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频 科幻空间 鬼冢宗师

第2章清云观惊魂

鬼冢宗师 穹叮当 2653 2020-11-17 17:21

  恰说,铁道士在汪家埔,收下孤儿汪子涵,做了门下弟#子,带回鸡灵山学艺。

  这日下午,铁道士协同弟#子汪子涵,回到鸡灵山山下。

  “子涵你看,我们到家了。”铁道士指着山间道观说道。

  汪子涵气喘吁吁地停下来,擦了擦额头的汗。抬眼望去,山峰之间,一座黄灿灿的道观,浮现在眼前。

  “师傅,歇会儿吧!我实在是走不动了。”汪子涵喘着粗气说道。

  铁道士看着汪子涵满头大汗,指了指山坳的凉亭,说道“好吧!看到没,前面有个亭子,我们上那里休息吧。”

  汪子涵点头示意,跟着铁道士后面,踩着小石条艰难的爬到凉亭。

  一屁#股坐在,凉亭的木长板凳上,横着倒睡下去。

  想着,一路爬山涉水,总算到了目的地。

  “师傅!师傅回来啦!”山中石道上,一少年挥手呼唤道。

  铁道士抬头望去,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说道“子涵,这位是你的大#师兄,姓鲁名石平。”

  汪子涵顺着石道抬眼望去,一灰衣着打扮的少年,奔跑着下山而来。

  “师傅!这次甚么快啊!回来。”鲁石平跑到铁道士跟前说道。

  铁道士微微一笑,嗯道“石平呀!你看师傅又给你,找了个师弟,这下你们仨就更热闹啦!子涵,快来叫师兄啊!”

  铁道士互相介绍着说道。

  鲁石平走到汪子涵面前,仔细打量说道“好秀气的师弟!你好,我叫鲁石平,是你以后的大#师兄。”说着,伸手去拉汪子涵,以示友好。

  汪子涵木讷道“石平师兄好,叫我汪子涵吧。”说着深深的鞠了一恭。

  “不用客气,以后都是好兄弟啦!”鲁石平开朗的说着。

  “怎么就你一个人啊!庆昌呢?”铁道士没看到二弟#子责问道。

  鲁石平指着山间,解释道,“我在山间打柴,让庆昌在道观做饭呢。”

  铁道士哦着点头道。

  “师傅和师弟先回道观,我把打的柴火背回来。”鲁石平告辞又去了山间。

  “天色不早,我们也快些回道观吧!”铁道士看着汪子涵坐着,似乎不想走的意思,催促道。

  “师傅先回吧,徒儿就回。”汪子涵觉得已经到了家门口了,不急这一时,就回答道。

  铁道士嗯声,快步流星地回道观而去。

  汪子涵慢慢悠悠地,在后面跟着。

  眼睛四处张望,郁郁葱葱的山林间,隐约的有一股杀气。

  “石平!石平!”汪子涵听到铁道士,急促地呼唤着大弟#子的名字。

  汪子涵感觉不妙,也不知道那来的精气神。三步并作两步走,顺着铁道士呼唤的地方跑去。

  汪子涵来到道观,黄瓦黄墙,古色古香的高大门楼,红漆大门,门框上一横匾,写着三个大字,“清云观”。

  跨进大门,迎面就是一棵千年古松,盘落于花坛之中。

  两边楼阁镶嵌,似乎显得有点陈旧。一间间的排房,桃纸胡窗。

  汪子涵走进右边的小屋,这是一间厢房,里面铺着两个床铺,汪子涵心道;这应该是鲁石平与赵庆昌的卧房。

  铁道士抱着鲁石平,摇晃着僵硬的身体,不停地呼唤。

  汪子涵也木讷了;刚刚还好好的,转眼就出事啦。

  汪子涵附身把持下鼻气息,早已身亡的鲁石平脸色煞白,没有一点血气。

  汪子涵似乎又看到了,汪家埔惨案的场景。深深的打了一个哆嗦,“那刚刚这人又是谁啊。”汪子涵毛骨悚然地问铁道士道。

  铁道士咬牙切齿地,说道“估计十有八九是那个冤孽来寻仇呢。”

  “你不是说还有一位师兄吗?”汪子涵不解地问道。

  铁道士一时伤心过度,忘了这茬道“对对对!还有我那二徒弟。”

  回过神来的铁道士,飞快地出门,搜索二弟#子的下落。一间间都未成发现。

  汪子涵穿过走廊,奔走上青石台阶。眼前清晰的看到,一块硕大的横匾;“清修殿”三个大字。

  跨进大门,一个香炉池横在眼前,道仙塑像竖立在大殿上方,两侧的墙壁上,雕刻着精美的捉鬼图案。

  绕过塑像,汪子涵发现了点点血迹。

  “师傅这里有血迹。”汪子涵呼喊铁道士道。

  “在哪里呀!子涵。”铁道士闻声赶到。

  在塑像后,果然有滴滴血迹,往后山而走。铁道士跟着上了后山,汪子涵紧随其后。

  “什么人?”铁道士看见一人影闪动,但又转眼不见了。汪子涵看这后山,竹林茂盛,气雾悠悠,着实让汪子涵打着冷颤。

  “哪有人啊!”汪子涵望着眼前的气雾问道。

  “哪有人啊”忽然雾气之中,传来鲁石平的声音。

  汪子涵胆战心惊,急促的问了一句“谁?你是谁?”

  铁道士走到汪子涵身边说道“有师傅在,莫怕。”

  汪子涵强镇精神,点了点头。铁道士从胸前拿出一道灵符,递交汪子涵道“拿着防身,”

  汪子涵心道“就一张黄烧纸,怎能防身。”虽然心里有点不顺,但还是随手接了过来。

  “师傅我在你身后呢!”鲁石平的声音又从背后传来。铁道士急忙转身,顺着声音的方向追去。

  “师弟呀!我在这里啊!”汪子涵跟着声音的位置,走一步,东看看西张张,就是找不到人影。

  “在这里呀!”汪子涵听声音就在背后,而且还啪了自己的肩膀。

  “啊!!”汪子涵吓得惊慌失措,慌乱之中,把手中的灵符,推了出去。

  “咿呀!!”一声异样的怪叫声,由近自远而传,直至声音消失。

  汪子涵冒着冷汗,痴痴的傻坐在地上。

  “子涵,你又看到了什么?”铁道士提着剑,兴冲冲的追过来问道。

  “我!我!!啥也没看清楚。”汪子涵结结巴巴的回答道。

  “看来这孽畜,是没有杀你之意,不然你的小命,应该早就没了。”铁道士猜测道。

  “我,我把灵符丢给它了,好像还有点用。”汪子涵夸赞道。

  铁道士看着汪子涵,手里确实没了灵符。说道“那当然啦!这可不是闹着玩的。灵着呢!”

  铁道士一把拉起汪子涵,道“走吧,一时半会儿,估计是不会回来了。”

  师徒二人,返回道观。

  刚进大殿,汪子涵指着一只血红的手,说道“师傅!那儿还!还有啊!”

  顺着,汪子涵手点的方向,铁道士看到一只血手在晃动。不由得吃了一惊,大白天的也出妖孽吗?

  欲知故事如何发展,请看客继续关注下回分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