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频 科幻空间 鬼冢宗师

第279章意外的变故

鬼冢宗师 穹叮当 7778 2020-11-17 17:21

  “皇上,虽说你已成年,但这毕竟是朝政开不得玩笑,臣建议给皇上请个帝师教导皇上帝王权术,等皇上懂得如何治理一个国家之后,再让太后还政于皇上如何?”

  温国公冲着秦澜雪拱手含笑的说道,臣子礼节做的极其到位,若忽视他眼底的轻视,还真会让人误以为这是一个忠心耿耿为皇帝着想的臣子。

  “皇上,老臣觉得温国公的建议不错,皇上应当先择一帝师学习如何治理国家后,再来接手朝堂,这样也算对得起秦国的黎民百姓,以免让别国之人有机可乘。”

  平国公皇甫圣同样保持着臣子的礼仪冲着秦澜雪拱手发表了自己的意见,虽说算皇帝亲政,他们平国公府也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不过他还是得意思意思的说两句。

  希望这皇帝真有可行的后手,不要让他失望才好,只要是让王家吃亏损失惨重的事情,哪怕对自己的权利地位有影响,他都乐意它发生!

  “请皇上三思!”

  温国公和平国公以及清王的党羽纷纷跪地劝说,李晟容等一行人也不甘示弱的齐声道。

  “请太后还政于陛下!”

  一时间,朝堂陷入了僵局,所有人都在看着端坐在龙椅上的帝王,想看他到底要做什么。

  秦澜雪似乎知道众人期待的心思,直接了当的说出了结论。

  “从今日起,朕接手朝政,明日早朝开始,太后不必来上朝,留在清宁宫礼佛,传朕旨意,西北四品左军将军智勇双全,才德兼备,又得军心,特册封一品大将军,掌管西北帅印,统领西北军。”

  这绝对是今日秦澜雪说过的最长最多的话,众人在此时竟然还有心情暗自挪愉,还以为这小皇帝只会说三四个让人难懂的字,没想到他还是能够说出一句完整易懂的话来的。

  不过……现在可不是挪愉的时候,而是小皇帝话语里的意思,他竟然敢当朝罢免太后执掌朝堂的权利,这是活的不耐烦了?!

  原本对秦澜雪的眼睛心有余悸的王玉璃,在听到这样令人意外又震惊的话时也顾不得忌讳,顿时不敢置信的转头看向了秦澜雪,那双沉静妩媚的眸子除了溢满了意外和惊外,还充满了威仪严厉的锋利。

  别说,王玉璃不愧是当了多年太后的人,那眼神凌厉起来还真让人不自觉的害怕,可偏偏不仅秦澜雪没有转头看她一眼,连小灵子也理都没有理她。

  忠义王眼底划过一丝惊诧,不过仍旧保持着沉默,他倒要看看这小皇帝胆敢当朝罢免太后的权利,倚仗的是什么。

  温国公的脸顿时沉了,原本带笑的眼睛也透出了几分犀利和威严,沉沉的看着秦澜雪。

  “皇上,这么多年来秦国的朝政都是太后尽心尽力的帮忙打理,你这一来要罢免太后听政的权利,是否有些太不近人情。”

  说到这里,温国公的眼神微微泛冷:“何况皇上根本不懂治国之道,更不知如何处理朝政,秦国的江山容不得皇上儿戏,还请皇上先跟帝师学习后再来慢慢参与朝政。”

  这话明显已经带着警告和逼迫,这小皇帝当真是胆大包天,竟然想要造反!

  太后的职权是他说罢免能罢免的?他也太过异想天开了!若是还不知收敛,那不要怪他直接让太后换一个傀儡做皇帝了!

  平国公没有再说话,保持沉默的站在一旁看戏,虽说多了一个人来分权,不过若是能够让王家损失惨重,他也是乐意成全的。

  只是希望这小皇帝不是空有其表不自量力才好。

  一直未说话的清王缓缓的开口了,他一身青白锦袍,未着官袍,清雅如兰的气质让他整个人显得更加如兰花般雅致圣洁,唇边带起的笑意也让他那白皙的俊彦多了几分清雅的温和。

  “皇上,朝政之事不是一朝一夕能接手的,若是皇上当真想参政,由太后先带着皇上一起参与朝政的讨论,等皇上能够独当一面的时候,再让太后退离朝堂也不迟。”

  王玉璃听言,看了清王一眼,见他安抚的回视了她一眼,心知这是清王的缓兵之计,若是把事情闹大了,只怕温国公会让她换一个皇帝,到时候只会更麻烦……

  王玉璃收起了眼底的锋利和严厉,带着几分温柔的看着秦澜雪,柔声劝说道。

  “皇儿若是想参政,哀家自然不会拘着皇儿,只是这朝政毕竟关乎了大秦命数,容不得出现丝毫的差池,皇儿先慢慢的参与进来,等你能够独当一面的时候,哀家再慢慢退离朝堂如何?”

