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830章招供作案过程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4800 2020-11-18 11:35

  安家公寓。

  不足二十五平米的狭小房间里。

  黄珊珊穿着半透明的睡衣,蹲在床角的泡沫地垫上,动作熟练的裹着香烟。

  邹泽询则是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眯眼扣着自己的手指指甲,并没有回答黄珊珊。

  “我说,东西呢?”

  黄珊珊扭头过来看着邹泽询:“到了这个时候,你该不会是想要反悔吧?你没有这个机会了。”

  “谁给你的勇气让你现在坐在这里跟我谈条件的?”

  邹泽询伸手拿过桌上的女士香烟,给自己点上裹了一口:“这个女士香烟,一点劲都不没有,不够烈。”

  “……”

  黄珊珊就这样看着他,没有说话。

  “是谁?黄文涛?”

  邹泽询说出了自己的猜测,按照他的一贯经验来说,黄珊珊这个人早已经被自己拿捏的死死了,他实在是想不出来黄珊珊她怎么敢的呀,如果没有人怂恿的话。

  “你是不是已经把事情跟黄文涛说了?他给你出谋划策让你这么干的?如果是他,那我就笑了,回头我问问他,就他这种货色,有什么资格跟我玩。”

  “你够了!”

  黄珊珊轻声呵斥了一句:“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不要把任何不相干的人牵扯进来,这件事跟他没有关系。”

  “没有关系?”

  邹泽询皱了皱眉,看着蹲在那里的黄珊珊:“听你的语气,你好像挺在乎他的?你现在这个语气,哪怕当初对我,都没有这样子啊!那就那么爱这么一个废物?”

  “呵呵...”

  黄珊珊冷笑起来:“人家是废物那你是什么?我看你连废物都不配,你自己回头想想你到底做了什么?”

  “够了,不要再说了,我没有兴趣再跟你交流下去,把东西给我,我把东西给你,咱们两清了,谁也不认识谁。”

  说完。

  她把手里的香烟掐灭,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你很害怕他突然回来?”

  邹泽询突然站了起来,走到黄珊珊的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像个什么东西?就跟外面的野鸡一样,黄文涛现在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爱你吧。”

  “呵..”

  黄珊珊冷笑一声,歪过头去,不看他。

  “以我平常的观察来看。”

  邹泽询伸手捏着黄珊珊的下巴,把她的脑袋转了过来面向自己:“他现在已经对你没了兴趣,之所以还跟你在一起,无非就是他现在还找不到更好的ꓹ 把你当做是一个欲望的发泄工具而已。”

  “有意思么?”

  黄珊珊目光怔怔的看着他,与邹泽询对视,似是审问:“就算他把我当成一个欲望的发泄工具又如何?”

  “这样总比某些人要好吧?”

  “嘴上说着ꓹ 非常非常的爱她,但是呢?双方不过是发乎情止乎礼罢了ꓹ 跟某些人在一起,就跟守活寡一样的。”

  “某些人表面上大义凛然的说着爱她ꓹ 爱她的一切,不在乎她身上发生的任何事情,但其实呢?他太在乎这些东西了ꓹ 这种两面三刀的嘴脸ꓹ 真的让人恶心的想吐ꓹ 作呕!”

  黄珊珊据理力争,手掌撑在地面上ꓹ 脑袋往前探了探:“嘴上说着冠冕堂皇的话,但是做出来的又是什么事呢?你看上去那么的光鲜亮丽,但是你的内心是那么的肮脏。”

  “有些男人叫男人ꓹ 而有些男人只能说是禽兽!”

  说到这里。

  黄珊珊的精神状态有些失控,几乎是愤怒的吼出来的:

  “我身上发生的事情,你就说跟你有没有关系,如果不是你,如果那天晚上你不要再往上贴ꓹ 异想天开的想挤进别人的圈子ꓹ 那么还会发生那些事情嘛!还会有后续的变故嘛!”

  当那段往事再度重提的时候。

  不论是黄珊珊,亦或者是邹泽询,他们都陷入了当中的窘困当中。

  “那么,按照你的意思,你身上发生的一切全部都是我的责任了?!”

  邹泽询棱着眼珠子看着她,伸手捏着她的下巴:“对,我承认那件事,确实跟我有很大的责任,但是真的就一切都是我的责任嘛?!”

