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频 科幻空间 鬼冢宗师

第9章三更白烟飘

鬼冢宗师 穹叮当 2890 2020-11-17 17:21

  上回说道,汪子涵在村口,准备捉住那俯身女鬼。

  哪知道,自己先中了俯身女鬼道。被掐住了致命的脖子,险些丧命。

  险中求胜,击溃了俯身女鬼,准备捉住俯身女鬼的计划落空了。

  汪子涵一脸的沮丧,收拾家当,回到梅大官人家中。

  “啪啪啪!啪啪啪!”掌声响起,梅大官人带家丁,早在院里等候汪子涵。

  都为,刚才这一幕拍手喝彩。

  “汪仙道果然厉害,太了不得了!”梅大官人翘大拇指道。

  “那俯身鬼都跑了,看你们还给高兴个甚。”汪子涵并不乐意道。

  “估计,再也不敢来了喽!”梅大官人乐道。

  “你可别高兴的太早,今天晚上必定还来。”汪子肯定地说道。

  梅大官人又一阵哆嗦道“不会吧?”

  “交给你一个差事,马上去完成。”汪子涵吩咐道。

  “好的好的!不知道仙道有何吩咐。”梅大官人问道。

  “在整个村庄,点上九十九把大火把。告诉庄里的人,不管发生任何事情,都不能出来。”汪子涵解释道。

  汪子涵,从带来的行头中,拿出千魂绳子,去到村口。

  绕着村庄,摆了个八卦,绳子缠在树上。在绳子上面,都放上一个个小铃铛。一切准备妥当。

  汪子涵又回道,梅大官人家中,吩咐衙役摆宴喝酒。

  这大晚上的,俩衙役,哆嗦都来不及,哪还有心思喝酒。

  汪子涵的吩咐,又不能不照办。只好吩咐梅大官人的家丁去安排。

  午夜的冷风,徐徐吹过,更令人毛骨悚然。

  汪子涵边喝酒,边聆听屋外的动静。

  稍有风吹草动,梅大官人与俩衙役,都身体簌簌发抖。

  “时候不早了,我,我们去,去躲避下。仙道,慢慢,慢慢地喝。”黎斯颤抖的声音诉说着。

  “怎么?就不想陪陪我,喝完这酒吗?”汪子涵瞟了一眼黎斯道。

  “我,我梅,大官人,官人陪你喝!怕,怕甚呢。”梅大官人颤抖着道。

  “叮铃铃!叮铃铃!”村外的绳索,响起了铃铛声。

  “啊!啊!来了,果然又来了。”梅大官人丢下手中的酒杯,抱头跑去钻进箱子。

  俩衙役,三脚并作两脚,各自找地方躲了起来。

  汪子涵依然一手拿招魂袋子,另一手提着奇扬剑,飞身出门。

  满村庄的火光,照亮了每一间屋子。

  汪子涵看着,那白烟飘屋顶,在火光的印拓下,也成红色了。

  汪子涵知道,俯身鬼在寻找替身。

  那白烟,转了一圈,又一圈。

  汪子涵心道“别枉费心机的找了,不可能会有你的替身。”又看那白烟,漂浮上山。

  汪子涵这次,早早地在脖子,上缠上了灵符。去了村口的大树上面。在树底下,放了一个草扎自己的替身。

  山岗上,飘下一个骨骼俯体鬼。

  “啪”一声响,这扎的草人被打倒。汪子涵吃惊地观望,那俯体骨骼鬼,并没有靠近。而是发掌推来的劲风。

  汪子涵心道“怎么这俯身鬼这么厉害,越是骨骼,还越来劲了。”

  “你当俯身鬼,是你泥巴捏的吗?”那俯身鬼说着发闷的声音道。

  着实把汪子涵,吓了一大跳。心道“这恶鬼竟然开口了。”

