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385章归途感谢蠢驴晋升掌门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516 2020-11-17 17:20

  这件事情,也在熊小彩同志以及王小花同志两人的意见下就这么定下来了,可把啊香给委屈的,感觉自己就是那种受人嫌弃的孩子。

  当然。

  要说不心动那也是假的。

  啊香平时在闲暇时间,那也是一个典型的女性同胞,女性同胞的爱好她都有,有相当一段时间,她就有给自己偷偷规划过,什么时候能休假的时候,就要出去好好旅游旅游一番,放松心情。

  湘省也是她的规划之一。

  之所以她会不愿意,主要还是有些羞涩嘛。

  哪有刚谈恋爱就往人家家里跑的,而且还是老家,那不得见七大姑八大姨的啊。

  另外还有一点。

  啊香是上南市本地人,一线大城市根本不用外出找工作,所以她根本就没有体验过漂泊在外的感觉,一般人过年都是想着往家跑,她们自然就体会不到那种回家团圆的迫切心理,所以对回家团聚这个观念也不是很浓。

  既然行程已经敲定,那么就是车票的问题了。

  熊小彩同志的老家在湘省ZZ市,两点之间跟上南市有一千多公里,驾车过去得十二三个小时,行程太过于遥远,所以这个交通方式被否决了。

  还有一天就是年三十了,车票更是难抢,至于大家所说的临近开车前一两天会大量放票,那也是空穴来风,能抢到票那纯粹就是看脸了。

  除非是临时加车。

  不过。

  钟天正貌似确实脸大。

  年二十九,李组长给他发了一个链接。

  原来ZZ市政府在上南市开设了一列免费的回ZZ市列车,只要符合条件的人都可以免费乘坐,这一手就很大气了,钟天正立刻把自己跟啊香的身份证给提交了上去,没多久就有工作人员联系了他们。

  当天下午,两人就踏上了回ZZ市的T字火车。

  其实啊。

  这中间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那就是钟老爷子钟飞的原因。

  ZZ市号称是火车拖来的城市,除去其是南北的重要交通枢纽以外,还是因为这个城市最大的制造业就是重工业,全国百分之四十的火车、高铁、以及地铁,都是这里生产出去的,这里有着相当高的火车制造技术。

  钟飞以前就是在这个公司上班的,当时在一项技术难题面前,他提供了一个很可靠的解决方案,所以名声也就出来了,后来升职调任,才回到了上南市。

  “到底是火车拖来的城市,直接开设一班列车,大气。”

  钟天正把行李箱放在了火车行李架上,挨着啊香坐了下来:“虽然速度挺慢的,但终究是可以回去了。”

  “嗯嗯。”

  啊香点了点头,一脸好奇的打量着火车,等火车开动以后,更是好奇心大起。

  “您老人家可以透露一下,你在看什么东西么?”

  钟天正剥开一包辣味小鱼仔,喂着啊香吃了一块:“这都好久了,你一直看着外面干什么。”

  “人家好奇而已。”

  啊香小口的咬着嘴里的小鱼仔,理所当然道:“这还是我第一次出远门,也是我第一次坐火车,多看几眼不行呀。”

  “行吧。”

  钟天正默然。

  到底是城市的人,火车都没有坐过。

  “不过,我最好奇的人,火车是怎么拐弯的。”

  啊香发表着自己最大的疑问:“你看哈,前面那么多匝道,火车轮子那么大一个,转弯的匝道与匝道之间也是有缝隙的,它是如何实现拐弯然后还没有一点颠簸感的?”

  “哈哈哈。”

  钟天正一下子咧嘴笑了起来:“这个问题你还是不要问我了,我一直对这个问题也很好奇,到现在都没有理解过来。”

  “咦...”

  啊香嫌弃的叹了一声:“完了,你在我心里高大的形象降低了。”

  “降低了多少?!”

  钟天正身子往前一探,近距离看着啊香:“快说,降低了多少。”

  两人的距离很近,能明显感觉到对方的呼吸热流。

  “唔。”

  啊香喃呢一声,声音一下子就软了下来:“一丢丢,就一丢丢。”

  “哼,这还差不多。”

  钟天正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作罢。

  坐火车是一个很无聊的过程,从这里到ZZ市得九个多小时,刚上车的那股子新鲜感过去以后,啊香又是伤势没有完全复原,靠着钟天正的肩膀,把口罩从下巴上抬了上来,没多久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钟天正倒是还好。

  他也不喜欢在车上玩手机,所以倒是打量起周围来。

  这列火车上,坐的基本上都是一些在上南市工作的老一辈,衣着朴素性格憨厚,有着基层工作者的扎实劲,看着外表的长相就给人一种很亲和的感觉。

  “小伙,带着女朋友回家见父母啊?”

  坐在他们对面的一个约莫五十岁的男子问了一句。

  “是啊。”

  钟天正笑着点了点头。

  “挺好的。”

  男子同样也是笑着点了点头回应:“现在像这种女孩子也不多了,愿意跟着你坐十个小时的火车硬座回去,难得啊。”

  “还行吧。”

  钟天正再次一笑,有一句没一句的跟男子聊了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火车开始赣省境内,停了一站以后就再次启航。

  他们这节车厢里上来了五个男子,车子里,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开始热闹了起来。

  “哎,来,大家看一看了哈。”

  为首的男子约莫三十岁左右,剃着一个板寸头。

  板寸头给人的感觉应该是那种很干净清爽、很精神的感觉,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发型放在这个人身上,却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

  因为颜值?

  钟天正也说不上来。

  “传播性肺炎大家都听说了吧?现在老严重了,大家口罩都带了没有?”

  中年一开口,钟天正就约莫猜到了后续他要说什么了。

  这是要准备卖口罩了啊这是。

  钟天正虽然很少出远门,也很少坐火车,但是对火车上的行情多少了解一点。

  偷东西的扒手。

  卖假货的小贩子。

  各种套路的骗局。

  网上就流传着,在火车站,除了火车是真的,其他的都是假的。

  这句话虽然有些过分夸张,但大致的意思也确实是这么回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