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408章土皇帝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699 2020-11-17 17:20

  方才。

  宗师级空间构想力中。

  钟天正深深的陷入了自己所扮演的角色当中,他的思绪完全的给代入到了这个虚构的场景当中,在这个空间里,他就是凶手。

  也正是这样。

  现场的情况也得到了最真实的还原。

  现场的还原度至少达到了百分十八十。

  这正好也验证了他跟啊香之前做出的猜测。

  老章百分之百认识凶手,而且还很熟悉,或者说很相信凶手,不然根本不会任由他接近自己并把农药放在自己的嘴边。

  简单点来形容。

  宗师级的空间构想力,有点类似与AR游戏一样,给你最大化的一个体验,也能让你从中感受到不少真实的存在。

  “霸道!”

  钟天正发自内心的评价了一句。

  升级过后的宗师级空间构想力,不就是一个一比一真实还原场景的工具么?

  这比你凭空想象要来的真实的多,感触也会更多一些。

  一分钟以后。

  钟天正回到啊香的身边。

  “捋清楚了?”

  啊香探过头来,一副好奇的样子打量着钟天正,目光关切:“请问钟天正同志,您老人家没事吧?”

  钟天正没有说话,整个人往前跨步,直接就把啊香给抱进了怀里。

  “对不起!”

  钟天正贴着啊香的耳边,喃喃细语。

  没有再多的废话。

  简单三个字,包含着钟天正对自己刚才失神的一幕的歉意。

  鼻翼间。

  依旧是熟悉的海飞丝小仓兰的香味。

  “唔。”

  猝不及防的一个拥抱,啊香一下子就愣住了,身子僵硬了一下,这才放松下来,娇嗔道:“什么啊,你的道歉方式还真的挺别具一格的。”

  “走吧。”

  钟天正松开啊香,大跨步往下面的村庄走去。

  “凶手是熟人作案。”

  “所以呢?”

  啊香快步跟上,追问道:“严格来说,整个村的人都是老章的熟人,我们怎么把他们给一个个排除在外?”

  “首先,还是他的儿女,因为他们具备作案动机。”

  钟天正头也不回的说到:“其次,还有一点你忘记了,我们还没有仔细的看过老章遗体,既然他是被人给活活灌药而死,那么他的身上,一定会留下什么线索的。”

  “那你有没有怀疑目标?”

  “现在来看,暂时没有,如果要说有,那么只能是章一飞了。”

  钟天正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眼啊香,随即把自己的羽绒服脱了下来,跟啊香交换了一下,这才继续往前走:“女人虽然是一种思维情绪复杂的东西,但是我觉得,她们应该还不到把自己爸爸给杀死的地步,毕竟,养老这种事情,一般都是在儿子身上。”

  刚才可乐不少都洒在了啊香的衣服上,不跟她换一下衣服,钟天正还真怕啊香来个感冒什么的。

  “我也是这么想的。”

  啊香感受还带着钟天正提问的羽绒服,往上拉了拉,踩着小碎步跟了上去,小声埋怨:“你就不能慢点嘛,我都跟不上你的脚步了。”

  ……

  下午四点多钟。

  天色已经转暗。

  钟天正啊香提出了要查看一下老章的遗体,顿时就得到了强烈的反对。

  “不可能!”

  章也第一个提出了反对意见,挡在了棺木的前面:“你叫钟天正对吧?我劝你做人不要太过分,你还真把你自己当一回数了?”

  这一次。

  就连一直态度都比较谦和的章一飞,脸色也冷了下来,站在一边,虽然没说话,但也是认同章也的意见。

  每个地方的风俗习惯都不一样。

  在这里。

  大家都是以死者为大这一说法,人去世以后,会专门叫人帮他更换上新的衣服,然后落入棺木之中,从这以后,是不会允许你再去动他的。

  场面一下子就焦灼了起来。

  一方。

  两个怀疑死因的异地警察。

  一方。

  一群死者的孝子孝女。

  “来来来,都给我让一让。”

  这时候。

  围观的人群后传来吆喝声。

  众人听到声音,皆回头看了过去。

  围观的人群也自动的让出一条道路来。

  “来,给我看看,这个外地回来的警察,到底是什么路数。”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约莫三十多岁的中年,梳着一个大背头,厚厚的发胶打在上面估计连苍蝇都站不住脚来。

  在他的后面,还跟着一个青年跟一个年轻女子。

  他快步走到钟天正的面前,稍微打量了一下钟天正跟啊香:“你们两个是警察对吧?”

  “是。”

  钟天正一米八二的身高,站在人群中,略显突兀。

  “我一从外地回来就听说了这个事情,你们两个怎么这么能搞事情的啦?”

  中年男子活动着自己的脖颈,露在外面的大金链子颇为刺眼,语气中透露出非常大的不耐烦:“章爷自杀身亡这是一件很难过的事情,大家都不想这个样子的,谁都知道他是自己喝药自杀的,我们现在只想快点帮他把身后事做完,入土为安。”

  “但是我们调查出来的结果,觉得事情还是有点出入的,所以我们需要再次查看一下遗体。”钟天正不为所动,语气沉稳的表达了自己的需求。

  “哦?听你的意思就是,我老公是杀人凶手?我岳父是杀人凶手?”

  一直站在中年身后的年轻女子沉不住气了,自己走到前列,打量着钟天正这张帅气的脸,质问道:“我告诉你别没完了昂?没过多久,我们两家就要结婚了,你别找事行吧?”

  “你是,章也的未婚妻?”

  钟天正眼睛一眯,低头打量着面前这个身高不过一米六五左右的年轻女子。

  年轻女子长相还行,光从颜值上来说的话,能给个七十分,但是给人的第一眼的感觉就是,身上充满着一股子风尘气,色茬内敛的主。

  如果要硬要比较的话。

  跟啊香是完全没得比,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是。”

  年轻女子点了点头:“所以,请你离开,行吗?”

  说完。

  她身后的中年男子也上来了,虎视眈眈的看着钟天正:“我念在你是彭老爷的外孙的份上我才跟你好好说话,不然我早就叫人干你了!”

  “哦?这么狂?”

  钟天正眉头一挑,心里也不乐意了:“请问你是?”

  “我是这里的土皇帝!”

  中年拍着自己的胸脯道:“彭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