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685章陌生电话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5111 2020-11-17 17:20

  ();

   “不动!”

  钟天正直接就双手给举了起来,以表示自己的诚意,同时他并没有闭嘴,尝试着说到:“不要激动,朋友,我不动。”

  背后。

  一个尖锐的物体定在他的后腰之上,应该是类似于匕首等尖锐物体,在掐不准对方目的的情况下,再做其他的什么举动,难免对方不会神经过于紧张然后直接动手。

  一刀下去。

  凉凉。

  “没想到吧,我会回来找你!”

  背后的男子压低着声音:“案子调查的怎么样了?”

  “哦?”

  钟天正闻言,眉头一挑,见对方并没有继续威胁下去,并不像什么打劫的,于是举着双手,尝试着转身。

  见男子没有拒绝,钟天正心里大致有数了。

  即便猜想到对方不是来打劫的,但是当转过身来的那一刻,他多少还是有些震惊的。

  “是你?”

  钟天正丝毫不掩饰自己脸上的惊讶:“我还真没有想到你会回来找我。”

  眼前的男子,虽然戴着鸭舌帽,遮挡了小区楼道里昏黄的灯光,但是钟天正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了。

  这个人就是王珏。

  消失了好一段时间的王珏。

  看来。

  在逃亡躲避警方追查的王珏,这些日子过得并不怎么样,浑身脏兮兮的,散发着一股子淡淡的馊味,脑袋上的鸭舌帽子也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帽檐下露出了油腻腻的头发。

  而他的这张脸,钟天正已经形成了短时间的记忆,所以立刻就认出来是自己苦苦寻找的王珏。

  “别动!”

  王珏警惕的看着钟天正,示意他不要动,尖锐的刀尖抵着他的腰上:“你是警察,不要做出什么让我觉得你有攻击性的行为来。”

  “没有问题。”

  钟天正欣然点头,语气中透露出一股子轻松。

  当自己转过身来的时候,就注定王珏已经跑不掉了。

  一个人背对着你的时候,威胁性往往要低很多,但是当对方正面面向你的时候,就会有很多不可控制的因素发生。

  因为。

  对方已经有了眼睛。

  背对着你,等于睁眼瞎。

  王珏,一个小小的修理工而已,在自己这已经强化到极致的身体下,基本上等于零威胁。

  “你想问我案子的情况,说明你今天晚上肯定不是来找我的茬做出伤害我的行为,对不对?”

  恶魔之眼把王珏整个人都尽收眼底,只要这货有任何一点不正常的举动,钟天正就能瞬间动手干掉他。

  钟天正深呼了一口,夹着自己的双腿,语气略微急切道:“咱们能不能进去说,我说我尿急,你信不信?”

  “你...肾不好?”

  王珏愣了一下,紧了紧手里的匕首:“老实点,别给我耍花招,我问你答。”

  “我#草,你才肾不好。”

  钟天正站在原地,跺了跺脚,他是真感觉都快漏出来了都:“好,你问我答。”

  今天的这泡尿,是真的出奇的急,多憋一刻都难以忍受。

  王珏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们找到真凶没有?”

  “你觉得呢?”

  钟天正并没有给他直接答复:“如果案子破获了,你应该早就可以在网上看到消息了。”

  “你是很关键的一环,你懂我的意思吧?但是你消失了,我们一直在找你,只有找到你,才能获取到很多信息。”

  说完。

  王珏一下子沉默了下来,皱眉看着钟天正,表情复杂。

  钟天正见他不说话,随即他也安静了下来,就这么默默的看着王珏,他并不着急询问王珏获取信息,因为他可以把王珏制服了以后,慢慢问。

  与王珏的沉默不同的是。

  钟天正在沉默的时候,是有在心里默默倒计时的。

  他在等自家楼道声控灯的关闭。

  “十。”

  “九。”

  ...

  “一!”

