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410章你自己报警还是我帮你报警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644 2020-11-17 17:20

  “三万块?这厉害了!”

  “老彭家什么时候出了个这么牛的外孙了?”

  “就凭这说话的语气,就能看出来,他不简单啊!”

  钟天正的话一说出口。

  立刻。

  边上围观的村民皆纷纷的议论了起来。

  要说之前。

  钟天正可能还存在着一点无理取闹的意思,仗着自己的身份,三番四次的在老章的葬礼上整出幺蛾子。

  但是。

  现在就不一样了。

  三万块。

  说多不多,说少不少。

  三万块钱,在外面可能就是人家半个月或者几天就能挣到的钱。

  但是在农村里,可能都抵得上老人在家务农近一年的收入了。

  钟天正愿意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那肯定是没得说的。

  你坚持你自己的某个信念,在没有任何保障的情况下,那就是无理取闹。

  但是你愿意为你自己的行为作出担保,付出代价,那就叫做有担当。

  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

  “三万块,能不能作为一个代价?”

  钟天正目不斜视,直勾勾的看着正对面的章一飞跟章也两父子:“大老爷们,一口唾沫一口钉,我说到做到。”

  说着。

  钟天正伸手在衣服里掏了一掏,这才想起来刚才跟啊香换过衣服了,然后直接伸手在啊香身上的口袋摸了一摸,几叠子鲜红的钞票就摆在了边上的桌子上:“看完以后,我要是真误会了,这三万块就是随礼。”

  “这...”

  外公看着钟天正真把钱掏出来了,不由又有些犹豫,小声说道:“你小子很有自信嘛。”说完,不等钟天正回答,他直接就提高了音量:“不愧是我彭家的孙子,说话掷地有声!”

  两人高涨的气势,无形之中就压过了彭军等人一头。

  彭军脸色难看的看着钟天正,咬了咬牙,想说话到底是没说出来。

  原本他想的是,钟天正无非就是想仗着自己的警察身份,在这里胡闹罢了,所以自己上去就要揍他了。

  谁知道这钟天正,压根就不是个二百五。

  转手把钱一掏,自己这边明显就占据了下风。

  不过。

  他心里也稍稍犹豫了一下,歪头看着章一飞跟章也两父子:“莫非这老章的死,真有其他的原因?不然这个小警察也不敢如此的肯定啊。”

  “行,算你狠!”

  彭军是一个脑袋很灵活的人,短暂的思考片刻以后,直接就往后退了一步,表明自己的立场。

  其实。

  他心里可是精着呢。

  这小警察敢这么刚,那肯定不是没有原因的。

  万一老章的死,真有什么问题,那肯定要报警的,到时候警察一来,自己肯定也跑不掉,阻碍执法是最基本的套餐,弄不好还来个包庇之罪。

  见到彭军退后了。

  一旁站着的妹妹彭丽立刻就站不住了,拉着他的手臂摇晃吗,皱眉焦急道:“哥,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马上就是一家人了,你还任由别人在这里胡闹。”

  “你闭嘴。”

  彭军皱眉扫了眼彭丽,把她也拉了回来:“这不还没有结婚么?在边上看着就行。”

  三言两语之间。

  他就已经把自己的界限给划开了。

  钟天正眯眼看着对话的俩兄妹,眉头却不由微微一皱。

  彭军是很现实的确实不假,但是这个彭丽,刚才说话的时候,眼睛瞳孔微缩语气快速甚至是几分急促。

  她分明是真的急了,她急什么?

  一旁。

  章一飞也被这一幕给愣住了。

  他没有想到,钟天正竟然会这么的坚定,他凭什么?

  “好了好了,一飞你就别坚持了。”

  “行了,人家不是三万块做担保的嘛,咱们都看着呢,他跑不掉。”

  “真要是误会,收三万的礼也不错的。”

  “就是啊,人家是警察,帮助你查明老章的死因你还不愿意么?”

  “你这么犹豫,不敢让人家检查,不会真的有什么猫腻吧?”

  眼看着章一飞还没有松口。

  围观的村民也都开始议论催促了起来。

  “行!”

  章一飞咬了咬牙,直接点头答应:“我倒是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这么坚信我爸不是自杀的。”

  “好。”

  钟天正微微一笑,迈步上去。

  啊香立刻也小心的跟了上来,在一起搭档这么久了,她还没有见过钟天正不触碰死者就去鉴定呢。

  周围。

  围观的村民都自觉的往后退了退让开了一条道路,供钟天正穿行。

  钟天正走到棺木前面,背着双手,绕着棺木先行转了一圈,然后在边上停下,探过脑袋俯瞰了下去。

  棺木里的老章已经彻底没了声息。

  虽然是农药剧毒而亡,但是医院那边已经给他做了催吐以及换血处理,所以他的皮肤表面倒也不是很异常,唯有嘴唇处处于紫黑状。

  钟天正背手弯腰。

  鼻翼间。

  就传来一股淡淡的怪味。

  他心神一动,再次用力吸了吸,感知出来了。

  农药气味的残留。

  “什么都处理干净了,怎么还会有一股子味道。”

  钟天正喃喃自语的说了一句,视线下移,从章老的面部依次往下,最终,他停留在了他的双手之上。

  “这是什么?”

  钟天正眼神微眯,嘴角上浮出一个弧度。

  “行不行啊?!”

  “这小子该不会是在故弄声势吧?”

  “哦豁,牛皮吹大了。”

  见钟天正停顿了好久,依旧是一句话不说,立刻就有好事者开始起哄了。

  看热闹不嫌事大,怎么大怎么来,这是通病。

  就连信心满满的外公,此时也不有些发虚。

  如果不是自己,外孙可能也不会赶鸭子上架。

  三万块,不是小数目啊。

  能抵得上一小笔彩礼钱哩。

  唯有跟在钟天正身后的啊香,自信满满。

  她永远都相信钟天正的判断。

  “好了!”

  钟天正收回身子,转过身来,扫视着在场的每一个人,精准捕捉着在场每个人的表情。

  “干什么啊!”

  “到底能不能下定论?”

  被钟天正这么一看,众人不免心中不爽。

  “安静!”

  钟天正摆了摆手,走到了章一飞的跟前:“你自己报警还是我帮你报警?”

  “什么?!”

  “报警?真出事了?”

  此言一出。

  一片哗然。

  村里出了个杀人案,这可不是小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