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699章死人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3758 2020-11-17 17:20

  “你起开。”

  钟天正并没有就此结束,拨弄开了啊香的小手,眯眼看着眼前的剩下的最后小半杯牛栏山白酒,端起来一饮而尽,辛辣的酒液顺着喉咙流淌而下,一直到胃火%辣%辣:“从匿名者这个概念出现到现在,就一直在我心里,跟一根刺一样,如鲠在喉。”

  “我曾经为了这个匿名者,有什么深夜里一想起来,我都睡不着觉,我觉得,我一定一定要把这个人或者说这个组织给揪出来。”

  “但是等我真正查到这一步的时候,真相只离着我有一步之遥的时候,我却又非常害怕把它就此揭开来了,我心里很慌,我害怕这个现实我接受不了。”

  钟天正自己一个人喃喃自语,眼中带着光,仿佛迷离的看着在座的三人:“你们说,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

  “……”

  颜昭兴跟余城对视了一眼,一脸茫然,不知道钟天正为什么搞了现在这么一出。

  “破局。”

  颜昭兴再次扫了眼对面的钟天正跟啊香两人,拿起筷子夹起眼前的猪头肉放进嘴里,大口大口的咀嚼了起来:“既然这是你一直想要追求的东西,既然一切都已经掌握在你的眼前,那么你就伸手把它捅破吧。”

  “你是警察,你应该坚守你的正义,哪怕你的正义跟你心里的某些东西起了冲突,但是你的选择是没有错的。”

  “呵呵,猪头肉不错,很有嚼劲,口感也非常的不错。”

  颜昭兴说到这里,咧嘴笑了起来:“不过,你同样也要思考另外一个问题:你的人身安全,既然你已经无限接近于真相了,如果我是匿名者,那么我会在你把真相曝光出来的时候,让你闭嘴,这个世界上,只有死人才是最能保守秘密的。”

  “啊?”

  钟天正瞪眼着眼睛瞅着对面大口吃肉的颜昭兴,目光闪烁。

  “你...”

  啊香同样大眼睛一瞪,黛眉上挑:“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说话的时候,她的手掌不自己的攥紧了手里的杯子,一次性塑料杯子很脆弱,扭曲变形里面的白酒顺着杯壁流了出来。

  “弟妹,你不要太过于激动了嘛。”

  颜昭兴伸手点上了一根香烟,点了点啊香手里的一次性杯子,无所谓的摊了摊手:“这不过是我的一个建议而已,我的一个猜测,猜测。”

  “……”

  余城一言不发的侧目看着颜昭兴。

  “那如何过,这次案件过后,你们觉得,这个匿名者会不会收手呢?”钟天正手指略为颤抖的夹着香烟,视线着重落在了颜昭兴身上:“如果他就此收手,我或许未必能找到他。”

  “那你这是要停止继续调查咯?”

  余城龇牙一笑,大拇指食指扣着一次性杯子的杯口,左右旋转着,语气调侃:“你这是要在正义与私人之间,选择后者啊。”

  “不过,我觉得,匿名者未必会就此收手。”

  “我也赞同。”

  颜昭兴嘴里冒着酒味,跟着点了点头:“匿名者因为陈蓉案而起,却没有因为陈蓉案而结束,进而一波接着一波的案件发生,都有它的影子,说明它非常享受这种站在背后的感觉,它非常享受这种声张正义的感觉。”

  “嘭!”

  钟天正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简易的折叠桌差点震翻:“声张正义么?不过是打着声张正义的旗号再满足它心里扭曲的欲望而已,每个人不管他犯了什么罪,都应该交由法律来审判!”

  “没错。”

  颜昭兴点了点头,看着激动的钟天正,张嘴骂道:“草,你小子喝醉了吧?我只不过是发表了一下我自己的看法,你这么激动干什么?我又不是匿名者咯。”

  “……”

  “吃饭吧。”

  余城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再说了:“你查到了什么,就按照你自己心里的想法去好吧,咱们两个不都说明了,自我澄清了一波么。”

  “嗯。”

  钟天正表情复杂的看着两人,没再说话。

  饭桌上的气氛,一下子低沉了下来。

  ……

  另外一边。

  新区某城乡结合部,一排排低矮、环境脏乱差的公寓。

  这种地方,宵夜等之类的路边小吃大排档等等之类的餐饮场所注定是无比火热的。

  卞有才嘴里冒着酒味,迈着摇晃的步伐穿梭在巷子中,迎面与两个中年男子碰面。

  “哎,我才哥。”

  板寸头中年扫了眼脸色微红,一身酒味的卞有才,主动的打着招呼:“回家呢?”

  “啊。”

  卞有才止住步伐,看着眼前的板寸头中年,微微点了点头:“刚才跟我一个包工程的老大哥一起吃饭来着,喝了点,溜达溜达对身体好。”

  说着他顺手往后面指了指:“你们出去啊?”

  板寸头中年应了一声:“是的,出去搞个炒饭吃吃来着。”

  “别老吃那些东西,地沟油啥的,对身体不好。”

  卞有才打着酒嗝嘱咐了一句,顺手摸出兜里的中华香烟来:“来,抽跟华子?”

