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397章酒后闹事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516 2020-11-17 17:20

  

  “好吧。”

  钟天正看着外公执拗的表情,没再多说:“好了,您老人家今天已经喝了不少的酒了,就不要再喝了。”

  外公的这段话,完全就是出于自己的主观臆断,完全没有任何依据可言。

  “你放心,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的酒量,我自己有数。”

  外公自己又抿了一口酒,自言自语道:“我知道你们都不相信我说的,但是我说的真的是真的,老章不会是这种人,那么艰苦的抗战日子都扛过来了,会在现在倒下?”

  “他说过,他会保卫我一辈子的,我不信他会自杀。”

  “行,明天我陪你去看看具体的情况好吧。”

  钟天正只能出言安慰了一句。

  “真的?”

  “真的。”

  “行。”

  外公点了点头,伸手抚摸着箱子里的老式军装:“行吧,你们出去吧,我自己安静安静,我心里有数,你们不用担心。”

  “行吧。”

  钟天正也不好再坚持什么,先行离开。

  啊香跟在后面,简单的思考了一下,又从外面给外公倒了一杯子满满的热水过来放在边上,临走时走到一半又不放心的折返回来,把桌上剩下的半瓶子酒直接给拎走了。

  这点小举动,他自然能猜到啊香的心思。

  这小妮子,就是怕自己一个再在里面喝多了。

  外公看在眼里,直到啊香离开,他才叹息一口,自言自语道:“老章啊,你怎么就没这么好的命呢,儿子女儿对你不好,你的孙子孙女也不关心你,要是他们能像阿正啊香一样,你也不至于落到这个地步啊。”

  彭家跟章家的关系很近,老章突然一下子没了,这后事还得帮忙着搭把手,所以熊小彩同志他们也没着急着离开,留了下来。

  农村里,节奏相比于城市里面来说明显就慢了不少,人的心思也会放松不少。

  熬夜这种情况,基本上是不存在的。

  一般到了晚上八九点钟的时候,人就自然困了,不想熬夜。

  不像是在城市里,人人都是守夜冠军,一两点了还能再熬一熬,也不是不想睡,就是洗洗弄弄躺下了就已经很晚了。

  舅舅彭翔修的这个新房是上下两层的楼房,农村里的房子,肯定是要有堂屋的,而且面积很大,所以一楼就只有两个房间。

  这两个房间分别住了外公跟舅舅。

  顺着楼梯上去,依旧是一个占地面积很广的大厅。

  除去大厅,也就只有三间卧室。

  表弟跟他老婆一间。

  熊小彩同志跟钟飞一间。

  剩下的就只能是钟天正跟啊香了。

  “嘻嘻,啊香同志,赶紧泡泡脚,上去睡觉觉吧。”

  钟天正端着泡脚的盆放在啊香的跟前,挤眉弄眼的看着她:“把脚泡暖和了,不然我怕你晚上脚太冷,伸到我这里来了。”

  “哼,谁要你暖被窝!”

  啊香娇哼一声,脱下鞋子开始泡脚,小脚丫子白皙光洁,看着就很舒服。

  “哎哎哎,你看什么呢。”

  熊小彩同志坐在边上磕着瓜子儿,一眼就瞟到了钟天正看向啊香脚丫子的目光:“你放心好了,晚上你跟你家老头子睡,我晚上得去老章家帮忙捣腾捣腾。”

  “不是吧,这才第一天,你老人家去干什么啊。”

  钟天正顿时无语哀怨。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小九九,老老实实的待着昂。”

  熊小彩同志一副我很了解你的表情,跟着又特地嘱咐了一下啊香:“晚上睡觉的时候记得把门给锁上,防火防盗。”

  “哈哈哈。”

  “阿正太难了!”

  熊小彩同志此言一出,顿时惹得表弟的一顿哄笑。

  “行吧行吧,我去洗脚了。”

  钟天正幽怨的回了一句,自个又拎着桶去厨房倒热水去了。

  ……

  晚上十二点。

  钟天正还在睡梦中呢,就被敲门声给吵醒了,他一个激灵从床上翻了起来。

  门口。

  啊香已经穿的整整齐齐,语速很快:“快快快,外公喝多了,晚上跑到人家小卖部去闹了。”

  “什么玩意儿?”

  钟天正眉头一皱,立马穿好衣服,快步跟着啊香往外面跑。

  每个村里都是会有一个小卖部的。

  卖的基本上就是一些小零食跟一些简单的日用品这种的。

  五分钟以后。

  钟天正啊香赶到小卖部的时候,外公正被熊小彩同志拉在一边坐着,然后在跟小卖部的老板说着什么。

  边上,几个牌客在点着烟在看着热闹,帮忙拉扯一下。

  “外公。”

  钟天正松了口气,老人家没有喝多了闹事就好办了。

  “来,你跟我说说,你这个人一点常识都没有的嘛,现在几月份,二月都不到,到处还在下雪,他过来买农药,你为什么不问一下就卖给他了?”外公口鼻冒着酒味的喊了一句。

  “这我哪里知道老章他会做这种傻事啊!”

  小卖部的老板也挺委屈的回了一句:“再说了,他以前买农药都是在我这里买,来的时候人也挺正常的,看着也没有什么不正常的情绪什么的。”

  “你用点脑子想想啊!”

  外公红着脸反驳到。

  “行了,行了,别说了。”

  熊小彩同志回头摆了摆手,示意外公不要再说了,又扭头过去跟老板说了几句好话。(客气抱歉的话之类的)

  大家都是讲道理的人。

  人家也不知道老章买药的目的啊。

  就如同说,凶手在这家店里买了把菜刀,完了拿去作案,你总不能把店老板给抓起来吧。

  毕竟卖菜刀是合法的呀,你总不能做个买卖跟审问犯人一样问这个问那个的。

  “哎!”

  外公重重的叹息了一声,懊恼的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把桌上的牌都给震起来了。

  这多少有点酒后闹事不讲道理了。

  钟天正啊香赶紧搀扶着外公把人往外面走。

  就在这时候。

  一直躲在里面往这边看的一个小女孩突然就探出个脑袋看向这边,冲着外公大喊:“彭爷爷你不要在这里怪我们了,我今天还看到一飞叔叔路过我们这边了,他看到章爷爷拿着农药也没有说什么啊。”

  “什么?”

  钟天正闻言,立刻转头看向了小女孩。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