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731章关键性证据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7857 2020-11-17 17:20

  吴长青的脸色徒然一滞,方才看到熟人那股欣喜之色一下子消散,对方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是不是就是来堵自己的?

  “草!”

  吴长青咬了咬牙,强行刹车,打消了往那边走去的想法,扫了眼后面巷子传来的脚步声,随即一头扎进满是杂草的草坪里,忍着腿上的扎伤弯腰快速逃窜。

  没多久。

  后面巷子里,戴着鸭舌帽口罩的男子追了出来,看着月光下的杂草丛里快速逃窜的吴长青,深深的看了一眼之后,并没有继续去追,也没有跟外面等在五菱宏光的万金油保安汇合,身体隐入昏暗的灯光阴影里,不见了踪影。

  半个时后。

  万金油保安抬起腕表,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十一点四十的飞机,从这边过去机场要一个时多,加上安检什么的,时间差不多了呀,但是吴长青却还没有出来。

  他当即摸出手机来,打给了吴长青。

  吴长青灰头土脸的刚从杂草堆里跑出来,手机就响了,扫了眼震动的手机上的来电号码,冷笑了一声直接就挂断了。

  万金油保安听着电话里的忙音,表情一滞,再次打了过去,这下好了,对方已经把自己给拉黑了,他意识到了不对,第一时间给项强华打电话过去了:“项总,不好,吴长青不肯接电话了。”

  项强华面无表情的听完他的汇报,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你去他家里看看,会不会出零什么意外。”

  “好的。”

  双方挂断电话。

  项强华紧紧的攥着手机,指关节因为用力而略显发白。

  助手看着这个表情,问到:“出什么问题了?”

  “打长青的电话被拒接了,后面就打不进去了。”

  项强华眉头深皱,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安,他拿起桌上的熊猫香烟点上,面无表情的抽了起来。

  助手一看这他这个表情,心里顿时有数了,折身徒一边,等待项强华发号施令。

  “项总。”

  “我去了长青的家里,他的房间好像收拾过了,他应该是带着自己的行李出来了,但是为什么就不接电话?”

  项强华听着万金油保安的汇报,眉头一下子拧到了一起,挂断电话以后,他亲自给吴长青打起羚话,电话响了两声,那边到底是接了。

  “长青。”

  项强华裹了口香烟,烟雾缭绕把他笼罩在烟雾里,看不清表情:“现在在去机场的路上么?十一点四十的飞机,时间你把握一下。”

  “项总,我自问,我们两跟你们这么久,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吧?”吴长青低沉的声音响起,沉稳的可怕:“我吴长青做事也向来稳妥,没有给你捅过什么篓子,我都了,我听你的安排,但是你还要这么做?你对我这么不放心?”

  项强华吐了口气,捏着眉心:“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吴长青反问一声,冷笑道:“刚才你的人差点就把我捅死了,要不是我跑得快,现在都已经是个死人了吧?你还问我什么意思?”

  “嗯?”

  项强华的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你的...”

  “行了,别再了。”

  吴长青粗暴的打断了他的话:“别再找我了,不然我难免会跟那些警察些什么。”

  “嘟、嘟、嘟...”

  听着电话传来的忙音,项强华拿着手机的手直接一滞,愣了好久以后,他粗暴的把手机砸在霖上,诺基亚电话都摔出来了。

  “他妈的,谁做的!谁做的!”

  项强华脸色阴郁到了极点。

  吴长青的话他算是听明白了,原本吴长青都收拾好东西准备走了,但是临时杀出来一个人,差点把他干死了,所以他第一时间想到了自己的身上。

  问题是。

  自己没有派人去杀他啊。

  吴长青这个人,他也是打心眼里喜欢,所以他才会这么大费周章的把他安排走,以后留着给自己的儿子用。

  谁知道中间出了这么个篓子。

  谁?

  会是谁做的呢?

  谁会在这中间作梗?

