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42章吴美丽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405 2020-11-17 17:20

  

  “组长。”

  钟天正拿着证物袋,找到了李组长。

  “师范大学的案子?”

  李组长停下笔来,看着证物袋里面的弹子锁:“现场的监控视频已经被我们提取出来了,涉案学生吴美丽,她在自我伤害。”

  “自我伤害?”

  钟天正转过华为平板,看着拷贝下来的监控视频,陷入了沉默。

  画面显示事发时,天台上,确实只有她一人,身上的伤,也是她自己一刀刀划伤的。

  不禁让人想起以往的新闻案件,为情所困的女子所做的事情。

  “这个案子先这样吧,等她醒来之后,我们再去医院询问一下当事人,如果没有其他的问题,这个案子应该就这样了。”李组长做出了最后的结论。

  自我伤害。

  还真管不了,只能教育告诫。

  严重一点,顶多让心理专家辅导一下。

  “那这个锁...”

  钟天正犹豫了一下,还是咬牙坚持道:“让技术科的提取一下,看看上面的指纹,我想知道,门到底是忘记锁了还是被人打开的。”

  “去吧,我打个招呼,让他们加急一下。”

  李组长点点头,示意他可以出去了:“对了,UT案的嫌犯已经交代了,你整理整理,准备移交。”

  “好!”

  钟天正点点头,折身去了技术科。

  ……

  事情发生的第三天。

  钟天正啊香在病房内见到了被纱布包裹的吴美丽。

  面对警察的到来,吴美丽没有任何过多的表情波动,原本水灵灵的眼睛毫无生气,犹如一团死水,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

  救治她的是上南市市医院的新锐医凌然凌医生。

  凌医生长的很帅,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医院的名人了,不错的皮囊加上过硬的技术让他拥有了不少的小迷妹。

  这一点,从他身后跟着的护士看他的眼神就能看出来。

  虽然这些人的目光在钟天正帅气的脸庞上一度停留,但眼神里的惊讶只是一闪而逝,更多的则是防备以及警戒,下意识的站队凌医生。

  根据凌医生的描述,她的手臂胳膊上,腿上的伤,足足多达十条,伤口颇深,最为致命的还是她脸上的那一刀,伤痕较深。

  “所幸,那天晚上是我坐诊。”

  凌医生斯文的理了理白大褂,帅气的脸上露出一股骄傲:“我给她用上了美容针,再搭配我顶尖的缝合技术,脸上的那道伤痕,愈合后只会有一点点浅痕,基本可以忽略不计,不影响她的美丽。”

  说到这里,他的表情又变得失落了起来:“但是她身上的那些伤口,有四条太深了,难免留疤,哪怕是我,也无能为力。”这种失落,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对高超医术的一种自我追逐。

  “好!”

  钟天正由衷的拱了拱手,在吴美丽的右侧坐了下来,摊开笔记本。

  “吴美丽同学,想必你也听到了,你的伤,大致是挽救回来了,你不用太担心。”钟天正看着毫无表情的吴美丽,又看了看凌医生:“对于你这个事,我们警方需要再了解一下,如果没有隐情的话,我们就要结案了。”

  “你做自我伤害的事情,可有人威胁你?”

  “是不是被人挟持的?”

  “你不要怕,有我们在,任何人都伤害不了你。”

  无论钟天正如何询问,吴美丽一言不发,最终哽咽的说了句没有,索性偏过头去不看他们,但钟天正还是清晰的捕捉到了吴美丽眼角滑落的晶莹。

  “既然如此,那我们只能结束了。”

  钟天正站了起来,收好笔记本,无奈的摇了摇头。

  当事人自己承认,虽然语气有些奇怪,问询只能就此罢休。

  后续再去学校询问,如果还没有人提供线索,这件事也就结案了。

  毕竟,监控已经说明了一切。

  “不对不对。”

  一直旁听的凌医生摇了摇脑袋,反对道:“这有点不科学,吴患者长得很漂亮,五官比那些整容出来的人高级不知道多少倍,按道理说,这么漂亮的女人,不会为了所谓的感情,伤害自己的脸的,我了解患者,了解女人。”

  钟天正无奈的耸了耸肩,不可置否。

  眼见无论气质身高都跟凌医生旗鼓相当的钟天正就要走了,凌医生身后的护士站了出来:“我们凌医生可是第一次夸患者漂亮,可见这个女人是真的漂亮。”

  见此,啊香也站了出来。

  “这又何如?”

  啊香反问道。

  至少,他们警方在现场,也没有发现任何其他可疑的线索。

  即便钟天正对此也心生猫腻。

  但警方办案,要求的是证据,毫无证据指明,一番乱查,只会白白耗费警力而一无所获,毕竟警力资源有限。

  “我建议再查查。”

  凌医生给出了建议的意见。

  “好,我认同。”

  钟天正点点头,转身出去。

  啊香看了眼护士工牌上的王字,跟着出门。

  “警官!”

  刚出走廊,迎面走来一对老夫妇,见到身穿警服的啊香以及钟天正,手里的脸盆丢在地上,快速的走了上来,拉住了钟天正、啊香。

  “你们要为我家美丽做主啊!”

  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妇女,苍老昏黄的脸上满是皱纹,眼睛里充满泪花:“我们家美丽绝对不会做这种傻事的,她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太明白她了。”紧抓着钟天正的手掌布满粗糙老茧。

  妇女身后,老汉懊恼的靠着墙壁连连叹气,一言不发,半饷道:“请警官明查。”

  “这件事,我们会尽力的,但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证据指向他人。”钟天正叹了口气,点头道。

  这一幕,立刻引起周围过来的病患家属的侧目。

  “我们家美丽,现在都被同学议论,说她私生活不正。”

  妇女说着说着眼里就掉了下来,紧紧的抓着钟天正的手臂:“您一定要查明真相啊,不然,以后我们美丽还怎么做人。”

  “噗通。”

  妇女直接跪在了地板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