百二到一百三的体重区间都不胖的,还说这样子很好,摸起来很有肉感,肉肉的,很舒服。”

  “现在倒是好了,开始嫌弃我来了。”

  “呵,男人”啊香傲娇的抬起下颌,双手手臂架在一起“都怪你,一直蒙蔽我说不胖,明明我胖了你骗我说不胖。”

  说到这里。

  她话锋突转,幽幽的看着钟天正“所以说你明明知道喝奶茶会很容易长胖,长肉的,所以刚才我喝奶茶的时候,你为什么不阻止我”“”

  钟天正正准备开门下车的手搭在门把手,直接就愣住了“我为什么不阻止你是您老人家自己买的好吧,我就出门抽了根香烟回来,你们就已经喝上了,我能怎么办”是的啊。

  钟天正同志现在非常的委屈。

  你不给我买,你自己喝也就算了。

  现在倒好了。

  你倒是怪起我来了为啥啊天理呢“哟听你的语气,你现在挺委屈的呗钟天正同志”啊香傲娇的轻哼一声,看着站在门口,摸出香烟来的钟天正“我现在再次宣布钟天正同志,你下个月跟下下个月的烟钱,全部没收充公,扣完完”“我”钟天正拿着香烟的手一顿。

  “你不服”啊香示&威性的看向他,目光挑衅“你要是不服,那就我就继续宣布,你下下下个月的烟钱也没有了。”

  “不不,小祖宗,我太服了”钟天正原本挤压扭曲在一起的五官舒展开来,讪讪的陪了个笑脸“您老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好吧,一切都是您做主,您说什么都是对的,我有罪,就应该让您来惩罚我。”

  “嗯”啊香满意的点了点头,非常满意钟天正的这波满满的求生欲操作“那行吧上去了上班时间注意不要聊跟工作无关的话题。”

  “hat”

  钟天正现在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女人,什么叫蛮不讲理的女人。

  看着走进单元楼里啊香妙曼的身影,他小声的嘀咕了一句“那啥趁着现在还没有确认收货之前我能不能申请退货。”

  “嗯”啊香修长的大长腿迈在半空中又收了回来蹙眉大大的眸子闪着光亮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你刚才说什么退货退什么货”“啊没,没有”钟天正感受着铺面而来的杀意,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忍不住打了个摆子。

  恐怖如斯。

  这就是瓜皮娘们的力量嘛。

  “咳咳”钟天正把香烟掐灭在电梯门口的带烟灰缸的垃圾桶里,两人一前一后的进入了电梯里面。

  “你说这个李长远,一会会是什么反应”啊香收拾心情比钟天正快多了当然了,这也主要是她在刚才的交锋中占据着浓浓的优势“他肯定会很反感我们两个的,按照他们的那个作风来的话。”

  其实。

  啊香私底下就曾经跟钟天正吐槽过她很嫌弃李长远这种人,做的事情简直了。

  在一定程度上来说,她还是比较认可邹泽询说的一些话。

  比如说如果没有他,没有发生这些事情,那么或许邹泽询现在跟黄珊珊还是好好的呢,当然了,任何事情都没有绝对而言嘛。

  “不管他是什么反应。”

  钟天正摇了摇头,视线落在了啊香怀里抱着的透明文件袋里面“我们只是单方面的来通知他而已。”

  是的。

  他们只是做一个正常的例行询问,然后再问问李长远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再然后就是进行一个后续的跟踪了。

  如果没有什么异常情况,那也就只有一个后续的跟踪,不可能存在什么警方保护。

  很快。

  电梯上升到了十一楼。

  二十四层楼的商品房,十一楼这个位置,不高不低。

  钟天正伸手拉住走在前面的啊香,手掌拽住她的手臂把人拉到自己的身后“我来吧。”

  “哼。”

  啊香轻哼一声,嘴角却不自主的往上微微一浮。

  门开了。

  房间门口站着一个二十六七岁的年轻男子,蓄着一头的长发,个子不高也很瘦,黑眼圈非常的浓郁,晋升状态不是很好,应该是个熬夜型经常选手。

  “你们是”年轻男子上下打量了一下钟天正跟啊香。

  “李长远”钟天正身子往前探了探,出示了自己的证件“我们是新区这边的刑警。”

  “刑警”年轻男子间接性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你们找我&干什么有什么事情”“没事。”

  钟天正刚刚说完。

  “啪。”

  门一下子就被他从里面给关上了。

  “呵呵。”

  钟天正龇牙一笑,看了看啊香,两人视线对视,钟天正无辜的摊了摊手,耸肩再次伸手敲门。

  敲了好一会。

  里面的李长远都没有再开门的意思,钟天正不厌其烦,继续伸手敲门,持续了得有一分钟,对面的邻居都听到声音出来了。

  在钟天正的不懈坚持下。

  李长远终于再次打开了门“你们好烦懂我的意思嘛再继续再这样敲下去,你信不信我报警了”“报警”钟天正看着戾气十足的李长远,龇牙笑了笑“犯不着吧我们只是一个正常的询问事宜,你有义务配合。”

  李长远深呼吸一口,呼吸很重,看上去非常的不开心,非常的暴躁“我很烦你们这些当警察的,穿着那身皮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莫非就因为黄珊珊那件事,你就这么怨恨我们警察”钟天正似笑非笑,直奔主题,丝毫没有给他留面子,直戳他的痛点“因为这件事你被抓了,所以你烦我们”是的。

