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805章被动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6243 2020-11-17 17:20

   第八百零五章:被动

  

   “所以,你觉得这一切都是对的?”

  

  

   钟天正皱着眉头看着他:“如果你是匿名者的话,我觉得这不会是我想要的结果。”

  

  

   “是的,我不觉得他们为陈蓉做的那些有错。”

  

  

   余城的眼睛眯了起来,眼神深邃:“颜锦良以前在国外的时候,混的很惨,经常被人欺负,处于吊打的状态,后来他遇到了我,我看他也挺可怜的,然后我就罩着他了,就这样,他成了我的小弟。”

  

  

   “颜锦良后续做的事情,其实我也知道。”

  

  

   余城说到这里,不由深深的叹了口气:“他曾经有跟我提到过,有人想借他的卡%号来转账,我听了以后,也就默许了。”

  

  

   “有人?你默许了?”

  

  

   钟天正的眉头拧成了“川”字:“你不知道是谁?”

  

  

   “不知道。”

  

  

   余城摇了摇头:“如果我要是知道的话,我早就说了。”

  

  

   “但是这件事,你从来没有跟我们提起过。”

  

  

   钟天正在心里斟酌着他这句话的真实性:“为什么早在案件初期的时候,明知道我在查这个案子,但是你从来没有提过这件事?你明明知道这么多,这些都是线索,但是你为什么不说?”

  

  

   “我为什么要说?”

  

  

   余城目光虎视眈眈的看着钟天正,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他:“我很想看看,你在为了陈蓉这个案子,你会努力到什么程度。”

  

  

   “不过事实证明,你没有让我失望的,也好在你没有让我失望,不然我会锤你的。”

  

  

   余城把手里的烟头掐灭,端起白酒抿了一口:“其实,汪妍冰,你应该早就猜到了她的身份吧?我有种感觉,你早就开始怀疑她了,但是你没有那么着急下手,一直等到项宇飞落网以后。”

  

  

   “我不知道。”

  

  

   钟天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我也仅仅只知道汪妍冰而已,但是我需要她,需要她来做一些事情。”

  

  

   余城言之凿凿,也理所当然:“所以我也没有着急着揭穿她,陈蓉的事情,总得有人去做点什么吧。”

  

  

   钟天正质问道:“那后来呢?后来呢,明知道我已经查到了颜姓的账号了,但是你在这个时候,却依旧选择沉默不语。”

  

  

   “颜锦良跟我关系走的很近,我自然不会说,我现在的身份跟我现在拥有的一切,我都很满意,颜锦良以前跟我关系很好,如果我告诉了你他的事情,那么我怎么办?万一你把矛头对准了我呢?”

  

  

   余城很是理所当然的反问到了钟天正:“我就明着说了吧,我感觉咱们虽然是朋友,但是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万一在这件事上,你用颜锦良的事情,在我身上做文章,把我将了怎么办?”

  

  

   “啪啪啪..”

  

  

   钟天正忍不住开始鼓掌,整个人开始笑了起来。

  

  

   “哈哈哈..”

  

  

   “太妙了,你余城还能给我这样的评价,太妙了。”

  

  

   钟天正抚掌而笑,最后冲余城竖起了大拇指:“可以,原来我在你心里面,你是这我这样的一个评价。”

  

  

   余城的解释确实可以。

  

  

   他之所以不把自己知道颜锦良就是那个国外账户说出来的原因是因为他怕钟天正用他跟颜锦良的事情做文章,然后来以此做局给余城。

  

  

   这里理由很好,也很伤人。

  

  

   “算了,不说了。”

  

  

   钟天正端起酒杯,冲他摆了摆,仰头把里面的白酒喝到底:“说多了没意思,咱们之间,也就这样吧。”

  

  

   “昂。”

  

  

   余城不可置否的耸了耸肩:“咱们既是很好的朋友,也是很好的陌生人,你懂我的意思吧。”

  

  

   “我以前不懂,但是现在我懂了。”

  

  

   钟天正咂舌,夹了块白切牛肉塞进嘴里,大口大口的咀嚼了起来:“如果按照你这么说,那我下次要是再调查到你头上来的时候,那岂不是又在抹黑你?”