  询问之后,王玉璃不等秦澜雪回答,眸微微加深,意有所指的加了一句。

  “毕竟若是出了差池,皇儿也是要负责任的,哀家好不容易让皇儿登上王位,不希望有一天|皇儿被人推下去。”

  这无疑的威胁和警告,所有人都听出来了,可没有人觉得这是不对的,反而一个个眼带嘲弄的看着端坐在龙椅上的秦澜雪,一个初出茅庐的傀儡,竟然妄想翻身,真是异想天开!

  唯有一开始支持秦澜雪的李晟容等人眼带同情的看了众人一眼,低下头去紧张的擦了擦额头上冒出的冷寒,他们已经感觉到了,陛下似乎不耐烦了……

  秦澜雪转头看向王玉璃,王玉璃几乎是本能的快速移动视线,将眸光放在了秦澜雪鼻子以下的部位,根本不敢去看那双令她心有余悸的眼睛。

  “今日是你最后一次听政。”

  秦澜雪说完回头看向了下方一众惊疑不定又眼带不屑和嘲讽的臣子,掀唇缓缓道:“继续早朝。”

  站在秦澜雪身后的小灵子扯着嗓音大声道:“众臣有事禀报,无事退朝!”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个冷漠又嘲弄的看着龙椅上的皇帝,谁也不说话,也不离开。

  温国公同样冷漠的看着秦澜雪,不走,也不说话,他倒要让这小皇帝看看,没有他的支持,他这个皇帝不过是个摆设而已,竟然妄想爬到他们的头上!

  不过三党的人不说话,自然有支持秦澜雪的人说话,李晟容第一个开口道:“陛下,臣有事禀报。”

  秦澜雪看向李晟容什么话也没说,小灵子直接道:“李大人请说。”

  李晟容感觉到一股阴凉凉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全身顿时僵硬起来,脸也越发泛白,额头的冷寒更加细密的冒出来,也不敢多耽误,连忙道。

  “臣接到报案,有人状告礼部侍郎胡林生欺压百姓,强抢民女,甚至为夺地契残杀张家五十三口人,现证据确凿,请皇上定夺。”

  李晟容说完将收集的资料以及供词拿了出来,小灵子连忙走下去来到李晟容身边结果供词和证据,其余人全都惊了,见鬼似的看着李晟容,这厮不要命了?!

  竟然敢状告胡侍郎,要知道这胡林生可是温国公一派的人!……

  “休要胡言乱语!李晟容,你这是诬陷!”胡林生顿时指着李晟容大骂,气的脸泛红。

  温国公也神冷厉的看向了李晟容,今日这小子是怎么回事?!竟然敢当朝将这事说了出来!

  然而还不等两方人马吵起来,站在最前排的清王几人只觉什么东西破空飞出,从他们眼前飞过,紧接着还不等他们看清楚,听到了一声惨叫响彻了整个大殿。

  “啊!……我的手……我的手!……”

  胡林生杀猪般的惨叫顿时惊了所有人,尤其是看到他捂着的手血花四溅,玉石地面上除了猩红的鲜血外,还有一只手掌……

  嘶!……

  若有人震惊的瞪大了眼睛,瞬间只觉脚底腾起了一层寒意,他们什么都没看清楚胡林生的右手没了,若是这被攻击的人是自己……

  众人几乎不敢想下去,一个个全都脸惨白起来,尤其是文臣,有几个直接吓得软了脚跌坐在了地上。

  李晟容惊心的吞了吞口水,他知道,他知道会这个样子,陛下他终于还是出手了……

  李晟容扫了一眼脸发白一众文臣,不过削了一只手吓成这样?当真是日子太好过了,若是让他们知道当初陛下是怎么吓他的,估计这些人早晕死过去了!

  温国公、平国公、亲王和忠义王等人全都齐刷刷的看向了高处龙椅上稳坐不动的帝王,眼底溢满了不敢置信。

  他们都感觉到了,刚才那道破空的气流是从上方传来的,原本几人还不敢相信是秦澜雪动的手,以为是会点武功的小灵子,可在他们的视线落在了年轻帝王修长白皙的指节中把玩的刀片时,突然惊心肉跳起来。

  竟然真的是他!这怎么可能?!……

  秦澜雪不过是一个傀儡而已,他怎么会有如此高深莫测的武功,要知道大殿中除了文臣还有武臣,而且亲王和忠义王可都是会武功的,连他们都无法看清楚秦澜雪是怎么出的手,这实在太可怕了!

  忠义王惊心过后,更多的是惊疑,转头看向跪在殿中的李晟容,这人原本是投靠他的,是属于忠义王府一党的,可什么时候竟然投靠了皇上?!

