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频 科幻空间 鬼冢宗师

第243章变故死囚牢

鬼冢宗师 穹叮当 2561 2020-11-17 17:21

  “我让你去码头抓的暴民呢?”大堂之上坐着的木县令,看到欧阳奎走进大堂问话道。

  “回禀木老爷,卑职是带队去了,只是事有凑巧,那几个人之中有我兄弟在,就网开一面给放走了,卑职愿意顶罪,任由木老爷发落。”欧阳奎扑通一声,跪倒在大堂之上说道。

  “好你个大胆的欧阳奎,本官是看在你师傅的面子上,才留下你协助我管理宜县治安的,你到好,来了个釜底抽薪,竟然把暴民给放走了。”大堂之上,坐着的木县令暴跳如雷的说道。

  欧阳奎没有作任何的反驳,只是静静地跪在大堂之上,抬头望着骨瘦如柴的木县令,如泼妇骂街一般地不停指责着自己的如何如何不对。

  “码头!是宜县的唯一经济来源,现在倒好,一把火烧得干净。来人,把欧阳奎押入死牢,等上报上峰,听候发落。”这木县令骂得口干舌燥,一拍桌子下令道。

  此时,汪子涵和欧阳平,小兽兽都飞身躲藏在衙门对面的屋梁顶上。

  欧阳平就是放心不下欧阳奎,才和汪子涵商议留下来,看看这宜县令,如何处理欧阳奎的擅自做主放走纵火者。

  如今,一听这木县令果然要动杀机,对欧阳奎下手了。

  “汪道仙!我看今晚我们就杀了这狗官,再劫牢救出奎哥,你看如何?”欧阳平着急的建议道。

  “不可如此操之过急,再等待他的公文下来看看,是如何处理欧阳奎案的。”汪子涵冷静地说道。

  “师兄说得对,万不可草菅人命,还是调查下这宜县令的为人处世,再作打算为好。”小兽兽也赞同汪子涵的意见说道。

  “好吧!就依汪道仙的意思,再等几天。”欧阳平尽力压制自己的情绪回复道。

  “为了以防万一,就一辛苦小兽兽在死牢里盯着。”汪子涵非常谨慎地吩咐小兽兽道。

  “嗯!没问题,我这就去盯着他们。”小兽兽说着就要奔牢房去。

  “我们在宜县的衙门外,悦来客栈就住,晚上有欧阳兄来换你。”汪子涵告诉小兽兽道。

  “放心!师兄的住地,我自然能找到。”小兽兽没有回头,奔走时说了一句。

  汪子涵一行,在宜县一呆就是三天。

  这一日,中午时分,汪子涵在衙门附近溜达。看到一官差模样之人,骑马来到了宜县衙门口。

  汪子涵见来人拿出一公函说道,“这是府衙上报朝廷而下来的公文,必须交给宜县令手上。”

  衙门口站班的衙役,领着官差进入了县衙内。

  过了许久,汪子涵才看到这官差走出县衙门口,又骑马奔驰而去。

  汪子涵估摸着,欧阳奎的公文也许就在里面。急忙转身回到客栈里,一见欧阳平就说道,“刚刚看到有公文下来,不知道如何处理欧阳奎案。”

  “那我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欧阳平干脆利落地回复道。

  汪子涵斟酌了一下,说道“也好,要是对欧阳奎不利,今晚我们就去救出欧阳奎走人。”

  “好!汪道仙稍等,我去看看,这公文是如何断案的。”欧阳平说完,就闪身去了县衙府。

  此时此刻,欧阳奎正安静地调息静养,运气含体,提升自己的法力修为。

  忽然之间,牢房外人员涌动,接着牢门打开,走进来的正是宜县县令。

  “欧阳奎!你的大限到了,本县令命人作了红烧肉,也算是对得起你了。”木县令说完,一挥手,让手下送去牢饭之中的断头酒饭。

  “哈哈哈!卑职早就知道,会有如此结果,拿酒来。”欧阳奎狂笑着,抢过送去的酒坛子,“咕咚咕咚!”地大喝起来。

  边喝边说道,“欧阳平兄弟,哥哥就不能再和你一起去解开爷爷的离世之谜了,先走一步喽。”

  “欧阳奎将军,你就不想知道,这上峰是如何处理你的案子的吗?”木县令好奇地问话道。

  “不听也吧!你想念,就念吧!对我都无所谓。”欧阳奎吃着大块的红烧肉说道。

  木县令一挥手,一位师爷模样之人,拿出公文大声念道,“经查实;欧阳奎乃是十二年前,欧阳家族的余孽,不用审理,就地正法。”

  “哈哈哈!笑话!欧阳家族的余孽,这本来就是被诬陷的案子。看来,你这县令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欧阳瞪大了眼睛,恶狠狠地望着木县令说道。

  “大胆!死到临头了,还不知悔改,现在就替我去斩了他。”木县令气愤地吩咐手下,去杀了欧阳奎道。

  “谁敢动我!”欧阳奎一挥拳头厉声说道。

  这一声如晴天霹雳的话语,让所有人都震慑住了。

  官兵都互相张望着,谁也不敢靠前。

  欧阳奎在宜县是出了名的小霸王,无人能敌。他说的话,有时候比木县令还灵。

  今日要取他的性命,也就自然没有人敢强行的执行了。

  “哈哈哈!看来只有你木县令自己亲自动手了。”欧阳奎得意忘形地笑着说道。

  “你!你自己是愿意伏法的,可!可不许反悔。”木县令指着牢房中的欧阳奎,结结巴巴地说道。

  “这公文之上说的不对,让我伏法,是因为我放走了纵火犯。确说我是欧阳家族的余孽,要斩立决。我岂能尽如他人之意,结果自己的性命。”欧阳奎站立起来说道。

  “你!你想如何?”木县令慌张地问道。

  酒足饭饱的欧阳奎,扫视了一下,以往都是自己的部下,说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都给我让出道来。”

  话语一声响,这些官兵都不由自主地退出了牢房,并让开了道路。

  此时,木县令一个人还在牢房内,见势不妙,也串出门去,大声喝道“你们都是吃官家饭的,谁不听调动,将诛灭九族。”

  木县令也是急红了眼,才说出这话语。但话音一落,的确有官兵又围着了道路。

  欧阳奎大吼一声,把牢房的木柱都跩断了两节。

  随手操气一段木棍,冲出牢房而去。

  小兽兽在屋顶听得真真,一声笑道,“果然是个昏庸无道的县令,杀了你这狗官。”

  说着飞身跳下屋来,对准木县令就是一腿。

  这些官兵,极力保护木县令,用红樱枪,齐刷刷地刺向小兽兽。

  将速度,小兽兽岂能输给这些喽啰,一式腾飞,踏着红樱枪再次奔木县令而去。

  “替我堵住这暴民。”木县令边跑着大声喊道。

  预知故事如何发展?请看客继续关注下回分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