  

  

   “我已经跟你说了,颜锦良我确认认识,他以前也就是我的小跟班,而且我也知道他以前确实给别人提供了账号。”

  

  

   余城无所谓的看着他:“我说的就是这么多了,你要是能查到其他的什么东西,那你查就好了,我只有这么点事情跟他们沾上了关系,其他的我也没有什么了。”

  

  

   “太妙了!”

  

  

   钟天正点了点头:“反正现在颜锦良已经死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咯,不管是相不相信,我们都没得选的。”

  

  

   余城哂笑:“你可以继续往下调查的呀。”

  

  

   “好了。”

  

  

   啊香适时的插了一句:“你们不要这个样子聊天了,现在把事情说开了,我觉得其实也挺好的,至少,咱们也已经掌握了这么多的信息了,接下来的方向也明确了,不是么。”

  

  

   “嗯。”

  

  

   余城点了点头,拿起桌上的手机:“那什么,我还有点事情,我就先走了,改天再陪你们喝酒。”

  

  

   “好的。”

  

  

   啊香起身往外送了送他:“注意安全。”

  

  

   “妥。”

  

  

   余城拉开停在路边等客的出租车车门,出租车开了出去,消失在街角。

  

  

   “怎么谈成这个样子啊。”

  

  

   啊香折身回来,坐在了钟天正的身边:“你这么说,岂不是以后你们的关系又难堪了起来?”

  

  

   “没办法的事情。”

  

  

   钟天正甩了甩脑袋,打起精神来:“就咱们掌握的那些线索,怎么说都会再跟他扯在一起的,就是不知道他刚才说的是不是真的了。”

  

  

   说着,他抬头看向颜昭兴。

  

  

   “我Giao..”

  

  

   颜昭兴身子往后缩了缩:“你看着我也没用啊,我肯定是无辜的,你也看到了,以前那个什么银行账户,只是一个跟我同姓的人而已。”

  

  

   “我怎么感觉你这个人也有点问题。”

  

  

   钟天正龇牙笑了笑:“我总感觉你小子好像现在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一样的,但是又说不上来,是什么事情。”

  

  

   “没什么事情啊。”

  

  

   颜昭兴无辜的摊了摊手:“不管是有什么事情瞒着你也好还是没有什么瞒着你,你只要相信,兄弟我肯定不会坑你的就对了。”

  

  

   “算你还有点良心。”

  

  

   钟天正端起手中的杯子,跟颜昭兴碰了一碰:“来,喝酒,咱们也不说其他的什么了好吧。”

  

  

   颜昭兴端起杯子跟他碰了一下:“你就没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有啊。”

  

  

   钟天正冲他勾了勾手:“赏你个大嘴巴子,这算不算。”

  

  

   “滚蛋!”

  

  

   颜昭兴翻了个白眼。

  

  

   晚上。

  

  

   回到家里。

  

  

   钟天正钻进浴室的淋浴头下,把身上的酒味冲刷干净,坐在沙发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陷进沙发中:“今天晚上的对话,你怎么看?”

  

  

   “没那么简单,我总感觉,余城跟匿名者之间好像有点什么联系似的,咱们在说起颜锦良的时候,他一直都在极力的不跟匿名者三个字搭边,他在规避。”

  

  

   啊香用浴巾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不过呢,我觉得哈,如果咱们要再去调查他余城跟颜锦良之间的事情,肯定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既然他很早以前就怕你对他怎么样怎么样,那么他应该都会把一切都处理非常的干净。”

  

  

   “我也是这么想的。”

  

  

   钟天正认可的点了点头:“那咱们现在又要怎么办了呢?难道还是等么?”

  

  

   “对,就是等啊。”

  

  

   啊香点了点头,一脸认真的看着他:“我觉得等就是最好的办法,咱们现在又没有他们任何的一点信息,之前所有跟匿名者扯上关系的线索,全部在陈昇身上终结了。”

  

  

   “而他们对张功来下手的案子,咱们已经能推敲到了余城身上,我觉得,如果他们下一次继续作案的话,那么咱们就应该就能发现更多的线索了。”

  

  

   啊香宽慰了钟天正一句:“我知道,现在这个状态,虽然非常的憋屈,咱们一直都是处于被动的状态,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行,我知道了。”

  

  

   钟天正点了点头,也没有继续往下说,啊香说的确实不错,目前他们掌握的线索确实有限。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

  

  

   钟天正来到局里,刚刚坐下没多久,师心语就凑到了他的身边:“那啥,钟天正同志,请问,来自你们冬天的第一杯奶茶,什么时候请本宝宝喝。”

  

  

   “这不是还没有到冬天么!”钟天正龇牙一笑,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怎么,你这边又有什么新的收获么?”