  “是,你说的没错,那时候的我,确实心态很急,我并不是想要融入他们的圈子,我之所以那么的热情,我为了什么?”

  “我踏马不是为了那几个臭钱,我能舔着嘴脸贴上去?我当时怎么会猜到,他们会是这个样子的?!”

  “我这么做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能多整几个钱,给你买添加进购物车很久的口红、心心念念很久的包包、想给我们换一个好一点的居住环境,我他妈的为了谁?只是我自己嘛?!”

  这个时候的邹泽询,也陷入了无比的愤怒当中。

  他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胸腔中仿佛有一股子怒火难以宣泄出去:“我真的觉得有时候好好笑啊,男人嘛,拼命赚钱的时候,你们会抱怨他们没有时间陪你。”

  “当男人挣不到钱的时候,你们女人又会说男人是个废物,没有任何的作用,我特么是真的笑了呀。”

  “你在偷换概念!”

  黄珊珊意味明显的直指邹泽询的这段话,一针见血:“那件事,我也是没有办法的,我有错,但是我也从来没有埋怨过你!”

  “一直以来,走不出去的人从来都是你。”

  “你太过于在乎你心里那所谓的什么了!是你自己太过于自恃清高了!都是你!”

  或许。

  那件事一直都没有过去过。

  它就好像一根刺,一直都深深的扎在两人肉中,怎么也拔不出来。

  在这个最后的时刻。

  两人就这个问题,再度爆发出了激烈的争吵!

  “算了,没意思。”

  黄珊珊眼中雾蒙蒙的,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就算是这样,我也不怪你,我是脏了那我走还不行嘛!可为什么你还要对我执着于不放?为什么还一直想要把我掌控住?!”

  “你这个人太自私了!太自私了!”

  她的声音有些哽咽,情绪也在这一刻彻底崩溃开来:“我真的什么都没有了,既然你已经不爱了,那就让我走吧,不要再出现在我的生活了,我受够了现在的这个样子。”

  黄珊珊低沉的抽泣了起来:“够了,就这样放过我吧,行吗?我真的真的已经给过你很多次机会了,但是我发现你根本不能接受现在这个状态的我,而我也已经变成这样了,那就算了吧。”

  邹泽询几乎是脱口而出:“不行!”

  他不想就这样失去她。

  “那我把自己给你,你能接受嘛!”

  黄珊珊咬着嘴唇看着他,伸手把自己透明的睡衣拽了下来,露出白皙的肌肤:“我现在就给你,你要嘛!”

  这句话几乎是她嘶吼出来的。

  毫无疑问。

  她太清楚邹泽询什么反应了。

  邹泽询打心眼里,无法逾越自己心里的那道鸿沟,他有时候都觉得,自己爱的并不是黄珊珊的身体,而是超越到了精神。

  所以他认为。

  他可以不要黄珊珊的身体,但是一定得还是她。

  黄珊珊说完这些的时候。

  脆弱的内心完全崩溃,把脑袋埋在臂弯里,手指痛苦的抓着自己的头发,低声抽泣。

  邹泽询站在她的身边,看着如此状态的黄珊珊,内心某处最脆弱的地方好像被触及到了,一时间久久无言。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有那么一刻。

  邹泽询的内心在告诉自己:算了吧,不爱了,那就放手吧。

  可是。

  另外一个声音又在拼命的呼喊:算了嘛?算了嘛?难道就要这样看着她成为别人的人嘛?她可是你的最爱啊。

  “呜呜..”

  黄珊珊低沉的哭着,哭着哭着,她的身子开始颤抖起来,紧接着捂住腹部发出痛苦的呻吟声,她抬起头来,五官因为痛苦而扭曲在了一起:“我好痛。”

  “我好痛!”

  她手掌颤抖的抓住邹泽询:“给我,给我来一点。”

  “……”

  邹泽询嘴唇颤抖,拳头紧紧的攥在一起然后松开,伸手摸兜。

  黄珊珊异常痛苦,整个人的身子蜷缩在了一起,这种痛感从最开始的剧痛到现在的逐渐难以忍受。

  她的脸色发白,额头上冒着冷汗,就这样蜷缩在地上呈虾米状,声音都小了几分。

  邹泽询伸手把黄珊珊扶了起来在床角坐好,从裤兜里摸出了一剂药剂来,准备给她注射。

  “快。”

  黄珊珊虚弱的说了一句,伸手去拿摆在床尾床单上的手机。

  正准备给黄珊珊注射的邹泽询无意中扫了一眼,看到了黄珊珊的面容识别的手机上端,红外感应灯闪烁了几下。

  “草!”

