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417章半月形凹痕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594 2020-11-17 17:20

  “我们还是等尸检报告吧。”

  钟天正笑着点燃了一支香烟,并不再多说。

  “看来你好像早就有自己的猜测了。”

  刑队伸手指了指钟天正:“小伙子,有点意思昂,我倒是要看看,你小子这到底有多大的把握。”

  由于现在是春节,相关的人员还处于休假的状态,所以尸检报告的时间慢了一点。

  约莫一个小时以后。

  等待了三天多的尸检报告终于出来了。

  死因肯定是毋庸置疑的。

  死于剧毒。

  根据法医组给出的结论:死者身上没有任何明显的伤痕或者淤青,死因就是剧毒而死。

  而且,章老的指甲里面的皮屑组织提取结果也出来了。

  DNA相似度跟章一飞的高达95%。

  换句话来说,凶手就是章一飞。

  “这个DNA的分析结果你要怎么解释?”

  刑队粗略的扫了眼结论,抬头挑眉看着钟天正:“这个东西足够说明一切了吧。”

  “不然。”

  钟天正不是一个倔强的人,他喜欢用事实说话:“尸检报告您还没有看完呢,你再仔细看看后续。”

  顺着钟天正手指所指的地方。

  是一张照片。

  照片拍摄与章老的侧后脖颈处。

  这个地方,留下了一个一厘米不到的半月形的凹痕。

  凹痕的痕迹不是很深,不仔细看的话难以观察的到,凹痕皮肤表面也有些趋于平整。

  唯一明显的就是,这处凹痕,还带有点点淤血迹象的黑红色。

  “人死以后,血液停止流动,肢体跟着也会变得坚硬,某些硬物如果在身体上留下痕迹,那么这个痕迹的恢复速度将会变得极为的缓慢。”

  钟天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刑队:“直白点来说,就是弹性不好了。”

  “你觉得,这个痕迹是什么时候留下来的?”

  不用钟天正说,刑队也心有所想了。

  这个应该是当时在挣扎的过程中留下的。

  凹痕随着时间的往后推,也越来越不明显。

  凹痕留下的暗红色淤血,也不难让人猜到,章老当时在反抗的时候是何等的激烈。

  “这个会是什么东西留下的?”

  刑队是个老烟枪,遇到问题的时候就更加的明显了,香烟一根接一根的根本就没有停下来过:“半月形的痕迹,什么东西留下来的?铁丝?还是什么?”

  “呵呵。”

  钟天正笑而不语,扫了眼刑队边上的矿泉水瓶子,直接扭下来瓶盖子,然后直接按压在了他的手背上的软肉上,略微用力。

  “哎,你小子轻点,想谋杀我啊!”

  刑队吃力发痛,皱眉喊了一句。

  钟天正收力移开水瓶盖子,刚才他用力按压下去的位置,留下了一个清晰的圆形凹痕,短时间内,并没有恢复过来:“在这里,我想装个逼,您老人家自己去琢磨琢磨这个凹痕会是什么东西留下的。”

  “靠。”

  刑队皱眉看着这个圆形的凹痕,龇牙道:“钟警官这个作风得批评一下了昂,你们现在的小年轻的个人英雄主义都这么强的么?你直接告诉我不就完了。”

  这时候。

  屋外传来一阵吵闹的声音。

  “告诉你肯定会告诉你的,但是在告诉你之前,我还需要一些证据链的完善,我需要一点时间。”

  钟天正闻声扭头看了眼外面,起身道:“等我把所有的证据都完善的时候,自然会告诉你的,不过我觉得你现在需要先面对外面的这些人。”

  “找事?”

  刑队掐灭了烟头,跟着钟天正啊香往外面走去。

  外面。

  彭军带着章也正在跟门口的两个便衣民警大声的争执着什么。

  在他们后面,则是跟了一个穿着羽绒服带着金丝眼镜的男子。

  男子的羽绒大衣下,是一身黑色的西服,手里也拎着一个黑色的公文包,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律师之类的。

  见到从屋里走出来的钟天正等三人。

  彭军立刻就弃了门口的两个民警,指着他们道:“你们谁是负责人!”

  “我。”

  刑队高声应了一句,迈步走了上去:“你有事?”

  “大事!”

  彭军推开民警走了过来,直接跟三人对上,质问道:“解剖尸体你们经过家属的同意了没有?谁允许你们这么做的?!”

  “死者的女儿啊。”

  刑队不慌不忙的应到。

  这种事他见的不要太多。

  彭军立刻反击道:“谁说的,我问过她了,是你们诱导了她签字的,你们这是诱导执法,是违规的。”

  “你就不要跟我在这种事情上扯皮了。”

  刑队不屑的撇了撇嘴:“你放心好了,我们所有的操作过程都是带录音加执法记录仪拍摄的,你如果觉得我们是诱导,我们可以出具相关的视频。”

  彭军眯眼扫了一圈,坚持自己的说法:“你们就是骗他们这些什么都不懂的人。”

  “搞这搞那的,有意思不啦?”

  刑队多少有些不开心了,皱眉看着彭军:“再说了,这是一个刑事案件,我们完全有理由对死者进行尸检,还原案件的真相。”

  “那请问您有手续没有?”

  一直站在后面,带着金丝眼镜的斯文男子问了一句。

  “找茬啊?”

  刑队还真的一下子被问住了。

  手续他还真没有去申请,因为死者直系亲属已经签字了。

  “没有手续,你这是违规操作,您的办案心思是不是太急促了?”律师语气平和的再次质问道。

  “不好意思,我还真申请了。”

  这时候。

  一直在边上看着的钟天正回了一句,瞬间就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事发的时候,我就猜想到了有这种可能,所以我让另外一个警察同志去申请了,可能他没有及时跟刑队报告。”钟天正咧嘴笑看着彭军以及章也:“你们想要看手续?可以啊,一会让同志送过来给你们看一看呗。”

  “……”

  彭军章也皆看向钟天正,脸色铁青。

  “军叔好像这次是彻底想帮自己的未来亲家一把啊?”

  钟天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彭军:“原本我还以为你是一个非常成功非常会打算盘的商人,但是这一次,你这个算盘算的让我看不懂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