  别说忠义王,是清王和温国公几人也都暗自心惊,不仅因为秦澜雪竟然会武功这件事情,还因为刚才站出来支持还政于秦澜雪的人里都有他们的党羽。

  原本他们只以为这些人是吃错药了,可是现在看着李晟容状告胡林生,几人不得不引起重视了,或许并非那些人吃错药,而是在他们不知道的情况下已经转而投靠了秦澜雪!

  “这里是朝堂,不是市集,分不清楚的人脱去官袍回家种田。”

  如远山迷雾中穿透而来的靡靡之音再也无法带给众人勾魂的迷醉,而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寒意,寒意中带着无法压制的悚然感……

  温国公顿时怒了,神阴郁冷厉的看着秦澜雪:“皇上,当朝伤害朝中大臣,你这是带头目无法纪,算你是一国帝王,也不能如此无规矩无法纪!”

  秦澜雪淡淡的扫向温国公,明明那双澄澈的眼眸没有丝毫的倒映,明明因为距离温国公无法清晰的与秦澜雪对视。

  可是当他看到秦澜雪看向自己的时候,那一瞬间明明是淡淡的一眼,却给他一种犹如被阴森森的寒风刺破身躯和灵魂的感觉,那种瞬间阴风阵阵的黑暗死亡般的感觉,让温国公直接僵在了原地,脸刷的一下白了。

  “不跪拜帝王,当朝如市井泼妇争吵,证据确凿,杀人偿命。”

  一个个平淡的字眼犹如重锤一般砸在众人的心口上,让所有人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他们确实没有跪拜皇上,这在任何一个国家绝对是大不敬的,不敬帝王,触犯龙威,那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不知为何,所有大臣全都怂了,一个个闭着嘴巴白着脸竟然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因为刚才这傀儡帝王出手的动作太过快速,太过可怕,在他们都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削了胡林生的右掌,毫无顾忌,毫无保留。

  若是他们再一不小心惹毛了这傀儡帝王,说不定下一个被悄无声息的削了手掌的人是自己!

  不,他们怎么还能说这美丽的少年是个傀儡,他根本是一个蛰伏多年的魔鬼!

  温国公也被呛的说不出话来,这事情摆在明面上确实是他们没理,毕竟不管秦澜雪是不是傀儡,他都是皇帝,一国天子,朝臣可以在他不说的情况下无视他,可是现在明显是不行了。

  王玉璃直接大睁着眼睛犹如见鬼一般愣愣的看着秦澜雪,久久忘了反应。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是那个多年来懦弱无能异常胆小的秦澜雪,不应该是这样的,他怎么会有武功,而且还如此的高深莫测令人害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澜雪可没心情给众人慢慢反应和应对的机会,在让众人闭嘴后,在小灵子将证据呈上来后,秦澜雪看都没看直接出声说出结果。

  “礼部侍郎胡林生残害百姓,贪赃枉法,从今日起抄家灭族,由内阁侍读齐茯泉胜任礼部侍郎一职。”

  众人仍旧瞪大眼睛看着秦澜雪,因为之前的震惊还没有消退,现在又给了他们一记惊雷,所以众人的眼珠子是越瞪越大,里面溢满了震惊和不敢置信。

  皇上他竟然要灭了胡大人九族!不仅如此,竟然还要让一个六品小官员直接升至二品大员!

  这简直……简直是疯了!

  要知道整个皇宫包括皇城的的守卫禁卫军听令的可是温国公,秦澜雪他想灭人九族简直是天方夜谭!

  温国公一派的人直接笑了,神情中带出了一丝嘲弄,他们倒要看看秦澜雪怎么将胡林生抄家灭族!

  然而,在众人刚刚端起一脸看好戏的神情时,大殿外顿时传来了一阵阵整齐的脚步声,一队禁卫军里负责皇宫安全的御林军跑了进来,当殿朝着秦澜雪跪地而拜。

  “属下等参见皇上!”

  秦澜雪淡淡的扫了一眼鬼哭狼嚎的胡林生:“带下去。”

  “是!”

  整齐有力的声音瞬间震的众人三魂去了七魄,一个个大张着嘴巴仿似见了鬼一般的看着那些御林军快速的抓住胡林生,扒了他的官袍和官帽,将他给扣押了起来。

  眼见御林军要押着胡林生离开,震惊中的温国公终于醒过了神,神一厉,连忙出声:“你们还不给本官住手!”

  其余人见温国公开口了,都等着这些御林军住手,可让人意外的是,这些御林军竟然一个个仿似没有听到一般,脚步不停的押着胡林生离开了。

  温国公见此,顿时瞪大了眼珠子,怒喝一声:“你们大胆!本官叫你们住手!你们还不给本官回来!”

  ------题外话------

  明天的一更在晚上喔咋们阿雪发威收权啦83...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