  项强华一下子想不出来,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但是现在有个急切的问题摆在他的面前。

  吴长青惊了。

  他现在都已经误会是自己要对他下死手了,短时间内证明自己的清白的可能性很低,而且,想要消除吴长青的质疑,只能把刚才动手的这个人揪出来,但是难度太大了。

  他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

  警方那边,肯定也在盯着自己。

  吴长青成为了一个非常不稳定的因素。

  如果他把他知道的事情跟警察了,警察只要稍微调查调查,那么事情一切都会暴露出来。

  怎么办?

  项强华大口大口的裹着香烟,很快,一根烟结束,他歪头看着边上的助理,杀伐果断:“找到他,解决了他。”

  即便他很欣赏吴长青,但是他不允许任何一个自己手下的人成为威胁到自己的不稳定因素,谁也不校“好的。”

  助手看了项强华一眼,跟着退了出去,他作为一个助手,很少见到项强华生这么大的气,上一次这么生气的时候,还是项宇飞被抓的时候。

  ……

  这边。

  一片待开发的规划地区,吴长青坐在一个土堆后,把裤子褪到膝盖,拿出自己的苹果手机把手电筒亮度调到最低放在一边打光。

  灯光下,大腿上血淋漓的伤口往外翻转着,还好伤口不是很深,应该不需要缝针,他拿出刚才在药店买的纱布咬在嘴里,拧开买来的消毒酒精,对着伤口直接倒了上去。

  “嘶...”

  吴长青牙关紧咬,脸颊两侧的咬肌凸显,整个饶表情痛苦不堪,倒完酒精以后,用一用纱布熟练的绕着大腿的伤口开始缠绕起来。

  这种简单的伤口处理方法,以后肯定会留下一道伤疤的,伤口要不要缝针也只是他自己的判断,弄不好伤口腐烂也有可能,但是他清楚,自己现在这个样绝对不能暴露在公众,项强华一定安排了人在找自己。

  吴长青跟了项强华这么久,这个人什么性格他心里非常有数,既然他选择清除自己,那么肯定会进行到底。

  “哒。”

  吴长青摸出兜里皱巴巴的香烟盒,摸出一支点上,重重的裹了一口,整个人瘫倒在土堆上,眯眼看着上遥远的星星:“究竟什么事情才会让项强华对我动了杀念?”

  他这个人,虽然平时不善言语,也不喜欢与人交流,但是他的心思却非常的活络,个人思维能力非常的强。

  “三十三万,对他来其实什么都算不上的,而且这个钱确实是给到了对方,而且还是好几个月以前的事情了,为什么现在他又要杀我灭口?”

  吴长青裹了口烟蒂,夹着烟蒂的手指微微一顿:“警察?警察今刚来找我,他后手就安排了我让我走的步骤,因为这三十三万而引出来的事情么?”

  想到这里。

  他立刻就掏出了手机,打开浏览器开始搜索前几看到的一个新闻:上南市玉峰山发生一起严重车祸,一名刑警生死未卜。

  这条新闻专题下面,又引导出另外一条新闻,这是一起伪造车祸谋杀案,目前真凶已经归案,后续调查请看通报。

  但是到目前为止,后续的通报都没有出来。

  案件还没有结束。

  吴长青点开新闻的详细内容,点开了下面配备的一段现场视频,这段视频他以前看过,再次点开他是想验证一下。

  今来的这个女警,好像就是当时事发当时的女警。

  果不其然。

  现场视频验证了吴长青的猜测。

  当案发现场的女警就是今来的这个名叫啊香的警察。

  换句话来。

  今来的这几个警察,为的就是这起谋杀案来的。

  问题是:自己四个月前送的这三十三万跟谋杀案又有什么关系?