  汪子涵摇了摇脑袋,清醒了一下。一个飞身箭步,消磨剑法运剑而出。

  那俯身鬼,忽左忽右,忽上忽下,躲避汪子涵的消磨剑法。

  偶尔,白骨挥劲掌打。令汪子涵倍感意外。

  心道,“这劲道寒风要是打中,那我就麻烦了,非丢了性命不可。”

  汪子涵极力躲避这寒风掌,三掌躲避不及,汪子涵退步移走。

  那俯身鬼,得意忘形,步步进逼,似乎令汪子涵,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汪子涵退步流星之间,猛然挥剑,刺向大树顶上那铃铛。

  “啪嗒”一声响,汪子涵的八卦,灵绳阵关门啦。

  “哈哈哈!”汪子涵大笑道,“这叫关门打狗,不对,这叫关门捉鬼。你当我,真打不过你吗?蠢鬼,还自作聪明。”汪子涵得意道。

  那俯身鬼,自知不妙,四处乱串,照出金光四射,根本没有出去的门。

  汪子涵十八路顺风剑,唰唰而出。

  那俯身鬼,早已恼羞成怒,寒心掌呼呼击来。

  汪子涵手中,招魂袋子凌空飞上。徐徐下落,汪子涵口中念念有词。招魂袋子呼呼变大,任由俯身鬼如何击打,都是徒劳无功。

  那招魂袋子,把俯身鬼整个罩住。闻听,“咿呀”声声尖叫声炸耳。

  忽见袋中白烟飘渺而出,汪子涵一道灵符,随之飞奔而去,又一声“咿呀呀”绝命惨叫之声。

  顷刻之间,白烟化成一团血水。

  “噢!噢!噢!”在那白烟化净之际!整个村庄都沸腾了,敲打的锣鼓声,响彻天空。

  汪子涵一屁&股坐地上,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惊汗。

  “啊呀!汪道仙果然厉害呀!你说他三更天会来,不仅果然来了,还一举将它根除。你可真是,我们梅林村的大恩人啊!”

  梅大官人跑过来,看着这滩血水说道。

  “是啊!俯身鬼是除了,可是我回去没法子交差呀?”汪子涵正犯愁地说道。

  “这俯身鬼都除了还没法交差啊。”梅大官人听不懂汪子涵的意思道。

  “我两手空空的,怎么回去向州府老爷交差啊?”汪子涵道明缘由。

  梅大官人挠着脑袋道“要不我和你走一趟。”梅大官人提议。

  “有人证,当然好。还缺少物证啊!”汪子涵还是不太满意道。

  梅大官人捂着嘴道“那就只能把这些血水都带上喽!”

  汪子涵眉开眼笑道“嗯嗯!梅大官人这法子好。”

  “你汪道仙都帮梅林村大忙啦!我们做这点小事啊,那才是举手之劳呢。”梅大官人道。

  梅大官人扶起汪子涵道“走!今晚我们不醉不休。三年喽!难得如此高兴。哈哈哈!”

  梅林村庄人们,又杀猪又是宰羊,忙活了大半宿。

  东方獠白之际,庆贺酒宴开席。

  “今日是个大喜大贺之日,憋屈了三年,以后,大伙都不用,提心吊胆过日子了。”梅大官人举杯说道。

  “这所有的功劳,都得归功于,这位汪道仙。”梅大官人顿了顿道。

  “来!汪道仙!我先代表,梅林村老老少少,敬你这杯庆功酒!以表我们的感激之情。”

  梅大官人说完,先干为敬。

  “此次,来到梅林村,就是帮助梅林村,铲除妖孽,还你们一个安宁。贫道义不容辞,干杯。”汪子涵也有几分激动道。

  一时间,梅林村的人们都走上前,前来敬酒。

  汪子涵又不好推却,都一一回敬。

  时过一刻,汪子涵头晕目眩,人也开始摇摇晃晃。

  “今日高兴的过了,贫道有点晕酒了都。”汪子涵说着用手捂着头,趴在了桌子上。

  这一幕,把梅林村的老老少少都乐开了怀。

  欲知故事如何发展,请看客继续关注下回分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