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频 科幻空间 鬼冢宗师

第150章推理过往事

鬼冢宗师 穹叮当 2506 2020-11-17 17:21

  “吕河台!”刘海哲在吕河台的卧室门口又叫了一声,可始终没有回应。

  打开卧室门,刘海哲走了进去,房间里并没有吕河台的踪影。

  “一大清早的,会去哪里呀?吸纳仙气去了吗?”刘海哲萌心自问着。

  脚步不由自主的,又来到了吐纳吸气的密室。打开密室,里面一样的空空无人。

  刘海哲急着在洞**都寻找了一遍,也没有发现吕河台的影子。

  又去了山间,在可以练功吐纳之地都寻了一遍。刘海哲这才有了师弟可能谋杀师傅的可能,在刘海哲的脑海里出现。

  “那就,一直没有她的下落了吗?”汪子涵奇异的目光,炯炯有神的望着刘海哲问道。

  刘海哲再次念动咒语,手势一摆,千魂绳像是听到主人说话似的,松开汪子涵,飞回刘海哲的身上继续缠着。

  “是啊!整整二十多年啦!渺无音讯,你祖师爷的死因也石沉大海,一直这么悬着。”刘海哲收势着说道。

  “师傅!你觉得是师叔杀了师祖爷吗?”汪子涵问道。

  “现在说肯定维持过早!不过他的嫌疑最大,天底下哪有那么巧的事情。”刘海哲愤愤不平的说道。

  “你有查看过尸体吗?身上有没有伤痕,特别是有没有暗器的伤疤痕?”汪子涵追问道。

  “就凭你师祖爷这一身的本领,暗器是不可能伤到他老人家的。”刘海哲肯定地说道。

  “那就奇怪了?怎么会死于非命呢?”汪子涵纳闷地问道。

  “所以说,只有找到吕河台才能解开谜题啊?”刘海哲说道。

  “既然你拿不出证据,找到了吕河台师叔也没用啊!他只要此口否认,你也拿他没办法。”汪子涵辩解着说道。

  “你说他能逃得了干系吗?他如果不是做贼心虚,干嘛不辞而别呀?事情不会那么凑巧,他刚刚离开,师傅就圆寂了?”刘海哲指责吕河台的离开说道。

  “是!你说的都对,在时间上来说,是最大的可疑人,但是没有确凿的证据,只能是争辩个不休,没完没了的没个结果。”汪子涵解释着说道。

  “怎么?你有什么好的法子,能解开这个谜吗?”刘海哲望了一眼汪子涵问道。

  “我可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的话,先看一看师祖爷圆寂的地方。”汪子涵说道。

  “就在他自己的卧室,你现在就可以去看看。”刘海哲带着汪子涵,来到了一尘大/师的密室里。

  打开密室,好久没有打扫了,密室里面布满了灰尘。“怎么这么久了?都没有打扫过?”汪子涵疑惑地问道。

  “我要留着现场,让吕河台来解释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刚刚不是说我没证据吗?在案发现场就是最好的证据。”刘海哲说道。

  “嗯!师傅这步棋您是走对的。”汪子涵翘起大拇指夸赞道。

  卧室里,非常简单,除了一张石床以外,基本上没什么东西,非常的简陋。

  汪子涵一步步的走近石床,摸了摸灰尘的厚度,他蹲下身去,借着一闪一闪的灯火光,发现了有几个小灰尘堆。

  汪子涵轻轻地按了下堆尘,感觉硬硬的,从内衣的衣角撕下一块小布条,慢慢地扫开灰尘,发现三个暗灰色的硬块,非常的薄,根本拿不下来。

  “你发现了什么?”刘海哲看到汪子涵的举动问道。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留下的血迹。”汪子涵拍了拍手中的灰尘,说道。

  “血迹?我当年都没有发现?一年过去了,你还能看到吗?”刘海哲走了过去细细地看着说道。

  “可能,当年你太急了,没有勘察现场。”汪子涵确切的说道。

  刘海哲回忆了下,当年的情景,视乎没有想到查看一下现场。

  “总共大概有五个血迹,你挪动师祖爷的时候,擦掉了两个,但依然清晰可见那长长的痕迹。”汪子涵说道。

  “还真有痕迹在。”刘海哲惊讶的说道。

  “师傅!你能肯定师祖爷身上没有伤痕吗?”汪子涵看着刘海哲问道。

  “应该没有,是我帮师傅净身的,如果有伤疤,肯定能看到。”刘海哲回想着说道。

  “如果推想一下!当时吕河台师叔来找师祖爷。为何要杀了自己的嗯师呢?肯定有个理由,是吧。”汪子涵推理道。

  “那你说是为什么呢?”刘海哲反问道。

  “有几种可能,第一,师祖爷没有答应教师叔金刚伏魔剑气,一怒之下,动了杀机。这个动机,几率应该很小。自己已经偷偷的学了金刚伏魔剑气了,根本没有这个必要,再杀自己的恩师。”汪子涵推理着说道。

  “恩!是这么个道理,那第二个呢?”刘海哲问道。

  “这第二个,就是吕河台师叔早就痛恨自己的师傅了,学会了什么法术,偷袭师祖爷而伤害。”汪子涵推理道。

  “嗯!这个可能性到是很大的。”刘海哲接过话题说道。

  “你不是说,师叔偷偷地自学金刚伏魔剑气吗?我觉得,第三种可能是最大的。”汪子涵猜测道。

  “噢!那第三种可能是什么?”刘海哲迫切的想知道,忙追问道。

  “金刚伏魔剑法秘籍,是不是?最后少了几页?”汪子涵问刘海哲道。

  “嗯!是啊!是少了很多页?这也有关系吗?”刘海哲不解地问道。

  “从这些方面去推理,师叔当时是已经走火入魔,但神志还有点清醒。假设说,最后的附录中,有另外的一种法术,师叔也学会了,去到祖师爷卧室,确被祖师爷看出来了,这时,师叔一惊慌,又走火入魔了,使用那最后的偷学法术伤害祖师爷。”汪子涵一口气说完自己的假设道。

  刘海哲听着像是真的一样,一时走了神。汪子涵又问道,“师傅!你觉得呢?有这可能吗?”

  “哦!你说得太有可能了。”刘海哲回过神来说道。

  “嗯!当师叔清醒过来时,看到祖师爷被自己杀了,肯定不知所措,于是,制造了一个祖师爷自己闭气而死的假相,又匆匆逃离了现场。”汪子涵如同亲眼看到一般地说道。

  “看来,你小子还有点天赋,师傅没看错你。”刘海哲欣慰地说道。

  “现在带你去测试下,看看你的法力到了什么阶段。”刘海哲兴奋地说道。

  欲知故事如何发展,请看客继续关注下回分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