  邹泽询怒吼一声,直接就把药剂丢在了一边,质问到:“都踏马到这个时候,你还要想着录音备份我!你踏马还想来那一套!谁告诉你的!”

  “我没有!”

  黄珊珊拼命的摇头,把手里的手机攥在了手上,屏幕上端的感应器对着自己的面部,尝试解锁,但是她的意识已经接近迷糊了,无法完成。

  “给老子死!”

  邹泽询目睹着这一切,胸腔的怒火飙升到了顶端,他情绪失控的伸手拽着黄珊珊的肩膀,右手那床头柜上摆放着的安眠药拿了过来,掰开黄珊珊的嘴就往里面倒。

  “药!”

  意识迷糊的黄珊珊以为这是她要的镇痛药,压根就没有反抗,当大量的药物灌进来以后,她在那么一瞬间猛然意识清醒。

  不对。

  她要的药是液态的。

  但这是硬的。

  不是。

  不是。

  她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反抗了起来,舌头抵着口腔开始往外吐这些安眠药物。

  “吃进去!”

  邹泽询棱着眼睛瞪的死死的,眼珠子充血的看着黄珊珊,控制着她的下巴拼命往里面灌输药丸。

  尽管黄珊珊反应过来了,但还是有相当多的药物顺着喉咙被她给干吞了下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整整一瓶子药丸,全部倾倒完毕。

  一粒不剩。

  这些药丸成了三个部分。

  一部分被黄珊珊吞咽下去了。

  一部分掉在了地上、床单上。

  一部分倒进黄珊珊的嘴里然后又被她给吐了出来。

  上头的邹泽询并没有停下,把掉在床单的药丸再度捡了起来,卡着黄珊珊的下巴再度往她的嘴里塞,强行让她吞咽下去。

  此刻的黄珊珊。

  已经虚弱到了没有反抗的余地。

  整个过程持续了得有三四分钟,邹泽询这才停下来,伸手拿过黄珊珊的手机,输入密码解开,看着手机屏幕,整个人木然的坐在了床单上,抬头看着天花板,大脑一片空白。

  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良久。

  邹泽询起身,开始收拾起现场来,把地上的药物全部清理干净装进兜里,拿出早准备好自洗手间里搜寻来的几根卷曲的毛发看似随意的丢在了床单之上。

  他早已经就事前做好了布局,所以在清理起这些的时候速度也很快,做完这一切以后他把黄珊珊扶了起了,恢复成那个警方进来时候看到的场景。

  趴在一侧的狗窝里的狗,吐着舌头喘息着目睹了整个过程,低声的呜叫着,趴下脑袋蹲在窝里。

  离开房间的时候。

  邹泽询站在门外,伸手一抽线绳,房间里面的门栓就被轻松的带上,快速的折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

  约莫一分钟以后。

  室友从里面洗完澡出来。

  邹泽询无缝衔接走进了洗手间,关上门打开水龙头放水掩盖声音,摸出了现场带出来的安眠药物丢进了马桶,又丢了一粒泡腾片进去,等待了一会以后按下了冲水马桶。

  一切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

  “黄文涛那天晚上离开后就没有回来,两天后,她房间里的狗叫的激烈,心知肚明的我便叫上我的室友,假装去查看,然后发现里面的情况后报警。”

  邹泽询深呼吸一口:“这就是全部过程了,该说得我都已经全部说了。”

  “你为什么会选择收留这条狗?!”

  钟天正眯眼看着他:“如果你不收留这条狗,或许我没有这么快就有线索了。”

  “因为这条狗是我们以前养的。”

  邹泽询仰头看着天花板:“她一直带在身边,没有送人,杀死她以后,我的心里空荡荡的,这条狗我没舍得扔。”

  钟天正明白了他的意思,停顿了一下说:“你应该还有什么事情没有说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