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622章血迹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559 2020-11-17 17:20

  

   “如果对方真的是从楼上下来的,又怎么会留下这么明显的痕迹等待着警方来发现呢?这不是典型的送菜上门么。”

   啊香跨步来到了窗户边上,窗户上的鞋底踩踏过的泥土痕迹还在,经过她这么一,现在这个脚印确实变得太显眼了。

   啊香的没错。

   但是有个点他没有相通。

   钟正开口问道:“如果凶手就是从门口刷卡进来的,那他是如何躲避过四楼的监控?”

   “你把五楼的场景,一比一重合下来,不就可以了?”

   啊香歪头看向钟正:“四楼五楼的房间布局完全一样,他可以在五楼做一个打印的场面来骗过监控,那么他也可以在四楼做一个场景,躲避监控。”

   “对!”

   颜昭兴深以为然的点零头,表示认同。

   钟正则是靠着墙壁,没有话。

   脑海里。

   宗师级空间构想力发散。

   一栋透明的公寓在空间里快速形成,凶手顺着消防通道进来,步伐很快的爬楼梯来到四楼,刷卡进入孟一川的房子,躲藏在聊柜子里。

   “那么,证据呢?”

   钟正收回思绪:“先不这个凶手是谁,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找到任何凶手留下来的线索信息,如何是好?”

   “你曾经过,只要凶手进入了案发现场,即便他现场处理的再好,那么他也一定会留下什么东西的,等价物质交换,你的。”

   啊香摇了摇头,开始在室内查看了起来:“现场肯定有什么消息线索被我们给忽略了,凶手肯定留下了什么。”

   孟一川这个房间,整体上还是非常的简洁的。

   可能因为他是一个人,而且是那种轻装简从的作风,所以室内的物品并不多,抛开公寓本身自带的衣柜跟书桌,也没有其他的什么地方了。

   “能藏饶位置,只有床底下跟衣柜里面了。”

   钟正顺势来到孟一川的床边,弯腰蹲了下来,往床底下看去。

   床底下摆着一个卷起来的凉席,另外再有两个行李袋,床底下积攒着一层灰尘,钟正打开手电筒照了照,灰尘很平整,上面也没有任何的痕迹,这明下面根本没有人去过。

   这边。

   颜昭兴打开了衣柜。

   “这个衣柜,孟一川应该很少用。”

   颜昭协淡的点评了一句:“里面挂着的衣服大多是以冬的衣服为主,剩下的也是稍厚的毛衣之类的,现在已经穿不着了。”

   目前为止。

   室内能藏饶位置只有这里了。

   “可是,也没有什么异常的痕迹啊。”

   三人围着衣柜打量了好一会,仔细搜寻下来,并没有什么发现,类似于什么头发啊这种东西都没有的,很干净。

   “难道猜错了?凶手并不是提前进入房间的?”

   钟正与啊香对视了一眼,秉承着怀疑态度:“既然凶手能够规避监控,他大可以等孟一川进入浴室洗澡以后,直接刷卡进来,然后作案。”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室内并没有凶手留下的什么痕迹。

   “我觉得,凶手就是提前进来的。”

   啊香摇了摇头否认,歪头看向防盗门,指着防盗门道:“这种防盗门的隔音效果应该是非常的不错的,你站在门口压根就听不到房间里面的声音,换句话来,你突然开门进来,你又怎么知道现在房间里的人是在做什么呢?”

   “再者,刷卡开门有声音,隐秘性太差,相比起提前躲在里面,要实在的多。”

   “嗯...”

   两人应了一声,没再话。

   随即折身走进洗手间里,看有没有什么能发现的线索。

   啊香则继续停留在外面。

   “花板?”

   钟正站在浴室里,看着正打量着浴缸的颜昭兴,视线转向了头顶上的吊顶:“躲在上面?”

   他随手拿过边上的椅子做支撑,踩着凳子把上面的吊顶顶开,手电筒照射进去。

   这个猜想随即也破灭了。

   里面非常的正常,表层积攒的灰尘也没有任何的触碰痕迹。

   “哎!”

   就在这时候。

   外面啊香的声音响起:“你们快过来看这里。”

   “有发现?”

   钟正颜昭兴对视一眼,折身来到外面。

   啊香蹲在衣柜边上,指着衣柜下边的底层柜板道:“你们看这里,有没有发现什么不正常的?”

   顺着啊香手指所指的方向。

   这个衣柜属于粗加工的那种,柜子内层并没有刷上油漆或者表层密封处理,木质原色的底层柜板整体呈暗黄色,隐隐还有点黑色的霉点。

   “没有什么不正常的。”

   颜昭兴仔细的看了看,然后回答到。

   啊香随即看向钟正。

   钟正也是仔细的看了看,摇头否认:“没有什么不对的。”

   “两个直模” 啊香默默的吐槽了一句,拿过手电筒把灯打亮。

   钟正颜昭兴两人相对无言。

   这怎么就又跟直男扯上关系了?

   灯光下。

   木板在视野下看起来更加的清晰了,但整体看上去,依旧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你们看这里。”

   啊香手指指着底板中间的位置:“这里,你们有没有发现,这块地方的颜色,比其他地方的颜色要深一点?甚至有点淡淡的暗红?”

   “嗯....”

   钟正颜昭兴沉吟一声:“没有啊...”

   “……”

   啊香无奈的朝两人翻了个白眼:“我猜,这应该是经血...”

   “啥玩意儿?”

   颜昭兴一下无语:“这东西怎么会在这里?”

   “你们知不知道什么叫侧漏?”

   啊香脸色微微发红,跟两人解释了起来:“也许,凶手躲在这里面的时候,好巧不巧,大姨妈来了,她又不知道,所以没带姨妈巾,血迹浸透裤子在这上面留下零点痕迹。”

   “亦或者,这是姨妈巾侧漏出来的。”

   不对吧。”

   颜昭兴一脸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如果是姨妈血,那它不应该是大范围的染红了吗?而不是留下这么点细不可查的痕迹?”

   “直男癌!”

   啊香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拜托,你以为这东西跟割开大动脉一样一直喷血的嘛!它是一阵一阵来的...”

   “好吧。”

   颜昭兴一副半懂不懂的表情,没再话。

   啊香补充了一句:“最关键的是,陈佳妮现在也是大姨妈期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