  

  

   “没有,就是上次你让我去调查的那些酒店之类的信息。”

  

  

   师心语摊了摊手,有些失望的说到:“但是呢,通过我的调查,好像也没有发现什么有异常情况的人。”

  

  

   “你的工作效率这么高的嘛!”

  

  

   钟天正不免有些诧异,一直隐藏在他心里的疑惑,这时候他忍不住直接问到:“请问您老人家是怎么做到的,这才几天时间,你竟然就已经把一个星期的工作量做完了?”

  

  

   那天。

  

  

   在询问完王逸群以后,钟天正根据他的口供,做出了自己的判断,推断出了匿名者可能藏身的地方。

  

  

   高层、酒店。

  

  

   然后他就让师心语去调查了,上南市虽然不大,但是高楼大厦多了去了,高层的酒店更是很多,而且还涉及到部门权限问题,哪怕是师心语那个小组上去,一个星期都未必能全部筛查下来,但是她这才几天啊。

  

  

   “就是其他部门有我的学长学姐啊之类的,所以有时候需要用到他们的时候,直接给他们发信息,他们人很好的,很乐意给我配合的。”

  

  

   师心语漫不经心的回答到,看上去云淡风轻的:“就是有人配合而已,所以事情也做的快。”

  

  

   “说说具体详情吧。”

  

  

   钟天正自然是不相信她的这个理由,但是他基本上已经猜到了是怎么回事了,自己也不可能再傻傻的继续追问下去她的身份:“你的具体结果是什么。”

  

  

   “是这样的,按照你说的那些条件,很高层的酒店光这一点,就已经筛查了很多酒店出去,然后在剩下的这部分酒店里面,我们先是查询了长租房这种,这里面的人的身份都是可以查询到的。”

  

  

   “然后我们又对这些长租房的人进行了细致的排查,这些长租房的人总共都能分成这么几类:一类是这种长年外驻出差的,亦或者是那种没有走酒店系统,把酒店当公寓住的这种,这些人的身份都没有问题。”

  

  

   “这里面的人群里,最长的也就是连续租了三个月的,一般都是长租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没有更长的了。”

  

  

   “好吧。”

  

  

   钟天正无奈的摇了摇头,顿了一下,他又抬头看向师心语:“那有没有可能是入住了但是没有登记的情况呢?”

  

  

   “很有可能。”

  

  

   师心语点了点头:“这种情况非常常见,就好比说,一个人如果长期租酒店的房子,那么时间一长,他就跟酒店的服务员很熟了,那么再后来,他可能带个什么人回来,那也是情理当中。”

  

  

   说到这里。

  

  

   她把手里的一张表格摆在了钟天正的面前:“这些就是那些长租房的酒店跟具体信息了,要想确认,只能一个酒店一个酒店的派人去上门核实了,工作量比较大,而且进度可能比较缓慢。”

  

  

   这中间涉及到了入住人的作息时间啊工作特性啊,谁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在房间里。

  

  

   既然突然检查,那肯定要达到出其不意的目的,提前打电话预约,压根查不到有用的线索。

  

  

   “可以做一个长远的工作计划。”

  

  

   钟天正把这张表格接了下来:“谢谢师心语同志,后续我这边会安排的。”

  

  

   “妥。”

  

  

   师心语把资料交给他就走了,然后转身,还不忘记嘱咐他:“记得我冬天的第一杯奶茶哈。”

  

  

   钟天正龇牙调侃到:“友情提示一下,喝奶茶会长胖的,这跟你提出的减肥有些相悖。”

  

  

   “呵呵。”

  

  

   师心语哼笑一声:“别找借口,你们小两口的这杯奶茶我喝定了,再说了,只有吃饱了才有力气减肥。”

  

  

   “……”

  

  

   钟天正听到这句话不由翻了个白眼。

  

  

   因为他在啊香嘴里也听到了一模一样的话,每隔一段时间就提出要减肥的鸿远目标,坚持两天以后就大吃特吃,美其名曰吃饱了才有力气减肥。

  

  

   呵。

  

  

   女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