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频 科幻空间 鬼冢宗师

第245章谷缘寺变故

鬼冢宗师 穹叮当 4295 2020-11-17 17:21

  “好好好!既然你已经知道,今日就让你见识一下。”化永吉把脸一沉说道。

  挥手起势之时,汪子涵冷不丁的,把一袋子朱砂撒向化永吉一身。

  化永吉全身冒着青烟,再也无法施法。

  “好你个汪道士,竟然破坏**,谁教授予你的?”化永吉追问道。

  “谁传授的都没关系,只要能破你的妖法,就是好法术。”汪子涵从容的说道。

  此时,鸡叫头遍,汪子涵发现周围突然起了雾尘,眼前的视线,朦朦胧胧的。

  “天以大亮,我与你的较量还没完呢!法术以破,改日再与你较量。”化永吉说完便消失在雾气之中。

  汪子涵追将过去,早以不见了人影。

  “主人你看。”小灵兽兽指着房屋说道。

  清晨的阳光,虽然没有那么有力,但还是把雾气照着慢慢的淡化。

  汪子涵这时才看清楚,土地庙只有一间,竖立在中央,周围原先见到的房屋都已消失,只留下模模糊糊的印子,似乎是有人有意画上去的。

  此时才真正的明白,原来这些会转动的房屋,都是施法虚构出来的。

  再看弟/子张继中,只是趟在空旷的野地里。

  既然弟/子已经找到,汪子涵悬着的心,有了一丝丝的安慰。

  “小灵兽兽,张继中找回来了,我们这就回鸡灵山去,还不知道能不能治好这魔咒。”汪子涵有所担心地说道。

  “好的!主人,是否先去谷缘寺歇息后,再回鸡灵山中。”小灵兽兽望着汪子涵问道。

  “嗯!也好,问问师叔有何对策不。”汪子涵考虑着说道。

  二人带着张继中悄悄回到客栈,打点行装,在客栈吃完早点,结账了事。

  匆匆的带着张继中直奔谷缘寺而行。

  小灵兽兽奔波劳碌了一天,在夜幕降临之时,谷缘寺才出现在视野之中。

  刚一下地,小灵兽兽化为人形,背上张继中就走向寺庙。

  “呯呯呯!有人吗?”汪子涵敲门问道。

  “唔吱吱嘎”门被打开,“阿弥陀佛!夜幕已降临,施主找谁。”一和尚望着汪子涵问道。

  “哦!我找寺内静圆法师,劳烦通报一声。”汪子涵回复道。

  “施主稍等!阿弥陀佛!”那和尚说完又关了门。

  片刻工夫,门又开了“唔吱吱嘎”开门的还是那和尚,“施主里边请。”

  小灵兽兽直接就走了进去,汪子涵跟随着走进院内,刚刚没走几步,大门“唔吱吱嘎”地关上了。

  “给我围起来拿下。”一和尚指着汪子涵说道。

  说话间,一群和尚拿着棍子,把汪子涵小灵兽兽围在中间。

  “请问大/师,这是怎么回事啊?”汪子涵冷静的问道。

  “还怎么回事?都是你们惹的祸!害死了寺院里三个僧人。”那为首的和尚说道。

  “这话从何说起,我们是来过寺院,只不过是呆了一天一夜就走了,何来的杀人啊?”汪子涵莫名其妙的问道。

  “用不着强词夺理,有话跟戒律院持杖法师说去。”那领头的和尚说道。

  “好!不用绑,我们和你走一趟,去见见戒律院持杖法师。”汪子涵大义凛然的说道。

  一群武僧拿着僧棍,围着汪子涵小灵兽兽直接去了戒律院。

  绕过大雄宝殿,来到了侧房的戒律院。

  “快去禀报持杖法师,妖道押解来了。”那领头的和尚,吩咐门前的两个和尚说道。

  “是,师叔。”那门岗和尚说完走进屋禀报去了。

  很快,一中年和尚走在门岗后面出来了。问道“你就是那妖道汪子涵是吧。”

  “正是贫道汪子涵。无量天尊!”汪子涵打了个莲花子手势说道。

  “你一个道士,跑寺院里来干什么?”那持杖法师问道。

  “那日路遇天色已晚,本想在寺院里借宿一晚,事有凑巧,刚好在本寺遇见了我师叔在此出家多年。也就在此多逗留了一天。”汪子涵解释道。

  “既然我寺院与你有机缘,为何要施法加害本寺僧人?”那持杖法师又问道。

  “看你这话说的,我何时施法加害本寺僧人啦!你说话可得讲凭证。”汪子涵一脸无辜的问道。

  “你前脚刚走的那天晚上,本寺院内就闹鬼死了一个和尚,接连的三天,就自然被害死了三个僧人。”那持杖法师说道。

  “这话就奇怪了,既然我都走了,为什么把这笔账算在我的头上。”汪子涵哭笑不得的问道。

  “是,按理说,是与你无关,每杀死一个僧人,不会留下一张纸条,那纸条上面写的;受汪道士法旨,索取本寺僧人性命一条。”

  那持杖法师说着,命人取来纸条,又道“你自己看看,本座不会诬陷于你。”

  汪子涵接过纸条一看,说道“拿笔墨,对比一下,这是否是我的笔迹,如果是的甘愿受罚。”

  “好!敢作敢为!笔墨伺候。”那持杖法师吩咐着说道。

  片刻时间,门岗僧人取来笔墨纸砚于桌子。

  汪子涵提笔写下;受汪道士法旨,索取本寺僧人性命一条,十六个大字。

  “法师请看看,是否一模一样。”那持杖法师走近细细一瞧,果然完全不同,王子涵的字刚劲有力,圆润挺拔,颇有书法风范。

  再看这血迹斑斑的字样,虽然是很有力道,但显然是临摹出来的。

  “汪道仙!光凭这几个字,还是不能断定,那凶手是不是你雇佣的。”那持杖法师说道。

  “那依大/师之意,但如何断定。”汪子涵不明其意的问道。

  “你来的正是时候,现在天色已晚,如果今晚那妖孽不出现,你就难以洗清嫌疑。”那持杖法师说道。

  “好!就依法师之意,我们一起守夜瞧瞧,看看是哪个妖孽作祟。”汪子涵大义凛然的说道。

  说完,汪子涵吩咐小灵兽兽先把张继中背进戒律院內歇息。

  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来到了一更天,除了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并无其他的动静。

  “看来汪道仙是洗脱不了罪名了。”那持杖法师看着天气时间说道。

  “那可未必,现在时间还早着呢!没到天亮,是不会接分晓的。”汪子涵微笑着说道。

  果不其然,二更的敲竹声刚过,一团黑影凌空而至。

  欲知故事如何发展,请看客继续关注下回分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