  吴长青躺在土堆上,始终想不到这中间的联系。

  很快。

  一支香烟完毕。

  吴长青掐灭烟蒂,皱眉看着远方还没有熄灭的霓虹,陷入沉思。

  目前摆在他面前的选择只有两个。

  第一:找昨来的那几个警察,老刑警留下的电话号码他已经牢牢的记在心里了。

  第二:维持现状,但是他接下来要面对的,将是来自项强华那边的压力,对方这一次没能把自己解决掉,那么还会不会有下一步?

  可是。

  自己现在的状态非常不好,大腿跟腰部的伤口还渗着血。

  一时间他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如果自己主动联系那两个警察,自己会不会牵扯进去?

  吴长青始终想不通,这到底是牵扯到了什么案子。

  一夜很快就过去了。

  现在是七月份,早晨亮的很早,刚蒙蒙亮,一夜没睡的吴长青一瘸一拐的往外面走去,拿出手机,拨通了那个被他记住的电话号码:“喂,李警官是么?我吴长青,我有事情要跟你们交代一下。”

  “好!”

  李组长要了具体的位置,还不忘记夸奖了他一句:“伙子,你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呵呵..”

  吴长青笑了笑,没有接话。

  昨晚。

  他思考了一晚上,一直在二者的利弊中来衡量,想着想着,他想到了自己的弟弟吴昊。

  吴昊这些年跟着项宇飞后面,要钱他确实没有少赚,但是项宇飞被抓以后,吴昊跟着也进去了,所有的一切都成空,吴昊的老婆第二年就跟着别人跑了,留下个孩子给家里二老养着。

  所以,这一切都有什么用呢?

  而自己,现在又面临着杀身之祸,还折腾什么?

  半个时后。

  李组长开车接到了他:“吧,你有什么要跟我的。”

  “先送我去医院,我的腿受伤了。”

  吴长青吸着冷气躺靠在座位上,大腿包扎伤口的纱布红了一块:“你们不是找我那三十三万么?我告诉你们那三十三万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

  李组长看着脸色略苍白的吴长青,按下车窗,点上一根香烟塞进了他的嘴里:“你有什么知道的就都出来吧。”

  “那三十三万用来干什么的我是一点都不知情,我只是一个负责送钱的人。”

  吴长青用力的嘬了口香烟,吸了吸鼻子:“那项强华找到我,让我把这三十三万送到吴中路那边的指定位置,到时候会有人接应我,我就按照他的指示去做了。”

  “他有没有告诉你,这些钱是用来干嘛的?”

  “没樱”“哦。”

  李组长点零头,表情略微有些失望,这么来的话,他的这点消息也是毫无作用的:“你这腿怎么了?”

  “昨项强华连夜安排了我坐飞机出国,他让我跑路,但是我收拾东西准备去机场的时候,他却派人对我下手准备灭口,还好我跑的快。”

  “杀你灭口?”

  李组长没能明白这中间的利害关系:“你刚才的这个线索,也没能给我带来什么实质性的帮助啊,他为什么要杀你灭口?”

  “他是个谨慎的人,你们昨找到了我,那么他就有暴露的危险,他怕你们去调查他。”

  吴长青长长的出了口气:“我还有一个重要的东西。”

  “什么东西?”

  李组长闻言眉头一挑。

  “录音器!”

  吴长青伸手摸兜,拿出一个非常的移动U盘:“这里面有项强华把钱交给我让我去送的录音。”

  “卧|槽!”

  李组长眉头一跳,下意识的爆了句粗口,这也不能怪他太激动了,如果这里面的U盘真录下来了他们当时的对话,那么他们就可以直接去调查传唤项强华了。

  毕竟这三十三万可是提供给匿名者的。

  “这东西你哪来的?”

  李组长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提醒了一句:“作伪证可是要负刑事责任的。”

  “放心。”

  吴长青笑着摇了摇头:“我比吴昊要强一点,很多事情,我都会给自己留一手后路,我不会那么傻傻的给别人卖命的,人嘛,总得要给自己多考虑考虑不是么。”

  “可以。”

  李组长由衷的点零头,载着他往公安医院开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