  暗黄的灯光消失。

  楼道里突然陷入了黑暗当中。

  人如果在光线明亮的灯光下,蓦然把你的灯给关了,即便周围不是很黑的情况下,关灯的那几秒钟的时间里,你的视线中应该是非常黑暗的,得等眼睛适应着黑暗几秒钟以后,你的眼睛才会从黑暗中获取到一点点的明亮。

  钟天正王珏两人,就是处于这极度黑暗当中。

  突如起来的黑暗,让王珏先是一愣,然后这才反应过来,楼道的灯是声控的,所以他下意识的就往前去刺钟天正。

  跟王珏不一样的是,钟天正早就知道灯光会消失,恶魔之眼虽然也逃不过这突如起来的黑暗,但是却可以清晰的捕捉到陷入黑暗之前的王珏是怎么样的。

  也就是这一瞬间。

  早就有所预料的钟天正猛地往后一推贴在了自家家门口上,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放下的右手自身前速度飞快的用力横扫过去,打在了王珏的手腕上。

  这个出手,足足比王珏快了近一秒多时间。

  也就是说。

  王珏几乎是还没有做出捅刺的动作的时候,钟天正就已经先行出手打在了他持刀的手腕上。

  于此同时。

  紧绷的右腿提起蓄力,直接踹在了王珏的肚子上。

  王珏刚准备往前捅刺的时候,整个人就如同被车撞了一样,直接倒飞出去撞在了对面的邻居家防盗门上,手里的匕首也叮当着顺着楼梯翻滚了下去。

  这声音,成功触发了声控灯,楼道里再次亮了起来,王珏一脸痛苦的倒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腹部,屈缩成了虾米状,这一脚快把他的胃给踢出来了,让他短时间里丧失了反抗的能力。

  “嗯?”

  钟天正快速的摸出后腰的手铐,将王珏的双手反扣在身后,把人给制服了,于此同时,他多少还是有疑惑的。

  匕首在掉落翻滚出去的时候,并没有发出金属独有的声音来,这很奇怪。

  楼梯的转角。

  啊香拎着手里的便利袋出现,看着滚落在脚边上的匕首,再来了看楼梯上的钟天正与双手被反扣的王珏,同样惊呼:“王珏?他怎么出现了。”

  “不知道。”

  钟天正摇了摇头,下楼把匕首给捡了起来,顺手接过啊香手里的便利袋:“人交给你了,我去上个厕所...”

  “你...虚了?”

  啊香目光古怪的打量着钟天正。

  “去去去!”

  钟天正没好气的摆了摆手,夹着屁#股开门钻进了自家洗手间里。

  三分钟后。

  王珏双手被反捆着坐在沙发上。

  钟天正啊香则是站在他的跟前,皱眉打量着这个他们一直在寻找的维修工。

  边上。

  手机摆在支架上,摄像头对准着三人拍摄着。

  “说吧,为什么搞了把玩具刀过来找我。”

  钟天正把玩着刚才王珏挟持自己的匕首,这把刀其实就是个玩具,通体塑料,至于为什么尖锐,也只是刀尖是尖锐的塑料而已。

  “我只是想问问案件的具体情况而已。”

  王珏坐在沙发上,极度不安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我这些天一直在外面躲着,躲在郊区的大山里不敢出来,这种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我一想着,这么多天过去了,所以就想来问问你具体的案件情况。”

  “你一直躲在郊区的大山里?”

  钟天正皱了皱眉,倒也没说什么:“为什么你当初想着要跑?因为你杀了李亿广?”

  “不不不,我没有,我压根就没有。”

  王珏连忙摇晃着自己的脑袋,表示否认:“我没有,当天早上,我从家里面出来,但是突然从背后有人跑了出来,用一块布捂着我的嘴巴,我闻着那个气味,直接就晕倒了,然后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垃圾场了。”

  “也幸亏这个时候我醒来的早,及时的从里面爬了出来,不然我会被当成垃圾一同给清理掉了。”

  王珏说话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丝庆幸:“我醒来没多久,我们店长的电话就打了进来,让我回去,刚开始我也是没有多想,但是就在我准备回去的时候,我无意中看到了手机弹出来的本地消息。”

  “知道了李亿广死了的消息,我就猜到了,警察可能在找我,我怕你们把我当成了那个杀人凶手,所以我一时害怕,就直接跑了。”

  他说的这一点,基本上与钟天正啊香事后调查的垃圾场周围的监控画面所相吻合。

  “把你的手机给我。”啊香伸出手来,皱眉询问:“你在出门工作的前一天,你发布过一个朋友圈,透露过你要去的目的地的消息对吗?”