  黄珊珊这件事,应该是李长远这辈子最大的痛点了。

  从邹泽询的口供中来看,黄珊珊那件事事发的时候,李长远那时候还是住的独栋别墅呢,现在他住的这个商品房,虽然说不上条件有多差,但是相比起那个独栋别墅来,肯定是要差的,而且差了很多。

  由此也可以窥探出一些信息。

  李长远这件事,肯定给他带来了非常不好的影响,乃至于他的家庭,他父母的公司,可能就是因为他的事情受到了影响。

  不然。

  他现在也不会常住在这个商品房里面。

  商品房跟独栋别墅比起来,那可是完全两个品质。

  “你有病吧”李长远的脸色一下子变了,棱着眼珠子瞪着帅气的钟天正“有病就尼玛吃药去,别来烦老子,草了臭沙&比”说完。

  李长远再次伸手关门。

  这一次。

  却被钟天正给伸手拦住了。

  钟天正掏出自己的证件,在李长远的面前展示了一下“新区这边的刑警,这次过来,是要就黄珊珊的事情跟你说上一说,你得配合。”

  李长远冷冷的看着钟天正“我为什么要配合你们”说话间。

  他手臂的力气再次加大了几分,只不过门却被钟天正抵住,纹丝不动,他这种身板跟体格,在被强化过的钟天正面前来说,简直就是不值得一提。

  “你们想干嘛”李长远的脸色一下子再度变得更加的阴郁了“刑警就了不起想强闯民宅我打电话报警了”说着,他还真的就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手指快速的点动着屏幕,准备拨打110报警电话。

  “你们都是年轻人,戾气何必这么大呢”钟天正纹丝不动,嘴上劝解了一句,直奔主题“我们这次来找你,是因为黄珊珊死了”黄珊珊死了。

  听到这个消息。

  李长远的表情明显一滞,然后又调整了过来,质问到“她死了跟我有什么关系”钟天正不慌不忙,用脚前跟抵住房门,伸手摸出香烟来,给自己点上了,优哉游哉“她是被人杀的。”

  “被人害死的”李长远喃喃自语,然后质问到“那跟我又有什么关系有毛病吧我这些天一直都没有出过门。”

  “她是被邹泽询杀死的”钟天正裹了口香烟,吐出细长的烟线“我这么说,还不足以让你开门跟我好好的谈谈”这句话,似是质问,又似是一个无法让他拒绝的要求。

  是的。

  在听到邹泽询杀害黄珊珊这句话以后,李长远的脸色再度变得难看了起来。

  看上去。

  有那么些阴晴不定。

  “邹泽询这个人想必是你非常的熟悉吧你入狱,跟他们两个人还是有那么些关系呢或者说,你入狱,就是因为你对黄珊珊做了不该做的事情”钟天正的手臂稍稍用力,房间门就被推开了,倒不是他用了多大的力气,而是李长远放弃了把门抵住的意愿。

  他虽然做了很多的不顾后果的事情,但到底是个聪明人,钟天正说到这个份上,他肯定多少也能猜到了什么。

  警察不会无缘无故来找自己的。

  钟天正啊香一前一后进入房间。

  虽然是个商品房,但是房间里面的装饰却一点都没有马虎。

  进门左手边。

  玄关左侧,摆着一个进门的置物架,下方台面摆放杂物,上面做成了一个带玻璃门的陈列架,里面摆着好几个种类的酒水,不乏茅台、国窖1573这种高档白酒,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其他品牌的洋酒等等。

  空旷的客厅里,沙发上显得有些凌乱,摆放着各种各样的杂物。

  “说吧,你们这次过来,到底要说什么”李长远撩开沙发上的杂物,自己坐在了沙发上,并没有招呼钟天正啊香两人的意思“说吧,直接点,我的时间很宝贵。”

  “好,那我就长话短说。”

  钟天正也不跟他磨磨唧唧,裹了口香烟以后,站在过道的位置,开门见山“邹泽询把黄珊珊杀了,然后我们调查以后查到了邹泽询是凶手,我们把他给逮捕了。”

  “但是,审讯的时候,他突然对我们说他不会放过曾经伤害过黄珊珊的人,也就是你李长远,他点名道姓的说过,他会报仇的,他会找你的。”

  “哦”李长远先是一愣,快速的消化着钟天正刚才说到这句话,他的脑子、或者说思维还是非常在线的,快速的分析了一下钟天正说的这些话“所以说,这就是你们来找我的目的你们要对一个曾经犯罪的人保护么”“我们有保护意识,再说了,曾经犯罪,但是当他在监狱里进行自我反省,出来以后,那么也不适用于罪犯这么一词了,法律会对每一个认真反省的人一个机会。”

  钟天正语速不快不慢“你现在是个合法的公民,涉及到你的案件,关乎到你的人身安全的事情,我们自然有必要过来提醒一下你,进行一个例行询问。”

  “呵呵,那我是不是得感谢你们呢”李长远的这句话里面,自然没有任何得感谢的意思,他撇了撇嘴角“既然你们刚才也说了,邹泽询已经被抓了,他杀死了黄珊珊,已经被你们警方给控制住了,他拿什么来找我复仇呢”“莫非说,他会飞从监狱里面飞出来找我复仇”李长远再说这句话的时候,嘴角止不住的笑意,也不知道他在笑什么,但是能看得出来,他现在好像非常的得意,非常的解气“他都是一个杀人犯了,他还来报复我笑死我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