  板寸头中年的同伴看着递过来的香烟,随即伸手去接。

  卞有才脸色随即一愣,眼睛睁大着看着他。

  板寸中年连忙摆手挡住自己的同伴,摸出自己的香烟:“客气了客气了,怎么能抽你的烟呢,抽我的阳光利群,顺。”

  “算了,我只抽华子,抽其他的我咳嗽。”

  卞有才摆了摆手,把自己的香烟收了回去:“那行,就这么着,我就先走了,少吃点路边的东西,不好。”

  “好。”

  板寸中年笑着点了点头,看着卞有才的背影,不屑的撇了撇嘴。

  “这人谁啊?”

  中年的同伴看着走远的卞有才,嘀咕了一句:“这腔调,怎么怪怪的呢,主动派烟,但是我刚才真想接的时候,怎么感觉他脸色变了呢。”

  “害,可不是么,他的烟你也接啊!”

  板寸中年摇了摇头:“就一街溜子,进过宫,整天游手好闲的也不干点其他的什么,因为住在一个公寓,而且是对门,所以才跟他说上两句,不然才懒得搭理他呢。”

  “呵呵。”

  两人笑了笑,耸肩离开。

  这边。

  卞有才摇晃着走出巷子,一股子尿意袭来,他扫了扫后面亮堂的巷子,再看了看不远处黑灯瞎火的巷子,随即迈步走了过去,来到墙角,拉开拉链准备放水。

  “嗝!”

  “这警察都是吃干饭的啊,杀盼盼的王觉这狗币都跑了几天了,他们还没有抓到,早点抓到早点判啊,我还等着他们这笔赔偿款呢。”

  “嗯...等赔偿款下来,怎么说也整点其他的娱乐活动释放释放才行。”

  卞有才打了个酒嗝,释放着压力,嘴里小声的嘀咕着。

  卞盼盼的事情,警方已经通知他们家属了,卞有才自己是知道这么一回事的,但是他这个人,算是非常佛系的那种,佛系到连最基本的亲情都丧失殆尽了。

  他想着:既然卞盼盼死亡的事情已经发生,一切都是无可挽回的地步了,倒不如欣然接受现在的这个结局,王觉这个人他知道,这些年来,多多少少应该还是有些积蓄的,到时候申请一下赔偿什么的,反正有巨额资金进账就行了。

  自己的这个傻妹妹,总算不是一无是处,死了还能发挥点余热,给自己弄点资金什么的,也蛮好的。

  “啪。”

  就在这时。

  一个有力的手掌拍在了他的肩膀上,力道还挺大,拍的他身子抖了一抖,差点尿偏溅到自己的鞋子上了,还好他及时关住了阀门,但是胀的很不舒服。

  “草!”

  卞有才一下子不开心了,张嘴骂着就转头:“瞎了你爹的狗篮子了,没看到老子在放水啊!”

  “我大舅哥看起来有点上火啊,你这尿很黄啊!”

  黑暗中。

  男子一手按着卞有才的肩膀,瓮声瓮气的看着卞有才:“刚才听你说,你好像挺想找我赔钱的,怎么的?你手头就这么紧啊?平时给你们的钱呢?”

  “草!”

  卞有才眨了眨眼睛,就着边上微弱的灯光看清了眼前的人,不就是消失了的王觉么,张嘴就骂:“草你爹篮子的,你还敢出来,我非...”

  说话的同时,他伸出右手,一把抓着王觉的衣领子,跟着想要制服他。

  “噗嗤!”

  沉闷的响声想起。

  卞有才原本攥着王觉衣领子右手力道不由一松,睁大着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他%妈敢...”

  “噗嗤!”

  “噗嗤!”

  王觉左手按着卞有才的肩膀,咬着牙齿腮帮子两侧咬肌明显,右手快速的在卞有才的腹部连续做捅刺动作,一下接着一下的。

  也不知道多少下以后。

  王觉脸上疯狂的表情开始平缓下来,看着一脸痛苦、色惨白毫无血色的卞有才,整个人一脸冷漠的把他推开。

  “呼呼呼...”

  卞有才拼命的张嘴呼吸着,但是止不住的使不上力气,身体的控制权逐渐离他而去,他的视线也逐渐变得模糊了起来,然后倒在了地上。

  肥胖的脸蛋贴在自己刚才放水的位置,但是自己的嗅觉早已丢失。

  身下腹部的位置。

  猩红的鲜血顺着刺眼的伤口流淌了出来,还带着点点温热,印了一地,也染红了他的身子。

  空中。

  一张硬质的纸片洋洋洒洒的飘落下来,落在了卞有才的身边。

  弥留之际。

  卞有才看着逐渐走远、身体重影的王觉,拼命的想要开口呼救,但是怎么也叫不出来,随即脑袋一偏,彻底没了生息。

  到死。

  卞有才都没有能反应过来,为什么这个平时看着老老实实,哪怕孩子不是自己的、却还得老老实实支付抚养费的王觉,怎么突然一下子就这么大的转变,敢对自己下死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