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频 科幻空间 鬼冢宗师

第3章学艺清云观

鬼冢宗师 穹叮当 2392 2020-11-17 17:21

  上回说道,汪子涵与铁道士刚回到宝殿。汪子涵就看到,一只血凌凌的手。

  铁道士顺着手指的方向,走了过去,一块灵布后面趟着一人。

  铁道士仔细一瞧,惊呼道“庆昌!庆昌你还活着。”二弟&子还活着让铁道士格外激动。

  汪子涵赶忙走过去看究竟。一个血淋淋少年,轻轻的张着嘴,似乎要诉说着什么。声音的微弱,根本就听不清说的什么。

  “你先不要说话,先养好伤,等伤好之后慢慢的说。”铁道士安慰弟&子道。汪子道帮着铁道士,将赵庆昌抬回厢房。

  又去了厨房,打来清水,铁道士在清水里,倒了一点白色的物体。

  “这是什么呀?”汪子涵好奇地问道。

  “这是我秘制的,金枪止血药。”铁道士解释道。

  “子涵,你去做饭,这里就交给我来处理。”铁道士吩咐汪子涵道。

  “好的,师傅。”汪子涵应声去了厨房。

  一间简陋的厨房里,炉灶,菜面桌,碗筷厨具样样俱全。

  傍晚时分,汪子涵做完饭,又去了厢房。看到床上趟着二师兄,圆圆的脸蛋,肉噗噗的。头上包着白纱布,身上血淋淋的衣服,都已经换成干净。

  “怎么这么快,就做好饭了。”铁道士一边忙碌着一边问道。

  “是的,师傅可以吃饭了。”汪子涵回答道。

  “手脚够利落的,不错,不错!”铁道士夸赞道。

  吃了晚饭,铁道士恐有不测,安排师徒三人,同处一室。

  “师傅!刚刚那是什么鬼怪,怎能变化成大&师兄模样啊!”躺在床上,汪子涵不解的问道。

  “这个?这个师傅也说不准,也许不属于鬼怪吧!”铁道士解释道。

  “嗯!师傅说的还真有道理。刚刚它明明有机会杀我,却没有动手。”汪子涵赞同铁道士的说法道。

  “对!我就是这么考虑的?这孽畜,有那么点野训难训的味道。”铁道士疑惑地说道。“师傅这话怎么解释,您视乎还是有点知道。”汪子涵奇怪地问道。

  “嗯!我也是听先师说过,未成亲眼见过。因此,也不敢确定。”铁道士含糊其辞的解释道“赵师兄的伤势不严重吧?”汪子涵点点赵庆昌说道。

  “没有伤及五脏六腑,只是失血过多,休养一段时日,估计就能下地走路了。只是,这段时间,恐怕要劳烦你,照顾他的饮食起居,没有问题吧?”铁道士说到赵庆昌,就把照顾他的事,交代于汪子涵。

  “嗯!好的,师傅,弟&子一定会,尽心尽力的照顾师兄,您就放心吧!”汪子涵保证道。

  铁道士欣慰地点点头,走出厢房,不多时,手里拿着几本书,又回到屋里,说道,“这里是几本,捉鬼降妖的咒语,你一并收好。空闲之时,把它熟记于心,一月之后,为师来考考你。”

  汪子涵接过,已经发黑的咒语书籍。说道“弟&子谨记于心,师傅放心就是。”

  “嗯嗯!那就早点睡吧!明早一早起来开始熟读。”铁道士催促道。

  “是!师傅,我去把油灯灭了。”汪子涵说着正要走近油灯。“这几晚,就不必灭了,唯恐你师兄有什么事情。”铁道士生怕再出什么事情,亮着灯更方便处理道。

  “哦!好的师傅。”汪子涵回到自己的被窝。不多时,梦入苏州。

  清晨,风和日丽,汪子涵早早地,收拾庭院,打扫卫生,忙碌开来。

  铁道士在道家冢地,找了块空地,把大弟&子入土为安,并未为他立碑。

  汪子涵奇怪地问道“师傅!为何没给大&师兄立碑呀?”

  铁道士凝重地,望了望天空说道“这里,原本就是临时过度,则是三年之后,替他把遗骸,迁回故乡安葬,免得落个孤魂野鬼。”汪子涵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啊!我替大&师兄感恩涕零。”说完,跪倒在地叩拜三个响头。

  汪子涵学艺,非常地勤奋好学,一有空闲,就捧书苦读。

  时间转眼即逝,一月以过,赵庆昌以能下地走路,因伤及到咽喉,至今,仍然不能说话。

  “啊!啊!”赵庆昌提醒,正捧着书啃读的汪子涵。饭烧胡啦!汪子涵伸了伸舌头,赶紧把火灭了。

  晚饭时分,铁道士责问道“子涵,今天的饭怎么搞的,焦成这个样子。”

  汪子涵看着红色的米饭道“是弟&子看书入迷,造成的结果,请师傅责罚。”

  “哦!到今日为止,已有一月,吃过晚饭,在床前考考你,用功用的如何,是否能熟记于心。”铁道士提醒道。

  厢房里,汪子涵滚瓜烂熟的,背着咒语。

  铁道士摸着山羊胡须,不住的点着头,说道“不错,短短一月时间,能熟记于心,可见你确实用功了。从明日开始,开始教你运剑,御剑之法!”

  “弟&子,谨遵师傅教诲。”汪子涵激动地回答道。

  汪子涵勤奋好学,令铁道士无比欣慰。

  转眼,就两月以过,铁道士把赵庆昌与汪子涵叫到身边说道“这段时间,你二人的道功学的不错,只是还需勤加苦练。

  为师要出一趟远门,唯恐要两三月才能打回。希望为师回来之时,你二人,能把剑术孕御的,滚瓜烂熟。”

  汪子涵抱拳,回敬道“弟&子谨遵师令。”赵庆昌比划着手势,表示定会努力学会御剑术。

  铁道士说完御剑而行。

  看着师傅远去的背影,汪子涵兴奋的说道“我也出去逛逛,二师兄在道观守着。”

  赵庆昌笔画着,意思道,还没有熟练,还是别去远的地方。

  “放心吧,二师兄,我去去就回。”汪子涵明白赵庆昌的意思回答道。

  汪子涵剑指直指对面的小山岗,念念有词,踩剑即飞。

  凌空而御,汪子涵欣喜有加,东张张西望望。

  忽见,小山岗上有一小灰野兔,甚是可爱。

  汪子涵一走神,掉下剑身,汪子涵挣扎着,心道,完了完了,摔下去死定了。

  欲知故事如何发展,请看客继续关注下回分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