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频 科幻空间 鬼冢宗师

第1章汪家埔灭门

鬼冢宗师 穹叮当 2664 2020-11-17 17:21

  临水而建的孟州城,水路四通八达。

  过往的船,只停泊在渡口,商贩们经营着,船上的货物忙忙碌碌。

  来此,进货的商贩,更是络绎不绝。

  过往的行人,给码头的饭馆,带来了热闹的生意。

  大街上,车水马龙,热闹非凡。

  一位,粗布蓝衫褂子衣着的道琴师,一脸的沮丧,如此喧哗的大街,却没有他混口饭吃的生意,肚子饿得“咕噜噜”直打鼓。

  只见,他把道琴往腋下一夹,双手摸进长衫,勒了勒紧裤腰带。

  拿着道琴,一路沿街而唱;孟州城外水路畅,过往商贩生意忙,唯独我道琴张,沿街启买饿肚肠。

  “道琴张!过来,快过来。”道琴张听到有人叫自己,赶忙寻找,是谁在那里叫自己。

  “看什么看,在楼上呢。”又一句话,不耐烦语提醒道。

  道琴张抬头看到,对面“乐来喜”饭馆二楼,一个商贩模样之人,正打着手势让自己上楼。

  道琴张惊喜若狂,要知道,今天快一天都没有吃饭了,都饿的头脑发晕,两眼昏花。

  道琴张,三步并着两步,走进饭馆。

  店小二拦住去路道“哎哎哎!你干嘛!你干嘛!这里是你来的地方吗?快出去,快出去了。”店小二一个劲的,往外推道琴张。

  “你可别搞错了,是二楼的客官邀请我上楼,给他们来一段。得罪了客人,你担待的起吗?”道琴张解释道。

  店小二这才住手,让道琴张上了二楼。

  “快过来,给几位爷来上一段,新鲜事听听。”那商客见道琴张上得楼来招呼道。

  道琴张微笑着走到桌子前。

  “今日爷高兴,唱的好啊,这一两银子就是你的。”说完,把一两银子放在桌上。

  说话的,是个商贩模样的之人,绸缎长衫,玉佩腰带相接,一看就是个有钱的主。

  道琴张乐呵呵地,说道“几位爷,不瞒你们说,我都一天没东西下肚了,能不能先赏一口,再开唱。”

  道琴张,看着满桌子的菜,直流口水,就实话实说道。

  那商人,随手端过一盘菜,一双筷。说道“吃吧吃吧!吃完了,好开唱。”

  道琴张一看,是一盘糖醋排骨,嘴里咽了口吐沫心。一边急忙接过盘子,拿起筷子,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看得几位商客哄堂大笑。

  一溜烟的功夫,一盘菜,吃得个一干二净,盘子都舔得如同洗过。

  道琴张摸了摸肚子,虽然没有吃饱,似乎好受了很多。看着那桌上的一锭银子,心道,只要挣下这一点银子,够自己吃个半年了。

  道琴张正了正精神,手拍道琴,开唱起来;今天客官兴致高,听我道琴张,来段新鲜事儿,祝各位爷心情愉快肠胃开。

  “好!唱得好啊!”二楼的吃客们,都拍手叫好。

  前不久,孟州城外三十里,有个汪家埔村。上下埔总共三百余口人,都惨遭屠杀,唯独一少年,躲在了簸箕下,逃过一劫。

  “这事我听说了,听说这些人的死相,惨不忍睹。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那商贩插嘴道。

  道琴张接着唱道;那是,一个风雪交加的傍晚,白雪覆盖大地,汪家埔的村里人,与往常一样都做着晚饭。

  不知怎嘚,忽然乌云压顶,滚滚黑烟席地而来,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响彻夜晚星空,令人毛骨悚然。

  汪家埔村,鲜血染红了整个村落的积雪。

  次日凌晨,专门以捉鬼为生的铁道士,路径汪家埔村,忽觉,此村落阴气遮盖。

  顿觉不妙,伸手从背后,拔出斩妖剑,飞奔进上埔村。

  刚到村口,大槐树底,就看到尸体遍横。铁道士一家家打探,没有发现一个活口。

  铁道士又继续,摸进了下埔村。一幕幕的凄惨,令铁道士寒心。搜索到了,最后的一户人家,铁道士心灰意冷。

  竟然,没有发现一个活口,一屁&股坐在簸箕箩上。

  “哎呦喂!哎呦喂!”两声叫唤,着实吧铁道士吓了一大跳。

  铁道士,赶紧打开簸箕箩,发现一个血迹斑斑的少年,正惊慌失措地望着自己。

  嘴里念念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铁道士知道,少年一定已经失魂落魄。

  从灰衣道袍之中,取出一粒定神丸,放进少年的嘴里,拍打了一下他的胸脯,少年一个疙瘩吞咽了药丸。

  铁道士把少年,搀扶到椅子上落坐。“哇哇哇!哇哇哇!”那少年回过神,嚎啕大哭。

  铁道士望着,被积雪覆盖的尸体道,“说说,村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

  “你是谁?”那少年止住了哭声问道。

  “哦!我是鸡灵山道士,人称铁道士。专门驱鬼除魔的。”铁道士解释道。

  那少年,扑通一下,跪地叩拜。道“师傅收我,师傅收我。我要学艺,我要降妖除魔。”少年激动万分。

  铁道士一边搀扶起那少年,一边又问道“先说说,昨晚的事情。”

  那少年哆嗦着,一个劲摇着头,说道“太可怕了!太可怕了!一头大怪物,带着一群小怪物,专门吸人血。片刻时间,就消失了。”

  那少年痴痴地的神情,让铁道士也打了个寒战。

  “你叫什么名字”铁道士问道。

  “这里叫汪家埔村,上下埔村就一个姓,都姓汪,我叫汪子涵。”少年回答道。

  “哦!你家里没有其他亲人了吗?”铁道士又问道。

  汪子涵擦干了眼泪,望着铁道士,说道“没有了,家里就我父母,和我三个人。如今父母已死,本来有一个姐姐,早些年,嫁到外地去了。”

  铁道士点点头道,“那你何不去投靠你姐姐,为什么非得学艺呀?”

  汪子涵捏紧拳头,示意着说道“我要报仇,我要杀尽这些,该死的吸血鬼。”

  铁道士拍了拍汪子涵的肩膀道“好小子,有志气,那我就收下,你这个弟&子。你就和我一道回鸡灵山,安心的学艺,等你艺成之后,有你大展宏图的机会。”

  汪子涵再次跪地三叩拜。

  少年得志壮未酬,柳暗花明又一村。

  道琴张唱到此处,结尾收声道,“今天,就给几位客爷们,唱到这里。希望下次能有机会,再唱下本。”

  说着,伸手去拿桌上的银子。

  那客商酒过三巡,戏曲听得开心,嘴里连声说道“好!好!好!唱的好,唱得妙。”

  道琴张拿着银子,拱手告辞。

  那几个商客,都跌跌撞撞的下楼,结了帐,回船舱而走,嘴里唠唠叨叨地说道“回金都,回金都。”

  欲知故事如何发展,请各位看客继续关注下回分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