  “是...”

  王珏示意了一下自己的兜里。

  钟天正上前把他的手机拿了出来,手机已经是没电关机的状态,找了个数据线把手机连上电源,没多久,手机重新开机。

  王珏的个人手机微信里,里面的好友数量非常多,达到了八百多个。

  聊天消息界面,还有他跟很多女性朋友的聊天消息记录。

  王珏主动的解释了起来:“这些联系人有很多,很多都是以前服务过的客户啊之类的,也有一些都是我的朋友等等之类的。”

  但是。

  这对钟天正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联系人这么多,那么,看过他的这条动态的人就多了,人一多,就没办法去筛选排查,那些人具备作案嫌疑。

  这个分析工作的工作量,显得有些巨大。

  钟天正尝试着去分析这条朋友圈,但是让人尴尬的一幕出现了,这条微信朋友圈,并没有什么人点赞,只有一人赞过,那就是王珏他自己。

  “……”

  钟天正吸了吸鼻子,把手机放在了一边:“你这朋友圈略微有点尴尬哈。”

  没有人给他的朋友圈点赞过,这让筛查工作的工作量再次加大了起来。

  正常来说。

  那天把王珏弄晕的凶手,伪装成他的身份去李亿广的家里,这个人肯定不会点赞王珏的这条朋友圈动态,但是这条朋友圈一个点赞的人都没有,实在是有点出乎意料。

  “我也不知道。”

  王珏坐在沙发上,有些局促不安:“可以给我一根香烟嘛,警察同志。”

  啊香随即歪头看向了钟天正。

  钟天正伸手摸兜,掏出香烟点着,塞进了王珏的嘴里,自己也点上了一根,挑眉看着他:“晚上你想着过来挟持我,就为了询问案件的进展情况?”

  “是的。”

  王珏重重的吸了口叼在嘴上的香烟,整个人看上去有点发飘,应该是很久没有抽烟了,一下子抽了一口大的,脑袋产生一股子眩晕感。

  香烟在燃烧的时候是不完全燃烧状态,会产生一氧化碳,许久没吸烟的话,就会有点一氧化碳轻度中毒,也就是这种眩晕感。

  王珏坐在座位上,缓了好一会,眯眼咬着嘴里的香烟烟蒂,这才跟着解释道:“一开始我的想法是这样的,就是找你问问案件的情况,如果案子没有任何进展的话,我就把你推到在地上直接跑路,继续躲着,等你们查明了案件我再出来。”

  “如果你们案子已经查出来真正的凶手了,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钟天正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把手里的塑料匕首丢在了茶几上:“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你会找了一把塑料匕首过来挟持我对吗?”

  “是。”

  王珏点了点头,表示承认。

  钟天正啊香对视了一眼,并不反驳他这个说法。

  王珏的这个做法,对他来说,是最有利的想法。

  他在不相信警方的情况下,做出来这个决定倒也是合情合理。

  “最后一个关键的问题。”

  啊香迈步上前,盯着眼前的王珏:“你是怎么知道我们住在这里的,你又是怎么找上门来的,谁告诉你的?”

  王珏这个人,钟天正跟啊香两人此前并没有跟他打过交道,更不认识他。

  王珏又是如何找上门来的?

  “一个陌生人的电话告诉我的。”

  王珏吸了口香烟,回忆道:“我从山里出来以后,在一家民房家借了点电给手机充上了,原本我没想着过来找你们的,但是到了下午的时候,忽然有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进来,告诉了我你的位置,还说你们就是负责这个案子的警察。”

  陌生的电话?

  钟天正啊香不由对视了一眼,没猜到这是什么套路。

  “对方你不认识?”

  “对,从不认识。”

  “那这通电话有什么特征?”

  “说话的声音,就跟抖音短视频里那种处理过的声音一样,不是正常人的声音。”

  匿名者!

  钟天正脸色一滞。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