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601章作假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416 2020-11-17 17:20

  

   “陈佳妮?”

   钟正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不是。”

   杨钧钧摇了摇头,评价道:“一开始,陈佳妮是不敢这么做的,她这个人还是相对来,胆子比较,但是哈,有时候就是有这么奇怪,好几次都做不下来的这种治理,后来,孟老板就提出来意见了呗,往验收采样里面加水。”

   “孟一川提出来的?”

   钟正现在似乎有些明白了,为什么被DIss的陈佳妮还没出事,反倒是她身边的员工出问题了。

   “是的呀。”

   杨钧钧有些唏嘘:“掺水这个操作是他提出来的,但是我们从来不做这个事情,每次他让我们弄的时候,我们不弄,让他自己去捣鼓。”

   完,他又补充了一句:“谁忒么也不是傻子,才那么点工资,这种东西造假,没出问题还好,一出问题,那岂不是都找上我们来了。”

   “也就是这样,之前造假的东西,后续也没出现过什么纰漏跟意外,所以后面这种操作,就成为了常规操作,熟能生巧嘛。”

   “好,我知道了。”

   钟正点零头,若有所思。

   如果按照这么来的话,孟一川死的缘由也就有了法。

   “我还额外告诉你们一点哈。”

   杨钧钧一副破罐子破摔的表情:“这个治理啊,其实每次我们都会在家具表面擦一层有密封性的药水,先把那些裸^露在外的板材擦一边,药水形成的薄膜把表面封住,这样家具即便是再有甲醛,那挥发速度也会慢很多了,也不会再超标,我们只需要净化现有的空气就行了。”

   “再好比,空气里的油漆味有点重,油漆味其实稍微通通风就散掉了,很快的,不像甲醛那么难以散掉,但是如果有客户起这个事情,我们在做的时候,会用柠檬水在家具表明擦擦啊,依或者送个茶叶包什么的,很好就去掉了。”

   “好,我知道了。”

   钟正心里基本上有数了。

   总的来。

   他们这个除甲醛的东西,效果还是有效果的,但也不是那么绝对,所以他们会在源头上把甲醛根源封闭掉然后再处理。

   但是如果遇到净化不了不达标的,那么他们就会“额外”进行一波骚操作,以达到合格的标准。

   换句话来。

   陈佳妮授意的这种做法,完全吻合了匿名者DIss她的那几个理由:

   无良奸商。

   害人性命。

   室内污染,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危害,真真实实是存在的。

   她的这些操作,无疑把那些花钱求个室内空气达标的人,变成了花钱只求一个心理安慰。

   而他们两个作为公司的两个决策群,无疑成为了这一切的要素中心。

   “那你们公司,有没有因为治理不合格,验收合格,后续客户的身体却出了问题的这种情况?”

   钟正抛出了自己的问题:“类似于出了问题再赔偿这种?”

   他的这个问题,就是根据之前匿名者参与的作案里的通性来问的。

   前面的案子,只要是匿名者参与的,他们怂恿的对象,往往都是那些跟死者有过过节或者不可调和的矛盾冲突的人。

   在他们的怂恿下,把这些人变成自己的刀。

   “好像没有的。”

   杨钧钧仔细的回忆了一下摇了摇头:“反正至少我们是没有听过的,可能有,但是他们没有告诉我们肯定也不定。”

   完,他接着又自我否认了:“但是也没有道理啊,如果真的是因为治理不达标而产生的问题,她肯定早就暴跳如雷的来找我们的茬了,怎么可能还藏着掖着。”

   钟正整理了一下现有掌握的资料:“对了,这个孟一川跟陈佳妮的关系?”

   “想必你也是看出来了,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也不用大家明了吧?”

   杨钧钧露出了暧昧的笑容:“陈总现在有一儿一女是没有错的,但是他在去年的时候,就跟他的老公离婚了,也就是这以后吧,孟一川跟她走的挺近的,两个人经常性的就好像黏在一起了,做什么都是一起,上下班也是一起,有时候甚至晚上都不回去的那种。”

   “很多事情上,其实陈佳妮还是挺依赖孟一川的意见,包括那些掺水的违规骚操作,也都是孟一川提出来的。”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也没有人会去问晚上不回去那会去哪里。

   可能也就是如同杨钧钧所,孟一川在陈佳妮这边占有很大一个比重,所以很多东西都是他给陈佳妮提出来的,所以被凶手找上门?

   “行,我知道了。”

   钟正扫了眼把这一切都记录下来的啊香,再次发问:“你还有其他的什么要的么?”

   “没有了。”

   杨钧钧摸出香烟来给自己点上,又给钟正派了一支:“我知道的只有这些,我发誓我没有隐瞒,这一切真的跟我们没有关系,我们只是拿钱办事而已,一些明摆着的违规操作,我们也都是拒绝的。”

   “好。”

   钟正把他的香烟退了回去,宽慰了他一句:“我们会尽快把凶手给抓到的,对方的目标既然是陈佳妮,而你们又没有参与进去,想必凶手应该也不会对你们怎么样的。”

   “你们四个人暂时都自我注意一下,如果实在是不放心,可以向警方申请相关的庇护。”

   钟正也不能把话死,毕竟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摸透凶手的真正意图,也无法断定,杨钧钧真的就什么都了没有隐瞒,所以他也只能给出建议。

   ……

   从杨钧钧这里离开以后。

   两人再次折返到事发公寓。

   楼上。

   相关警员正在进行着现场的最后整理工作。

   楼下警车里。

   陈佳妮面无表情的坐在警车里,目视着前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陈总。”

   钟正拉开车门坐了进去:“节哀顺变。”

   “我的员工,我自己会处理好。”

   陈佳妮扭头看向钟正:“你们尽快抓住凶手就行了。”

   “嗯,理所当然。”

   钟正点零头:“我想问一下,你们公司有没有因为有这种治理不达标导致客户身体出现问题,引起纠^纷的事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