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频 科幻空间 鬼冢宗师

第6章孟州城州府

鬼冢宗师 穹叮当 2660 2020-11-17 17:21

  上回说道,刘海哲把自己的修为,都传于汪子涵,以奄奄一息。

  从胸口,拿出一小红布包,说道“为师愚昧,未能悟透,这是先师所传之仙剑秘籍。

  而今,为师把它传于你,一定要用心去揣摩,必定大有所成。”

  刘海哲道完,以驾鹤仙游。

  汪子涵,捧着小红布包,那颤抖的手,慢慢的打开,上面清楚地写着;金刚伏魔剑法,镶嵌的金字。

  汪子涵擦了擦眼泪,把小红布包,揣进怀中。抱起恩师走入墓穴之中。

  汪子涵,把恩师安放在卧房,走出门外,把卧室门拆了,堵塞密封。

  汪子涵跪倒在地,泪流满面地磕头说道“恩师在天有灵,保佑弟/子捉尽天下恶鬼,扬名四海!”说完,起身抱拳离去。

  汪子涵在鸡灵山中,揣摩着两位恩师的技艺。

  这日,铁道士兴匆匆地御剑归来。

  赵庆昌与汪子涵迎上前去问道,“师傅回来啦!此次出门可有收获。”

  “此次去得,并非为了斩妖降魔,而是接受挑战。”铁道士闷闷不乐。

  “啊!啊嗯!”赵庆昌笔画着说道。

  “是啊!庆昌,就是你们那,不知廉耻的师伯啊!为官不正,也不知道从哪里又学得妖术,竟然给我们下了战书。”铁道士一脸的沮丧道。

  汪子涵茫然的问道“怎么?我们还有一位师伯?”

  铁道士点头示意道“是!原本也是道士,装神弄鬼的,骗了点钱财,捐了个州官做呢。”

  汪子涵疑惑地问道“他做他的官,和师傅你甚事啊?”

  “就是啊,话是这么说。可这老小子,就是没事找事。

  他硬是,塞给我们一个差事,如果限期捉拿不归案,就来拆了我们的观宇。”

  铁道士愤愤不平地说道。

  赵庆昌笔画着问道“啊!啊嗯嗯!”

  铁道士长长的喘了口气,道“是啊庆昌!听说,这是冤魂附体,不是那么容易捉的。”

  汪子涵自告奋勇,抱拳道,“小徒愿意走一朝,代恩师前往捉鬼。”

  铁道士高兴之至,道“嗯!你们练了这么久了!是可以出手试一试,但愿你旗开得胜,为为师啊挣回这点面子。”

  汪子涵抱拳问道“不知师伯,给了几天期限。”

  “哦!你们那师伯,姓梅名林阁,现在任孟州府州官。总共十日期限,已没了两天,还剩八天。”铁道士解释道。

  “那附体鬼在孟州城吗?”汪子涵问道。

  “不是,出了孟州城,往东五十里,一个叫梅林的村子,那地,原本是你师伯的老家。”

  汪子涵点头示意道“哦!哦!那么说都是他的亲戚。”

  “是的,理论上说是的,梅林阁从小就,没了父母是个孤儿,村里这些,也只是,他的远房亲戚而已。”铁道士又化解到。

  顿了顿,铁道士又道,“今日以晚,你明日一早,先去孟州城,见过那老儿以后,再前往梅林村。”

  汪子涵不解地问道“这又是为何呀?师傅说不是赶时间吗?”

  铁道士无奈道“你不去交代清楚,这老儿会耍赖皮,否认此事。那时候,被动的只能是为师我呀,弄不好,真的无家可归呀。”

  汪子涵抱拳回敬,道“弟/子明白了,明日一早就赶往孟州城。”

  当晚,汪子涵请教了尊师,那俯身鬼的一些情况。

  铁道士解释道“一般的饿鬼,那就容易一点。这附身鬼就是个麻烦事,它可以漂浮不定,借助任何人的肉身,你杀又杀不得,让你干着急。”

  铁道士又道“真的是贴身肉搏,那当然,就不用担心捉不住它。”

  一旁,汪子涵聚精会神的听着,连连点头道“师傅说的及事,不过,只要它会出现,准能有办法对付它。”

  铁道士点点头道“嗯嗯!那你早点歇着吧,明早清晨还得赶路。”

  汪子涵抱拳道“是的师傅,我收拾停当,这就睡觉了。”

  鸡叫头边,汪子涵,一骨碌的爬起,忙活开来;洗脸做饭,打扫庭院,一阵忙碌过去。

  “子涵,你收拾收拾,早点赶路,家里就交给你二师兄收拾。”铁道士起来,看汪子涵那忙碌劲,说道。

  “是,师傅,弟/子这就去准备出发。”汪子涵停下手中的活,说道。

  自从师学艺以来,汪子涵就没下过山。

  此次,奉命下山,汪子涵信心满满,准备干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

  以报九泉之下的,恩师刘海哲的受艺之恩。也不枉,铁道士收下学艺的恩德。

  孟州城外,过往的行人,三三两两,络绎不绝。扎堆喧闹,可见热闹非凡。

  汪子涵头戴道观帽,身着灰布道观衣,一柄奇扬剑后背斜挎着。外人一看,就知道是道家的弟/子。

  进得城中,穿过横竖拥挤的街道,来到宽阔的州衙府门口。

  “各位官爷,麻烦进去通报,州府老爷一声,鸡灵山道士汪子涵拜见。”汪子涵并不愿意提起,自己是他的师侄儿道。

  那衙役,瞧都不瞧一眼汪子涵,道,“去去去!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

  你以为,这州府衙门,人人都能来得。”那衙役一阵数落汪子涵道。

  汪子涵气不打一出来,心道,“真是狗眼看人低,”但又不便于发作。

  又抱拳道“我乃是他的师侄儿,麻烦前去通报一声。”

  那衙役,上下打量了一番汪子涵,道,“就你,一臭道士,还想和州府老爷攀亲戚,拉倒吧你。”只见那衙役摆了摆手,不予理睬。

  这下,汪子涵可再,也按捺不住了。道“你们这帮狗奴才,我是你们老爷请来,去往梅林村捉鬼的,你们知道吗?你们担待得起吗?”

  听了,汪子涵这番话,另一衙役,赶忙进去回报道“启禀州府老爷,门口有个小道士求见,说是去梅林做鬼的。”

  梅林阁左右摆动,摸了摸唇上的胡子。道“快快有请!快快有请!”

  不多时,汪子涵大摇大摆地,来到衙役客厅。汪子涵看到厅内上方做着一人,虽然没有穿官服,看他,肥头大耳。汪子涵料定,此人便是梅林阁。

  走上前,抱拳道“小侄,汪子涵拜见梅师伯。”

  梅林阁呼地,从椅子上站起来,道“噢!免礼,免礼!你就是铁师弟的弟/子啊!”

  汪子涵抱拳回敬道“正是,小侄。”

  梅林阁哈哈大笑道“好!好啊!我师弟果然不负众望,派你这,得意弟/子前来捉鬼。”

  汪子涵回道“这都是小侄,分内之事。不然,岂不是没了用武之地。”汪子涵摆出一幅,大义凛然的样子。

  预知故事如何发展,请看客继续关注下回分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